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9章奔逃

第9章奔逃

        山豹扔下烤肉,两眼放光地看着清水:

        “没想到碌部落还有这么好看的女人……哈哈哈,行,不要你们赔东西,把她留下来陪我几天。”

        说完,用手按住恰利的头问:“这个办法怎么样?你们可占大便宜啦!”

        清水说:“恰利叔,坚决不能答应……再说、再说我马上就要嫁到野牛部落去了。”

        这个时代婚配的规矩是本部落不通婚,部落和部落之间达成口头协议:相互通婚。

        清水由大狼族长做主,嫁给野牛部落的咣当,说好第二年树叶长绿的时候人过去。

        “是的是的,”恰利赶紧说:“她叫清水,准备嫁给野牛部落的咣当了。”

        “不是还没嫁人嘛,正好,我死了个女人,正想补上呢……算你走运,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野牛部落嘛,疤子,你过些天去一趟,让那个什么,对,野牛族长利亚,把婚推了,就说我缺个女人,看上了。”

        疤子说:“这个清水脾气不好呢。”

        “脾气不好?我脾气还不好呢!打几顿就好了。”山豹说着往清水面前走过来。

        清水边往后退,边从地上抱起一块大石头:“不行,我们族长答应的事,不能随便改!”

        “咦?还真的脾气不好啊!疤子,拿棍子来,现在就让你知道,脾气不好是什么下场!”

        山豹站下,伸出一只手问疤子要棍子。

        肖凡一看,清水再犟下去要吃亏,跑到山豹和清水中间:“山豹族长,清水说的有道理,这事不急在一时,总要跟我们族长说一下。”说完,看了山豹旁边的瘦猴一眼,觉得这家伙鬼点子不少,而且,他刚才看自己的眼神似乎大有深意。

        恰利也说:“就是,我们族长一定会答应,但不说不礼貌。到时候我们族长会亲自把清水送来。”

        “也是哈……”山豹接过疤子递来的棍子,在手上掂掂:“你们偷果子和吓跑鹿群的事现在还没有过去……这样,疤子,把他们关到山洞里,明天你带人送他们去碌部落,清水给我做女人的事给他们族长大狼说,大狼答应,算完,不答应,把这个女人带回来,算赔我们的。”

        疤子应了一声,招呼族人,把肖凡几个人带到刮部落最早住的山洞,捆野猪似的捆住手脚,丢在里面,留下两个人在洞口看守,疤子一声呼哨,带着其余人走了。

        虽然肖凡是在游戏里面,但面对的都是真真实实的人,恰利肩膀上的血窟窿,自己身上蹭破皮地方的疼痛,都真实存在。他是个心肠软的人,关心地问:

        “恰利叔,伤口疼吗?”

        “都快戳穿了,你说疼不疼?”恰利的口气中带着强烈的幽怨:“不是你说找什么盐,我们哪能受这个罪!”

        恰利此话一出,黑豹、呱呱、棍都怨气十足地冲肖凡来了:“就是就是,有肉吃就行了,盐比肉好吃吗?”

        连黄叶都埋怨上了:“要找你自己找呗,非说路上有野兽,还专门挑我们几个……这下好了,回去要挨族长打,说我们刚出门就惹事!”

        黄叶是西面鹿山部落嫁过来的女人,刚嫁过来男人就被剑齿虎吃了,寡居在碌部落。族长之所以留下她,是想着部落里没结婚的年轻男人多,肉烂在自己锅里总比香在别人锅里好。

        黑豹喜欢黄叶,但黄叶还没松口,她喜欢的是族里一个叫叉叉的人。

        黑豹一有机会就讨好黄叶。

        这不,听黄叶这一说,黑豹立马踹了肖凡一脚:“反正回去要挨打,先把你打一顿!”

        肖凡气得心里直骂娘:“这帮原始人情商真低,在外面受气把怨气转移到老子头上来!”

        但又不能发火,众怒难犯啊……先稳住他们情绪再说。

        “你们别怕,我有办法。”肖凡小声说。

        “啥办法?”一听肖凡有办法,几个人立刻问。

        “都滚过来,悄悄告诉你们。”

        肖凡不是骂人。都被捆着呢,要移动位置不靠滚靠啥?

        几个人滚到一起,肖凡“如此这般”地一番说,大家连连点头。

        原始人睡觉早,天刚黑,守在洞口的两个刮部落的人脑袋一点一点地困了。肖凡让恰利翻身趴在地上,从后面把捆他的藤条用牙齿咬开。

        恰利手能活动后,悄悄解开脚上的藤条,又爬到别人身后,帮大家解开藤条。

        肖凡看解得差不多了,咳了一声。清水听到暗号,大声喊:“外面的,进来,有话给你们说。”

        洞口两个人正打瞌睡呢,听女人喊,一个人说:“进去干啥,说呗,听得见。”

        “憋不住了,要尿。”

        “尿里面,反正也没人住。”

        “那不行,现在不是有这么多人吗?再说不把手上的绳子解开,我咋尿啊?”清水按肖凡教的,故意嗲声嗲气地说话:“你们过来扶我出去呗。”

        两个人听了这话,抢着冲进来,嘴里还使劲应答:“来了来了。”

        肖凡觉得好笑:不管什么时代,花心的人总是很多啊!

