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瞎整出事了”

第七十九章 “瞎整出事了”

        张翠丽一句话又把他们拉回来。三人脸上像天气变化,一下晴转阴。

        好大一阵,三人只顾吃挎包里的干粮,没人说话,只听“咔哧咔哧”的咀嚼声。

        后来,还是申月华打破沉默:“你说你拉了素素,她没跟你跑,应该是从这边跑了。”

        “不知道。当时不知咋的,我突然非常害怕,拽她一把后,我就赶紧跑到你们那边了。”

        “也许她往另一边跑了呢。只要没死就有希望。”申月华说,“好了,咱不猜了。休息一会儿起来去找过夜的地方。明天争取找到他们。对了,记得你说过,你跑的时候听谁喊了声‘快逃’?”

        “张景泰啊。他一个人走在我和素素姐前面不几步。”

        “哎哟,看我这记性!张景泰,是了,明天我们找的三个人:宋学勤、张景泰、素素。”

        歇了一阵,申月华带着俩人围着被张景泰命名为“勺子”的山转了几个小时,遇到两组搜山的鬼子,他们连躲带找人,仓促之下,没有发现队友的任何蛛丝马迹。

        天快黑了,才找到苏淇看见的那棵老松树下的山洞。

        进洞后,为了让两个小弟妹安生睡觉,申月华一夜未合眼,砍了根粗大的树棍在洞口守夜。天亮,贺庆生和张翠丽醒来,他才昏沉沉地睡下。

        几乎就在苏淇听到申月华鼾声的同时,坐在洞口守护队长的张翠丽也嗅到谷成他们的气息。

        她没有像前天闻到鬼子的气息反应强烈,而是带着几分安定。

        她第一感觉是安全。

        再仔细嗅嗅,气息中有一丝令她放心的味道:“宋学勤,一定有他。其他好像有四个人以上,他们是谁呢?”

        不管是谁,她并没有慌张。鬼子带油烟的味道她记的太清楚了。

        油味儿她已然闹清楚了:申月华捡来的那杆枪就散发着这种味道。贺庆生告诉她枪管需要擦,而且需要用机油擦,不然会生锈。嗅到的油味儿就是机油味儿;至于烟味儿,她和申月华、贺庆生都推测鬼子里有人抽烟。

        而现在嗅到的气味中,没有这两种味道。

        之所以断定有宋学勤,是因为宋学勤的头油味重并且有种说不清楚的独特味道。

        判断是这么判断,她却不敢做主有什么行动,万一有意外情况呢?贺庆生不在,她本不想打扰申月华,知道三人中他最辛苦,应该让他好好睡一觉,可昨天找了一天的队友终于出现,她不能不告诉他。

        申月华睡眼惺忪地听张翠丽说明情况,立刻来了精神。他让张翠丽到洞外树丛里躲起来,自己带上链球往张翠丽指的方向悄悄摸去。

        这边,谷成让其他人原地待着,自己带苏淇隐蔽着朝鼾声处走。

        走出不到一百米,苏淇说鼾声没有了。

        谷成拽着苏淇迅速跑到一块岩石后面,从岩石旁的山坡爬上去:“你从那边看看。”谷成指指岩石的边缘对苏淇说。

        苏淇扒着岩石探出头,这里树丛并不茂密,能看出三百多米的距离。

        不一会儿,苏淇看见从松树的方向走出一个人来,那人利用树木草丛,隐蔽着身体迎面而来,行动矫健迅速。

        苏淇的远视能力相当于八倍的望远镜,这点距离她可以把人看得一清二楚。那人身形略显粗壮,中等个,似乎有些熟悉。让苏淇兴奋的是他左肩上那枚紫色月牙徽标,这是华东队的标记。

        “自己人!华东的,好像见过。”苏淇几乎喊起来。

        两天来大家习惯于轻言细语地说话,生怕惊动鬼子,苏淇突然放开嗓门,吓得谷成浑身一哆嗦,他赶紧向苏淇摆摆手:“小心点,先别暴露。”

        苏淇这一嗓子,三百米外的申月华没听见,五百米外的张翠丽听见了。

        她正趴在石块边上用鼻子、耳朵探查,听见女人的说话声,虽听不清说什么,但语调中明显带着兴奋和欢快,让她瞬间感知是队友无疑。

        她手脚并用,从地上爬起来,大喊着追向申月华:“大哥,大哥,咱们的人,是咱们的人!”

