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43章韩向前

第43章韩向前

        周六,警局里人不多。

        肖凡想找韩向前,仅有身份证号是不行的,必须通过公安部门。

        值班民警告之他李兵的办公室在三楼刑侦二科:“应该不在,今天是双休日。”

        肖凡说上去看看,不在就下来。

        登记毕,肖凡走上三楼。

        刑侦二科在过道第四个门。肖凡敲了敲门,开门的警察他见过,就是小玉被杀后带人勘察现场的警官。

        警官也认识他。他当时问了肖凡几个问题,后来指派手下李兵做了笔录。

        警官自我介绍叫王旗,刑侦二科三组的组长。

        听说肖凡打听韩向前的居住地,严肃地说:

        “调查取证是警察的事,你别插手。”

        “只想见见这个人。”肖凡说:“怎么说沈琳玉也是我妻子,我想为她做点什么。”

        王旗做了个手势请他出去:“回去等消息。我们已经成立了`'专案组,专门侦破你爱人被杀的案子,请相信我们。”

        “能不能问下,胡东的嫌疑排除,案子有没有新进展?”

        “无可奉告。”王旗打了句官腔,再次伸出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肖凡没闲着,他通过韩向前身份证号,查清了他的大致居住区域:本市西城区。

        既然是做汽配生意的,那么汽配营业点一家家打听,有名有姓的总能打听到。

        肖凡雇了辆车,在西城区转悠了两天,终于见到韩向前。

        韩向前的店铺不大,肖凡进来时,一眼就认出这个矮胖子。

        店里很冷清。没有一个客人。韩向前正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喝茶。

        肖凡进去后把门关上。

        突然变暗的光线使韩向前吃了一惊。他扭过脸见一个陌生人走到桌子前,一点也不客气,自己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他对面。

        “你、你干啥?”韩向前紧张地问。

        肖凡把手指放在桌面上“哒哒哒”点了几下:“你是韩向前吧?”

        “是、是又怎么样?”韩向前放下二郎腿想站起来,被肖凡压住膝盖:“别动。”

        “你是谁?”韩向前更加紧张:“想、想干什么?今、今天没开张,不信你看。”他拉开抽屉。

        抽屉里确实空空空如也。

        “我不要钱,只要实话。”肖凡把手从韩向前的膝盖上挪开。

        韩向前把椅子往后挪挪:“什么实话?我说什么假话啦?”

        “说没说假话自己知道,我问你,上周五你住阆城宾馆干什么?”

        “你监视我?我住哪儿有你什么事?先说,你、你是什么人?问这个干嘛?”韩向前手按在桌子上,一付随时准备站起来的架式。

        肖凡先站起来,从身上掏出一把水果刀:“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只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韩向前眼睛盯着刀子,明显被吓到了,说话声音发颤:“谈、谈笔生意。”

        “和胡东谈?”

        “胡东?……噢,是叫胡东。他想买些传动轴。”

        “直接到你店里就可以谈,或者电话里就能说清楚,以你这种经营状况,有必要开房在宾馆谈?”

        一个城市住着,又不是异地生意,韩向前明显是小得不能再小的老板,住豪华宾馆就为了点汽车传动轴,而且是几句话的事,实在不符合常理。

        “他要求在宾馆谈……做生意嘛,顾客是上帝。”

        肖凡把刀在另一只手掌上拍了拍:“提胡东你好像挺陌生,那疤子呢?”

        “疤子?哦,胡东就是疤子!”

        “生意谈成了吗?”肖凡一直在观察韩向前的表情。给他的感觉,韩向前虽然不像是在说谎,但表情不太自然。

        韩向前这回回答得很干脆:“没,他价钱压得太低。”

        肖凡突然将水果刀拍在桌子上。

        “啪咚”一声响之后,韩向前跳了起来,转身就想向门的方向跑。

        肖凡一把拽往他的衣领:“别动!”说着将他按在椅子上,刀架在他后脖颈:

        “这么小一桩生意,完全可以在电话上说清楚,还花钱开个高档宾馆谈,骗鬼呢吧!”

        “别、别……没骗你……当时我也是这个意思,他非得要在宾馆谈,还指定必须到阆城宾馆……”

        “你和疤子早就认识?”

        “早就……不,以前只是听说过……”

        “你们在508房间谈了多久?”

        “五……十分钟吧,抽了两根烟……”

        肖凡把刀移到韩向前的喉管下,一字一顿地道:

        “你心里很清楚,他根本不是想买你的传动轴!”

