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4章灵活的云豹

第4章灵活的云豹

        第二天早上,肖凡被吵闹声惊醒。

        原来是与之为邻的刮部落派人上门找事。

        来人啰啰见过,是刮部落的疤子。这家伙人高马大,打斗是一把好手。刮部落但凡想找别的部落麻烦,大多派他上门。

        疤子是来找事的。

        不知怎么,刮部落听说碌部落打了一头猛犸象,上门要求分肉。理由是猛犸象从东面过来,属于在碌部落东面刮部落的猎物。虽然象是碌部落杀的,但刮部落应该有份。

        肖凡一听,差点气笑了。

        这是什么逻辑?

        族长没认为这是混账逻辑,还在跟疤子讲道理:“大象出现在我们领地,又是在我们领地打死的,与你们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如果我们拦住牠,牠会出现在你们领地吗?”疤子梗着脖子说。

        “那你们不是没拦住吗?”

        “不是没拦住,是没拦,专门放过让你们打的。”

        什么没拦?越说越不像话,猛犸象是说拦就拦得住的东西吗?

        肯定是昨天族人在运肉的时候被什么人看到,告诉了刮部落的人。刮部落一贯喜欢欺负弱小,上门来企图强拿强要。

        刮部落有三十多人,人多倒不重要,重要的是部落里有几个能打的,除了这个疤子,还有两个狠角。

        啰啰的部落曾经因为不愿挨宰和他们打过一架,结果当场被打死两个,啰啰的印象中,好像他的父亲就是在那次打斗的时候死亡的。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事,那时他还小,记不太清。

        后来碌部落忍声吞气,不敢与刮部落对抗,吃亏受气什么的只好自认倒霉。

        “怎么样?族长说了,你们出的力大,可以多拿点。我们只要一半肉和一根牙。我们族长真是心好,只要这么一点点。”疤子手臂抱在怀里,脚还在地上一颠一颠的,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的肖凡恨不得上去打翻他。

        可惜啰啰的身体弱,上去也是挨打。肖凡想,是时候练练了,处在这样一个环境,没有武力是不行的。再说以后做任务完成统一大业,打斗是家常便饭。

        最关键的是有一定的武力才能保证不在游戏里死掉!

        在游戏里死掉,意味着没有完成任务。开局面板里说了,完不成任务要受惩罚,而且按最初在手机上看到的说明,“惩罚的严厉亦超过你的想象”。肖凡不想赌游戏是否吓唬人,万一真是这样呢?

        既然游戏玩都玩了,为什么不好好玩?

        正在想事,就听族长大狼说:“回去跟你们族长说下,能不能少点,给你们一条后腿和一根牙?”

        “不行!族长说了,少一点都不行,必须给足!不然,哼哼……”

        疤子的两声哼哼明显是在威胁大狼。

        大狼果然怕了,命人把昨晚熬了一通宵烤干的象肉搬出来堆在地下。

        肉烤干方便保存,免得腐烂。

        大狼把肉分成一样大小的两堆,说:“都在这儿了,自己挑吧。”口气充满了无奈,当然更多的是愤怒。

        食物是维持生命的根本,原始人最看重这个。

        疤子不客气,一声呼哨,洞外进来七八个刮部落的人,手里拿着捆肉的绳子。原来他们早准备好搬肉,根本不是来商量的。

        弱肉强食。在古老的人类中,这个自然法则更明显。

        因为他们与动物更接近。

        山洞里其他的族人一个个沉着脸,但尽皆敢怒不敢言。

        早上不分食物。肖凡拍拍空空的肚子,走出洞口。走的时候没忘拿了根新矛,昨天的矛不知丢哪去了。

        出了洞向东走,他想去看看刮部落的领地和聚集地,要完成任务,这个部落是棘手的存在。了解情况是必须的。啰啰的记忆中,关于这个部落十分模糊,他可能很少出去逛,出门都是跟部落的人在一起。

        肖凡第一次独自走在几千年前的大地上,心情有些异样。

        这时,头脑中游戏面板出现了。

        肖凡一阵激动:“莫不是送宝贝来了?”

        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行数字:1095。

        1095?想了半天肖凡终于明白:三年的期限,三年等于1096天。这是进入游戏的第二天,1096减一天等于1095.

        系统在报天数。

        报天数好,自己心中有数,免得没手机没手表更没日历,糊里糊涂把时间错过了。

        这里是原始森林中间的山峦集中地。登上山峰放眼四顾,周围是郁郁葱葱一片翠绿,原始森林仿佛无边无际,一眼望不到头。

        根据啰啰模糊的记忆,肖凡找到刮部落的居住地。居住地在一片开阔地上,十几间草棚横七竖八地排开。

        看来这个刮部落确实强些,有自己的房子。

        横七竖八的房子中间有一片空地,堆了不少柴草,是刮部落的人在这儿生火烤肉地场地。

        疤子和一群人正蹲在地上分从啰啰部落里讹来的肉。隔老远肖凡能听见他们欢快的笑声。

        “这帮家伙好像惯于从其他部落抢夺食物,过不劳而获的生活。”肖凡觉得可以利用周边受过欺负的部落,先把刮部落灭掉。

        再说吧。先找到食盐和黏土,在部落中取得话语权再作打算。

        食盐好像比较难找,一路走来没发现盐碱地。黏土好像有,走来的地方有一处粘了两脚泥,蹭半天才蹭掉。当时没多想,只顾找刮部落了。

        向回走的路上,肖凡仔细留意,见到疑似黏土的地方做上标记。他要选一处离部落最近的。做陶器需要很多黏土,太远不易搬运。

        就在他专注脚下泥土的时候,忽听树上的猴子惊叫着向北逃窜……不好,有情况!

