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爹地又来求婚啦在线阅读 - 第670章 情趣很重要

第670章 情趣很重要

        黄姚偷看了一眼主餐厅里的男人,压低了声音说道:“嫂子,刚才他母亲过来了一趟,我看出来了,她真是一点也不喜欢我,我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夏沫沫一怔,她知道聂家挑儿媳的要求肯定很高,但黄姚说聂母一点不喜欢她,这令夏沫沫有些担忧,她开口安慰道:“小姚,你别急,只要你人品端正,本性不坏,他的父母肯定会给你机会的,接下来,你可能需要好好的表现一番,自古婆媳关系都很难处理,这是持久战,不是朝一夕就能论输赢的。”

        黄姚点头,低叹了一声:“我知道,我也不急了,一步一往前走吧。”

        “嗯,我跟你慕大哥商量过了,他后天要为公司举办一个六周年庆典活动,届时,各界人士都会齐聚一堂,我们决定在那一天,正式介绍你的身份,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给你带来一点底气,但至少,能让人认识你,也不能随便看轻你。”

        黄姚神色一呆,眼角瞬间就迷漫上了泪意,轻轻一眨,泪水就瞬间掉落下来,声音也哽咽了:“嫂子,你们对我太好了,我真的不知道还能怎么感激你们。”

        “好了,别哭了,我们早就是家人,不是吗?”夏沫沫却觉的这并不是什么大恩大德,她只是想给黄姚重新生活的勇气。

        “是,我们是一家人。”黄姚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用力的点头:“我终于有了家人,以后,我也不会再觉的孤独了。”

        “你的内心很丰富,就算没有我们作陪,你的人生也是精彩的,只是,缘份这种事情也很奇妙,我失去了一个妹妹,而你又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我能有你这样一个妹妹,也算是迷补了一些遗撼。”夏沫沫一直很可惜,没有见到自己的双胞胎妹妹夏清清,而她的照片,也停留在二十一岁那年,青春稚嫩的脸庞,笑起来跟她一样,眼睛弯弯的,好像什么都是柔弱的,叫人心疼。

        “嗯,以后我就是你的妹妹了。”黄姚也很荣幸,很开心。

        夏小宝坐在旁边拿着一本漫画书在翻,遇到不认识的字,他就跑过去问爹地,慕修寒则是很耐心的替他解释,小家伙听的很认真。

        聂译权在旁边看着,若说不羡慕肯定是假的,他的眸子不由自主的看向隔壁房间的门,心里已经计划着,如果他和黄姚也能生个孩子,那人生也算是圆满了。

        午餐端上了桌,丰盛又美味,两家人,坐在一起,闲聊着家事,享受着这一刻相聚的时光。

        吃完了饭后,慕修寒因为公司有急事需要离开,夏沫沫则是准备带黄姚去逛街购物,想要好好的带她四处转转。

        在要离开的时候,聂译权突然靠近黄姚,在别人不注意的情况下,他将一张卡,塞在女孩子的手心里,耳边传来他低声的叮嘱:“想买什么就去买吧,别替我省钱。”

        黄姚心里一暖,嘴角甜蜜的扬了起来:“这是你的工资卡吗?”

        聂译权勾唇一笑,很是神秘:“你要是觉的是,那就是了。”

        黄姚当然知道聂家肯定不止依靠公司来钱,她也不好深入过问,既然这是男人给她花的,那她当然要拿着了,这可是他的心意。

        聂译权目送黄姚和夏沫沫坐车离开,随后,他也沉下了脸色,转身,坐上了车,前往工作地点报道。

        慕修寒急着赶去公司,是因为已经查到了公司内鬼的消息。

        “慕迟轩?”慕修寒听到这个名字时,愤怒的一拳砸在办公桌上:“这只白眼狼,我没有将他扫地出门,他竟然还背叛我?”

