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41章有酒窝的娇妻

第41章有酒窝的娇妻

        大街上人来人往。

        早晨上班时间,来往的都是上班一族。

        一个背双肩包的年轻女人走着走着突然尖叫一声。

        行人以为发生了抢劫亦或凶杀,驻足观望:太平无事。

        只是有个女人满面惊劾地揉着眼睛,站在人行道上像寻找什么。

        旁边一个路过的人忍不住问:

        “美女,不舒服吗?”

        “不是,是……是前面有个人突然不见了!”

        问的人可能觉得她精神有点问题,没说什么,匆匆走过。

        那人都走远了,年轻女人还叨叨呢:“确实有个人的。他T恤上有句英文,正想看清,人突然不见了……”

        年轻女人没毛病。

        突然消失的人是肖凡。

        按下手机上“你准备好了吗”下面的“是”,他消失在光天化日的大街上。

        只是他不知道竟然吓坏了想看清他背后英文字母的一个陌生女人。

        肖凡仍然走在大街上。

        只是场景完全不同。

        他走在东南地区一个叫阆化的城市大街上。

        “滴……儿”,面板出现:

        《体验人生》之查找真凶

        你已成功融入506号角色

        506号角色:生活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东南部阆化市。

        姓名:张瑞

        年龄:25

        性别:男

        工作单位:市统计局

        任务:找出真正的凶手,并将其绳之以法

        时限:6个月

        系统将即时为你统计分数,任务完成情况完全由系统评估,奖、罚依据系统评估定施

        和第一次的显示的格式相同,只是内容变了。

        但对任务一项不甚了了:一个挺大的地级市,每日可能都有凶手产生,找哪个凶手呢?

        应该有剧情。

        跟着剧情走吧。

        同样是506号角色,游戏年代、人物、任务完全两码事,看来编码每次都在变动。

        也是,如果不变动,谁都会投机取巧。一个任务做熟了,总能赢一回吧。

        运气还是不好。

        皇帝、官宦、富商……还是选不到呢?

        “就想体验体验他们的人生啊!”

        这个任务照样有危险性。

        找凶手的过程是与凶手打交道的过程。你要把他绳之以法,他肯定不干,不干怎么办?

        把你杀了啊。

        就是说,和“开疆拓土”一样,面对的是敌人。

        而且这个敌人隐藏在暗处……

        不管吧,来都来了,先熟悉角色。

        其实角色不用象看资料样的去熟悉。融入角色,只要沉入角色的思维中即可。

        和融入啰啰那个角色不同,啰啰是石器时代一个小孩,很多时候要用自己——肖凡的头脑考虑问题;张瑞是现代人,而且人际关系、工作单位、家庭状况稳固,所以必须用张瑞的视角看人看事。

        因此,肖凡决定从现在起,基本按张瑞的思路走。

        这天是1996年9月14号,时间是18点13分。

        肖凡走在大街上。

        他刚下班。

        妻子沈琳玉值夜班……妻子?肖凡突然意识到这次体检对他来说是个历史性的突破——有妻子了!

        那是不是说,他23年的童子身终于要结束了?

        这好像不用说。

        夫妻嘛,那种事是少不了的,要不然妻子也不干啊!

        肖凡意识到自己特猥琐——不想着好好完成任务,首先想的是这种事!

        怎么办呢,谁让自己单身狗当了这么多年!

        沉入张瑞的思维,肖凡不免有些失望:妻子沈琳玉今晚值夜班,不在家。

        这会儿应该把饭菜放在桌子上,人在阆城大厦。

        沈琳玉是阆城大厦客房部服务员。

        不过,早晚的事。总有不值夜班的时候。

        今天是周末,夜班一轮一个星期,大后天,沈琳玉休两天,然后是一个星期的白班。

        沈琳玉一手的好茶饭,肖凡急匆匆往家撵,肚子饿了,其实更想的是快点回家,看看她照片。

        模样儿当然知道,张瑞知道什么他就知道什么。

        但那是记忆,头脑中的印象,没看照片来的直接。

        张瑞的家在统计局家属院二单元六楼,是半旧的老式楼房。

        肖凡掏出钥匙打开门,刚一推开,就被由门上陡然垂落下的纸条吓了一跳。

        纸条是由一节节的小纸片粘接而成,上端粘在门楣上,下端坠着一只油笔。

        纸条上用不同颜色的彩笔写着一大一小两排字。

        大字是“欢迎归来”,小字是“注意,有三枚地*雷”。地*雷的后面还精心画了三个很艺术的惊叹号。

        肖凡不由得笑出声来:这个沈琳玉,挺调皮。

        门对面墙上用镜框镶着张瑞和沈琳玉俩人的结婚照。

        肖凡好奇地打量自己的新面孔:国字脸,浓眉大眼,嘴巴不大不小,鼻子不算挺拔但还算有型。

        应该说在这个年代属于帅哥一类了。

        这个年代鄙视奶油小生。

        沈琳玉算不上十分漂亮,但很动人。圆圆的娃娃脸上五官分布匀称,两个小酒窝恰到好处地点缀在白晰光滑的双腮上,双皮大眼十分灵气,使她看上去生动中又带着几分调皮。

        肖凡高兴得眉飞色舞:游戏这回长眼啦:他还就喜欢这类女人。

        太附和他的审美了!

