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真有出口

第七十五章 真有出口

        宋学勤觉得很奇怪。

        四处看看,虽然外面已蒙蒙亮,洞内还是漆黑一团,几乎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一种可能,洞是,洞是……”一阵困意袭来,他意识开始朦胧,脑袋一耷拉,睡着了。

        第一个醒来的是张景泰。

        伤口虽然经过陈川林的治疗情况好得多,但还是隐隐发痛。

        他醒来的第一件事是给伤口抹药。

        药包昨天放在了头边左侧,左侧不远睡着苏淇。拿药的时候,草响动的声音弄醒了苏淇。

        出于专业习惯,苏淇一醒,先闭眼静听周围动静。没多大一会儿,她惊恐地说:

        “不好,鬼子离洞不到两百米!”

        张景泰药也顾不得涂了,立刻爬起来挨个把人摇醒:“快起来快起了。有鬼子!”

        众人醒来无一例外先发一阵呆,而后一个个看向谷成。

        谷成刚才正做梦在上海的家中吃红烧肉呢,猛一被摇醒,也是懵里懵懂的。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意识马上回到梦中逃避的现实中来:

        “大家赶快收拾东西,跑出去。”边说着边背起包冲向洞口。准备移开昨夜堵洞时留下的活口,让大家往外钻。

        宋学勤也醒来一会了,他睡觉的位置在谷成对面,见谷成要去洞口挪石头,突然想起早上睡前自己的疑惑,一把拉住谷成:

        “走前面很容易让鬼子发现!”

        “那,我们在洞里被堵住不是更危险?”

        “这个洞很可能是贯穿的,里面一定有出口。”

        张景泰插话说:“听小宋的。我进来时观察过,洞外遮挡物不多,能看出五十以外,这会儿鬼子差不多在百米内了,咱们这几个人一个个出去,难免不被看见一个。”

        谷成毕竟逻辑推演能力很强,知道他们的担心一点都不多余。二话没说,一把把还楞着的苏淇拽起来:“你带路,往里走!”说着,自己继续跑到洞口,把预留进出活口上的石头一一推出洞外。

        好在洞外是平地,地上是松软的沙土和野草,石头滚出去的声音并不大。

        宋学勤看着谷成的背影伸出拇指晃了晃。

        “等等。”这期间陈川林从包里摸出一卷绳子,叫住苏淇,将绳子的一头塞给苏淇,“捆在腰上。”然后逐圈捋开,“大家抓住绳子。洞里弄不好有叉洞,抓好绳子不会走丢。”

        大家并没有多余的东西,挎上随身的包,挨个摸索着抓紧绳子,跟着苏淇往洞里走。

        陈川林等在最后,他把多余的绳子缠在腰间,剩下一点握在手上。苏淇黑暗中是能看见东西,但远不如白天清晰。她走到洞底,发现前面是石壁,正当绝望之际,突然看见右侧拐角处,另有个极小的扁缝,走上前一试:“阿弥托福!”她高兴地在心中感谢佛保佑:缝隙虽小,一个人躺下,正好可以移过去。

        接下来宋学勤过的时候有点悲催:宋学勤个头虽矮,脑袋却大,卡在石缝中楞是过不去。人在这时候也是不管不顾了,最后他一咬牙,额头蹭掉了块皮才勉强过去。

        抡到张景泰的时候,胸伤让他使不上劲,两头的人一头拽一头推,在伤口撕裂似的疼痛中也过去了。

        看着大家都已过来,苏淇继续往前走,边走边提醒大家:“左边有石头,小心……低头,头顶有石头……”

        隔她近的还好,离她远的,只好凭感觉伸腿伸胳膊四下里摸索着避让。昨天进来时以为不大的洞,他们竟走了几十米还不见底。谷成这时候松了口气:

        “小宋英明,幸运的话真有出口。”

        紧张中大家也没留心,怕是走了几百米,前面出现一丝光亮。众人加快步伐,越接近光亮洞里的情景看得越清楚。走到后来,大家顾不得疲劳,一路小跑起来。

        终于走到了洞口。陈川林喊住苏淇:“停!先听听这边有没有鬼子。”

        正要出洞的苏淇伸伸舌头。她想自己的确经验太少,万一洞外面有鬼子,一伸头大伙可就完了。

        苏淇蹲下身子,一路走来呼吸急促,她平息了好一会儿,才把气息调整好,闭眼听了十几秒,听出外面远近除了鸟叫和微风扫树叶杂草声外,再无其它声音,转过脸说:“没人!只有鸟鸣。”

        陈川林还不放心:“鸟在远处叫还是近处叫?”

