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破道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两百二十六章 洪铸秘境(下)

第一千两百二十六章 洪铸秘境(下)

        而这时,林月正躲在一座高高的阁楼之上,透过窗外看着门口所发生的一切,她的嘴角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喃喃道:“男人果然都是好色的,只要我付出我的肉体,就能轻易地操控他们。”



        战晨跟着林梦蝶和林仕仁朝着洪铸城外走去,来到了洪铸城城外的一处山谷,就看见山谷的中央建有一座金字塔形的巨大建筑,而在这座建筑的门口还有二十个人在排着队。



        林仕仁指着那座建筑对战晨和林梦蝶说:“看见了吧,那里就是洪铸秘境的入口。”



        战晨问道:“仕仁兄,那些在秘境门口前排队的人,都是要进入秘境探索的人吗?”



        “不错。”



        “竟有这么多人。”



        “呵呵,那是每年慕名前来洪铸城求宝的人不计其数,每天差不多能有千把人,你开这才一开始就有二十几人排队了,我们也过去吧。”



        于是三人便来到了入口处排在那些人的后边,战晨亲眼看见守候在门口的是两个全身披着斗篷的黑衣人,他们连自己的面相都用面罩给遮住了,仕仁看不清容貌,不过战晨还是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如渊似海的庞大星力,这两个人的修为深不可测。



        林仕仁见战晨和林梦蝶二人都盯着两个黑袍人,便说道:“看见了吧,那两个黑袍人就是跟在洪子涛身边的十二黑袍卫,他们的修为都与洪子涛相当,甚至听说有的人已经超过了洪子涛。”



        “那么这样的强者为什么要为洪子涛卖命呢?”林梦蝶好奇地问。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是洪子涛曾有恩于他们,”



        “得有多大的恩惠才能让这些高手死心塌地啊。”林梦蝶不由叹道。



        说话之间已经轮到了他们,林仕仁先上前去,取出一万中品星石,交给守卫,守卫就将一面玉牌递给了他,又提示道:“你只有十天时间在秘境中活动,秘境之中危机四伏,这是传送符,如果遇到什么危险情况,只要将它启动,就能自动被传送出秘境。”



        林仕仁结果玉牌就站到了传送门的门口候着,而战晨和林梦蝶也依葫芦画瓢,交了星石取了传送符,正要走入入口.



        这时,林仕仁突然提议道:“战晨、林梦蝶,我们把手牵在一块儿吧。”



        战晨和林梦蝶都感到好奇,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因为进入传送门以后,我们就会被随机传送到任意的地方,这样就不能在一起了,况且林中天伯伯曾再三嘱咐过我,说是秘境中危机重重,你们两个也许会碰到危险,如果我不能跟你们在一起,那么就无法照顾你们了。”



        “对呀,战晨我们应该在一起的。”林梦蝶笑着就想去拉战晨的手,她已经可以想象自己和战晨在一起经历各种生死试炼,然后两颗心逐渐靠在一起的浪漫景象了,虽然身边还多了一个电灯泡——可以无视。



        战晨见此当然不愿意,笑道:“仕仁兄,你这个提议就不妥了,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如果通过试炼,那么宝物又有谁所有呢?”



        “得的宝物我可以让给你!”林仕仁叫道。



        “不必了,我自己走自己的!”战晨一边说着一边赶紧挣脱了林梦蝶,踏入了传送门消失不见了。



        见此,林仕仁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心想:“可恶,原想秘境中是最好下手除掉战晨的地方,顺便还能奸杀了林梦蝶,口那里想到战晨却没有中计,早知道如此,我应该在路上就下手了。”



        林梦蝶见战晨竟然抛下了她,独自一人先进了秘境,顿时也扫了兴,对林仕仁说:“仕仁哥,我也先进去了,你不必挂心我们。”说完话,一个人也进了秘境。



        林仕仁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传送门中,原本阴沉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喃喃道:“不过,一时放过战晨也不是什么坏主意,林月妹妹一直拿我做工具利用,我如果太快杀了战晨,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她自然会翻脸不认人,留着战晨,我就继续与她讨价还价了。”他又开始遐想起林月曼妙的身子,露出垂涎之色来。



        进入秘境的战晨不知道他无意间逃过了一劫,也间接帮助林梦蝶避过一次大难,如果现在他针对上林仕仁,肯定是十死无生,因为地星境和准星境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此时,战晨发现了自己站在一个大厅之中,而在他的面前有一个类似赌博似的轮盘,轮盘之上对应着三十二个数字。



