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鬼子进洞

第九十一章 鬼子进洞

        “进去的是不是小车?”宋学勤对车感兴趣。

        “对,是小车,拉货的大卡车俺见过,这个小车俺还是第一次见。比卡车矮半截,短半截。好像只能坐人,拉不成货。”

        “就是专用来坐人的。”宋学勤问,“看见坐了几个人?”

        “太远,看不清,再说树啦草啦老挡,车都是见一会儿不见一会儿。不过,后面老远好像还有车跟着,俺急着往北坡跑,没等着看。”

        窜地鼠说的,正是吉野带陈亦秋回来的那会儿。

        谷成看看表:“不早了,馒头山的情况已基本清楚,我们回。有好多要说的事回去再说。一路上还是警惕着走,尽量不多说话。苏淇,麻烦你继续当好雷达。”

        这一路,他们遇到几拨鬼子,每拨两、三个,有的往山上爬,有的往沟里去。

        几人觉得很奇怪:往常也总能察觉搜山的鬼子,一般都是直往前走。今天的鬼子好像很有目的,像是在寻找什么。

        几人更加小心,离鬼子远远的绕。

        天擦黑,谷成几人紧赶慢赶,才绕回勺子山,走到有溶洞的地方,苏淇突然说:“今天很反常,好像鬼子多多了。”

        几人看想向苏淇。苏淇接着道:“勺子山顶有鬼子,咱们前面,通往锯齿山的沟里好像也有。”

        不敢大意,谷成让苏淇往勺子山山坡爬点,看能不能把山上和沟里的情况再弄清楚些:“小心隐蔽着走,这个地方山上的鬼子发现不了,灌木比较密,只要不把枝条晃得很厉害。但沟里万一有鬼子,空档的地方可能看到点影子。”

        苏淇答应一声悄悄往坡上走,过二十多分钟,苏淇回来了:“咱们头顶偏西,山头上有两个,前面一千多米的沟里也有两、三个,正好是我们今早从一号藏洞穿到勺子山大约五百米的地方。”

        谷成思考片刻,道:“不好,一号藏洞很可能被发现,鬼子守株待兔等我们回去。”

        “不可能吧?”宋学勤脸上写满了焦虑,“咱们洞里有人,如果被他们杀了,他们以为洞清楚干净,怎么知道还有人在外面?要么,要么捉了活的,说出来还有人晚上回洞?”

        苏淇一脸责怪:“你怎么说话呢!有申大哥在,昨晚还布了阵,鬼子那么容易把我们的人杀了逮了啊!”

        宋学勤说:“我这是推理,还没推完。如果申大哥他们跑了,鬼子在里面吃了亏,一定会下劲追。窝这儿守着是啥意思?”

        “啥意思?推理还问别人。”苏淇想听他推了什么理,结果白听了,有些气恼。

        宋学勤说:“这意思就是说一号藏洞并没有被发现,而是鬼子改变了策略,变搜索为潜伏了。对面锯齿山一定也有他们的点。”

        谷成一听,赞扬道:“学勤说得有道理。鬼子人不多,改找兔子为等兔子了,以逸待劳。不过这样一来,今晚我们不能回一号藏洞了。走,下溶洞,这里以后是我们的二号藏洞。”

        多亏听了谷成的话,不然一号藏洞的人危险大了。

        鬼子搜山并不是每天一条路线,而是在头天的线路上向左或右移动几百多米。

        今天,半个分队的鬼子一早从一号藏洞南面检查了张景泰最早养伤的大厅,未发现再有人来的痕迹。草草看了一遍,分两路翻越锯齿山,向勺子山搜索。

        一队鬼子下山的路,正好离一号藏洞北洞口不远,洞口虽然是条狭缝,还是被发现了。鬼子并没有把它和南面的洞口联系起来,但队员们进出留下不少痕迹:散落的草、葛藤叶、抛弃的河石等。鬼子很容易就辨别出洞口近来有人频繁进出,开枪把另一拨鬼子叫来,进洞搜查。

        好在谷成推理在先,申月华又十分信服谷成,把洞内清理了一遍,该藏的全部藏起来。贺庆生和张景泰做昨晚没做完的事时,申月华让张翠丽什么也不干,专门在“七室”蹲守。所谓“七室”,是昨晚布阵时根据一号藏洞内洞中有侧洞的状况,陈川林在他画的图上,按秩序对几个侧洞编了号,以方便大家把东西往哪儿放。

        “七室”是接近北出口的侧洞。

        陈川林本来要去小溪洗药草,申月华不让去,说先把可以做毒药的珊瑚樱叶子捣汁装起来,闹不好今天会用上。

        临近上午十点,张翠丽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三室”——队员们吃饭睡觉的地方,对正在给张景泰讲射箭要领的申月华说:“鬼子进洞了,听动静怕有上十个。”

