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10章可怜的棍

第10章可怜的棍

        狼群的数量越聚越多。远远望去,成双成对的绿色光点比先前增加了不少,而且距离更近了,狼们似乎在考虑火对它们是否有威胁?犹豫不决地向前探索。

        恰利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它们好像不是很怕火。”

        “现在只能守在火堆旁边,出去就是死。你们谁跑得过狼?”肖凡道。

        呱呱摇摇头:“我都跑不过,你们更不行。”

        肖凡让每个人都拿一根烧着的棍子:“万一狼冲进来,用火烧它们。”

        黑豹用鼻子“哼”了一声:“怎么打狼谁都比这个冒鼻泡的小孩知道的多,不需要你说。”

        恰利也觉得冒犯了他作为长辈的权威:“我遇到过好几次狼,没点火,还不是把它们打跑了!”

        肖凡摇摇头,不知说什么好,心说:“看来人类的虚荣心自古就有啊!”

        随着头狼一声嚎叫,狼们加快了走向他们的步伐。

        狼是一种群居的野兽,在捕猎时善于使用战术。这不,它们不是从一个方向来,不少狼绕到两侧,准备把这些人“包饺子”——全歼。

        狼群离火堆十来米的时候,头狼一声“嗷呜”,发出进攻的命令。狼们向肖凡他们冲来。

        狼竟然不怕火?

        这,超出了肖凡的认知。

        但他敏锐地发现:尽管狼乍看是冲着火堆里几个人冲,其实是绕着火堆的,企图很明显,是想从火堆与火堆之间的缝隙冲进来。只要守住火堆之间的缝隙,狼就没办法。

        他刚想嘱咐大家,不料黑豹一声喊,向火堆外冲去,紧跟着,棍、呱呱和恰利也冲了出去。他们有两个人拿着肖凡在关他们的洞口捡的木矛,两个拿着燃烧的火棍。

        “不能出去……”肖凡这声喊,对冲出去的人来说显然晚了,但对黄叶和清水起了作用。她俩本来也想往外冲——在火堆里是挺吓人:狼们形成包围之势,只要冲进来,躲无可躲。

        肖凡见两个女人听他话收回奔跑的姿势,喊道:“守住火堆之间的缝隙就行,狼不敢从火堆上跑!”

        狼们确实不敢冲进火堆,隔火堆三四米,它们感觉到了火堆炽热的温度,纷纷像无头苍蝇来回兜圈。

        但冲出的几个人就成了它们攻击的目标。

        头一个冲出去的黑豹捅倒一匹狼,更多的狼涌向他。

        好在肖凡喊的“狼不敢从火堆上跑”他听见了,眼见不可能冲出重重包围,即使冲出去也跑不过狼,迅速退了回来。

        恰利和呱呱见势不妙也往回退。

        棍倒是也想退来着,可是他一矛扎在一匹狼的肚子上,狼倒下时把矛带离了他的手,也不知惊慌失措还是一心想把木矛拿回来,他跳过倒地的狼正欲拔矛的时候,另一匹狼趁机咬住了他的腿肚子。

        “啊……”棍疼得大叫一声,重重摔倒在地。

        狼们见终于逮着机会,五六匹狼同时扑向他,随着撕心裂肺的惨叫,棍身上同时遭到几只狼嘴的撕扯……

        肖凡在火光的照耀下,看的一清二楚,知道棍是交代了。他当然不会傻到冲出去救人,只好眼巴巴看着棍被狼们撕扯。

        “还敢出去吧?让你们守在里面就是不听!”肖凡借机把几个跑回来的人吼了一顿。

        是发泄,同时也是告诫他们:谁不听我的谁倒霉!

        这次没人吭声。尤其是黑豹,低眉顺眼地守在火堆之间,面露惭愧之色。

        一匹狼企图冲击火堆之间的缝隙,肖凡反应迅速,把烧的正旺的树棍用力戳出去,正好戳在狼头上,立刻,随着一声惨叫,一股狼毛的焦糊味飘散开来。

        狼的鼻子比人的鼻子灵敏太多,仿佛知道这气味儿是怎么回事,不用头狼下命令,纷纷后撤,撤到离火堆足足三四十米的地方方才停下,一个个伸着舌头凶狠地盯着火堆中间的人。

        黄叶嗫嚅地说:“棍是不是死了?”

        清水道:“那还能活?族长都说了,让听啰啰的,偏有人不听!”说着还瞟了一眼黑豹。

        恰利也说:“要不是黑豹带头出去,棍不会死!”