        这时,一道声音从天而降:“转动你前面的轮盘,开启试炼之路。”



        战晨迟疑了一下,走到轮盘之前,开始将它转动,轮盘上的滚珠最终停留在了十四号之上,随之大厅之内传来一阵隆隆的响声,一道门打开了,而他看见门的上头就写着“十四”,于是喃喃道:“这就是十四号门吗?不知道我在其中会遇到什么奇遇。”



        于是他便进入了门中,却感到眼前一花,等他再仔细看四周时,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在他的面前是一个长长的通道,通道中传来了一阵阵嘈杂的响声。



        战晨的听力何等的厉害,一下就听出了这是机械转动形成的声音。



        “是机械吗?有意思,这个洪子涛的想法确实挺奇怪的,我便见识见识,前面有什么等着我。”战晨也不畏惧,就大步地朝前走去。



        然而,他没走出几步,就感到一股致命的危机朝他袭来,只来得及将身子一侧,便听到耳边传来了“嗖嗖”的声音,原来从两旁的墙壁上射出了无数细密的钢针,钢针的速度极快,一般的九星准星境强者根本无法闪避。而战晨的精神力十分强大,反应力远超同阶,甚至可以比肩地星境强者,所以才能来得及做出闪避。



        “呼,好险啊!”战晨拭去了额上的冷汗,自言自语道:“没想到这机关的攻击速度也能这么快,而且比起修者的攻击更加难防,修者攻击还会露出杀气来,但这机关的攻击当真让人无法判断出来。”



        他又俯下身子,将刚才偷袭自己的暗器拾起来仔细地观察,发现这些暗器都是用特殊材质打造而成,其硬度竟然还超过他使用的辰星剑,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心道这要是被这些细针给射中了,虽然不至于致命,但是我也必然会深受重伤,这洪子涛设计的这些机关果然不简单,我必须小心对待。



        战晨又向前走了几步只听后面传来了“乓”的一声巨响,回头一看,自己的退路竟然已经被一块厚厚的金属板给截断了。



        战晨心中一着急,下意识就一拳朝着金属板轰出,“乓”拳头击打在金属板上竟然似乎不起作用,要知道准星境强者的拳力可非同一般,但是这金属板竟然可以承受得住,可见其硬度。



        收回拳头,战晨竟然发现自己的拳头已经红肿了,骂道:“这墙壁怎么这么硬,看来我退路已经被封住了。”



        他只得向前,可是还没走两步,又看见自己前方一块巨大的金属板快速落下。



        “不好!”战晨下意思就感觉事情不妙,他使出雷荧决来,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冲,想在金属门落下之前冲过它,可惜终究慢了半拍,金属门将前路紧紧地封死了,连一条缝隙都没留下。



        战晨仔细地用自己神念检查了这扇金属门,发现竟然无懈可击,即使自己用通灵法身缩小了身体,也无法钻过去,因为这金属门内似乎还布置了禁制。



        “该死,难道我要困在这里了吗?”战晨不甘地吼道。



        就在这时,他听到周围的墙壁上又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响声,于是循声望去,看见一面的墙壁上竟然露出了一块棋盘来,棋盘上还写着一行字。



        战晨上前看着字,念到:“强者用力,弱者用智。”



        他又看了看下方棋盘,上面已经布满了棋子了,不由苦笑了一下,道:“这个洪子涛前辈还真是奇怪,看来我只有在棋艺上战胜他了,否则根本就找不到出路。”



        于是战晨便开始移动棋盘上的棋子,他这边一落子,对方马上也跟了一招,于是双方你一招我一招地下了起来。



        可是战晨的眉头马上就皱了起来,而且越皱越深,说实话他平时都一心扑在修炼之上,对棋艺并未怎么研究,很快就陷入了被动之中。



        差不多半个时辰过后,战晨便叹了口气,投子认输了。他这边一认输,棋盘上的棋子又重新归位了,战晨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叫道:“莫非可以重来!”



        他又试着走了一招,果然对方也马上跟进了,他不由喜道:“太好了,看来我还有希望,时间还很长,只要我能下赢一局,新的道路就有可能打开了!”



        于是,战晨马上投入到了研究棋招中去,一晃眼三天就过去了,战晨终于在对弈中赢过了对手,当他赢的那一瞬,只听身后传来隆隆地响声,转身一看,后面就出现了一道深邃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