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山林里惊现蓝衣人

第六十六章 山林里惊现蓝衣人

        肖凡刚点下“困难”,下一秒,出现在一片密林中。

        “滴……儿”,面板出现:

        《体验人生》之赤手空拳

        你已成功融入506号角色

        506号角色:生活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东南部城市。

        姓名:谷成

        年龄:23

        性别:男

        任务:清剿驻守之侵略者

        时限:12个月

        系统将即时为你统计分数,任务完成情况完全由系统评估,奖、罚依据系统评估实施

        肖凡融入的角色年龄与他相仿,而且也是大学刚毕业不久……

        不待他完全弄清角色身份,身后突然传来惊恐、竭力压低嗓音的说话声:

        “前面有人!”

        是苏淇。

        这是一个极其年轻的美丽姑娘。她说话之前已经停下了脚步。

        肖凡此时走在最前面,正用谷成钟爱的藏刀划拉挡在前面的荆棘野藤,为大家开辟前进的道路。

        他停下脚步转过身子,透过茂密的藤条树叶,见苏淇胆小地站在原地不敢迈步,笑道:“这么大的山林,只许我们在里面走啊。”

        “不是,是……”苏淇似乎一时想不起怎么表述,吭哧了两下才说:“应该是……有人受伤了,好像很痛苦,在呻*吟。”

        “有多远?”

        听苏淇这么说,肖凡认真起来。

        跟在身后的陈川林和童雪琴也略显紧张地看向苏淇。

        他们知道,听力方面,苏淇不说在国内是少有的奇人,就是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个。不仅是听力,凡五官能接受到的事物,苏淇都有惊人表现。

        苏淇打了个不让几人发出动静的手势,闭上眼睛仔细分辨了几秒种:“嗯,那人还在哼哼,应该是前面二百零几米的样子。”她边说边向前方指了指。

        肖凡融入角色伊始就知道:自己是这几个人的领队。

        听后,想了想说:“我们再往前走个一百多米,然后你们停下等我,我一个人摸过去看看。”说完又嘱咐一声:“注意,动作轻点。”

        众人放轻动作,向前走去,遇到拦路的枝蔓藤条,也不像先前那样生扯硬拽或者咔咔用刀一顿乱砍。走了一会,肖凡示意大家停下,自已轻手轻脚向前继续走去。

        正如苏淇判断的那样,肖凡又走出四、五十米的样子,发现前方十米开外的一棵树下,有个深蓝色的物体,虽然被植物挡去了大半,但仔细望去,仍能看出是一个穿蓝衣蓝裤的人躺在那里。

        令他吃惊的是,蓝色衣物之中竟然有一处令他十分熟悉的标志:一个黄色的弯月!

        “快来,自己人!”肖凡喊了一声,提脚向那人奔去。

        躺在树下的人,是这次活动的成员之一,华西区的张景录。

        趁向目标奔跑的空挡,肖凡以最快速度熟悉了下角色此行的目的。

        原来。角色谷成他们此行,是参加全国异能协会组织的竞赛活动。

        异能协会的全称是异常能力者协会。

        会员是那些在大脑、身体方面有异常能力的人。

        比如苏淇,她在听力、视力、嗅觉等方面远超常人,就属具有异常能力的人。

        其它还有诸如记忆为、辩识力、感知力、空间力、逻辑推演能力等等。

        谷成和身后的陈川林就在记忆力、空间感知和逻辑推演等方面惊人。

        他们又各有所长。谷成被人称为南方记忆王,他能够在一分钟之内至少牢牢记住眼前一百件物品。无论怎样打乱这些物品的顺序,或添加多少不相干的物品,他都能够将那一百件物品挑选出来,并一一恢复先前排列顺序。

        陈川林则在场景记忆方面功力深厚。比如他从一条街上走一趟,当然是边观察边走,走回家拿出纸笔,可以把这条街上的景物一丝不落地画出来,甚至当时路过的人、门上对联的内容、房檐哪地方缺一块等等都画得丝毫不差。

        队伍中另一个姑娘童雪琴,长项则是心算。

        加入协会有比较严苛的要求,其拥有的独特能力,至少在分区同道中前二十名之内才有资格。

        异能协会每两年组织一次竞赛活动,活动参加者除自愿报名的会员外,那些新涌现的异能者,经过考核均可参加,意在发现新人,鼓励异能者更上层楼。

        竞赛活动今年是第三届。

        上届是两年前,民国二十八年,即公元1939年的夏末。

        今年本早就传出消息,停办一期,原因是国内战火纷飞,举行此类活动风险很大。上期就因为日冦疯狂扫荡,加之国、共战火频繁,活动地点不断变更,虽谨慎再三,还是有人因此受伤。

