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在线阅读 - 281 姐弟连心(三更)

281 姐弟连心(三更)

        几人被无数的木材、竹棍压倒在地地上,惊叫声与哀嚎声不断,但由于这一带地势偏僻,又有闹鬼之凶名,因此即使是青天白日也几乎无人路过。

        因此嚎了也没任何作用。

        秦云吓得六神无主,一边用力推着身上的重量,一边扯着嗓子狂叫:“你们几个!快来救我呀!快点儿!我快被压死了!”

        几人不是不想救他,是特么的自身难保啊!

        他们也被压得死死的!

        谁能料到这小竹楼说塌就塌了呢。

        小竹楼原是要建成一座三层阁楼的,架子打得老高了,可想而知所有的材料塌下来有多可怕。

        一个国子监监生的腿很快失去了知觉。

        “刘深,你流血了!”

        身边的同伴对他说。

        他脸色一变:“哪儿、哪儿流血了?”

        同伴扭头对他道:“腿……你的腿流血了!”

        刘深害怕得半死。

        他的腿流血了,而他毫无知觉……

        这不仅没有丝毫安慰,反而令他内心充满了恐惧!

        他开始大声哭喊:“来人吶——救命啊——”

        苏二狗是现场唯一没哭爹喊娘的。

        不是他不害怕,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怎么可能做到看透生死呢?

        只不过他自幼磕磕绊绊长大,最为清楚,这种情况下大喊大叫并不会有任何帮助,反而会耗空自己的体力。

        他的胸口被压得很疼,腰腹之下渐渐有些发麻。

        唯二能活动的是一双胳膊。

        可是他也推不动身上层层叠叠的木材。

        终于,苏祁与苏钰几人赶到了。

        一共四人,兄弟俩,张公子与一名车夫。

        几人看到眼前的“废墟”,瞬间怔住了。

        苏钰大惊:“怎么会这样?”

        苏祁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听到了秦云等人的鬼哭狼嚎,独独没听见苏二狗的声音。

        张公子讷讷道:“我……我不清楚啊……不干我的事……不是我干的……”

        苏钰瞪了他一眼。

        兄弟二人绕着废墟走了一圈。

        苏钰大声道:“二狗!二狗你能听见吗?”

        秦云听到了苏钰的声音,暗淡的眼底光彩重聚:“三表哥!是我!快救救我呀,三表哥——”

        苏钰懒得理他!

        在他即将踩上一块木头时,苏祁抬起胳膊抓住了他:“当心!别踩到了!”

        他说罢,用眼神示意苏钰往边上瞧。

        苏钰的目光顺着自己脚下的那块木头,一路延伸到上方,不难发现所有的木头与竹竿交错在了一起,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不留神,可能会引起二次坍塌。

        他冒了一层冷汗,小心翼翼地避开那块木头跨了过去。

        二人继续呼唤二狗。

        张公子也跟着一块儿叫了起来。

        他是个混球,可他从没想过要苏二狗的命,何况这个节骨眼儿上,不帮着救人,会被苏家俩兄弟打死的吧?

        苏钰抓了抓苏祁的手腕:“二哥,最下面好像有动静,他们几个太吵了,听不清。”

        苏祁即刻冷声道:“你们几个给我闭嘴!谁再多嚎一句,谁也别想得救!”

        众人乖乖闭了嘴。

        苏钰补充道:“二狗,不是说你,你接着叫。”

        并不想叫的苏二狗:“……”

        苏二狗胸口被压住,呼吸与发声都有些困难,他用指节一点一点敲击着手边的竹竿。

        苏祁与苏钰趴在地上倾听。

        苏钰先听到动静,遥手一指到:“二哥!在那边!”

        苏二狗被压在最底下,距离秦云不远。

        这并不奇怪,小竹楼塌陷时,苏二狗正在揍秦云。

        找到了苏二狗的位置,但接下来更严峻的问题来了,他们该怎样把苏二狗救出来。

        张公子好心地去搬一块最上面的木头,打算将压在地上的一个国子监监生救出来。

        眼看着就要成了,哪知他脚一滑,木头往下一压,反倒压中了一根竹竿。

        “啊——”

        底下的监生传来惨叫。

        苏祁厉声道:“你别轻举妄动!”

        张公子吓得缓缓将木头放下,一脸惨白地退到了一旁。

        苏祁对车夫道:“去通知我大哥,他这个时辰应当在宫门口。”

        “是!”

        “三弟,你去通知祖父。”

        “好!”

        车夫与苏钰没坐马车,而是将车厢卸了下来,一人骑了一匹马,分头行动。

        张公子颤颤巍巍地说道:“我、我也去找人。”

        他是真去找人了,不是落荒而逃。

        他爹是工部的,应当知道怎么救人。

        苏祁站在边儿上,与苏二狗说着话,让苏二狗保持清醒。

        苏二狗不必句句回应他,每隔一会儿用指节轻轻敲一下竹竿就好。

        苏小小与苏陌是刚出皇宫便与前来寻他们的车夫撞了个正着。

        车夫不等马儿停稳,几乎是整个人摔下马的。

        “大公子!表小姐!不好了!表公子他出事了!”

        二人也不坐马车了,一人一马,绝尘而去!

        皇宫距离这里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方向,事先不知会出这样的事,苏陌用来驾车的马儿以平稳为主,爆发力与速度并不是太迅猛。

        饶是如此,二人也仍旧是车夫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他们抵达了满目疮痍的现场。

        看着堆积如小山的非虚,苏小小的眉头皱了起来。

        “二狗呢?”

        她问道。

        “大哥!表妹!”

        苏祁见到苏陌,可算是找到了主心骨。

        他对二人说道:“二狗被压在了最下面,秦云在他旁边,另外几个在那头。”

        秦云此时也听到了苏陌的声音,他宛若看见了一根救命稻草:“大表哥!大表哥救救我!快救我——”

        他还能叫得如此中气十足,可见他虽也是被压着了,但却并不算严重。

        “三弟去通知祖父了,另外,工部的人应当也快到了。”苏祁说完,无比惭愧地低下了头。

        是他没照顾好二狗,才让二狗造此横祸。

        苏陌看着交错叠砌的坍塌阁楼,神色一点点变得复杂。

        “二狗,你能听到我说话吗?”苏小小对着下方问。

        哒。

        是苏二狗敲击竹竿的声音。

        苏小小在边上小心翼翼地趴了下来。

        姐弟二人的目光在交错的缝隙中交汇。

        苏小小问道:“我看见你了,你疼吗?”

        哒。

        苏二狗又敲了一下。

        疼。

        姐,二狗好疼。

        ------题外话------

        求两张月票,守护二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