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主动出击

第九十四章 主动出击

        谷成听窜地鼠这么说,喜道:“我怎么忘了你感知力强的事了!但是,小兄弟,别的我放心,一号藏洞你没去过,怕找不到地方啊。”

        “不会。你也忘记俺叫窜地鼠了吧?有个洞啊缝啊,鼠能不知道吗?再说刚才我们不是快到洞对面了吗?有鬼子藏在过那边去的沟里俺们才转回来的,那地方大概位置俺记得,难不住俺。”

        “那行,辛苦小兄弟啦。”谷成拿起一根松枝,涂上厚厚一层猪油,“拿着这个,如果洞里没鬼子,把它点上,你看得见走洞,我们的人也看得见你,不至产生误会。另外,一定记住我刚才分析的鬼子改变策略的事,见着他们先介绍自己,告诉他们我们在哪儿,把鬼子改搜索为蹲守的事也说给他们听。完事后再回来,告诉我们情况。”

        窜地鼠接过松枝:“俺没带火,吃了几天生兔肉。下次不管到哪儿俺得带盒火柴,生肉很难吃的。”

        谷成几人不由的笑出声来。

        谷成摸出火柴:“节约着用,好像是最后两根了。”

        窜地鼠将火柴在兜里放好,说一声走了,来到洞口,十几米高的洞井,他不拽事先栓好垂下来的绳子,手脚并有,“嗖嗖”几下便爬到洞顶。

        从溶洞到一号藏洞五千米,窜地鼠没用二十分钟就到了。

        晚上七、八点,平原上还是有光线的傍晚,山区已暗得任何景物都“影影绰绰”。

        窜地鼠伏在一号藏洞口往内感知。

        申月华他们在三室,相距洞口大约三百多米,窜地鼠没有获得任何信息。

        他悄悄走进洞,没敢点火把,只能摸着洞壁向里走。

        前面说过,窜地鼠有柔术,身体柔韧性非常好,而且自小练过轻功,所以走路几乎听不出脚步声。

        张翠丽老早就闻出有人进洞,或者是一头野猪进洞,因为窜地鼠的火把上谷成抹了猪油,这个味道传得很远。

        她示意大家不要说话,说有东西进洞了。

        申月华把箭放在弓上,让大家退到三室洞内,自己守在洞口。

        也许山洞是个相对密封的空间,信息比较集中,窜地鼠在离三室洞口二十多丈的时候感知到申月华的存在。

        聚精会神继续收集信息:此人身高力大,练过武功,思维中,使用的是中国语言。

        “自己人!”窜地鼠放下心来

        想起临走时谷成的交代,赶快掏火柴点火把,火一燃起自己先说了声:“华中窜地鼠。”

        火光中,申月华见只一人举火把,加之“窜地鼠”这个江湖名号已在协会中听闻,便站起身:“华东申月华。你们华中别的人呢?”

        窜地鼠几步走到申月华跟前:“大哥,华中就俺一个了。先不说,还有人吗?”

        申月华道:“丽丽,你们出来吧,是自家兄弟。”

        张翠丽们一个个鱼贯而出。“来,咱们到草铺上说话。”申月华说着接过窜地鼠手中的火把,点燃了一盏之前吹灭的石碗灯,“坐,说说情况。”

        窜地鼠先把谷成等人如何同自己相遇简单说了一遍,然后说准备回一号藏洞的时候发现山头和山沟隔一两千米有鬼子蹲守,怕被鬼子发现,又转回到溶洞去。谷成和宋学勤分析鬼子改变了策略,让他转告大家一定要小心:“你们没走就好,谷大哥他们最担心你们不在洞里或者被鬼子不知道赶到哪儿去,找起来很麻烦。俺现在回去带他们来。”

        “鬼子赶我们?哼,小老鼠你不知道,进来七个小鬼子,都让申哥弄死了。”张翠丽像是和窜地鼠自来熟,用“小老鼠”称呼他。

        申月华说:“小鬼子可不是我一人干的,大家都有份,尤其是瞎整,功劳最大。”见贺庆生想说什么,对他摆摆手,道:“刚才窜地鼠说谷成他们的分析时,我想了个办法。其实那时候丽丽说沟里有鬼子埋伏的时候我就有这个想法了。咱们在洞里憋着不是事儿,应该主动出击。丽丽不是说鬼子只有最多三个吗,趁天黑,枪使不上劲儿,我去干掉他们。然后一路往前,把前面的也干它,到溶洞和谷成他们汇合。”

        “我赞成。”张景泰说,“今天鬼子在这里折了七个人,天黑还见不到他们返回,鬼子有可能疯狂搜这一带。所以这里很不安全。我拿上箭跟你去,好歹也能帮一把。”

        “我也去。咱们仨每人射一个,趁鬼子蒙头转向,凭申队长的功夫,再冲上去收拾要简单得多。”陈川林道。

        “不用。”申月华说:“人多动静大,三个小鬼子半分钟不用就捏了。你们多背点东西,主要是吃的,谷成他们窝在洞里没吃的,再说我们过去也得吃啊。剩下的猪肉都带上,罐头、饼干,对,盐,千万别忘了。你们收拾好东西在洞口等,完事我学三声青蛙叫,你们跟上。丽丽,你跟我来。”

        张景泰、陈川林、贺庆生三人答应一声准备去了,窜地鼠问:“俺做啥?”

