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抢了鬼子的野猪

第八十六章 抢了鬼子的野猪

        从后洞钻出去,已经快中午了。几人坐下休息的时候,边撕吃野猪肉边聊。

        陈川林说:“谷队长说过,这个洞既能藏身,又可以作为消灭鬼子的天然场所,把鬼子引进来,关门打狗。刚才一看,真是好主意。”

        说着拿出笔和纸画起来。

        除苏淇、张翠丽和贺庆生,其他队员记忆方面各有窍门,虽然有火把照着,昏暗的环境不可能一眼看清全貌,但他们经过一趟走下来,洞内的排列走向基本印在脑子里。

        陈川林的情景记忆更胜一筹。只见他要画的情景似在眼前,落笔没有一点停滞,刷、刷、刷,不到五分钟,一幅一号藏洞完整的平面图呈现在纸上,不仅与山洞比例吻合,关键处的石块、凸凹、坡形都十分逼真。看得苏淇、张翠丽两个姑娘“啧、啧”地直咂嘴。

        贺庆生拿过图,痴痴地捧在手上看了许久,惹得张翠丽很恼火:“我说你个瞎整,让大伙儿都看看呗,一个人独占啊!”

        “不是~我是~”贺庆生头都没抬,嘴里咕噜着含糊不清的词语。

        申月华拽拽张翠丽:“别管他,瞎整一发呆就有戏。”

        果然,发了阵呆的贺庆生终于把头抬起来,手在图上指指戳戳,说出一番话来,让所以人都兴奋异常。

        贺庆生不愧是制作天才。

        他把一号藏洞的图仔细研究一遍,脑海里出现了完整的布局:哪儿用竹签,哪儿用绳扣,哪儿用大石头,哪儿守人,守什么人……把个六百米的山洞设计成处处凶险的夺命洞,具体且可行。

        申月华高兴地拍拍贺庆生脑袋:“我说瞎整一发呆就有戏吧?真有老弟的!这样,咱们今天改变计划,下午全体收集材料往洞里运,瞎整兄弟找个帮手,进洞搞你的去。”

        贺庆生摇摇头:“黑灯瞎火的,松枝又点不了多长时间,干不了。我说呀,你还去打头野猪回来,咱们需要很多灯油。我呢,在洞边上做东西,锅啦灯碗了什么的,几个哥哥姐姐们听我吩咐,需要什么找来什么。可不可以?”

        谷成立即接口:“当然行啦。这样,我这个副队长越权,任命你为一号藏洞布阵总指挥,全权指挥布阵事宜。”

        融入角色的肖凡异常兴奋:杀此地鬼子驻军的行动就在眼前。

        有这伙异常能力的人帮助,完成任务不是没有一点希望!

        陈川林说:“举双手赞成!”说毕看向张景泰:“小张伤口还没恢复好,不宜多活动,最好在洞口待着,给小贺打打下手。”

        “这样好这样好,”申月华说,“不过瞎整你也不能瞎指挥,野猪那么好碰,说打就能打的啊?”

        张翠丽笑:“也有申哥憋屈的时候?”

        “我又不是神,憋屈的时候多啦。早知道把昨天野猪油都刮下来。”

        “没事儿,我跟你去,野猪就是离咱几千米也找得到。”

        申月华眼睛一亮:“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还有这么个宝贝疙瘩呢?”

        说走就走,申月华拿起弓箭和张翠丽奔山沟而去,其余人从贺庆生那儿领了任务,也各自去忙去了。

        贺庆生见众人四散而去,对张景泰说:“张哥先在这待会儿,麻烦你的时候叫你。”

        张景泰赶这一路,的确伤口还隐隐作痛,在山洞的时候,好几次他都想躺到地下歇歇,看到大伙儿热情高涨,自己不能拖后腿,硬是咬牙忍着。

        听贺庆生这么说,感动得点点头,找了个视野开阔的地方躺下来。

        出洞不远是山涧,山涧一条小溪静静流淌着。

        贺庆生走到溪边,眼睛一直盯着溪边的石头打转,最后,他停留在一块儿比洗脸盆大一圈的石头边,用手比划比划,满意地取下包,拿出工具凿起起石头来。

        凿了一会儿,他歪头想想,又放下工具,重新在溪边转悠,一会儿弯腰捡块碗大的石头扔在刚才的大石头旁,半个小时后,几十块大小差不多的石头散乱在大石附近。他这才坐下来,滚过一块小石头凿起来。

        不一会儿,一只石碗的雏形出现在他手上。

        他准备做二、三十个石碗,八个,给大家吃饭用,其它的当灯碗。大石头准备做个锅,吃饭嘛,没锅怎么行?但头痛的是要做的东西太多,三、五天都不一定干得完。

        贺庆生有点完美主义倾向,脑子里规划好的事,不马上完成心里不舒服。

        再说申月华和张翠丽俩人。他们沿沟壑走了几百米,没发现野猪,麂子和野兔倒发现不少。再往前走,张翠丽突然紧张起来:“千米外有鬼子!”

