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轰隆隆

第一百零五章 轰隆隆

        陈川林不同意:“不是吧?我们老家有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以前没见有什么能力。六十五岁过生日的时候,别人逗他,说,听说您老算的快,您算算,今天先来了38个人,七个有事走了,后来又来了三个,开席的时候六个人说只来送礼不吃饭,家里人等着,走了。开席的时候又赶来四个。算算现在有多少人吃席?老人想都没想,张口就说,四十个。几个人板着指头数,都笑着说不对,是三十二个。老人指指家人:‘我们家人,连我自己不还有八人嘛。’说的这几人认输,连连罚酒。后来给他看病的时候我问了这事,他说已经算数字有一年多了,这么简单的数字根本难不倒他。”

        “是不是过于简单?”沈月华问。

        “不是。因为我有微观和记忆能力,对这种事比较在意,专门出了一组加减数字,比那天复杂得多。老人几乎没怎么想一口答对了。我问他是不是老早就会速算,他说以前只是觉得算东西快,没有现在快,老了有时候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无聊了把能看见的树啊草啊加着玩,发现一眼望下去,数字就出现在脑子里,再后来有意让孙子随便写数字,加减乘除,一开始经常算错,孙子笑他。为了不让孙子嘲笑,他就每天当任务样练,练久了数字一来,得数就出现在脑子里。后来我给分会的刘主席推荐,刘主席嫌老人岁数大,没要。”

        谷成道:“看来得纠正一下我的理论。特殊能力潜伏在脑子里,发现不了,是因为一直在沉睡,一但发现需要进行恰当的引导唤醒。这个引导要么是他人的指导,要么是自我开发,途径是反复练习。”

        “还说呢,上次让你教我记忆,都过去过久啦?”苏淇远远坐在小溪对面树林里,离谷成他们少说有四十米,中间还有哗啦啦的流水,听谷成说开发潜能需要指导的话,忍不住责怪道。

        宋学勤咋咋舌头你:“这都能听见?幸亏没说苏小姐坏话。”

        “说我?没听见!你说丽丽啦,说她是队长的跟屁虫。”苏淇一脸坏笑。

        张翠丽不干了,找了块石头就往水里扔:“好啊,你个大头,我说怎么进洞时听你说‘跟屁虫’几个字,原来是说本姑娘!”

        宋学勤被溅了一身水,举着双手说:“我投降,我投降。”引的大家一阵哄笑。

        陈川林叹道;“我不羡慕听的能力,羡慕闻,我要有她们的鼻子,到山里采药不用费劲到处找,一路走一路闻。再有小老鼠的功夫,闻到草药几窜就采到手。”

        “想美事!”张翠丽似乎报复宋学勤没够,“还没说像申大哥的力气,扛一座山的药回家,一次顶十次。”

        贺庆生说:“如果一个人同时拥有几项能力,我们这些人的能力都有,那不是厉害成神了?”

        “那也厉害不到哪儿去。枪法好的,瞅准一枪,照样撂地下。”沈月华说。

        “哎,还别说,我看一本书上说,真有人不怕打枪,好象是美国的一个叫贝克的人,能抓住飞行的子弹,而且手一点事都没有。”谷成道。

        “够奇的哈,人跟人没法比。”贺庆生感叹。

        说话间,宋学勤已经把野羊处理妥当,羊头、羊皮、心肝肚肺……一应俱全,整整齐齐码在溪边,肉也腿是腿,胸是胸,切割有序。沈月华看了,赞道:“这功夫比我强得多,以后这活你大头包了。”

        宋学勤擦擦汗:“没问题,你打多少我保证弄多少。但有件事你们必须做。”

        众人问啥事,宋学勤说:“今天别吃烤了,炖着吃行不?羊肉烀烂香的很,多久没吃了。”

        只听苏淇远远的声音:“赞成!”