        慕修寒至所以对慕迟轩留了一条活路,全是看在死去的慕老爷子份上,慕老爷子死前,恳求他不要赶尽杀绝,他当时虽然没有立即回答他,但过后,他的做法却是仁慈的,他给了父亲和慕迟轩一份工作,让他们有了生活保障,只是调离了国内,前往国外工作,这样,就可以避免见面。

        可没想到,慕修寒的仁慈,换来的是慕迟轩的贪婪。

        “他人呢?”慕修寒冷声询问。

        “我们已经派人去他住处逮他了,可他好像逃了。”

        慕修寒冷眸一沉:“报警吧,不管他逃到哪,都要给我逮回来。”

        王辰在旁边应声:“好的,老大,对于这种叛徒肯定不能再心慈手软了,这一次一定要让他受到严惩。”

        “这一次,我不会再给他活路了。”慕修寒脸上一片绝情冷酷。

        “也不知道他要躲到哪里去?”王辰冷笑。

        “盯着我爸吧,他们肯定会见面的。”慕修寒直接提供了一个办法。

        此刻,慕迟轩已经逃出国外去了,他手里还有点钱,可是,他却很慌。

        不知道逃到哪里才是安全的地方,他在这个小镇逗留几天,又去别处待,时刻心神不宁。

        最后,他晚上都不敢入睡了,一闭上眼,就是噩梦连连,他知道,慕修寒要是知道是他干的,只怕这一次再也不会放过他了。

        于是,慕迟轩联系了慕父慕运怀,至少,他是父亲,他不会不管他的。

        慕运怀现在的日子过的倒是安稳,每天除了工作,业余爱好就是打打球,下下棋,钓个鱼什么的,拿着工资,感觉比在慕氏当老板时,还睡的更香,白头发都少了许多。

        当他接到慕迟轩来电时,慕运怀的好日子瞬间被击碎了。

        “你这个混帐东西,你放着安稳日子你不过,你还想发横财?你有那命吗?你是嫌命长了是不是?你现在求我帮忙,我哪救得了你?我现在都要看修寒的脸色过日子。”慕运怀听完他的讲述后,气的爆跳如雷,儿子不争气,一直作死,这真的是他最头痛的事情了。

        可是,他到底是他的小儿子,血脉相连,不可能真的不管他死活。

        于是,慕运怀就偷偷的去见慕迟轩了,是要送点钱给他,然后再陪他几天。

        “爸,你可算来了,我真的好害怕。”慕迟轩此刻吓破了胆,看到父亲,就好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的抱住他。

        “松手。”慕运怀可是一点也不高兴,一把推开了他,下一秒,他直接给了他一巴掌:“你知道公司因为这件事情,损失了多少钱吗?你这个败家玩意儿,我不指望你像修寒一样顶天立地,给我争脸,你倒是好,专搞这些偷鸡摸狗的低级行为,我真想把你打回娘胎重生再投胎。”

        “爸,事情都发生了,你骂死我,也没用啊。”慕迟轩当然知道错了,他也很后悔,为什么要被那些人利用,可他现在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慕运怀点了一根烟,狠狠的抽了一口:“你说怎么办?我保不了你,修寒肯定报警了,你后半生就得在牢里度过。”

        “我不想坐牢,爸,我才二十七岁,我不能坐牢,我还没有结婚,还没有给我们慕家留个后。”慕迟轩一听人生要完蛋,这可急坏了他,他眼泪都要吓出来了。

        “这是我能做主的事吗?你个没脑子的东西。”慕运怀当然想保住小儿子了,他当然也希望他有一个完美的人生啊,他的妻子已经在牢里蹲着了,他的女儿也是稀里糊涂的就嫁了人,还嫁了个花花公子,现在日子也是过的十分糟糕,听说那小混蛋经常在外拈花惹草不着家,女儿天天以泪洗脸,慕家的人,好像都受到报应一样。

        就在慕运怀忙着给儿子想逃脱的办法时,突然,他们所住的酒店房门,被人敲响了。

        慕迟轩警惕的站了起来,一脸惊恐的看着那道门:“爸,你是不是带了人过来抓我?”

