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头历险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头历险

        宋学勤本来很顺利。

        他摸清鬼子以馒头山为中心向外辐射搜索,放心大胆地远远跟在鬼子屁股后面去虎头山,打算绕虎头山到二号藏洞,但走到九点来钟下起了雨。

        雨骤然而来,下得很大,用瓢泼大雨来形容一点儿不过份。也正是这个时候,谷成一脚将鬼子从洞口踢下山涯的。

        宋学勤急着躲雨,仓惶中,见前面林边有一巨石立着,其下有个凹坑,便跑去躲了起来。

        凹坑太小,雨又下得实在太大,根本藏不往身子。宋学勤左看右看,突然发现:这里有许多尚未被雨水冲刷掉的印痕。

        稍加辨认,宋学勤搞明白了:这里和昨晚进的鬼子地道一样,又是一条通往馒头山的地道出口!

        昨晚进的是北面的出口,这个出口在正西。

        宋学勤由此推断:鬼子以馒头山为中心,至少挖了四条通道,东、南、西、北各一条。

        出口距馒头山各有百米左右的距离。

        那天,就是张景泰被打死的那天,他们向郴子湖、也就是西北方前行的时候,突然冒出那么多鬼子,正如之前推测的那样,鬼子是从馒头山进入地道,再从地道口出来的。

        宋学勤冒出一个想法:如果把这四个出口的机关都破坏了,岂不是鬼子干着急出不来了吗?

        家伙们即使从馒头山的观察点发现情况,派人从地道发动突然袭击,地道口出不去,还得回头,从馒头山大门走。

        这一来一回,突然袭击搞不成,他和复仇队的队友们生存几率增加不少。

        对,破坏了它!

        但,如何破坏,宋学勤得研究研究。

        干这个,是他的长项,也是他感兴趣的事儿。

        正当宋学勤兴奋地拿出刺刀,准备挖石头下面的泥土,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机关的时候,忽听底下有人声。

        不好,鬼子要出地道了!

        宋学勤赶忙收起刺刀,跑向身后的林子。

        好在雨落在树上和地下的声音够大,他的跑动声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宋学勤没跑出多远,打地道口钻出三个人来。

        他躲在树后,见这三个人并不是穿黄军服的鬼子,而是身着便服的平头百姓,甚是吃惊。

        他们一个灰衣黑裤,另两个蓝衣蓝裤,左肩上竟然都缝有醒目的徴标:淡紫色的月芽!

        紫色月芽是华北区参赛队员的标记!

        宋学勤一激动就迎了过去。

        走近一看,一个都不认识!

        进山伊始,他们华西队的队长刘列环说过,这次参加比赛的都是老面孔,新人极少。

        这,遇到三个,三个人尽皆陌生面孔!他刚张口想喊“华北的弟兄”没喊出口,赶紧咽了回去。

        仔细一想,不对!

        这三个人好端端从鬼子的地道钻出来,不仅知道打开出口的机关,身后还没鬼子看押……

        宋学勤不及多想,欲退回去隐藏在刚才的大树后面,但已经来不及了。

        那三个人紧走几步,来到宋学勤对面。

        宋学勤心想完了,这三人定是鬼子伪装的!

        一对三,何况自己身上只有把刺刀,对方一定身藏有枪。

        跑是跑不了了,听天由命吧

        宋学勤站定,强装镇定地盯着他们。

        哪料,那三人走至宋学勤对面,一个个鞠躬哈腰:

        “太君。”

        “太君好!”

        宋学勤这才想起:自己身穿日本军服!

        敢情他们把他当成了日本人。

        顺水推舟。

        宋学勤也算反应不慢。

        他朝他们挥挥手。不敢开口说话,只是憋着嗓子“嗯”了一声,扭身向林子深处走去。

        “太君,您这是去哪儿啊?”穿灰衣的可能是三人的头儿,撵在身后还在套近乎。

        这下可麻达了。

        让这些家伙跟着,迟早露馅。

        宋学勤猛然想起:谷成说过,鬼子骂人喜欢用“八格”,意思是混蛋之类。他此刻也只想得起这句日语。想想此时用倒也合适。

        于是宋学勤站定,转身,朝灰衣人瞪圆了眼睛:“八格!”同时向右指了指。

        这一招还真管用。

        这些伪军没少被鬼子骂过“八格”,这两个发音听得懂,不是笨蛋就是混蛋的意思。又见他手指右方,以为嫌他们走的方向不对。

        于是灰衣人点头啥腰连说“是是是”,然后扭头对两个蓝衣人道:“太君让我们去那边,拐弯,向北边去!”

