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54章找人

第54章找人

        “登记薄都拿走了?”肖凡心想坏了,那玩意儿拿走还怎么查:“有客人退房不是没有记录了?”

        “哪会,他们拿走的是快用完的,新入住还没退房的,让小兰抄到新簿子上了。”乔春已经恢复了常态:“张瑞哥……”

        “嘘……叫凡哥。”肖凡赶快纠正。

        乔春伸伸舌头,放低声音:“凡、肖凡是吧?肖凡哥,这样打扮连我都认不出来,别人更认不出了,不用担心。你查领导往的房干什么啊?”

        “这件事对我十分十分重要!你得帮帮我。”肖凡说。

        “那我怎么知道你真不是杀人犯?我要帮了杀人犯,就是帮凶!”

        “这样,进巷子的园子边有条水泥凳,咱们坐那儿说,我把事情讲一遍你就明白了。”

        坐在水泥凳上,肖凡从在家给沈琳玉打电话讲起,一直讲到推搡王旗,王旗握着的刀无意间割到了脖子,他出于害怕逃走,被定性为杀人畏罪潜逃……

        “如果我真想杀人,去杀疤子啊,杀帮小玉找凶手的警察干嘛呢?”叙述完,肖凡反问乔春。

        “是啊,就杀疤子,给琳玉姐报仇!”

        乔春听完,义愤填膺地道。

        她是个只有21岁的姑娘,单纯,善良:“那你不去找疤子,查领导的房间干嘛?”

        肖凡本不想对乔春说太多,但有些事不说,没有理由让乔春帮忙。只好道:

        “其实疤子已经死了,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就是弄死疤子的人。这个凶手,或者是凶手的保护伞,起码是区一级以上的领导。我想让你帮我查那段时间有哪个领导登记住房,就是想找到这个凶手。”

        乔春瞪大眼睛,想问什么,咽了口唾沫,又摇摇头作罢。沉思了会儿,道:“我还是不太明白……不过,张……哦,不对,肖凡哥,我相信你,更同情琳玉姐。明天我就帮你查。”

        “登记簿被拿走了,好查吗?”肖凡问。

        乔春说:“不碍事,我们每天交班前,都要把当班时的登记录入电脑,留底,这是规定。”

        “太好了!”肖凡道:“明天一天我都待在房间。查到抄一张纸上,姓名,年龄……有什么写什么,越详细越好。完事后打电话到房间,我去前台拿。”

        本以为找乔春是一次冒险行动,谁晓得她会不会检举揭发?

        没想到这么顺利!

        第二天,肖凡一早下楼买了三桶快歺面,上楼后哪儿都没去,在客房等待乔春的电话。

        当然,肖凡还没有幼稚到完全相信乔春不会揭发他。

        每个人都有弱点。

        人性如此。

        乔春如果胆小,回去后思考再三,害怕牵连自己,揭发,或者选择不帮他,不是没有可能。

        但肖凡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上午十点多,客房的电话铃声响起。

        是乔春的声音:

        “是302房吗?噢,对不起,打错了。”

        声音很小。

        肖凡意识到大厅可能有情况。

        他没有立即下楼,磨叽了十来分钟,从楼梯道走下去。

        走下一楼的时候,他看见大厅其它地方没人,只有前台外的等候区内,长条沙发上坐着两个面前没放行里箱的人。

        乔春压低声音故意说打错电话,说明这两个人有问题。

        肖凡边走边掏出钱夹,前台有两个服务员,他走到另一个服务员前,大声道:“退房。306。”

        同时向乔春乏乏眼。

        乔春趁旁边的服务员员翻查登记簿的时候,站起身:

        “小兰,我去个卫生间。”说着,用眼睛扫向沙发的方向,嘴角似不经意地撇了撒,又把一张叠成四方形的纸条轻轻按在台面上。

        肖凡明白她在向自己示意,注意沙发那边的人。

        他用身子挡着,拿过纸条,顺手装进钱夹,从里又拿出一张五十元的绿票子,放在台子上。

        身后有人走来:“退房啊,老板。”

        是之前坐在沙发上的其中一人。

        他拿出工作证在肖凡面前晃晃:“警察。看下你的身份证。”

        这时是第一代身份证,比较粗糙,加上造假身份证的贩子制作的不错,那人随便扫了一眼:“打扰了。”

        走出大厅,肖凡长出一口气。

        花钱添置行头,这一招真是必须有!