        申月华拉着她跑到山边躲起来:“再闻闻,往哪个方向去啦?”

        张翠丽把头伸到岩石外,闭眼凝神闻了半响:“怪啊,好像没怎么动?”

        又过一阵,几声枪响,空山里虽在千米之外,连普通耳力的申月华都听见了。

        张翠丽吓得哆嗦了几下,接着笑起来:“鬼子和咱们想到一块儿去了,也在打野猪。”

        “哦,这倒稀奇,小鬼子怕是想打牙祭吧。走,咱去瞧瞧。”

        “我怕。”

        “有我呢怕啥!走,悄悄过去,不对劲就猫起来。”申月华不容分说一把拉起张翠丽就向有鬼子的方向走去。刚走不几步,张翠丽拽住申月华:“野猪窜过来了!”

        俩人急忙躲到一边,不一会儿,只见一只和昨天那头差不多大的野猪摇摇晃晃地跑过来,身后留下点点滴滴血迹。

        申月华急忙问张翠丽鬼子还有多远?张翠丽连闻带听:“六百米吧。”

        “你赶紧往回跑,让他们所有人进山洞。我看下马上回。”

        张翠丽不敢耽误,转身发力奔回山洞。

        申月华跑向野猪,还没到跟前,那头野猪“哼哼”着一头栽倒在地。

        申月华不敢大意,一链球砸到野猪头上。

        野猪顿时吐出长长的舌头,耷拉在獠牙旁边。

        申月华翻看野猪,野猪脊骨下方有个酒盅大的窟窿,还在“汩汩”地冒着殷红色的血。

        他知道野猪这是受了枪伤,子弹应该伤了内脏,逃了近千米,终于支撑不住了。

        他一点不敢耽误,双手背压住野猪伤口两侧,然后捧起接在手里的血,边洒边往勺子山方向跑,洒完又跑回来,胡乱扯了一大把草塞进野猪的伤口,双手一前一后抓住两只蹄子,躬身使劲一提一甩,野猪落在他的背上,掂动几下,感觉野猪在背上平衡了,拔脚跑向山洞。

        狂奔了百来米,申月华见不远的地方几块巨石上端挤在一起,底下形成不小的洞,跑到跟前用尽全力把野猪甩进去,就近搬了两块石头堵在洞底端,然后连滚带爬地躲到侧面的树丛里。

        这一连串的动作,可以说把申月华累到了极限。

        他趴在地上急促地喘着气,脑仁疼得似乎要从脑袋里蹦出来。有生以来,这是他累得最狠的一次。以前虽举过接近四百斤的石头,那是举起又撂下。

        申月华在树丛里足足歇了七、八分钟,才感觉有了点力气。好在猪血上做了手脚,不然鬼子追到这儿来,他是没丁点反抗能力。

        鬼子一定是上当了。申月华隐约看到百米外草木有不规则的微小晃动,随后,坡上草木间有几个人影在穿行,稍开阔的地段,终于看清,三个鬼子相跟着往山上跑,没两步,又停下,凑在一堆似在商量什么,不一会儿,又继续向坡上跑去。

        “奶奶的小鬼子,想不到吧,被爷耍了。”申月华很得意。

        不敢大意,他又猫了十几分钟,估计鬼子已经走出去很远,才站起身去拿野猪。

        这次大概伤了元气,拉着猪腿往外拽申月华就很吃力,拖出洞,想想还有几百米的路要走,野猪似乎在申月华眼里变得十分庞大,他少有的感到了力不从心。

        就在申月华盘腿坐在野猪边发愁的时候,有脚步声向他走来。申月华一个激灵,侧身滚到巨石旁。

        “申大哥~申大哥~”谷成压低嗓门的喊声。

        原来,张翠丽跑回洞,见大伙儿都大气不出地猫在洞里,知道苏淇也发现了情况,及早通知大家躲起来。张翠丽把跑回来之前的情景讲了一遍,谷成立刻推断出申月华的用心:

        “他这是想抢鬼子的战利品啊。冒险了,冒险了。”反复念叨两句冒险,说明申月华的处境让他十分担心,“这样,苏淇,川林,小宋跟我过去看看。”

        “还是别吧,”张翠丽说:“申哥的本事你们知道。你们去说不定反而成累赘。”

        “不会,”谷成说,“你离开的时候鬼子在六百米外。申大哥如果想抢回野猪,必须先设个假象,不然受伤的野猪留下的血迹会暴露自己。然后有两种选择:一是回来,二是拐到别处。不管哪种选择,三百多斤的东西他扛不了多远,鬼子发现的几率很大。他没有你和苏淇听、闻的能力,这么多遮挡物,鬼子追到一百多米他才能察觉,这时候已经晚了,因为鬼子的三八大盖有效射程据说能达到四百米。”

        三八大盖射程有多远,是肖凡进入游戏之前恶补知识得来的。

        他说毕,不等大家发表意见,自己先钻出洞,苏淇和陈川林、宋学勤相跟着也出了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