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都市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2章开疆拓土

第2章开疆拓土

        连叶出去后,肖凡拿起鸡蛋煎饼就着豆浆大口吃喝起来。

        还好,伤情没有影响食欲。

        只要能吃能喝,就能活着。

        连叶离开时说“接到一个奇怪的短信”?是了,她好像是这么说的……肖凡刚才没太注意,只顾注意早点去了,这会儿才把连叶这句话跟自己接到的短信联系起来。

        看来这个短信是普发啊。倒也正常,这个短信相当于广告,广告嘛,广而告之,只发给一个人算什么广告!

        “不过也不一定,现在乱七八糟信息很多呢。”

        吃完连叶买的早餐,肖凡仔细检查了自己的伤情。根据经验判断:大腿上的伤没事,摔重了点,皮肉红肿而已;腰上的伤不好说,许是扭着了,或者骨头有点裂,支撑身体没问题,但很疼。

        要是没扭着或是伤着骨头,一般睡一晚不至于这么疼。

        他没想好去不去医院。

        去医院很可能白去,父亲的心脏不是毛病大么?据说有些病属于遗传。

        这个月余钱都寄给了家里。妹妹中考成绩不错,上重点高中需要点钱,另外父亲检查出心血管狭窄,可能要安个支架。国产的支架也需要大几千。

        得省着点。

        去医院肯定是要拍片的,动辄需要钞票说话!

        缺的就是可“说话”的钞票。

        他决定暂时不去医院,再试一天,实在不行去医院也不晚。

        看看时间,将近九点。

        那个“体验人生”的游戏说一个小时后进入角色,时间快到了,刚才点“愿意”的时候不到八点一刻……“呸!短信自动删了网页也消失了,你还想着这事!”

        肖凡把自己在床上摆舒服,闭起眼睛休息,摔伤最需要静养。

        妹妹不错,考上重点高中,上一本的机会大大增加……老爹怎么心血管出问题了呢?心血管狭窄可不是开玩笑的,随时都有危险……

        正当肖凡胡思乱想的时候,“滴……儿”,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音乐声,接着眼前一片白亮。

        肖凡吓了一跳,地下室光线幽暗,闭上眼睛更是黑暗一片,怎么好像突然到了外面有阳光的地方?

        赶紧睁开眼。

        不是是啥?

        果然不知怎么来到了外面:大约早上九、十的样子,太阳虽不刺眼,但明晃晃地挂在天际……怎么回事?不是躺在地下室的单人床上吗,这是怎么回事?

        肖凡现在不是惊诧,而是惊吓……他吓得心脏“蹦蹦”乱跳,太不可思议啦!不可思议地和大白天见鬼没什么两样……

        “《体验人生》之开疆拓土”

        “你已经成功融入506号角色。”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面板,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读:

        “506号角色:生活在石器时代的原始人,名字:啰啰,年龄:15,性别,男,所在部落名:碌。”

        是游戏!

        刚才那个《体验人生》的游戏!

        的确真实啊,他奶奶的太真实了!

        肖凡由恐惧、惊吓又回到惊诧——谁见过这等真实的游戏啊!

        他观察了一下周围: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草地四周是高大的树木,透过树枝树叶能看见明晃晃的太阳挂在半空,天空出奇地蓝,蓝的——怎么说呢?眼睛不忍离开。

        还是看看面板上说什么吧。

        “任务:这片区域共两千平方公里,包括碌部落在内十个部落。你必须在三年内协助或者主导统一所有部落。

        系统将即时为你统计分数,任务完成情况完全由系统评估。奖、罚依据系统评估实施。”

        再往下看。

        没有了。

        肖凡聚精会神仔细看,面板闪了几闪,消失了。

        这也太他马简洁了吧?

        不过大致懂了:他选的人物角色是个生活在石器时代的小原始人,任务是“开疆拓土”,就是让他率领或者协助碌部落的族长,征服其它九个部落,就像春秋战国时代的秦国,完成统一大业。

        运气不好啊!

        怎么选了个操心、危险的角色?征服部落需要打仗,打仗会死人的!而且角色只有15岁,15的小屁孩能干那么大的事么?

        开疆拓土啊!

        不玩了。删除游戏,或者,重新选个角色。

        这等任务不是现在躺在草地上的这个小屁孩能完成的。

        肖凡想坐起来找手机。手刚撑地,腰间一阵剧痛……

        “我还是我嘛,昨天摔的地方照样疼,说明不是在角色里……但是环境变了啊?”

        他一阵疑惑。

        到处看看,头下没有枕头,是青草地。

        手机也不在旁边。刚才手机是放在枕边的。

        附近看了个遍,没有手机!

        没有手机,意味着他必须呆在游戏里!

        唉,看来不玩也得玩了。

        好在是游戏,不然真死掉可划不来。最多完不成任务受点不知道什么的惩罚,然后躺回黑乎乎的地下室去。

        不怨天尤人了,自己选的这么个烂角色,怎么办呢?硬玩玩吧!

        不管怎样,总比每天送快递的人生丰富多彩些,起码体验一下原始人的生活。

        但是,有个问题:三年吶,我怎么办?

