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用不着鼓动

第七十三章 用不着鼓动

        山林里天黑得早。不到七点,林子里已经昏暗地几乎分辨不出物体。

        山林里还有个特点:昏暗使人恐惧。

        山路高高低低,岩石、荆棘、悬崖,不知什么时候会让人倒霉;更有凶猛的野兽会突然扑过来……谷成一行心惊胆战地走在这样的环境中,没人说话,仿佛声音就能惹上什么。

        一行人默默朝上午他们曾分手的地方走。

        苏淇在女孩子中胆子不算小,这时却怕得拽着谷成的衣服不肯丢手。

        谷成曾安慰她:

        “有我们两个男的呢,野兽来了我们挡。”

        “我知道。我是怕……”

        “怕什么?”

        “怕,怕鬼。”苏淇说话间紧张地四处瞄瞄,好像鬼随时不知从何处冒出来。

        “别说!”谷成脱口而出。

        其实他何尝不怕,自小没有在这种环境下待过,又听了不少大人讲的鬼故事,他也是走得寒毛直竖,只是有女孩子在旁边,自己壮着胆儿罢了。

        好在已经快到张景泰躲的山洞,几人越走越快地朝前赶。

        离山洞还有三十多米,谷成拉住陈川林:“等等。”又捏捏苏淇的胳膊,“苏淇,听下有没有异常。”

        经历过两次生死体验,融入角色的肖凡警觉异常。

        凝神听片刻,苏淇惊讶地说:“里面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在说话。”

        “再听,再听,谁在说话,有没有张景泰的声音。”谷成明显紧张起来。

        这回苏淇听清了:“有。有张景泰。还有一个人,男的,听到过他的声音,不熟。”

        谷成说:“走,近点,听他们说什么,是不是自己人在对话。”

        悄悄移至洞口十几米,苏淇听清了:“没事,自己人,在讲队友的事。”

        几人放心来到洞口,怕突然而至,惊吓了洞中人,谷成轻轻喊道:“张景泰,张景泰……是我们,谷成,我们来了。”

        只听悉悉索索草响,似有人立起来。张景泰的声音:“别慌,华南的,自己人。”又听他朝洞外说,“进来吧,安全。”随即,洞中划亮了一根火柴。

        几人进去的时候,火柴已然熄灭。张景泰已经适应了黑暗,站起身安排他们一个个坐下,边安排边说:“那边是我的队友宋学勤,半个小时前来的。学勤,这三……咦,不是四个人吗?姓童的那个姑娘没进来?”

        “让日本鬼子给打死了!”陈川林在黑暗中说,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声音中透着一腔愤怒,“我们在回去的路上遇到鬼子。要不是她,我和苏淇可能都完蛋。”

        “小童是个好姑娘……可惜了……”张景泰声音有些发颤。

        他眼前出现了童雪琴帮他剥鸡蛋的情景,不仅悲从心来,间隔片刻,他道:“看来我们想活着回去难啊!”

        沉默半晌,张景泰继续介绍:“学勤,他们就是我说的华南队的,我的命就是他们救的,包括刚说的小童姑娘……”虽然只有苏淇一人能看清楚所有人,其他人看不见对方,但一介绍名字互相都不陌生。

        陈川林关心张景泰的伤,让他扒开衣服,划了根火柴看了看:

        “还好,应该没有感染。”

        “陈兄医术高明啊,当时疼,没多久不疼了,上了药面,好像能感觉到它在往拢长。”张景泰感激地说。

        陈川林摆摆手:“哪有那么神奇……不过别小看给你的药,它还真是好东西。治跌打损伤是一绝,祖上留下的配方,名为快愈粉。每天抹一次,不出三天伤口就能长好。赶明儿我看看这片山里有没有配它的草药,多弄点以后会用得上。”

        “那好啊!”谷成说,“我们跟鬼子周旋,免不了见点血什么的,有这玩意踏实多了。”

        苏淇邹着眉横了谷成一眼:“你就专捡不吉利的话说?”

        宋学勤笑道:“谷兄说得很实际嘛。就是没被鬼子打伤,在山里东躲西藏,也难免不磕磕碰碰受点外伤啊。”

        说了几句闲话之后,话题转到队员进山后的情况上。

        谷成此刻最关心的事是杨素素的情况,宋学勤黑暗中摇摇头说:“恐怕凶多吉少。”

        然后对谷成讲了上午遇鬼子袭击时,他看到的详细过程。

        他说:

        张翠丽喊“快跑”的时候,他正和华东区的刘恒在队伍后面盯着地面研究足迹。

        隆兴有许多他陕西老家没有的动物,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他一路观察这些动物留在地上的足迹,和他以前在画册中看到的动物脚趾对比。