        她不仅是温柔体贴的女性,还富有生活情趣。时常喜欢搞些小恶作剧。比如在张瑞的被子里放一枚绞掉尖的图钉,骗张瑞脱得赤条条一头拱进去被扎得哇哇大叫;或者在张瑞行将坐到凳子时,突然抽掉凳子,害他四仰八叉摔到地毯上……

        结婚半年来,她使他们的生活充满乐趣。

        张瑞爱他的妻子。

        这种爱,既有丈夫对妻子式的,也有父亲对女儿式的。

        因比他对她既体贴又骄惯。

        他喜欢回家,不象那些结婚不久就抱怨自由受到限制,千方百计寻找借口泡在外面的男人。

        “我会更加呵护你呢,沈琳玉……小玉,张瑞是这样称呼的。”

        肖凡心情愉悦。

        肖凡小心地用一只手托起垂下的纸条,一只手将门关上。

        小玉的把戏可谓独出心裁。

        她是怎么设置的,一推门便能让纸条落下来,而且她自己还不在屋子里?

        肖凡很有兴致地站在门边研究起来。

        他发现脚边的地上有根小竹片,想了一会儿,闹明白了。

        原来小玉先将纸条平放在门的上沿,中间插上竹片,然后小心翼翼关上门,使竹片卡在门和门框之间,纸条就被托在了门内竹片的另一端。

        门被推开,竹片掉落,纸条失去依托,由于油笔的重力作用,自然垂下来。

        肖凡笑笑,心想他可以如法炮制:明早挂一杯水在门上,让小玉一进门来个淋浴。

        他想象小玉被浇一头水楞在门口的情景,高兴得恨不得现在就是明天早上。

        “别慌,淋浴嘛明天再给你洗,让我先看看那些地*雷在哪儿。”

        肖凡很快融入角色。

        他蹑手蹑脚象探真雷那样满屋子寻找起来。

        他首先很容易地从床头柜张瑞看了一小半的《施特劳斯回忆录》底下找到第一个“地*雷”——一张小纸条。

        这张纸条上写着:

        “有个地*雷很难发现,找到它你会大吃一惊!”

        肖凡摇头笑笑:这个小玉,还真会虚张声势。

        第二张纸条在歺桌上的盘子里,它被另一个盘子扣着,与旁边同样扣着的几盘菜摆在一起。

        “几样你爱吃的菜。祝好胃口!”

        可是第三张纸条横竖找不到。

        肖凡便不再找。坐在歺桌旁开始享用妻子为他准备的晚歺。

        “妻子?”肖凡乐了:长这么大可算有了一回妻子!

        吃完饭,打开电视看了会儿新闻,趁播天气预报,他又满屋子找纸条。

        还是没找到。

        “会让你大吃一惊”那句话吊起了他的好奇心。

        他忍不住给小玉拨了电话——这时没有手机,有钱人拿的“大哥大”,大得象块砖头;一般人有个

        机就算不错了。

        电话很快通过阆城大厦总台转到小玉上班的四楼服务台。

        “四楼服务台。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是大灰狼!”

        肖凡憋着嗓子说。

        他还真不习惯。突然和妻子这个真人对话,象背台词似的。

        “坏死了你,吓人家一跳!”沈琳玉娇嗔道,“刚才有个脸上带疤的人满脸凶相在这里转了圈,吓得我心直跳,幸好有客人来……你又吓我!”

        “胆子真小……没事吧?”

        “那人说找人找错地方了,去五楼的,四楼下了,傻冒一个。”小玉边说边象个活泼的中学生那样嘻嘻直笑,“他还好象我骗他似地恶狠狠瞪我一眼……喂,饭吃没,我做的虾球棒极了是不是?”

        “当然,我老婆是什么人?干什么都棒极了!”

        肖凡真佩服自己:这么快就进入角色。

        沈琳玉的声音很好听。

        这让肖凡充满期待。

        “呸,少恶心。对了,地*雷找全没?”

        “打电话就是问你那张让我大吃一惊的纸条埋哪儿啦?”

        “哼,就知道你个大笨蛋找不到!那里面可是有最最哄动的消息,找不到活该不知道……还是告诉你吧,我、我……哎,算了,还是自己找吧。告诉你范围,卧室,再缩小,床上。”小玉的语气怪怪的,听起来很兴奋,又有点……

        放下电话,肖凡饶有兴趣地在床上翻找起来。

        终于,从被套里找出那张纸条。

        上面用七种颜色写了七个大字:

        我们快有孩子了

        这可是件十分有意思的事!

        进入游戏伊始,不仅老婆有了,还快当爸爸了。

        这种体验要得!

        得表示一下喜悦之情。

        肖凡又把电话拨过去。

        总机小姐好一阵才回话:“四楼服务台无人接听。”

        过十分钟再拨一次。

        依然无人接听。

        再过十分钟拨一次……照旧!

        服务台电话在走廊中央,沈琳玉无论去哪个客房搞服务都不可能听不见。

        肖凡突然意识到:剧情可能开始了。

        任务是“查找真凶”,那么这个“凶”必然与行自己有瓜葛。

        奶奶的,游戏,你不能这么不人道地安排剧情啊,老子好容易有个老婆,而且还是特别喜欢的类型……

        不再犹豫,肖凡冲出屋门,打了个的就往阆城大厦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