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12章坑爹的游戏

第12章坑爹的游戏

        人打死了,肖凡又担了责。现在是肖凡说什么他们听什么。

        没人多问为什么要回部落,一行人饶过山丘往回赶。

        走了一会儿,恰利还是没忍住:“啰啰,你说,为什么我们要回去啊?”

        “我是这样想的,”肖凡边走边说:“石头他们八个人往东南方向追我们,没见疤子,疤子有可能是往我们部落追。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朝哪个方向跑的,所以分两边追。等疤子跑到我们部落,才知道我们没回部落,会掉头回来。白土不是喊人去了吗?等他带人追到石头他们死的地方,看到人被打死,一定回去告诉他们族长。山豹一气之下,会带上全部落的人去我们部落报仇。

        我们得赶快回去告诉族长,让他做好战斗准备。”

        “这次把事惹大了……我们可打不过山豹他们啊!”恰利担心道。

        “没事的,恰利叔。”肖凡安慰他:“以前打不过,这次不好说。刚才不是我们六个人一个没伤,把他们六个杀了吗?……不,算上瘦狼就七个了。相信我,现在山神站在我们一边呢!”

        原始人崇拜神,肖凡抓住这一点,动辄把山神抬出来。

        果然,肖凡话音刚落,黑豹、清水几个人一片声地说:“就是就是,山神站在我们一边!”

        呱呱说:“我们有山神,从现在开始谁都不怕!”

        有山神的鼓舞,几个人跑得越发带劲。

        肖凡跑着跑着,突然想起那个瘦猴,尤其是瘦猴看他的眼神。

        按说,当时山豹正在说清水嫁给他的事,瘦猴出主意也是有关这个事,但瘦猴偏偏大有深意地看了自己一眼,这是什么意思?

        肖凡想起进入游戏之前,连叶给他送早餐,临出门时说的话。说她“接到一个奇怪的短信”,会不会……肖凡突然有些明白了:连叶恐怕真的收到了和自己一样的短信!

        可惜当时他没问,还以为是其它乱七八糟的短消息。

        如果连叶收到的确实是跟自己一样的短信,那么,由此推断:这条短信一定是普发,也就是说,这条游戏短信发送到很多人手机上。

        既然很多人收到这条短信,那么,进入游戏的必然不是自己一个人,而选择的任务标的当然也不会只是自己一个人。

        那个瘦猴看来很有智慧,会不会也是进入游戏的玩家?

        如果是,从理论上说,自己这个“开疆拓土”的游戏里面,共有十个部落,十个部落里面,可能每个部落都有一个进入游戏的玩家!

        如果真是这样,事情就很棘手。

        明摆着:对付原始人,自己这样一个15岁的小屁孩尚且困难重重。而要去灭掉九个有参与游戏的现代人部落,那不是难上加难?

        要知道,这些融入各个部落的游戏者,他们的任务肯定和自己的一样:“开疆拓土”,消灭其它部落。

        面对玩家,可不是对付原始人那样简单,靠蒙靠骗完全不行,靠的是斗智斗勇,还靠一定的运气。比如刮部落本来就强大些,进入这个部落的玩家当然胜算大些!

        “这游戏这么坑爹呢?”肖凡气呼呼地想:“如果十个部落都有进入游戏的玩家,实际上是十个玩家的竞争,最后只有一个玩家能够完成任务,其他九个玩家都逃脱不了被惩罚的命运!”

        肖凡不免大泄气。

        不能不泄气啊,谁让他的部落是个弱小的族群,角色又是个在部落里最无足轻重的人物?

        而且,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屁孩!

        事已至此,他也只有勉为其难。

        想辙吧。

        之前为提高地位寻找食盐,看来必要性不大。因为陶罐已经做成功了,找食盐无非是锦上添花。

        找盐这一路非但危险,而且不知要耽误多久。也许找到盐回来,碌部落都被灭了。

        改变策略。

        啰啰的地位实际上已经有了大幅提升。现在最当紧的是防止刮部落首先灭掉碌部落。

        瘦猴如果真是游戏玩家,肯定会趁此机会鼓动山豹把碌部落解决掉。

        那肖凡将是“开疆拓土”游戏中第一个被淘汰的玩家!

        先赶回去保住部落再说!

        现阶段,“开疆拓土”,角色的部落是唯一的依托。

        部落可不能亡。

        部落亡了,玩家即使没有在争斗中被杀,孤家寡人,靠谁去“开疆拓土”?

        至于如何改变策略,慢慢想辙吧。

        回到部落,已经是第二天天快放亮的时候。

        原始人早睡早起。

        走进山洞,族长大狼正在伸懒腰,见肖凡们进洞,瞪着眼睛道:

        “你们是咋回事?昨天疤子带人来,说你们打伤他们两个人跑了,缠着我让交出人来,我上哪儿交人?最后他们抢走了好多陶器,说是赔……啰啰,既然让你负责带人找盐,你先说,为什么一出去就惹事,把人打伤?”