        “远近都有,叫得很平和。”

        一行人这才放心。接踵涌出山洞。

        一号藏洞前方是日本人的半个分队。他们七人昨夜宿在谷成三人曾躲藏的杉树林中,天不亮就起来向前搜索。走到离被谷成称为“一号藏洞”不远处,天已微亮。

        一个日本兵发现了端倪:平整的崖壁底端有一处与其它地方明显不同,两米方圆垒了些乱七八糟、大小不一的石块,其间招展着散乱的木棍树枝,树枝上还摇摆着不算新鲜的叶片。

        他呼哨了一声,对其他日本兵朝前指指。

        一群日本兵一拥而上,跑在最前面的三木分队长见石垒下面有个洞,拿出手电筒蹲下往里四处照照。洞里空空如也,只有些乱草散在地上。

        他一撅屁股爬进去,其他日本兵也跟着进去。在几支手电筒的光照下,他们看见地上散乱的野草上,不少地方能看出被人躺过压出的洼陷,摸摸似乎不太凉手。三木又用手电筒朝洞内远处照,不足十米便照到石壁上。

        三木立即判断出:人从他们刚爬进来的出口跑了,最多在十几分钟前。他把士兵分为两拨,自己带一拨出洞向左追,另一拨向右追。

        此时,谷成他们正在鱼贯而出另一端洞口。

        伊藤联队长两天来有些焦虑。

        他先是接到报告,在邢山一带击毙一女参赛队员,忧虑的脸上有了神采:“剩十个了,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天消灭干净。”他松了口气。然而却连着接到两起日军士兵死亡的消息,伊藤大佐气得大骂:

        “八嘎呀路!”

        他哪里想得到:赤手空拳的几个平民竟然弄死了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从汇报的情况看,完全是冷兵器所为,“你刚才说虎头山的士兵脑袋碎了?”

        “是的。”作战部参谋俊辅谷裕低着头回答。

        “什么东西打的?”

        “检查了,没有找到任何东西。”

        “那是什么,石头?”佐藤摇摇头,“打人的人不会把石头拿走。锤头?这么近的距离,我们的士兵不会笨到这个地步吧?面对面让人用锤头打烂脑袋?”

        俊辅说:“会不会是中国的一种神秘武器?”

        “再神秘有枪厉害吗!”伊藤恼怒地大叫,“这些人虽然不是军人,但是比一般平民危险得多。单独行动?说明他们太大意。”

        “是!”俊辅大声回答。

        伊藤十分头痛:隆兴山区太大,即使从吃紧的战场调回一个中队,投入到山里搜索也基本无济于事。

        “命令下去:守好每个出口,出口与出口之间日夜巡逻。搜山的分队最多分为两部分,不能单兵行动!从明天起,再加派一个小队搜山。”

        日本的小队相当于一个排的兵力,下统三个分队;一个分队十二、三人,相当于一个班的兵力。

        第一天,日本人派出搜山的只有一个小队。伊藤知道,加派一个小队虽然起不了作用,现在能做的也只能如此。

        敲山震虎。多一根棍子自然多一份威慑力。

        俊辅正要转身离开去传递伊藤的命令,伊藤叫住他:“还有,你通知情报课,详细了解这些中国人都有哪些特殊本领,死亡者剔除,准确核对活着的十个人。”

        伊藤在日本国内偶尔听说过异能者的事,日本人称之为“特别人”,他感到他可能把这些“特别人”想简单了,“让他们秘密捉一个那个什么会的负责人来,我要见一见。”

        “是,大佐。捉一个异能者协会的负责人来。”吉野回答。

        “这件事必须快,一般负责人就行,告诉小野课长,给他三天时间。”

        谷成等人从洞里钻出来没有停留,向对面山疾驰而去。尽管谷成把前面堵洞的石头扒了个豁,造成人从前面洞口跑出去的假象,他们怕鬼子狡猾不上当,也发现洞是贯穿的,沿洞追来。一行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直翻过对面山,下到山底,才躲到大石后面喘口气。

        谷成边大口大口喘气,边对宋学勤说:“小宋,有你的,不是你,大伙可就没命了。”

        宋学勤正用毛巾捂着蹭破皮的额头,一时没意会过来:“咋?”

        “是你发现洞是通的啊。”

        “哦。”宋学勤听明白了,“我们昨夜点了一夜树棍,湿树棍好大烟吧,按说洞里早就呛得不行,可一点都没感觉到,我猜一定是个两头通的洞。”

        陈川林说:“要不是你发现,咱们真不好办呢。前面出去鬼子绝对看得到。”

        宋学勤“嘿嘿”一笑:“说明咱们运气好,随便藏个地方,就有后门。”

        苏淇说:“还不止呢。你们是不知道,洞里还有洞。不是我一直照鸟鸣处走,有可能钻死胡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