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张景泰的担忧

第六十七章 张景泰的担忧

        这次活动,组委会为节省经费,各区不设领带,在参赛队员中自行推举队长带队。

        华南区推举的是谷成。

        所以一路上,队员们都叫他谷队长。

        推举谷成当然也是有目的的,别看这些参赛者个个身怀绝技,但大部分其实连装备、路费都出不起。

        虽然协会出人意料地给大家发了一笔参赛费,但谁都知道,活动的前前后后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资金越充足当然越好。

        谷成当队长,他家出点赞助自然不成问题。再说谷成本人的实力也完全有资格当这个队长。

        陈川林忙活了一阵,把张景泰的伤口处理好。张景泰也不知什么时候幽幽醒过去来。他虚弱地睁开眼睛,脸上的表情痛苦中带着惊惧。

        苏淇首先发现张景泰醒了。她推了推看似救治伤员有经验的陈川林,用手指指虚弱的张景泰。陈川林赶紧从身上取下军用水壶,给张景泰喂了几口水。又让谷成搭把手把他抬着靠树干坐起来。

        喝了水的张景泰虽然还是异常虚弱,但能断断续续地说话了。他弄清了众人的身份后,向他们讲述了华西队员进山后的遭遇。

        华西区的队员比谷成他们早到隆兴一天。根据组委会发给他们的地图,到隆兴镇补充了一些吃用,就往目的地——隆兴西北方向一个叫茅坪的地方出发。

        从地图上看,茅坪地处深山老林,距隆兴镇五十多公里。

        他们本可以雇辆驴车前往,但不知为什么,只要听说是去茅坪,租车人头摇的像拨浪鼓,咋说都没人肯去。也有人说他们可以连驴带车买了自己去,租借加人赶车送是绝对不行的。

        几人商量了一番,觉得协会这次虽然大方的有点邪门,为每个参赛队员发了20枚银圆,这些钱可以买六、七百斤大米,买个驴车至多也就这个数,八人凑起来,每人不到三枚。但一路乘换车加吃用,已花销了些,赛事结束往回赶还需用度,有几个队员平时就有点拮据,还想省些钱带回家。

        最主要的是,他们有富裕的时间。

        10号开赛,这天才七号,五十多公里的路程,即使山路行走不便,弯道又增加不少实际距离,但不出意外,至多一天半赶到不成问题。于是,他们决定步行。

        八人中,西北记忆王刘列环作为队长领队。一路上,大家七嘴八舌,说这一路鬼子多,要多加小心。刘列环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回应道:

        “我们又不是军人,手无寸铁。再说啦,协会开的证明不是在隆兴镇起作用了吗?鬼子问明情况就放行了。我们这一路进山,深山老林的,鬼子应该越来越少,没事他们跑那儿干啥,谁还拦我们?我们快些赶到比赛场地,熟悉熟悉地形和物体,争取拿个团体第一。”

        众人听了觉得有道理,便放了些心。话题转到这次竞赛上。善记忆地形走迷宫的王沿力说:

        “组委会肯定又象以前那样,搭建迷宫,这次是山里,会利用草木石头布置迷障,选个阴天沒太阳的天气比赛。到茅坪趁有时间把方圆的地方都探遍,他迷宫布置得再巧,我都能闭着眼睛走。”说着开心地笑起走来。

        王沿力在这支队伍中年龄最长,眼见是近三十的人了,痴迷于把他的特长练得更强,一直没有谈对象。这次出发前不久,才被父母包办了一个未婚妻,并严令他九月底前必须赶回去举行婚礼。

        “你就闭着眼睛走吧,一直走到婚床上去。”一块从青海玉树来的同乡索向远笑着调侃他。

        众人听了皆哈哈大笑。

        张景泰这一路脑子里总转着一个疑问,这个疑问自打租车租不到就产生了。当时有人问出租人为何不愿跑这趟,出租人似讳莫如深,几人不是用路途太远,就是没空搪塞他们。张景泰想出租人做的就是出租生意,不存在路途远近或者没空的问题,何况五十多公里,来回稍赶紧点就一天的时间,他们的理由说不过去。这时忍不住向队友们提出了这个疑问。

        有人说可能深山野兽多,怕一个人回来不安全;有人说可能真如他们找的理由那样,原因在于往山里跑不划算。

        张景泰摇摇头:“恐怕有其它有原因,这一路另有他们不敢提及的危险。”