        慕运怀立即惊站起来:“我当然没有。”

        门外的敲门声不仅没有停下,反而越敲越狠,甚至有一种要拆门的感觉。

        慕运怀突然颓败的垂下了头,把手里的烟一扔,走过去,打开了门。

        王辰站在门外,一脸冷漠的看着两父子。

        “王助手……”慕运怀看到是他,表情惊了一跳。

        “慕先生,不好意思,我们抓个人。”王辰表示出了应有的礼貌后,就打了一个手势,下一秒,几个黑色西装的保镖冲了进来:“慕迟轩,跟我们走吧。”

        “不,我不要,王辰,你不能抓我。”慕迟轩吓的连连摇头,不断的往后退去:“我不走,我什么事都没有做错。”

        “慕迟轩,你偷卖公司样机的事,你确定没错?慕总现在很恼火,你赶紧回去交代犯罪过程吧。”王辰冷笑起来。

        “王助手,我陪我儿子回去见修寒吧,这件事情,他真的做错了,我会代替他……”

        “慕先生,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溺子如杀子,慕迟轩有今天,你肯定也是有功劳的,如果他犯的任何错误,你都能代替他,那他跟废物有什么区别?他连最基本的责任都承担不了,根本没有在这世界立足的能力了。”王辰冷嘲说完,还是坚决的把慕迟轩给强行带走了。

        “爸,救我,你快救救我,我不要坐牢,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慕迟轩哭着回头恳求慕运怀救他。

        慕运怀因为王辰的几句话,整个人就像钉在原地,许久也动弹不了。

        其实,仔细想来,慕迟轩从小就在他们的溺爱中长大,小时候不舍得打骂,不舍得让他吃苦,导致他遇事逃避,毫无责任感,以后他长大后会改,会慢慢的付起他该承担的责任,没想到,他不仅不改,还变本加厉。

        “爸……”慕迟轩的声音在楼下吼了起来,瞬间震醒了慕运怀。

        慕运怀立即急步的追下了楼,可是,慕迟轩已经被随行的警员带走了。

        慕运怀痛苦的站在原地,老泪纵横,手足无措。

        虽然无能为力,可慕运怀还是急急的拦了一辆车,准备回国找慕修寒求情。

        大型商场内,夏沫沫正带着黄姚和儿子逛街,黄姚坚持要给夏小宝衣服和玩具,夏小宝乐的合不拢小嘴巴,神气十足。

        夏沫沫不由的摇摇头,不过,黄姚要给他买东西,夏沫沫肯定也是很开心的。

        “姚姚,你要不要买几套睡衣?我看你之前买的都很保守。”夏沫沫把儿子安排在门口一个儿童游玩的桌子上坐着,随既拽着黄姚往里面走了几步,笑眯眯的问她。

        黄姚美眸一愕:“我之前的不好看吗?”

        夏沫沫摇头:“不是不好看,是……不够有女人味。”

        黄姚突然明白了什么,俏脸瞬间热的滚烫起来,娇嗔道:“嫂子,看来,还是你有经验,不过,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挺想换两套的。”

        “人生不长,该有的情趣,还是得有,来,我帮你一起挑。”夏沫沫知道黄姚大大咧咧的性格,在女人味这方面,她真的欠缺了一些情趣,为了能够维持男女之间更长久的吸引力,女人的一些小心机小手段,还是得统统往身边男人身上招呼起来,浪漫和惊喜,是需要用心创造的,而且,这也是人生的调味剂,适当需要换新。

        黄姚看到夏沫沫走到了旁边一排布料稀少的架子旁时,她浑身抖了一下。

        这这这……这穿了,跟没穿有什么区别吗?

        “我觉的,这件不错。”夏沫沫拿下一件,放到黄姚面前,让她看。

        黄姚拿在手里,这轻薄的质感,让她瞬间羞红了脸。

        “嫂子,我觉的,这是不是太薄了点,感觉跟没穿是一样的。”黄姚压低了声音,脸红红的问。

        夏沫沫噗哧一声笑起来:“你不懂,穿了当然比没穿更有吸引力啊,要的就是这种朦朦胧胧,若有若无的感觉。”

        “你确定?”黄姚眨巴了一下眼睛:“哦,那你肯定是试过了,有效果对不对?”

        这一下,换夏沫沫脸红了,她立即摇头:“我没试过啊,我跟你慕大哥都老夫老妻了,我们不需要。”

        “那你都没试过,我怎么好意思穿?”黄姚瞬间抖了起来。

        “小姚,别害羞嘛,你跟聂长官还处在热恋期,什么都可以偿试一下的,听我的,没错。”夏沫沫笑眯眯的看着她。

        黄姚眨了眨眼睛,最后,默默的把这件衣服,拿在了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