        我这个真人——肖凡,还在地下室躺着呢?

        好多网络里这样的情况都自带系统,问问系统。

        “系统,我的真身怎么办?会不会饿死?”

        没人理他。

        肖凡慌了,反复问了几遍,只闻游戏世界里的鸟鸣兽吼,面板不再出现。

        “好吧,既然游戏这么设定,不会真让一个活生生的人饿毙在床上。”都这样了,肖凡只好安慰自己。

        沉入记忆,看看名为啰啰的角色都知道哪些事情。

        部落在前方挺远的山洞里,共有二十七个人,四个比啰啰小的孩子,三个和啰啰相差不大的少年,六个满脸核桃邹的老人,另有十三个年轻人和中年人,其中一个中年女子是自己的母亲,父亲好像老早就不在了。

        这些人都应该是啰啰的亲人,弟弟妹妹哥哥姐姐叔叔姨娘,或是爷爷奶奶。但啰啰没有这方面概念,只知道他们和自己很亲近。

        他最亲近的人是叫做枝的母亲,此外还有个小自己一岁的妹妹,叫花呃。

        啰啰躺在地下的原因是受伤。

        大约一个多小时前,他们氏族几乎全员出动——啰啰、花呃、呱呱、棍、大狼等二十二人共同狩猎,打一只凶猛的猛犸象。

        猛犸象是他们氏族族长大狼发现的。

        大狼一早就带人外出侦察,希望能打只体型大的动物。因为族长决定在山洞外建房子,有一段时间不能正常狩猎,需要储备些食物。

        发现猛犸象后,大狼立即着人跑回山洞通知人,除了留下八岁的红鸟照顾四个不足三岁的小孩外,全员出动。

        猛犸象体型庞大,如果狩猎成功可供族人食用月余。

        一般情况下,二十几个人是不敢进攻一只猛犸象的,除非联合两个部落以上,人数至少四五十人才敢猎取。

        但这只猛犸象进入老年,离群独自往深林深处寻找死亡之地——猛犸象有这个习惯:感觉死亡临近,会脱离象群,独自找一处隐蔽之地生活,直至死亡。

        这是人们的一个机会。

        在啰啰的记忆里,人们曾经猎杀过十几头猛犸象,当然最多的是幼崽,其次就是这种年老体衰的。

        猛犸象进入死亡期,身体虚弱,力量上比正常的猛犸象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猛犸象高接近三米,身长达到五米,就如一座可以移动的小山。可食的肉以吨计算。这还不算,牠的毛很长,差不多快拖到地下,割下来能编织不错的衣物,皮可以当被褥,冬天足以抵御严寒,还有长长的象牙,更是掘土挖地的好工具……

        族长发现这样一头猛犸象岂能错过?

        啰啰扛上武器跟上人们跑来。

        啰啰扛的这个武器是他亲手制作的。一根长两米多的树棍,用石头做的砍刀砍去树皮,再在一端把树棍打磨尖利,用它来捅野兽,只要捅对地方,野兽一般来说抵挡不住,就是一下不死,随后补几下就是。

        坏处是这种武器用不了几次会坏掉,不是弯曲变形就是折断。没事,啰啰自从学会制作武器,做了好几把放在山洞里,坏了换一根就是。

        跑到森林里,只见族长和呱呱、棍三人躲在一棵大树后面。

        族长打手势让大家到大坑去,并且指指前方,两只手在自己的牙齿上拉伸,意思说猛犸象就在那个方向。

        树木茂密,啰啰看不见象。

        大坑原是一个自然坑,不过不大,族人在原来的基础上把它挖大了,目的就是遇到大型猛兽时引过来,四面围打,把野兽往坑里赶,一旦野兽入坑,大家般来石头一顿猛砸,再厉害的野兽这种情况下基本没命。

        大家跑到大坑四周散开,以便对猛犸象形成合围之势——这种战术大家都很熟练,不用谁多说。

        不一会儿,听得远处一声“嗷”地怒吼,一定是呱呱把象引来了。

        果然,随着“咚咚咚”的脚步声,呱呱满头大汗地跑过来,边跑边喊:

        “准备,准备!”

        呱呱是部落里奔跑速度最快的人,最快的时候能撵上一只下坡的兔子。

        一只硕大、棕色皮毛的猛犸象发疯似的跟在呱呱后面追,浑身的长毛在风中乱舞。

        呱呱经验充足。他笔直地跑着,突然在一棵树下转弯。猛犸象体型大,转弯不便,跑过那棵树十几米才刹住脚步,站定转身,冲呱呱重新追去。

        呱呱等猛犸象离树很近的时候,从另一边转到猛犸象的后面,对着象腿狠命戳了一棍。他的棍子前端虽然尖利,但戳在象腿上跟戳在树上没什么区别,根本戳不动厚厚的象皮。

        但肯定戳的猛犸象有点疼。

        这不,猛犸象更加愤怒,抬起粗壮的腿向后猛踢,同时掉转身躯,满眼怒火地寻找呱呱。

        呱呱这时已经向大坑方向跑出二十几米。他边跑边“啊哬啊哬”地大叫,似在挑衅猛犸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