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破道在线阅读 - 第九百九十三章 涅槃之羽

第九百九十三章 涅槃之羽

        怒火正在下面的族人中不可遏制地蔓延着,大家在指责彩月馨的同时,也将矛头指向了彩月柔,认为族长欺骗了所有的人,甚至许多长老也用质疑的目光看向彩月柔。

        而这一切都被彩月馨用眼睛给捕捉到了,她突然大声叫道:“是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包括我的母亲族长大人,都是我一个人将事情隐瞒下去的,可是当母亲要我继任下一任长老时,我觉得再也不能把这件事情隐瞒下去了,我是个有污点的人,根本不配领导大家,族长、各位长老,请你们按照族规处罚我吧。”

        彩月柔的身体在颤抖,她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自己的大女儿已经做了全宗的罪人,而二女儿又主动爆料了自己的污点,不过她毕竟是一族之长,很快就想出了最为理智的应对办法——那就是当场宣判彩月馨的罪行。

        这时又有不少玄鸟族族人朗道:“族长大人,彩月馨离开族里这么长时间,原来已经和人类在一起了,您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否则您和这件事情就脱不了干系。”

        彩月柔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诸位,请你们先冷静下来——当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也很震惊,馨儿竟难与外族私下签定了契约,按照祖训,她应该被逐出我们玄鸟一族,而且在我们的族谱上彻底被除名,即使是我的女儿——也不能例外!”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突然有点儿痛恨自己了,为什么会如此冷静地撇清自己与女儿的干系。

        “原来族长也是被蒙蔽了,彩月馨真是太可恨了,为什么这时候才承认自己的罪行。”

        “是呀,亏我们之前还一直尊敬她,称她为公主,她简直在给我们的祖先抹黑!”

        ……

        留言谩骂还在不断扩散着,玄鸟一族骨子里的高傲使得他们很难原谅彩月馨的“罪行”。

        “族长,快下命令吧,将她马上逐出去!”最终,几乎所有的玄鸟族都达成了一致意见。

        “我懂大家的意思——但她毕竟是我生下来的,请你们允许我和她再相处两天吧。”这时候,素来强势的彩月柔眼中罕见地显露出几分哀求来。

        “娘!”彩月馨忍不住叫道,泪水弥漫了双眼。

        现场的声音顿时小了下去,在场的人突然意识到彩月馨毕竟是彩月柔的女儿,要她亲自驱逐自己的女儿,这件事情确实太过残忍。

        “好了,散会吧,大家都回去!”彩玲笙在一旁急忙喊道。在场聚集的玄鸟族族人这才散去。

        而彩月馨则陪着彩月柔一起回到了居住的地方,两人最终来到一间清静的雅室,想对着坐下。

        彩月柔凝望着自己女儿,喃喃道:“馨儿,你为什么这么傻,要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你知道的,这件事情只要你不说我不说,玲笙不说,就没有人会知道。”

        彩月馨答道:“娘,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如果我不这样做,我就永远也见不到战晨了吧,姐姐也会被你永远关在冰牢之中。”

        “所以你以为,只要你离开,他们就会被放出来吗?”彩月柔咬着牙说道。

        “娘,我知道你没法杀死战晨,也没办法迫使战晨解除与我的灵魂契约,才是出此下策,说到底这完全是因我一人而起,现在我说出了真相,你就没有理由再束缚住他了,就放他出来与我相见吧。”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为他付出那么多?”

        “娘,因为我不能没有他,想跟他永远在一起。”

        “你难道爱上了一个人类吗?我早应该看出来了,只是我不敢相信而已。”

        “是的,娘求你了,我不能没有他。”

        “那么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女儿只有死在您面前了。”

        “你——罢了,我答应

        你就是了。”彩月柔无力地说道。

        彩月馨认真地说到:“娘,其实你更应该关注姐姐才是,我觉得她才是一个你真正值得托付的人,姐姐虽然资质不如我,但她的觉悟去比我高得多,也比我坚强得多。”

        “但是她是一个罪人,如何能胜任族长之位,大家也不会信服吧。”

        “娘,你别忘记,我现在在族人眼中已经成了不可饶恕的对向,她们现在应该更恨我吧,会将对姐姐的恨全部都转移到我身上,甚至许多族人还会认同姐姐当年的做法吧。”

        彩月柔听了她的分析,不由流下泪水,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痛惜地说:“你这傻孩子,竟会想到这么远,苦了自己,却全为了成全别人。”

        彩月馨却淡然一笑,说:“娘,你错了,我不是在成全别人而是在成全自己,我自己清楚,我是无法与战晨分开了,希望您能成全我们两个人。”

        彩月柔叹了口气,说:“罢了,馨儿你现在已经不属于我们玄鸟一族了,娘也只得放你离开,只是娘还不放心,那战晨是否是个值得托付的人呢?”

        “嘻嘻,娘,我跟你讲讲我和战晨的故事吧。”彩月馨笑道……

        是夜,母女两人彻夜长谈。

        第二日,彩月柔秘密来到古森牢笼,将战晨带了出来,进行了一次只有两人的秘密交谈,她先是对着战晨说:“战晨,你知道吗?馨儿为你付出了多少代价?”

        战晨关切道:“馨儿到底怎么了?”

        “她在全族人的面前承认了与你这个人类签订了灵魂契约。你知道的,我们玄鸟一族是骄傲的种族,我们的祖训不允许我们屈从于外族,更何况,你们人类在我们妖族眼中是最为低劣和卑鄙的种族之一。”

        战晨不由苦笑,确实人类比起妖族来更显狡猾。

        “所以你知道馨儿这样做的后果,我只得按照族规处罚她,将她永远逐出玄鸟一族。”

        “你说什么!”战晨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情绪激动。

        “作为她的亲娘,我本来是最反对你们在一起,不过现在木已成舟,我也无话可说,不过馨儿对我说,她是因为爱你才为你这么做的,我希望你能对她好,让她幸福。”

        “馨儿为我牺牲了这么多吗?”战晨痛苦地说道,想起往昔他们在一起的种种,他越觉得自己与彩月馨难分难舍了。突然,他抬起胸膛,拍着胸脯誓:“前辈,你放心,我一定要让馨儿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彩月柔终于露出一丝笑容,说:“我姑且相信你吧。”她从将玉掌伸开,手中凭空多出了一个散着九彩光芒的羽毛,对他说:“战晨,你把这个收下。”

        战晨好奇地接过羽毛,立即觉得其中散出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不禁问道:“前辈,这是什么?”

        “这是我以我的生命之力生成的三根涅槃之羽其中之一,我把它送给你。这涅槃之羽有神鬼莫测之能,可以逆转生死,可以让你从濒死状态复活,并瞬移到你所能想到的安全位置,不过它的效力也不是无限的,只能使用三次。”

        “涅槃之羽,这法宝太逆天了吧,竟有如此神威!”战晨不由惊叹道。

        彩月柔眼中闪过自傲光芒,说:“当然,我们玄鸟一族乃混沌初开之时就出现的几大种族之一了,是所有鸟族的始祖,神通又岂是你们人类所能想象的,就连凤凰一族的烈火重生之术,都是从我们这儿偷师而来,而且威力大不如我们的涅槃之术。”

        战晨端详着羽毛爱不释手,突然他不应过来,问:“把这么贵重的东西交给我可以吗?”

        彩月柔叹道:“谁叫你是馨儿心爱的人,所以我不能让你死。”

        “多谢前辈——那么这根羽毛要如何使用呢?”战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