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 惊喜与悲伤

第一百零四章 惊喜与悲伤

        从虎头山南坡到一号藏洞,一路走来风平浪静,沈月华和陈川林还忙里偷闲射了两只兔子。

        苏淇说很奇怪,鬼子好像集中在馒头山,这边没有一点儿他们的影子。

        “没有好,再冒出一堆鬼子我躺这儿让他抓。”贺庆生早已走的摇摇晃晃。

        宋学勤满头大汗,眼见一号藏洞就在眼前,放松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同感。那会儿不是咬牙坚持,我也学张景泰,趴那儿打鬼子,打死一个够本,打俩赚一个。”

        说起张景泰,谷成心中又是一阵悲凄。

        想起8号那天在林子里发现他的情景,肩膀被打了个大窟窿硬是不知道跑了多久逃出生天,这次为了吸引鬼子没有负伤却放弃逃生。由张景泰又想到可爱善良的小姑娘童雪琴……他用力拍了下脑门,把的队友们吓了一跳。苏淇过来扯扯他的衣袖:“怎么啦谷成?”

        谷成感觉到自己的失态:“没事,进洞吧。”

        洞里异常凉爽。

        队员们翻进洞后一步都不想多走,纷纷躺在洞口附近。

        沈月华本想招呼大家去三室,觉得里面毕竟安全些,见此情景,叹了口气作罢。自己从贺庆生那儿要了瑞士军刀,拎着两只兔子又翻出洞,到溪边去了。

        没走几步,听前面一声呼哨——几日前他们约定暗号的时候,窜地鼠说他打的暗号是手压舌打呼哨。沈月华一喜,果然小老鼠没事,赶紧弹舌,发出清脆的“哒”声。

        不一会儿,窜地鼠出现在小溪对岸,手里也拎着两只兔子。

        “申大哥,张大哥没了。”窜地鼠见沈月华的第一句话是用哭腔说的。

        沈月华走到溪边,把手中的兔子撂到水里:“来,坐这儿跟我说说。”

        窜地鼠蹦过小溪,和沈月华并排坐下,讲起他看见的场面:“俺照鬼子打抢,想往东面跑,反正鬼子撵不上俺。谁知张大哥也不跑了,照鬼子打枪,然后跟俺跑了几步不跑了,趴地下连着打。俺急得直喊他快跑,他不理俺,一个劲儿打枪。俺看鬼子近了,没法,自己窜了,听见张大哥‘啊’了一声,可能中枪了。再后来,鬼子从他趴的地方照俺撵,顾不上他,只好朝东猛窜。”

        沈月华摸摸窜地鼠脑袋:“这种时候你顾不上他的。他可能实在跑不动,用命换几个鬼子。”

        “张大哥好可怜!”窜地鼠终于哭出声来。

        沈月华和窜地鼠收拾利索野兔进洞的时候,谷成他们已经缓过劲儿来,捡了不少柴草等他们。

        大家边往三室走边听窜地鼠把他看到情景又讲了一遍。

        烤野兔的时候,虽然大家死里逃生,又吃到香喷喷的兔肉,但没人高兴得起来,一个个沉着脸撕咬兔肉,只听洞内一片咀嚼声。

        良久,窜地鼠毕竟小,有事憋不住,突然来一句:“俺的枪没了。”

        “你这一说想起来了,咱们这藏了不少东西,枪就有七支,看看被小鬼子搜走没?”沈月华说着站起身。

        张翠丽道:“洞里咱走后没人来过。铁定在。”之前她已经仔细嗅过,没有任何生人的味道。

        谷成见气氛太压抑,想活跃下气氛,玩笑道:“你这鼻子快赶上狗了!”

        张翠丽听这种话不像苏淇那么爱生气:“哼,你想赶狗都没门。”

        “是是是,我这不是羡慕你嘛。”谷成呵呵笑道,“我要有这本事啊,成天去找吃的,哪儿有好吃的往哪儿钻。”

        苏淇打趣道:“瞧你那点出息,就知道吃。”

        谷成“呵呵”一阵笑:“丽丽闻出来没来过鬼子,淇淇没闻出来?”

        “淇淇是你喊的吗?我爸我妈我哥能喊,外人谁都不许喊。”

        宋学勤活泛起来:“将来你的那个人能喊不?”

        苏淇举起手就要打宋学勤,宋学勤赶紧躲开:“女大当嫁,还不好意思呢!”

        说话间,沈月华已抱出一抱东西:“喏,小老鼠的枪。”

        张翠丽捂着鼻子说:“拿鬼子的脏衣服干啥?好恶心!”

        “别恶心啦,看看你们的衣服都挂成啥样儿?一会两个姑娘去洗洗,老爷们干这活不行。”沈月华把一抱衣服扔在脚下,“有这穿就不错了,姑奶奶!”