        不料刚走近清水,黑豹几个人从地上一跃而起,拳头照脑袋就招呼。肖凡担心下手太重,把人打死了山豹会报复族里人,紧喊慢喊:“打晕就成,千万别打死!”

        憋了大半天气,几个人只管打,哪里还管死活,人都打倒了,还上脚使劲踹呢。肖凡急了,大喊一声:“再打会出人命的,还不快跑!”

        大家这才急忙往洞外跑。

        肖凡从两个守卫点燃的火堆里抽出一根烧燃的棍子,跟在后面跑出山洞,路过洞口的时候,顺手捡起守卫的木矛。

        恰利在前面带路。刮部落他来过几次,大致知道路。出来前肖凡跟恰利说好:继续去东南方向。他分析,山豹发现人跑了,一定以为跑回部落,会沿着碌部落的方向追。

        大家都不吭声,跟在恰利后面拼命地跑,生怕刮部落的人发现追过来。这要是被逮住,会往死里打的。

        肖凡把木矛递给黑豹和呱呱,自己一路撇些树枝续火,让每人拿一根。黑天黑地的,没有火把很危险。

        就这么,跑了几个小时,前面的恰利突然站住,喘着粗气道:“不好,是狼!”

        果然,不远处一声野兽的嚎叫传来。

        半夜三更,遇到独狼不怕,万一遇到狼群,那可是大灾难!

        怕什么来什么。肖凡站定仔细看去,五十多米远的地方,闪烁着一片星星点点的绿光。虽然没见过真狼,肖凡这点常识有,书里电视里看过:黑夜里许多动物的眼睛看上去是绿色的光点。

        面前几个原始人好像遇到这种情况不知咋办,一个个紧张的气都喘不匀。

        看样子他们天黑从来不出门,遇到这种事也是第一次。

        肖凡只得自己想办法:“别慌。赶快找柴草点火堆,能点几堆点几堆,狼怕火。”

        这种时候没人跟肖凡翻呛了,都乖乖地撅着屁股四处扒拉野草树枝。

        肖凡嘱咐在四周点火堆,人坐在中间。好在原始森林里有的是柴草,而且两天没下雨,柴草是干的。大家一口气点了五个火堆,老老实实坐在中间。

        棍颤抖这嗓子问:“啰啰,这样有用吗?”

        “放心吧,山神说的,野兽都怕火,它们不敢离火近。”肖凡现在有经验,凡事只要把山神抬出来基本都能搞定。

        “为什么呢?”呱呱好奇心重,不光呱呱,呱呱这一问,大家同时把眼睛盯向肖凡。

        “道理很简单。你们想啊,动物身上长满毛,离火近不是一下烧着了吗?你以为它们是笨蛋不怕烧死啊?”

        说的大家连连点头。

        肖凡觉得大家在山洞里冲他发了一顿怨气后,又重新信任他了。

        这很重要。

        而且肖凡还想到一个问题:今天被刮部落抓去并非坏事,非但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游戏的任务不是统一十个部落吗?不挑起部落之间的争斗,谁会听他鼓动,去收割别人的地盘啊?

        好像这片区域的原始人还没有拓展领地、把别的部落纳入自己部落的意识。

        是不是从他开始,将给这个和平的地方引入战争、侵略机制?

        肖凡刚刚有点罪恶感立马消除了: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是在游戏里,不是真实世界。

        游戏里杀人越货什么的是任务的需要,当不得真。

        只不过和以往玩过的游戏区别在于:这游戏太他马真实了,真实的好像自己可以真的受伤,真的死掉!

        这不?被勾日的山豹踢翻,蹭破皮的几个地方还疼呢!

        这可是真真切切的感受。

        以现实的心态还是以游戏的心态对待人和事,是目前他最大的矛盾。

        肖凡意识到:不解决好这个矛盾,对他今后有非常大的影响。

        但这个矛盾实在不好解决。

        不像坐在电脑前,面对的是屏幕里面的图像,你想杀谁就杀谁,因为你杀的时候就知道,那只是一个图像而已,杀一个人,只是消失一个图像。

        而现在,面对的都是真真切切活生生的人,比如,恰利肩膀被疤子戳个洞,他在你旁边惨叫,伤口流出鲜红的血……

        比如,他们打晕守卫逃跑,山豹明天一早就会发现,然后,可想而知,会对碌部落疯狂报复,打不打死人另说,起码会抢夺部落里的东西,甚至把他辛辛苦苦做的瓷器都抢了,或者砸碎……

        这都是真实的事情,而不是图像!

        肖凡越想越麻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