        这点常识啰啰是有的:凡有凶猛野兽来临,必然惊跑附近的动物。

        肖凡在这种环境下生存能力比不上啰啰,他只好跟上啰啰的思维走。

        啰啰没有犹豫,飞快地往山上跑。山上视野比在树林里开阔,可以随时发现危险所在。

        登上一块巨石,啰啰握紧手中的矛,警惕地向下看去,只见一只云豹立在山下盯着他,似乎在考虑中餐到底选择猴子还是人?

        肖凡吓得发抖,但作为啰啰并不十分害怕。他左顾右盼,寻找最佳逃避地。

        云豹犹豫片刻,终于拿定主意:吃人。弓腰蹬蹄,形如闪电窜来。

        啰啰早已想好退路:巨石不远有一处两块石头滚在一起形成的小石窟。他三步两步跑到石窟旁边,趴在地上,倒退着缩进石窟,将矛对准洞口。

        云豹有小牛犊大小,身上的毛呈金黄色,黑色和白色的毛又将金黄色的毛勾勒成几大块,看上去不仅漂亮而且威风。

        牠见人躲进石窟,一头向石窟拱来,同时张开大嘴,企图伸进脑袋的同时咬死猎物。

        肖凡被云豹巨大的腥臭味儿熏的几乎窒息……啰啰很淡定。只见他将矛猛地捅出去,捅完又迅速收回来,再次捅出去……

        “呜啊”一声惨叫,由于石窟洞口不大,云豹的头正好出现在石窟口,不用瞄准就捅在云豹的额头上。云豹疼得狂嚎一声,快要伸进石窟的脑袋迅速缩回去,身体倒在山坡上,向山下翻滚。

        啰啰迅速爬出石窟,一路追着云豹朝下撵。

        毕竟在艰险的环境中成长,肖凡惊异地发现啰啰的生存能力方面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弱。

        形势翻转过来。现在啰啰是猎食者,云豹成了猎物。

        啰啰毕竟只有14岁,经验不足。倒地翻滚的云豹并没有受到大的伤害,只是被矛戳疼,一惊之下失去平衡。云豹是种极其灵活的动物,翻滚没几下稳稳地站立起来,发出一声怒吼,蹬动后腿扑向撵到跟前的啰啰。

        情急之下一个前扑,啰啰从云豹肚子下面滑过,连滚带爬向林子里跑。

        云豹攻击力堪称一流,只略逊剑齿虎,哪能让眼前这个弄疼它的两条腿的家伙逃走?

        它运足力气,再次凌空跃起,扑向啰啰。

        啰啰嗅到背后空气急速流动中裹挟的动物腥气,惊慌之下,身子拼命向前扑去,扑到地上翻转过身子,双手握矛向上推挡。

        幸亏这一挡。本来张开血盆大口对准啰啰脖子撕咬下去的云豹被矛杆卡住了嘴,又在向上的力道中,越过躺在地下的啰啰凌空飞出,嘴里横噙着长矛撞在前面的树上。

        这次,云豹真被伤着了。

        矛长近三米,卡在它嘴里被两个树挡住,反作用力使矛杆怼得云豹嘴巴鲜血直流……云豹含混不清地嘶吼着,拼命甩动脑袋,想把矛从嘴巴里甩出去。

        啰啰趁此机会就近爬到树上,蹲在枝杈间紧张地观察云豹下一步的动作。

        三甩两甩,木矛终于被云豹甩落到地下。它像终于完成一件大事似的抬头“呜哇”吼叫一声,向啰啰奔来。

        这畜生是爬树的一把好手。三窜两跳就来到啰啰的枝丫前。

        啰啰双手攀着树枝,从树上跳下来。他早就瞅准矛掉落的位置,跑去捡起矛,又朝山上奔去。

        刚才那个石窟是躲藏防御的好地方。

        现在只有那个地方能保小命。

        和上次一样,跑到石窟前,啰啰倒退着缩进石窟,矛尖依然紧对石窟口。

        云豹这次学乖了,它没有一头扑向石窟,而是围着形成石窟的两块巨石打转,企图找到突破点。

        肖凡不得不承认:自然界中依靠本能生存的生物,在艰险的环境下确实历练的不一般!

        如果不是融入啰啰这个角色,凭自己?早就成了云豹的腹中物!

        就这么,人在石窟内,豹在石窟外,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