        乔春的纸条上字数不多,一行:

        市*委左书记,登记人:左成,28岁,工贸公司

        没拿身份证登记,工作单位不详细。

        但对肖凡来说已经足够了。

        市委左书记的关系,也姓左,左成。有名有姓有单位,找到不难。

        李兵现在被控制,从他给小晴呼机上的留言看,暂时失去了自由,连打个电话都偷偷摸摸,拿到指纹也沒办法比对。

        先见见这个人再说吧。

        李兵只是查了不该他查的案子,按说不至于被控制多久。

        来到工贸公司办公楼,问了几个人,都说不认识左成。

        公贸公司很大,光科室就有二十几个,底下还有分公司和挂靠的小公司。

        底下人不知道左成实属正常。

        肖凡找到人事科,心想管人事的应该知道。即使不知道也能查得到。

        悄悄塞了十块钱,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才认真听他说话。

        听说找左成,女人说左成她知道,好像是一个二级公司的老板,至于二级公司叫啥名字,她得查查。

        说着起身走到一排柜子前,从里面翻出一个厚厚的大本子。找出左成一栏,指给肖凡看。

        肖凡见左成后面登记的公司是“天马贸易公司”。

        “他们这个公司做什么贸易?公司地址在哪儿?”肖凡问。

        女人打着哈欠回答:“现在这样的公司多了去了,啥都做,什么紧俏倒卖什么,营业执照办得全得很呢……公司地址么,这上面不是写着:西城区十字街86号,至于具体楼层门牌号,你自己去打听不就有了?”

        看来左成只是名义上挂靠工贸公司,与公司并没有多大关系,人事科的办事员也只知道个大概。

        肖凡其实不清楚,在他出生的前几年,社会上左成这样的小公司多如牛毛。

        挂靠一个国营公司,好办营业执照——这时营业执照工商局卡得严,没有关系办下来得脱层皮,即使办下来,拖个三、五个月,甚至一年半载的,很正常。

        挂靠的另一个好处是做生意信誉度高些,客户不太担心钱付了公司没了——有背后国营公司那棵大树呢!

        国营公司为何担风险允许小公司挂靠呢?

        这里面有利益。

        挂靠得交管理费不是?

        每年光这些小公司交的管理费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这些当然不是肖凡关心的事。

        他乘车来到西城区,找到十字街86号。

        但找了个遍,找不到挂“天马”公司牌子的办公室。

        这是一座老式的办公大楼。楼上混杂着两个国营机构和七、八个小公司。

        打听了好几家,费了几支烟,才从一个岁数大的男人口中打听到:

        一年多前,好像有个屋子门上挂了几天“天马公司”的牌子,有次还见穿工商局制服的人到里面坐了一会儿。

        但打那以后,不知什么时候牌子摘了,再也没见门开过。

        “现在好多这样的公司,租个办公室挂个牌,是为了应付工商局的检查——审批时,工商部门一要查银行帐户里的资金情况,符不符合登记时的数额,二要实地考察办公地点……”

        男人似闲极无聊,终于见个人显显他的见识,话匣子打开不肯关上。

        肖凡没有耐烦心听他说事,打断话头问:

        “听人说过搬哪儿去没?”

        “没。”男人扫了兴致,没好脸色地答了一个字,转过脸去,拿起桌子上的报纸胡乱翻着,一付不再理人的表情。

        肖凡又甩过去一根“永光”烟,说声“谢谢”,出了门。

        他发现烟在这个时期很管用,是和抽烟人打交道的调和济。

        想问个什么,请别人帮下忙,一支烟递过去,对方态度立马好许多。

        肖凡又去趟工贸公司,找到那个三十多岁女人,说左成的天马公司不知搬到什么地方去了,连牌子都没了,希望再帮他查查。

        女人说不用查,现在这样的公司很多,叫“皮包公司”,意思是空壳,注册完连办公地点都不要,营业执照往皮包里装,走到哪儿生意做到哪儿,工商、税务该交的钱也逃了,又省了租房子的钱。

        一天跑下来算是白辛苦。

        肖凡估计这个左成姓左,入住的客房又是以市*委左副书记的名义登记的,肯定是左书记的亲属。给政*府的人开车的说不定有途径打听得到,他们对头头脑脑的事知道的多,闲常时也喜欢议论。

        回到出租屋,他去老何家提晚上洗漱和喝的开水,顺便让老何帮忙打听下,说是想做笔生意。

        老何一听,乐了,说:

        “这还消打听?左成,办了个名义上的公司,靠关系发了大财,车队的人谁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