        韩向前象打摆子,哆嗦得牙齿碰得“咯咯哒哒”响:

        “他、他说要一批的……把刀收、收起来可、可以吗?我说的是实话。”

        肖凡真把刀收起来,套上套子装进衣袋,一句话没说,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

        表面看肖凡这趟找韩向前没问出什么,但通过对韩向前表情观察和语言分析,他更确定了疤子的作案嫌疑。

        肖凡脑子里是这样组装疤子和韩向前在宾馆见面的:

        疤子在阆化城作为小混混,可能有一定名气。韩向前这样无钱无势的小老板一定受过疤子的盘剥——他在听到胡东名字时差点没想起是谁,但说起疤子却十分熟悉,而且有些惧怕的神色。

        疤子约韩向前去阆城大厦开房,明知道买少量的汽车配件没必要下这么大本钱——可能赚到的钱还不够开房;或者他压根知道疤子让他去阆城大厦开房就不是谈生意,而是敲诈,至少利用他免费开房,另作它用。

        但韩向前不敢不听。

        而韩向前始终咬定是做传动轴生意,一定是疤子给他交待好的。

        从沈琳玉被奸杀这件事上看,疤子是为了打沈琳玉的主意。

        这是件预谋奸杀案。

        疤子指使韩向前开房,并串通好对外说做汽配生意,就是为了事后为他进出阆城宾馆埋下由头。

        肖凡一路思考着回到家里。

        他给自己倒了杯水,疲惫地坐在沙发上。

        没想到刚进入游戏,他就当了回警察,破一桩人命案。

        望着对面墙上沈琳玉的照片,笑的是那样妩媚动人。

        这样一个人畜无害、善良美丽的女人却因为美丽而丧命,肖凡愤怒异常!

        即使不是游戏,不为任务,他也要把凶手揪出来!

        他决定亲自去找疤子。

        警局那边看样子疤子这条线索是彻底放弃了。

        这么明显的嫌疑人,从时间上看,他们的调查只进行了不到一个上午——周五晚上他去警局提供线索,周六上午十点多打来电话告诉他,胡东的嫌疑排除?

        肖凡虽然没接触过刑侦行业,但这么快在没有其它发现的情况下,排除手中唯一的嫌疑人,实在不合情理!

        他需要亲自来。

        也许游戏就是这么设定的。

        一进游戏,警察把案破了,真凶捉拿到,任务完成,回到现实领奖励……说破天都没这么好的事。

        如果真是这样,相当于天上掉馅,没有任何一个游戏的任务只需要你弯腰捡一下就完成的。

        疤子应该很好找。

        对付这样一个混混得当心,完全不拟韩向前那样的人,得好好谋划一番。

        肖凡已经跟单位请了长假。

        他有时间去做这件事。不行干脆辞职,反正张瑞的存折上钱省吃俭用,够他生活几个月。

        不用耽心他离开后张瑞以后的生存,游戏结束,这个二十多年前的场景,里面的一切将灰飞烟灭,不再存在。

        肖凡联系上同学刘利,打听疤子的活动区域。

        刘利当然问了些找这个小混混干啥、别惹事之类的话,然后告诉他,疤子一般活动在北城区,到那儿很容易打听到他。

        肖凡先跑了趟五金商店,买了把锋利的剔骨刀。

        刘利说得没错,在北城区打听了几个看似不太正经的小青年,其中有个满头黄毛的告诉他:

        “疤子哥经常来桥头找兄弟们的,这几天奇怪,没见到他,昨天晚上有个兄弟出了点事,让他来帮下忙,结果打扣机没回。”

        “扣机”,那时是阆化人对

        机的称呼。

        肖凡让黄毛把疤子的扣机号告诉他。

        黄毛很有能耐的样子,张嘴报出一串数字:

        “他要是回你电话,让他扣我,就说黄毛找他有事。我叫黄毛。”

        肖几说:“不说我就知道你叫黄毛……把你的扣机号告诉我。”

        黄毛吃惊地问:“你咋知道啊?”

        “我是疤子的大哥,他在我面前还不是提过你们哥几个?”肖凡这黑道装的还有点像。

        黄毛立刻一付巴结的笑脸:“我的扣机号是843……那大哥以后可要多关照……能不能问下大哥的大名?”

        肖凡既然要到疤子的呼机号,懒得多说,摆摆手:“以后会知道的。”转身离去。

        找了个公共电话亭,往里面塞了一枚硬币,打通邮局呼机总台,呼了疤子的号码。

        1996年,通迅业崛起的初期,传呼机刚落入阆化城不久,已经为人们的相互联络带来了很大便到。

        当然不能跟现在相比。

        这不,打完电话的肖凡还得老老实实在电话亭外等着,因为疤子看到呼他的电话号,必然回的是这部电话。

        可是等了足足一刻钟,疤子没有回电话。

        此后,肖凡又呼了两回,没有音信。

        不正常。

        疤子这样的混混,除非生病爬不起来,见有人呼是必回的。

        这些混混别的信义可以一摡不讲,江湖道义得讲,腰上挂个呼机就是为狐朋狗友相互照应,没什么正经人呼他们,凡呼的定是这帮人。

        疤子该不是出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