        别人问有啥危险,张景泰自然也不知。只是猜测跟日本人有关。

        队长刘列环有点生气地说:“刚不是说了嘛,咱去参加比赛,又不是打仗搞政治,犯他啥啦?再说深山老林的,日本人守那儿干啥?别瞎琢磨了,协会有人透露,说这次你们那一组比赛的项目是观察一个人在十米外走路,路长二十米,都用布帘蒙起来,只能看到膝盖以下部位。然后你们从面前经过的五十个鞋袜裤色穿戴一模一样的人中找出那个人。你还是多琢磨琢磨这事吧。”

        正说着,人群里微观高手宋学勤突然指着脚前的路说道:“这里竟然有日本军车往山里运货。”

        “哪里?”有人跑到走在最前面的宋学勤旁问。

        “诺,我们一路走来的,应该是一条能行驶军车的路。先前我就疑惑,但不敢确定。现在越看越明显。只是车走动的并不勤,被生命力旺盛的杂草一再掩盖。”宋学勤朝脚下指指,又挥起胳膊前后划了一条线。

        大家也都仔细前后观察起来。这些人无论特长在哪方面,但很多方面是相通的,非常人可比。经宋学勤一说,基本上都有所发现。他们走来的路,出镇伊始很明显,但越往山里走越掩隐在山林中,路中杂草丛生,只是相比其它地方要枯萎些。其上确有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的车辙印。

        “是鬼子九四式箱式运输车的辙印。这种运输车他们使用的最多,虽然性能上远劣于英美的货车,但在日本产量很高。看,撤印多次覆盖,是明显的六轮特征。这两年我一直研究痕迹,尤其是车印。”宋学勤蹲下身子指着一处地方说,“从压痕上讲,至少载重三吨以上。”

        众人仔细看了会儿,没人提出异议。杂草虽不断新生,但老叶和叶下土壤受压痕迹还是不会彻底消除,再结合前后一段路上有规律的折损,宋学勤的发现应该属实。

        “深山老林的,从地图上看那端大山延绵,无路可通,鬼子来回运什么呀?”有人提出疑问。

        “运矿石啊。”队长刘列环说:“隆兴镇旁据说有冶炼厂,而矿石就出在山里。我觉得这事儿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不对,晓岭矿区应该在通往晓岭的南偏西方向,那条路我们昨天打听过。这条路只是通往西偏北的郴子湖方向。”张景泰反驳道。

        “是了,都知道晓岭有三国时期就开采的矿坑,于是想当然鬼子在那边开矿。你怎么知道郴子湖一路就没有?”

        听刘列环这么说,对隆兴情况并不了解的张景泰当然没话反驳。但疑惑更加重了:运矿石的车为什么“走动的不勤”?矿石应该每天采每天运的啊?

        一行人继续前行。

        一大早出发,中午休整了大约一个半小时,他们继续向西北方向行。下午四点多钟,他们和华东区队员相遇了。

        华东区队长叫申月华,两女六男,杨素素就在其中。两队相遇后,在密林中休息了一会,相互打听了下情况。东北区的队员们是在汉口集中一起行动的,没有乘船到隆兴,而是直接从汉口坐车到咸宁,然后向茅坪赶。也就是说他们从东边过来。两队遇到的地点他们查了下地图,是距茅坪不到30公里的李家洼一带。但令他们不解的是,从名称上看,应该这一路是有民居的,比如李家洼,明显是有姓李的族群,至少有几个姓李的人在此形成自然村落。但一路走来,他们竟没有遇到一个人,甚至连民房也没有看到一间。

        “我观察过几处地方,都有房屋存在的痕迹。好像是有人故意清理过,尽量隐藏这些痕迹。”东北区队长申月华疑惑地说。

        张景泰看着自己的队长刘列环道:“我就说这地方有名堂。起码不正常。”

        刘列环虽然有些固执,但作为特异大脑人,判断力总是强于常人。他低头思索了一会,然后抬头看着申月华说:

        “景泰的怀疑可能有道理。这样吧,后面的30公里我们两队合起来走,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申月华点点头:

        “我也这么想。”然后目光扫向一旁的队员们:

        “咱都拿出个人的本事,一路小心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