        “但是炖着吃要很多水,我呢,有点小功劳,坐下歇口气。”宋学勤晃晃大脑袋,找块石头坐下,“另外,晒晒身上衣服,刚才被那个小丫头片子打了个浸湿。”

        “哼,摆功就摆功呗,赖俺头上了。”张翠丽瞪着宋学勤怒道。

        申月华哈哈一笑:“应该的。走唻,拿桶去。”

        陈川林却转身往沟里走:“我去找野菜、香料,让你们美美吃一顿羊肉菜汤。”

        “好唻好唻,多久没吃上绿叶菜啦!”又是苏淇远远的声音。

        说起绿叶菜,勾起大家肚子的馋虫,纷纷叫好。谷成道:“要是再来碗米饭,那呀,神仙般的日子。”

        “我来大饼。羊汤大饼,再来根大葱,一碟豆瓣酱,啧啧……”贺庆生说得竟流出点口水,把张翠丽笑得差点岔气。

        这顿晚餐是队员们进山后吃的最满意的。

        陈川林弄来很多野菜,还有野花椒、木香子几味作料,从鬼子那儿缴获的盐尽情放,炖出来的羊肉野菜汤香味扑鼻。

        贺庆生做的石锅容量有限,满满当当炖了半只羊,被大伙儿吃了个净溜光。

        只苏淇一般般,她从没吃过羊肉,闻不惯羊膻气,尽挑野菜吃,就这,津饱羊膻味的野菜也让苏淇皱着眉勉强吞下去:“我就想不通,这么大的怪味儿你们能吃出多香?”

        谷成其实也吃不惯羊肉,但他毕竟天性喜欢尝试各种新奇东西,加上男性比女性接受事物宽泛,虽不觉多么香,还是吃了不少:“从食物鲜香角度说,其实越香的东西味道越怪。我喜欢吃香菜,香菜那个香啊,吃面条的时候抓上一撮,立刻香味倍增。但我有个同学就是不吃它,沾都不能沾,说闻到都恶心。还有种叫榴莲的水果,爱吃的人几天不吃想得慌,我闻到榴莲的味儿躲得远远的,不知道有多臭。”

        陈川林说:“习惯问题。什么东西吃惯了就觉得好吃。”

        宋学勤道:“谷队长说的东西没吃过,但羊肉绝对是天下最好吃的肉。野山羊差些,吃到嘴里柴得很,我们宁夏羊,那个鲜嫩,尤其是炖出来的汤,喝一口可以鲜掉舌头。”

        张翠丽喜欢和宋学勤开玩笑:“你二十好几的人了,喝了不少回羊汤了吧,怎么舌头还好好的?”

        宋学勤笑笑:“掉一回长一回呗。”

        “说正经话,大头,你是宁夏哪的,怎么听你说话像陕西人?”张翠丽问。

        “宁夏宋家堡的。听口音有人也这样问过。我们那靠陕西。”宋学勤答。

        “川林说的好,习惯成自然。”谷成道,“上海吃羊肉的机会不多,我也跟苏淇一样不是很习惯。不过羊肉应该非常鲜美。你们看这个‘鲜’字,左边是鱼,右边是羊,放一起组成‘鲜’,说明从古开始就认为羊和鱼两样东西是最鲜的食物。”

        陈川林说:“你刚才那个话没错,越香的东西味儿越怪。羊是膻的,鱼呢,腥。不膻不腥它们可能没这么香。”

        贺庆生喜欢琢磨:“也许它们俩加在一起更鲜?明天我去小溪里弄几条小鱼,一起炖试试?”

        “不用试,羊和鱼一起炖确实是一道美味。我们家乡早有这种做法。”陈川林说,“有的人家吃法还要怪,把鱼淹臭吃,新鲜鱼不喜欢吃,淹坛子里,臭臭的时候拿出来吃。”

        “你们家呢,也这样吃?”苏淇听大家谈论怪味儿的东西,早有些反胃。

        “我们家不吃。祖上行医,说东西还是新鲜的好。”陈川林回答。

        闷了半天的申月华开口了,他对窜地鼠说:“说起吃的他们一个比一个来劲,小老鼠,你喜欢吃什么?”

        窜地鼠歪着头想想:“俺不知道。馍吧,馍好吃。”

        申月华笑:“一看就是饿大的孩子,有吃的就行。”

        “那是。俺和哥哥饿狠了翻垃圾堆捡东西吃呢。”

        “后来不是进师傅家啦?”苏淇问。

        “师傅家不富裕,每顿吃窝窝头荞麦面条什么的,一年吃不上几回白面馍。”窜地鼠说,“不错啦,不饿肚子,比俺们要饭强。”

        宋学勤疑问道:“想不明白,你师傅不富裕,为什么收留你们哥儿俩?还教本事?”