        “帮忙拿东西。”申月华说着和张翠丽先走了。

        申月华带着张翠丽朝洞口走,边走边对张翠丽说:“一会儿咱们悄悄接近鬼子,三十米的时候,你拉我下,咱们趴下,你听准他们的位置就在原地呆着。”

        “申哥能行吗?”张翠丽显然很害怕。

        “能行,相信你申哥。”

        洞口,张翠丽既听又闻:“在吃咱中午吃的那种罐头。只有两个人的动静。”

        申月华改变了主意:“你在这别动。我一个人去。”

        “你不知道具体位置的。”

        “你刚才不是指了嘛。从黑黢黢的洞里出来看这有点月光的地方,我眼睛好使着呢。你没练过,走路声音大,我一个人去他们不容易发现。”

        不等张翠丽再说话,申月华把张翠丽的肩膀按按,自己走出洞去。

        申月华什么也没带,小心翼翼地向百米外的鬼子接近,遇到灌木丛草丛要么绕要么钻,尽量不弄出一点响声。迷宫走多了,不用看也知道鬼子在哪儿。

        待走至离鬼子三十多米,他干脆弓腰爬行,就如一只接近猎物的豹子。

        二十米,十五米,申月华看清了:月光下一个鬼子斜靠在灌木上,另一个鬼子正伸懒腰打哈欠。真是两个,申月华更有把握了,他如猛虎扑食,一跃而起,三窜两跳就到了鬼子身边,一手抓住一个,猛然将他们互相撞在一起。

        只听“砰”地一声,他猛然使出的爆发力一下就把两个鬼子撞昏。

        这还没完,他双手一张,把他们扯开,又迅速合上,“砰”地一声又撞一下……连撞三下后,他感觉差不多了,才使劲一提,把两个鬼子狠狠扔在地下,伸手试试鼻息,一个鬼子没了进气,另一个鬼子似乎还有点微弱的呼吸,保险起见,他双手夹住鬼子的头,“喀嚓”、“喀嚓”两响,鬼子脖颈被他转了几乎180度。

        “呱,呱呱。”他面向洞的方向学了三声蛙叫。

        这回,申月华没有剥鬼子的衣裤,只胡乱从口袋里搜了些东西装进鬼子的包里挎在自己身上,子弹当然更没忘,然后抓起两杆枪等人来。

        前面也是两个鬼子,申月华几乎是用同样的手法干掉。

        几人没有被申月华干掉两窝鬼子的喜悦冲昏头脑,他们知道山头还有鬼子的岗哨,静悄悄来到溶洞前。

        窜地鼠让他们先下去,他找点柴草。

        看见野猪肉他一路不知吞了多少口水,早就想好弄点柴进去烤肉吃。

        两队人马相见自然皆大欢喜,说话间窜地鼠把柴草也抱进来了。边烤着肉大家边商量以后的行动方案。大家七嘴八舌各说想法,最后申月华让谷成根据大家的意见拿个方案:“谷老弟,你逻辑推理强判断准,说个主意。”

        谷成道:“其实大家刚才都说了,我只是总结下,大家听完再议论议论看合不合适。”

        他说鬼子早上搜索的小队失踪,晚上被干掉两个点,明天一定会疯狂报复。虽说鬼子兵力紧张,但疯狂之下有可能临时抽调大队人马进山剿杀。时间应该在明天下午或者后天早上。即使搜山的鬼子他们不知道是在哪儿失踪的,但沟里的鬼子是在这片死的,那么这片地方是他们剿杀的重点。因此待在洞里很不安全,必须及早转移,离这儿越远越好。

        还有个办法是引开鬼子的注意力,或者说调虎离山,去一个方向再弄掉一个鬼子的埋伏点,往相反的方向撤。鬼子的大部队不会留下多久,等他们撤了再回来。先把目前的关度过去,以后怎么做再商量。

        “我的意见是到西面,上次和川林、苏淇发现的灌木林,那里不仅树林十分密,而且离山崖不远,山崖有个断口,我怀疑是条通往山外的路,几个鬼子守在那儿。有申大哥在,一定能想到办法把守路的鬼子解决了,我们可以先跑到山外去躲一躲。再说了……”谷成咽了口吐沫,好像有话不好说,把大家看了一会还是说出来,“如果有人想回家,过了山崖也许能如愿。”

        其实谷成万般不想说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