        这家伙,自己跟出去不说,把责任全推到黑豹头上。

        “这些原始人智力不咋样,赖人倒赖得快……尤其这个恰利,是个滑头。”肖凡腹诽道。

        狼群在头狼的嚎叫下,又发动了几次冲击。人们学乖了,守在火堆旁,说死都不再出去。狼们始终在距离火堆十几米处转悠,不敢接近。

        一直耗到快天亮,狼群才不甘地撤走。

        大伙儿举着火把找到棍的尸体。哪还有什么尸体,只剩几根狼们啃不动的最硬的骨头棒子,其它的,连骨头带肉都被吃了。甚至被黑豹扎成重伤的那匹狼也被吃的只剩下皮毛。

        几个人既睏又乏,肚子还饿得“咕咕”叫。恰利说要睡一觉,睡好打个野物吃饱再走。

        肖凡道:“不行,恰利叔,碌部落被我们打昏的两个人可能早就醒啦,天亮他们的族长山豹肯定派人追,我们得快跑,跑的越远越好。”

        恰利反驳道:“他们怎么知道我们在哪儿?我们离他们部落很远了。”

        黑豹是个直肠子,夜里不听肖凡的擅自跑出火堆害死了棍,自我想了一遍,从肖凡做陶器开始到夜里指挥用火堆退狼,似乎做的每件事都是对的,如果是自己,根本想不出一个好办法,至此坚信肖凡的确受到山神眷顾,学到很多高明的东西,因此决心以后听他的。听了恰利反驳肖凡的话,大声说:

        “啰啰说的对,听啰啰的!”

        清水一直比较服气肖凡,这会儿也接茬道:“恰利叔,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昨天疤子把我们抓到碌部落的时候,我们告诉过他们要去东南方向找盐的,他们当然往这个方向追啊。”

        肖凡不想让恰利难堪:“恰利叔,前面不是水部落的领地吗?我们跑到先水部落,等安全了再睡不迟。”

        恰利见大家都支持肖凡,不再反对。

        于是一行人拖着疲惫的身躯继续向东南方向走。

        走不多一会儿,天放亮。肖凡让大家见到合适做木矛的树棍砍一些,每人拿支木矛,万一刮部落的人撵上来跟他们拼。

        本来他们是带了石斧石刀的,被疤子抓住后都被搜走了。

        黑豹力气大,不一会打磨了一个简易的石刀,一路走着,给每人做了木矛。

        肖凡的判断没错。大约走了两个时辰,听见后面树林里传来脚步声。

        不用说,碌部落的人追上来了。

        肖凡指指侧面的山包:“我们藏到后面去。”

        现在这几个人又饿又累又睏,加起来打一个疤子都危险打得过,别说听脚步声有好几个呢。

        大家绕到山包后面躲起来。

        不一会儿,打林子里走出八个人,没有疤子。他们个个拿着木矛,走速很快。

        “石头,我们最好走慢点,疤子领人到碌部落去了,万一追上他们,我们不一定打得过,他们那个黑豹有点厉害呢。”一个瘦高个说。

        “不是走到他们烧过的火堆那里,让白土回去报告族长了吗?族长派来的人一到,我们人多,还怕他们不成?你说的那个黑豹,大不了我们三个打一个。”说话的是被叫做石头的人,敦敦实实的中年人,应该是这个队伍领头的。

        “那不是白土回去,再带人回来,离我们还远吗?”瘦高个说。

        队伍里一个苗条的女人也说:“瘦狼说的对,不如等白土领人撵上来一块走,往东南方向就这条路,他们跑不了的。”

        原来说话的瘦高个叫瘦狼。

        石头被说动了:“好吧,那就在这里休息,等白土他们,正好吃点东西。”

        几个人带了烤肉,坐在草地上大吃起来。

        这边大半天加一夜没吃东西的人看他们吃,一个个开始流哈拉子。呱呱咽了口吐沫:

        “我们去抢吧?”

        “不怕死你去抢,”恰利用眼睛瞪着呱呱:“他们有八个人,我们才六个。”

        肖凡眼珠一转,觉得这是个可以利用的好机会:提高自己的地位,赢得话语权,这第一步的工作已经初见成效,而且还在进一步巩固;这第二步嘛,当然是挑起部落之间的矛盾。

        有了矛盾才能发生战争。要不然如何说服大狼族长去攻打别的部落?

        昨天晚上打晕刮部落两个人,刮部落顶多讹诈点赔偿。胆小的大狼一定会给,仗是打不起来。

        如果打死他们几个人,刮部落铁定气齁,找上门至少要大狼族长赔人。人怎么赔?无非要从碌部落抓走人,而且很可能是几倍的人。

        东西可以给,大狼族长再胆小,给人的事坚决不会应允。因为在每一个部落,人是最珍贵的私有财产。

        以山豹的蛮横劲儿,放抢是最起码的,要不然就是也打死几个碌部落的人,矛盾闹到这一步,自己再扇扇风,点把火,不愁双方打不起来。

        事不迟疑。肖凡悄悄蹲到呱呱后面,如此这般,对着呱呱耳语一番。

        呱呱拼命点头,用肮脏的手抹了把哈喇子,提着木矛绕过山包压低身姿向西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