        “是这样,族长,”肖凡觉得不能像过去啰啰那样总是唯唯诺诺,得拿出点气势,站直了跟大狼说:“是他们欺负人在先……”

        肖凡把疤子赖他们吓跑鹿群、偷吃果子,打伤恰利,捆住他们送回刮部落;刮部落的族长山豹又是如何要他们下跪,把他踢倒,还强行要清水给他做老婆……他们又是如何从关他们的山洞里使用计策逃出去,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

        “他们太欺负人,简直没把我们部落放在眼里……我们要逃出山洞,必须把看守打晕才行。族长你说,我们又没犯啥错,而且到他们那儿应该是客人,他们却把我们像捆野猪一样捆在山洞里,别说吃的,水都不给喝一口,尿尿还要在人堆里尿,放在你身上,你能忍不?”

        一番话,勾起了恰利他们的痛苦,一个个“就是就是”地附和着。黑豹还梗着脖子说:“都是一样的人,他们凭啥欺负我们!”

        族长本就对刮部落恼怒,自知打不过才委屈低头,听了肖凡的叙述,一时想不出什么话责备肖凡他们,只是说:“那,疤子说了,抓不到你们要把我们部落里四个人的腿打断,还要选一个最好看的女人给他爸做老婆,你们说咋办?”

        “怕他个屁!”黑豹仗着他是部落里力气最大的,敢说话:“他们没什么厉害,我们一个人没伤,杀了他们七个人……”

        “什、什么?你们还杀了他们七、七个人?”

        族长直接被吓傻,腿肚子打哆嗦,差点没摔倒。

        “是啊,七个人,不一会儿就杀了!”清水也说。

        “是这样,族长,”肖凡见族长马上要爆发,立刻解释:“他们追我们,想把我们杀掉,把清水抢去给山豹做老婆,我们只好还手……族长,如果有人要杀你,你还不是要还手?”

        “是啊,族长,”恰利此时说话了:“啰啰说的没错。那几个人一直追着我们杀,我们不能等死,只好把他们杀了……呃,有个女的还让啰啰打晕了。”

        其中一个是为抢夺食物杀的,现在大家跟族长说起来,都说在一块了。推卸责任嘛,别说成年人,三岁的小孩张开就会。

        大伙儿这一说,族长无话反驳,哆嗦着嘴唇,像是自问,又像是反问:“那、那咋办啊?他们、他们会来杀我们。”

        “不怕,族长,啰啰说山神会保佑我们碌部落。杀死他们七个人就是山神给啰啰想的办法。”打了一回胜仗,黑豹胆气十足。

        “是的,族长。”肖凡趁热打铁:“当时山神在我耳边旁边告诉我怎么怎么杀,我给黑豹他们一说,结果随便就杀了。”

        肖凡发现:只要把山神抬出来特别好使。

        族长转惧为喜:“真的,啰啰?”

        “是真的。族长,你还不知道我吗?凭我哪能出那么好的主意?”

        “哈哈,山神果然站在我们一边!”族长向打了鸡血,立刻来了精神:“既然山神都帮我们,怕个屁,山豹来了跟他打!”

        忽悠成功,肖凡别提多高兴:“族长,我去拜拜山神,求他教我们打山豹的好办法。”

        直接出主意不行,得借山神说话。

        这假造的得跟真的一样!

        “快去快去!”不光是族长,几乎所有的族人都在催。

        肖凡喊黑豹一块儿去,怕黑天瞎火的有野兽。

        黑豹现在完全信服信肖凡,乐颠颠地答应一声。俩人跑出洞口,来到峥山脚下。

        肖凡正儿八经地面对着峥山跪下,头拱在草地上,别人看像是在磕头,其实他在想办法。

        山豹那边,昨天晚上一定知道七人被杀一人受伤的消息。原始人不太敢走夜路,一是营养不均衡,一到黑天眼神不好,二是野兽多不安全。所以必然是天亮出发,赶到碌部落最早也要到中午了。

        他们这次来,一定是倾巢出动。

        人数上,昨天杀了七个,基本上持平。

        最棘手的是疤子和山豹。

        如果一对一打斗,从人数上说,持平。

        但疤子和山豹一个要顶三五个,甚至还不止。在畏惧心理下,疤子或者山豹一声吼可能都会吓趴下几个人。

        正面硬抗铁定不行。

        怎么办?

        游击战?对,就是游击战!

        原始人不懂,我懂啊!

        昨天杀石头他们六人其实就是游击战。不正面冲突,而是根据实际情况,或进或退,能打的时候打一出,情况不对,跑。

        再辅助一些陷阱术声东击西术什么的……对,就这么打!

        又大致想了些细节,肖凡站起身,叫上黑豹回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