        张翠丽张张嘴,把没说的话咽回去。

        她知道沈月华是对的,衣服即使没挂成大窟窿小眼,进山那么久,已经有很大味儿了,必须要有换洗,不过自己带的目前够,以后万一不得不穿,还不是要顺其自然。

        通过几天磨练,队员们都知道许多以前想都想不到的事情,现在必须面对。

        沈月华把一袋子弹到出来,扒拉一会儿,说:“各位检查下自己的子弹,每人补充到二十发,剩下的再分。”

        气氛从刚才的轻松回到严肃。

        队员们纷纷数了地下的子弹往包里装。

        窜地鼠先向枪里压满子弹,又捡几粒装在上衣口袋里:“可惜,俺那枪里还有不少子弹,没打完扔了。”

        陈川林说:“幸亏扔了,拿这么大个枪,你咋窜得起来?”

        谷成正经道:“小老鼠,今天的事我得代表大家好好谢谢你,不是你聪明,大家非常危险。”

        “鬼子跑不过俺的,以后要再有这事,你们只管跑你们的,俺还往别的地方跑,下回多打几枪。奶奶的,今天打了三枪,没打着一个。”

        “别,打三枪正好,”沈月华说,“这种时候别贪心,打枪的目的是吸引鬼子,可不敢只想打死个把鬼子耽误逃,鬼子的子弹可不长眼,听到没?”

        窜地鼠咧嘴笑笑:“中。俺师傅教过俺,说遇事要动脑筋,不能因小,因小……什么来着……”

        “因小失大。”苏淇说。

        “对,是这个词儿,因小失大。”窜地鼠很高兴苏淇说中了师傅的话。

        贺庆生见倒出的子弹里面有几个铁瓜,捡起来往包里装。沈月华让他留一个,教大家怎么用。

        贺庆生手拿铁瓜,告诉大家说这是拉环,右手拿瓜,左手扣环,往鬼子堆里扔的时候,把环拽掉,扔出瓜:“注意喽,要往远扔,别把自己炸了。”

        苏淇问:“环拉掉炸,那正要扔炸了咋办?”

        贺庆生说:“这玩意儿我也没使过,但造东西都是有讲究的,不可能一拉就炸,就像点炮仗,点着捻子嗞啦一会,等人跑开才炸。这玩意儿必定是这个原理。谁造出来东西炸自己呀。”

        陈川林说:“倒是有道理,但想不通。炮仗是靠火点的,它怎么一拉能自己着火呢?”

        “不管了,趁外面没鬼子,咱们在坡上沟里挂几个。”贺庆生说。

        沈月华说:“行啊,天还挺亮,咱们都去,学学怎么挂,顺便记住地方,别鬼子没炸着,先把自己给炸喽。”

        贺庆生不愧是制作高人。

        从锯齿山头到坡下、沟里,再到勺子山坡、山头,围绕一号藏洞,布置了个严实。

        沈月华告诫窜地鼠:“可不能乱窜哦,几个哥哥记得住,你这方面不行,万一弄炸了不是闹着玩儿的。”

        陈川林说画张图给窜地鼠装身上。

        窜地鼠说不用,画了也认不清,来这块地走老实跟着哥哥们,自己不瞎跑。

        “可得当心,别说你,每个都是我亲手弄的,让我再找一遍不定能找齐。还有丽丽和苏姐,我们四个在这块不单独行动。”贺庆生道。

        “回吧,天快暗了。”谷成招呼大家,说完想起一件事,“申队长说的洗鬼子衣服的事还没完成,不行我们一起干,洗完拿到三室边烤肉吃边烤衣服。身上的衣服臭烘烘的,确实要换了。”

        沈月华道:“四只野兔都快吃没了。这样,谷队长带大家洗衣服,我去打点野物。陈先生给我几支箭。”

        “我跟你去。”张翠丽自告奋勇。

        “当然,没你还真不行,光找就得往天黑里去。”

        说是两个姑娘洗衣服,其实都插不成手

        张翠丽跟沈月华打猎,苏淇要给洗衣的人放哨。因此几个男人在苏淇的简单指导下,捶的捶,清的清,在小溪里忙的不亦乐乎。

        沈月华这边挺顺利,穿过一号藏洞,在锯齿山南坡,张翠丽老早嗅出羊膻气,沈月华跑到近前,看见一群野山羊可能正走在归家的路途中。沈月华没贪,射杀一只就扛回洞,又从洞北口钻出来。

        谷成他们刚洗完衣服,正坐在石头上歇气。见沈月华扛回一只肥大的野羊,纷纷围拢了看。“别档道啊弟兄们。”沈月华把羊扔进水里,“谁练练手,剥皮开膛。”

        “我来。”只见宋学勤要过谷成的藏刀,下到水里。

        “行不行啊你?别把胆搞破害我们吃苦肉。”张翠丽说。

        “把你的心放到狗肚子里去吧。”宋学勤把羊拎到溪边:“哥五岁就杀过鸡。把心肝肚肺包括肠子都撸的整整齐齐码到案板上,老妈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打那起,家里人知道我这个小子比丫头细。”

        “这是微观能力。其实很多人有各种天生的能力,只是没有及早发现,后天开发的最佳时机一耽误,荒废了。”谷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