        “谷成果然厉害。”申月华说,“正好都在,你们先到北出口石缝那等我,我去把鬼子引到‘三室’来。”

        “小心点啊……”几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叮嘱。

        只所以把鬼子引到三室来,是因为三室内情况复杂,洞内又有三个洞,其中两个洞进深几十米后彼此相通,便于来回躲藏,最重要的是三室进去一百多米的底端,有个地下洞,深二十多米,贺庆生在此间做了精心布置。

        申月华掏出一个小瓶——这是陈川林腾出的一个装酒精的瓶子,装进了刚捣好的珊瑚樱叶子汁,又从背上取下一支箭,箭头在瓶子里搅动几圈,靠在洞口等。

        不一会儿,申月华听见大约七室的地方传来一声惨叫,接着传来几声抢响,心中一喜:“瞎整这回整对了!”

        原来,贺庆生在其余六个室布了藤条石块装置:藤条的一端算好距离固定在洞内侧上方,另一端栓着一块大石头,石头由钉进洞顶壁的竹片固定在洞顶,另有从藤蔓上劈出的细小藤条一头栓在竹片前端,一头拉至洞口中央固定在地下。人一但碰上细小藤条,拉动竹片,本就勉强固定着的石头就滑落下来,因为有固定在洞口上端藤条的牵引,石头必定砸向洞口。

        刚才鬼子走到七室时,走在前面的鬼子见旁边有洞,想进去搜搜是否有人躲藏,走到洞口,因为黑黢黢的看不间洞内情况——鬼子物资还是比较匮乏的,像手电筒这样的东西,并不是每人都有配备。他端了枪刺来回舞动着往里进,枪刺触动了细藤条,石头瞬间砸下来,正中他的门面。

        贺庆生估摸过,虽然石头只有不到二十斤,但高度加速度,砸到人身上怎么说也有五、六百斤的力量。

        进洞的鬼子矮小,站的位置又有些靠外,本砸向他胸部的石头受葛藤牵引,到最低落点的时候没有碰到障碍物,又向上荡,这一荡,如一记上勾拳,给鬼子脸上狠狠来了一下。

        其余鬼子端枪朝洞内就是通乱射。

        洞内毫无动静,只有那块不知从什么地方掉下来的石头荡秋千般地独自在空中荡来荡去。

        鬼子曹长有支手电,照照洞,空空荡荡;转过来又照照倒地矮鬼子,只见变形的脸上满是血,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八嘎呀路!”曹长气得大骂一句,带领剩余五个鬼子疯了似的往前跑,见到侧洞先躲到一边,用枪刺挑断细藤条,等石头落下后进洞搜一遍……连搜三个洞后,奔三室而来。

        申月华听脚步声,知道鬼子接近了。他箭上弓,屏住呼吸紧盯着前方。

        不久,他看见电筒的亮光,估摸下距离,大约五十米开外。他忍了又忍,四十米,三十米,他猛然跨出一步,拉满弓,射出一箭。

        “嗖~”箭一离玄,前面传来一声哀嚎。

        申月华没多看一眼,转身向洞内跑去。

        剩下的五个鬼子“砰砰砰砰”射了一通乱枪,打得洞壁火星四溅,紧跟着前面的黑影追进三室。

        申月华已经跑到与之相连的另一个洞口,他生怕鬼子不往里追,摸起一块石头,待鬼子快接近的时候,往里扔去。

        “咚”,石头砸岩石的声音在山洞里格外大,加之石头碰到岩壁后又跌落在地下“咚咚咚”地往前滚,引的鬼子拼命追。

        申月华本想趁机从岔洞溜出去,到张翠丽们等他的地方带他们出洞,没多想又放弃了。

        毕竟艺高人胆大,连日来亲手杀了三个鬼子,自信心加上为队友们报仇的彭拜激情,让他做出把眼前几个鬼子杀光的决定。

        他悄悄跟着鬼子往里面走。

        在鬼子曹长手电筒光亮的指引下,鬼子一路追到洞底。

        洞底靠近石壁的地方本来有个垂直的地下洞,贺庆生让人在里面埋了十几根竹签,洞口盖上细竹片做骨架、上铺杂草的伪装。

        几个鬼子以为找到参赛者睡觉的地方,过去两个鬼子准备一阵乱踢发泄怒气,刚走上去便觉脚踩不到底地直往下栽,还没来得及弄明白,人已掉进洞里,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剩下三个鬼子战战兢兢近前查看,曹长的手电光刚照下洞,“噗”地一声,一支箭射中他的腰,惯性使他一头栽下洞,拿在手中的电筒也飞入洞里。顿时周围一片漆黑。

        其余两个鬼子并不清楚曹长是如何栽进洞的,两人“哇哇啦啦”乱叫起来,举枪向四周胡乱射了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