        刘恒是辽宁人,也是一个痕迹专家,上届比赛他输给了他,不服气的同时又很佩服他。这次山中巧遇,一路跟随着他。

        枪响的时候,他们正蹲着看一处隐隐约约手掌大的印痕。

        张翠丽的一声“快跑”他听见了,吃惊地抬头朝前望去,只见张翠丽边喊边拽了把杨素素。

        杨素素好像傻了,站着没动。

        张翠丽拽了一把之后朝山下跑去。

        杨素素愣了没几秒钟,枪声响起,紧接着冲过来几个日本兵。她明显被吓住了,抱着头趴在地上。

        张翠丽扯她喊快逃的时候,她还完全是蒙的。直到看见一身黄衣手持步枪龇牙咧嘴冲过来的鬼子的时候,才吓得本能地趴在地上。

        不过,从时间上讲,这当中不过几秒钟。

        宋学勤见鬼子兵迅速迅速向杨素素围拢。

        他和刘恒反应过来,不约而同地转身就跑。

        他是往右侧张景泰翻滚下去的方向跑的,他记得那边不远有一个十分隐秘的岩缝,岩缝上方正好有棵树,枝丫伸到坡边。路过时追踪一个像麋鹿的爪痕,他曾走过去伸头向下看了一眼,心想这是个躲藏的好地方:岩缝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从坡上抓住枝丫爬进去,任何野兽都无可奈何。

        他很快跑到那个地方躲起来。

        刘恒是笔者朝山下跑的。

        鬼子并没有追他,朝他放了一阵枪,枪响过后之后,鬼子没再理他,朝其它方向追人。

        后来,鬼子走了之后,宋学勤从躲藏的地方出来,找到刘恒。

        刘恒身中三弹,早已死在坡中间一丛荆棘旁边。

        大概中枪后从坡上一路滚落下来。荆棘丛挡住了他。

        …………

        “你亲眼看见鬼子抓住她啦?”虽然宋学勤讲了鬼子抓住杨素素的情景,谷成还是不相信地问。

        “是的,千真万确。”宋学勤耐心地回答,“我当时离她只有不到五十米。我看见张翠丽拉了她一把。张翠丽拉完她朝我过来的相反方向跑了。杨素素好像没有知觉,后来她趴到地上。好几个鬼子一拥而上……这个时候我朝岩洞跑的,虽然没有亲眼看见鬼子抓她,但……”

        谷成摆摆手,意思当然再清楚不过:这种时候,杨素素飞都来不及。

        “她,唉,胆子小。别看她平时喜拉大方,关键时候经不起事。我知道,我知道的。”谷成说。

        杨素素的情况他是知道的。

        杨素素自小生长在黑龙江蛟河的一个书香门第家中。父母都是中学老师,家中就她一个闺女,娇生惯养长大,何曾见过这种场面?所以听到刺耳的枪声和目睹流血倒地的队友,突破了她的认知,一时间她大脑肯定一片空白……

        大家都感觉到了谷成绝望低落的情绪,半晌没人再说话。还是陈川林打破沉默,黑暗中伸手拍了拍身边的谷成:

        “也不是完全没救。小宋只是看见鬼子抓住她,说明人还活着。”

        张景泰接过话说:“就是。人应该还有救。也许还有别人被抓。我们想想办法,再说那么多弟兄冤死,这个仇不报我们怎么有脸回去!”

        这句话谷成爱听。

        毕竟,他需要他们留下。

        他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字字铿锵地鼓动说:“我们想办法,救弟兄,杀鬼子!”

        其实用不着鼓动,此时大家群情激昂!

        “对,救弟兄,杀鬼子!”陈川林说,“你不是已经杀了个鬼子吗?事实证明:鬼子不过尔尔,杀鬼子并不难,关键是大家想出好办法。”

        一听谷成杀了个鬼子,张景泰和宋学勤忙问怎么回事。陈川林对他们讲了白天谷成杀鬼子的详细过程。张景泰一拍大腿:“干得漂亮!”

        宋学勤说:“咱们各自都有别人不能比的特长,利用这些特长,利用便于藏身的深山野岭,再一步步计划周到,不信干不过小鬼子!”

        两人的话像刮开乌云的强风,使众人似乎立刻看到希望,坚定了杀鬼子,为队友们报仇的决心。

        谷成更是欣喜异常:只要大家有决心打鬼子,完成任务就有希望。

        但人还是太少!

        这次游戏的任务太过困难。

        就算按他估计的那样:鬼子只有一个中队守在茅坪一带,也是近200人呢!

        即使在鬼子的枪口下多活出些人,有能有多少?

        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玩了两次游戏的肖凡现在心态要好得多。他不再埋怨游戏的设置。

        既然是自己甘愿冒风险到游戏中一搏,那么,认赌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