        但经不住不少会员要求,说此类活动与军事、派别、政治等无关,只要选对了相对安全的地方,出事的可能性不大。

        协会几个主席副主席的开了几轮会商量此事,最后还是决定活动照常开展。

        只是这样一来二去,时间上有些紧迫了。

        比赛必须在气温相对合适的季节进行,于是定在了民国三十年,公元1941年9月10日,距协会宣布活动依然进行只有一个月零几天的时间。

        至于活动地点,一开始令参赛者匪夷所思,后来想想觉得高明:竟然放在了日本鬼子活动猖獗的湖北隆兴山区。

        隆兴富产金银铜铁,且距长江不远,运输方便,对矿产资源十分稀缺的日本鬼子来说,有莫大的吸引力。所以投入的部队非常强悍。

        但它的好处是目前鬼子在这里重兵把守,反倒远离战场。而且比赛的具体地点是距隆兴镇五十多公里的茅坪,那里是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外围有鬼子“护卫”,里面有大山隔断,反倒成了难得的“太平”之地。

        此外,参赛人数比上届有所减少,各区仅限八人。上届为十人。

        各区分会接到电报便紧锣密鼓组队,几乎来不及向社会招收选手,因此这次参赛的队员基本上都是原有的会员。

        尽管全国局势险恶,赶往目的地的路途就是不小的考验,对于热衷提高异能的人还是吸引力不小。谷成所代表的华南区,除谷成、苏淇,陈川林和童雪琴四人率先来到隆兴,另有四人也已出发往隆兴赶。

        谷成原本是不来的,他在上海有着优渥的生活。

        父亲开着一家不小的纱厂,他大学刚毕业,准备在父亲的纱厂大显身手。但上届比赛中他爱上的女孩——杨素素也报名参加了这次比赛。

        杨素素是东北姑娘,挺拔俊秀,娇柔迷人,上届比赛中的心算冠军。

        杨素素发电报说报名参加这次比赛主要是为了见他。

        谷成去年暑假还专门去黑龙江蛟河见杨素素,俩人爱的要死要活,害得谷成差点学都不上了,要留在蛟河寻一份差事,陪在杨素素身边。最后还是谷成父亲亲自赶到蛟河,答应他大学毕业后在纱厂历练半年就同意和杨素素的婚事,才把他揪回学校。所以这次比赛他不顾父母反对,硬是报名踏上了轮船。

        走时母亲哭得稀里哗啦。生怕儿子在这乱世中会遇到什么危险。

        熟悉情况和以前一样,秒秒钟的事。

        因为这些事都在角色的脑海中——就和在自己脑海中一样,过一遍即可。

        肖凡跑到蓝衣人身旁,只见躺在树旁的蓝衣人是一年轻男子,二十岁二、三的样子,右肩部的衣服上有条毛巾斜穿腋窝粗略地困扎着,毛巾和胸部的衣服上有大片血迹,而且已经干硬,一望而知是受伤后又跑了很远的路,受伤时间至少在十个小时以上。

        伤者左肩侧那轮黄红色的月芽虽然浸染了些血迹,但尚醒目。

        月芽这个标志,是这次协会组委会印发的,巴掌大小,月芽形,只是每个赛区的颜色不一样,谷成他们华南区是红色的,黄色则是华西区的。

        组委会要求每个参赛者必须在出发伊始缝在左肩前部,意在深入若大山区后容易相认集中。

        肖凡,不,谷成——现在我们为方便,用角色名字谷成来称呼肖凡。

        既然俩人融为一体,怎么方便怎么来。

        谷成认识眼前这个伤者,两年前竞赛时他也参与了,叫张景泰。

        他和谷成参加的是一个项目——植物辩识。

        比赛具体内容是从一千株幼小的植物“满天星”中,由评委随意抽取三株,参赛者观察十分钟后,评委再随意放回,参赛选手有三十分钟时间寻找,找到后在纸上标记位置编号,三株均找对者为胜。此项目的冠军谷成夺得,伤者正是此项目的亚军,以此谷成对他印象深刻。

        张景泰此刻一动不动地躺着。

        谷成摇动了几下他的身体,又试了试他的鼻息,判断出他还活着,只是昏过去了。

        此时谷成身后响起了脚步声,随后又传来苏淇、童雪琴两个姑娘看见血迹后惊恐的叫声。

        谷成掀开张景泰的衣服,检查伤处。在众人的围观下,他轻轻把毛巾解开,再解开上衣扣,又把贴身的衬衣从腰带下面扯出来,用同样小心的动作解开扣子,一个嚇人的伤口渐渐露出来:右肩略靠下部,一片血痂覆盖着小酒杯口大小的伤口,不断还有紫红色的血渗出。

        他们从小到大哪这么近距离见过这种阵势,一个个眼晴瞪的溜圆,尤其是苏淇、童雪琴两个姑娘,用手捂紧自己的嘴巴,强忍着才没有喊声出来。

        陈川林淡定些。

        他是江西吉安人,二十八岁了,在整个参赛队员中是年纪较大的,已经结婚育有两女一男,在家乡靠走街串巷给人治病维持生活,家境不宽裕,这次来是想赚点奖金养家糊口。

        他看到张景泰的伤情,急忙取下背包,从中翻出一包药面一卷纱布:“来,谷队长,你帮我把他抬平,我先给他上点止血药把伤口包扎起来。血再这么流,伤即使没事失血太多也会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