        苏淇耳朵比张翠丽灵敏三、四成,她不仅听清对面喊什么,连喊叫的人是谁都听出来了:“行了快别躲了,是鸡西那个小丫头,张翠丽。”说着也不顾谷成有什么反应,自己一跃身向前跑去。

        两年前第二届异能人竞技时,她和张翠丽同组比赛,彼此相处不错,以姐妹相称,以此,她对张翠丽的声音十分熟悉。

        四人相遇,甚是欢喜,都顾不得回答对方的问题,只是一个劲询问。

        待平静下来,才找块稍稍平坦的地方坐下。

        申月华哈哈笑道:“看咱们激动的,找到人就好,坐下慢慢说。”

        双方各谈了自己知道的情况和这两天发生的事,当说到杨素素的时候,申月华他们才知道,他们寻找的三人中,唯独杨素素出事了。

        “最大可能被小鬼子抓到茅坪去了。”申月华对谷成分析了他的推断。

        他说昨天遇到四个鬼子从谷成说的勺子山向虎头山走,上了虎头山又奔茅坪方向去了,应该是追张景泰和宋学勤的几个。

        如果分析没错,袭击他们的鬼子是茅坪的守军,向茅坪方向去就是回驻地。

        他们昨天在勺子山附近绕了一天没有杨素素的任何踪迹,那么杨素素有可能被押往鬼子的驻地。

        谷成赞同申月华的推断,沉吟片刻,道:“张景泰他们可能等着急了,我们先过去吧。”

        几人正要往回走,申月华想起山洞里还有东西没拿:“这样,小谷你去把他们喊来,咱们去洞里坐,外面风吹得怪寒,两个小姑娘穿单薄了。”

        谷成答应一声去寻张景泰他们,刚走没几步,忽听苏淇叫起来:“三公里外有枪声!”边说边伸出手指向山洞的另一端。

        枪声几个人其实都听见了,只是一高兴没注意。

        申月华脸色陡变:“不好,可能贺瞎整碰上鬼子了!你们去洞里把东西都拿上,带后面的人去虎头山,翻过山,下面有片林子,丽丽知道那个地方,在那等我。”话说不及提脚狂奔而去。

        谷成本想喊住申月华,迎向鬼子实在太危险,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大致了解这个东北汉子,重义气,拦也是白拦,于是对苏淇和张翠丽说:“你们快去带张景泰他们走,我到洞里拿东西。”

        不提几人分头行动,单说申月华向枪响处狂奔。

        前面说过,申月华的爆发力特别强,最好的状态下是常人的三、四倍。

        这会儿他奔跑起来就如一只追捕猎物的豹子,迅捷如风,时速可达每小时六、七十公里。他奔跑的姿势也十分特别,远远看去,似在不停地跳跃,每跃一步,至少三、五米远。

        但爆发力有个特点:持续时间不长。像这种奔跑速度,顶多坚持个两、三分钟,时间一过又回到常态。

        好在离枪响处只有三公里多,跑了两分多钟,申月华已经看见贺庆生。

        贺庆生此时狼狈不堪,满脸泥灰,一手按着腰间的挎包,一手提根树棍,跑得跌跌撞撞。后面不足百米处,一个一身黄的鬼子紧追不放。

        申月华跑到近前,二话不说,一转身将贺庆生拉到背上,朝左边一片乱石滩跑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就像交接接力棒一样没有丝毫停留。

        贺庆生趴在申月华背上,顿时像泥一样瘫软下来:“申、申哥,幸亏你,跑、跑不动了……”

        “砰~”一声枪响从后面传来,身边一棵树几乎同时“嗡”地发出声响,子弹离他们很近。

        “别说话,把破棍子扔掉。”

        “不!”贺庆生都这样了还很固执:“就为了找它,才、才遇到小鬼子。”

        申月华没再说什么。他知道这家伙固执起来和三岁的儿童没啥区别。跑到乱石滩,申月华把贺庆生放下:“找个隐蔽的石头躲起来,小鬼子,小鬼子~”他靠爆发力跑了两公里多,又背负个子不矮的贺庆生跑了百十米,也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剧烈喘了几口,才把话说完整,“小鬼子撵、撵我的时候,瞅机会跑、跑到虎头山那边昨天做链、链球的树林,找、找丽丽他们,有好几个人,等我。”

        没等贺庆生疑惑地想说什么,一转身,向虎头山另一个方向——王沿力们被袭击的方向跑去,边跑边不忘观察鬼子的动向。

        只见鬼子刚跃出一人多高的树丛,发现他在乱石滩穿行,边举枪边“哇哇啦啦”喊叫着,边扣动扳机放响枪。

        申月华前面不远处,一块灰黑色岩石应声而裂。

        申月华一着急,又爆发出先前的速度,几个跨越,跑入坡上的树林中。

        追申月华的正是发现谷成他们一号藏洞的鬼子。

        他们分成两拨,一拨三人从山洞左侧翻山,另一拨四人绕勺子山右侧搜索。

        追沈月华的这个鬼子正是绕山四人中的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