        说完,自己带头拐向北边,临走还向宋学勤招招手:“太君,那我们去了哈。”

        宋学勤用鼻子哼了哼,并不急于走,怕他们看出来自己急于逃离。

        目送他们走远,这才向相反的南边走去。

        三个左肩上有紫色月芽标志的家伙,是吉野派出的两组伪装成参赛队员中的一组。

        一组去东面的,已经在前一天被申月华干了个精光。这组,专在馒头山西边游荡。

        吉野下了死命令:不击毙几个“特别人”不能回去。刚才眼看有大雨,想偷下懒,赶到西地道出口躲雨,不料遇到几个在外巡逻的日军,好说歹说要了点吃食被赶出来,继续执行吉野交待的任务。

        三人冒雨走向北走了一截,灰衣人突然一拍脑门:“不对呀,日本人回地下道好久了,这个日本人为何落在后面,而且身上不带枪,独自去南边?”

        另两个穿蓝衣的附和:“是不是特别人装的日军啊?听说他们打死不少日军呢,抢身军装穿很容易的。”

        “走,我们追上去!”领头的灰衣人来了精神:“万一是他们的人,抓住就算完成任务,不用在外面受罪了……如果是日军,也不能把咱们咋的。”

        南边,宋学勤越走越感觉不好:

        “这几个家伙看样子是专门伪装钓鱼的,让我们的人以为是华北区的队员,撞上去上当……那么,他们会整日在外游荡……万一他们又折回来,我这枪也不拿日语也不会说的,用不了几分钟就会被识被……不行,得赶紧躲起!”

        离虎头山还远,附近就一片林子……躲哪儿呢?

        还是老把戏,上树!

        宋学勤爬了几回树,琢磨出点门道,干脆找个雨淋不着的地方待着!”

        “是啊,干嘛替日本人这么卖命……”

        “嘘……你们少说几句行不行?刚才那个万一真是日本兵,听见就麻烦啦!”

        宋学勤听出最后说话的,是穿灰色衣服领头的那个人。

        最先说话的人骂了句:“别他马给根针当棒捶认,你以为卖命给你升官还是给你银圆?……那个日本兵听得中国话?听得懂个球!”

        领头的说:“算你小子狠……待会找到他,看你敢不敢骂他!”

        “行啊,打个赌,我要骂了,把口袋里的烟给我……”

        宋学勤把身子往里缩缩,好在下着雨,底下听不到动静。

        但他沒想到,这一折腾,把落在松针上的雨水弄下去了。

        三个人此时刚好走至树下,被宋学勤弄下去的雨水浇了一身。

        走在茂密的树林里几乎淋不到多少雨,可这下麻烦了:落下去的雨水引的三个伪军一个个骂骂咧咧地抬头往上看:

        “马了个巴子,怎么突然下来这么多水?”

        “咯老子,身上都湿透了!”

        宋学勤吓得一动不敢动,缩着身子屏住呼吸,心里一个劲求老天爷保佑不要让底下的人看见。

        可是老天爷眼睛正看着别处……

        “可能猴子见我们来,吓得跑了……”一个家伙揉着被雨水淋的眼睛,刚嘟囔两句,突然喊道:“树上有人!快看!”

        …………

        话说不及,突然树木、人……一切的一切消失的无影无踪……

        什么情况?

        原来,肖凡那边挂了。

        肖凡一挂,当然游戏场景结束。

        肖凡——谷成是如何挂的呢?

        很巧,吉野不是放杨素素出去了吗?那是去钓鱼。杨素素身后几十米跟着五个鬼子兵呢,还有一只被牵着的狼狗。谷成、陈川林、苏淇三人遇到了。

        谷成见到日思夜想的杨素素,顾不得杨素素直摆手,也听不见身后陈川林喊“小心”,不受肖凡控制地冲向杨素素……

        一声枪响,就这样,把肖凡打回了二十一世纪。

        不用说,肖凡在出租屋醒来,用一百万赎回性命……

        至于他以后还玩不玩,看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