        窜地鼠摇头。

        “我猜他师傅惜才,遇到这么难得的好苗子,怕糟蹋了。”申月华说,“当年我师傅上门的时候说,只要肯跟他学,他不要钱,也不图什么。”

        谷成道:“是遇到好人了,要不然谁管你?”

        申月华“啊呀”一声:“说起师傅想起来了,别光顾说话,昨天耽误一晚没练,今天多练会儿。”

        宋学勤笑着抱抱拳:“是,申师傅。”

        异能人确实不一样,前天教的招式,只练了一晚,中间还隔了一天,不用申月华再教,一个个耍的有模有样,就连两个姑娘,也没忘记分毫。

        申月华看窜地鼠上蹿下跳东戳西插很是不错,觉得这小子将来近身单打独斗是把好手:“你师傅为什么不教你招式?”

        窜地鼠跳腾半天汗不出气不喘:“说俺基本功还不扎实。”

        “是个好师傅,不急不躁。”申月华拉开架势,“来,手上功夫以后再教你几招,现在跟我学学怎么用脚。”窜地鼠听说教他新招,高兴地答应:“好唻。”

        窜地鼠学功夫非常快,几乎申月华演练一遍他不仅分毫不差地记住要领,而且知道攻击目标时所要达到的效果。

        申月华教了他几招脚上功夫,又教他结合已经学会的手上功夫,怎么手脚配合,同时攻击两个甚至三个人。并反复告诫动作出来后,不管凑没凑效,凑效多少,有机会时可以再次打击,一旦机会不好,立即跳开:“保护自己是第一位,尤其你人小经不住强击,只有自己没事才有更多机会。练功首先要炼心。挨点打吃点亏要忍。知道吗?不要有立刻找回来的想法,这种心态十有八九会吃更大的亏。最后赢才是真正的赢。”

        谷成练着练着突然说了一声“不对”,把大家吓了一跳,纷纷停下看他,不知道哪儿不对了。谷成说:“今天挂的铁瓜不对。”

        贺庆生紧张地问:“应该没问题呀,咋不对啦?”

        “你的方法没问题,问题出在布置的地方。”谷成伸出手比划道,“大家看,铁瓜是围绕我们一号藏洞挂的,如果炸响几个,鬼子一定会猜到我们住在附近,山洞很容易被发现。这么好的地方暴露对我们十分不利。”

        申月华想了想:“现在天黑了,野兽多,再去弄危险。我看算了,隆兴大着呢,万一暴露住不成,再找地方。也许小鬼子没那么聪明,根本猜不到呢?”

        “不能有侥幸心理。这样,我们先打算待几天,如果鬼子挨炸,立刻从南洞口转移。”谷成说。

        “就是这些家业糟蹋了。”贺庆生遗憾地说,“白瞎我一天的功夫。”

        “藏起来不行?”张翠丽问。

        “没法藏。上次那些东西只是临时放在夹缝里,幸亏没鬼子进来,真进来随便能搜出来。”申月华说,“关键地下都是石头,又没趁手的工具,挖不动……要不然,藏到陷井里?”说完,自己摇摇头,“也不是办法,鬼子不会放过那个地方。”

        宋学勤道:“鬼子如果发现这个洞,很容易发现居住的痕迹,不仔细搜才怪。干脆,趁现在离睡觉还有一会儿,小贺带大家把上次布的阵再弄一次,搞死一个是一个。”

        申月华同意:“行!现在就动起来。姑娘们负责把半只羊烤了,男爷们听瞎整指挥。”

        一切重新布置停当,已近12点留下值夜的。

        队员们回来很快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申月华把烤干的日本军服散放在草铺上,让大家换了。

        两个姑娘讲究,自己带了几身单薄的夏衣,没换她们厌恶的衣服。

        贺庆生个头高,挑件最大号的还紧绷在身上,他干脆衬衣和外衣不系扣子,敞肚皮穿在身上。

        大家互相望望,忍不住笑:活脱脱一群穿戴不整齐的鬼子兵!

        “轰隆隆!”苏淇突然发出在大伙儿听来奇怪的声音。

        “轰轰隆隆!”张翠丽也学。

        “炸啦?”申月华眉飞色舞。

        两个姑娘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