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破道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四章 兴师问罪

第九百六十四章 兴师问罪

        徐忠老远就看见战晨回来了,他不由叹了口气,如今纵使他想帮这个年青人,也有心无力了。就在三天前,他来找战晨,想劝其尽早离开人道宗,有多远就跑多远,哪曾想到他没遇见战晨。

        一天过去了,徐敬终于失去了耐心,再派人出来,在整个人道宗范围内寻找战晨,于是才有了今天这种情况。此时要是徐忠一个人还好,他有办法引导战晨如何脱身,但是与他站在一起的还有其他的徐家长老,事情就没有转圜的余地。

        战晨却不知道这些,他大大方方地走上前去施礼,说:“徐前辈,您怎么来了?”

        徐忠正待回答,他身旁另外一个叫作徐洪的长老却抢先问到:“你是战晨?”

        “正是。”

        “好哇,你这几天可让我们好找。”

        “几位前辈找在下到底有什么事情?”

        “不消说了,战晨,你必须跟我们走一趟?”

        “去哪里?”

        “徐家,我们家主要见你一面!”

        战晨心中早已了然,想到:“忠伯虽在,但我看其他几个人却来者不善,恐怕是我和艳艳的事情已经被徐敬给知道了,他正要像我兴师问罪,才会派人下来找我。如果再三天前我去见他恐怕是凶多吉少,可惜如今情况已经不一样了,也罢,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就去会一会这位未来的岳父大人吧。”

        于是,战晨答道:“好的,我跟你们走。”

        “战晨——”徐忠不忍地叫道,但是又没有下文,他无能为力,身为徐家人,他只能选择忠于徐家。

        “徐伯伯,没事的,你放心吧。”战晨笑道,显得很轻松。

        徐忠听他这话不由一惊,心想:“莫非这小子有什么办法吗?他似乎很明白他将面对的是什么,为什么会如此淡定?不,不论任何手段,在万法强者面前都只是笑话。”

        一行人终于启程,离开始初岛之后,他们就飞往徐家所在的悬空岛。不久之后,战晨就看见一座巨大的岛屿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中,而这时,身旁的徐忠对他传音说:“战晨,我们就快到了,待会儿见到我们家主,小心说话。”

        “知道了徐前辈!”战晨同样传音给他,只是他现在的心情轻松,完全没在想等一下遇到徐敬该如何应对,相反,他正在欣赏着眼前这个徐家的悬空岛。

        “好大,着规模恐怕都超过人杰城的两倍了吧。”战晨不由感叹道。

        “那是,我们徐家可是十大家族之一!”一名徐家长老立即就骄傲地说道。

        临近悬空岛时,战晨更是发现有三三两两的徐家守卫在悬空岛的附近巡逻,他们的目的便是防止外人随便接近这座岛屿。

        见到徐忠等一行,他们纷纷上前行礼,而这几个徐家长老根本就没有理会那些负责巡逻的守卫,直接降落到了岛上。

        他们徒步朝着岛屿中央走去,一路上,战晨见到了连片良田,布满楼房的城镇、城镇中热闹非凡,穿梭着往来的行人,修为最低的都有元神境,顿时心惊:“这哪里是个家族的领地,压根就是一个独立的王国,这就是徐家的实力吗?”

        当然,作为这座岛屿的统治者徐敬的住宅更是气派非凡,单单房屋就多达数千间。

        徐忠等人将战晨直接带到了议事大殿之前,徐洪就对其他人说:“我先进去通报家主,你们就在大殿外守候吧。”说完就朝着大殿走去。

        战晨等人便在门外守候着,不一会儿,徐洪便出来了,对战晨等人说:“你们都进去吧,家主要见战晨。”

        于是,战晨便跟着其他人进入大殿之内,一眼便看到,一个身着华袍满脸威严的中年男子便端坐在大殿正中,样貌和徐丽艳有一两分相似,便猜到他就是徐敬。

        战晨在观察徐敬的同时,徐敬也在观察战晨,见他英姿勃发,确实比起李少白来身上多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气韵,便想到:“难怪艳艳会喜欢上这个战晨,想必这小子就是依靠自己的卖相勾引了我的女儿吧,绝不能让他得逞了,一个没头没脸、不知根底的普通内宗弟子,哪能配得上我的女儿。”

        想到这儿,徐敬便沉下脸来,问到:“你便是战晨?”

        战晨上前一步向他行了个礼,朗道:“拜见徐大长老。”

        “战晨,我今天请你来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不知大长老要问什么?”

        “你认识我女儿徐丽艳吗?”

        “认识。”

        “你们两人是什么关系?”

        战晨沉默了一下,才答道:“我和徐丽艳二人互相倾慕,两情相悦。”

        “果然,你们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了,竟然瞒着我?!”他的这番话终于成功地点燃了徐敬的怒火。

        就在这时,大殿门外传来一道清越的声音:“爹,不要问战晨了,让我来回答你吧。”

        战晨下意识转头一看,徐丽艳已经出现在了门外。

        徐敬目光一凝,问:“艳艳,你怎么来了?”

        “爹,得知你把战晨抓来,我就不能再保持沉默了,不错,一切都正如你所猜测的那样,我早已与战晨私定终身了,并且还成了她的女人!”

        “艳艳,你!”徐敬感到自己的肺都气炸了,但是他毕竟是万法强者,一族之长,还是强压下怒火,问道:“告诉我,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早在一千多年,我们两个还在外宗的时候。”

        “我现在真后悔,不应该放你到外宗去,而是应该将你一直关在家中,这样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了,你跟少白——”

        “我跟李少白永远不可能的,我讨厌他,与其嫁给他,我不如一辈子守寡!”

        “那你就和一个野小子厮混吗?”

        “爹,你想错了,战晨是个很有前途的男人,他的资质——”

        “住口!你的翅膀长硬了,就想为所欲为了吗?在这个家族中,还没有人能违抗我的意志,我今天便杀了这个战晨断了你的念想。”

        “爹,你要是这么做,我只能陪着战晨一起去了!”徐丽艳惊慌地挡在了战晨的前面。

        战晨看得心里热乎乎的,不过他坚决不能允许一个女人挡在自己的前面,他将徐丽艳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说道:“艳艳,你退到我身后,让我给你父亲说吧。”

        “战晨,你不明白情况!”徐丽艳焦急道。

        可战晨却没有理会徐丽艳的劝阻,勇敢地面对徐敬,说道:“徐大长老,我和徐丽艳二人两情相悦,您就不可以成人之美吗?”

        “不可以!”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说不行就不行,从来没人敢在我们面前说不!”

        “那么我今天如果对您说不呢?”

        “那我就要杀了你!”

        “杀了我?徐大长老,恐怕您要考虑考虑自己的这个决定了,因为这个会引来十分严重的后果。”战晨紧盯着徐敬说到。

        徐丽艳听了战晨的话吓得不轻,赶忙在背后说道:“战晨,你在说什么胡话呢?我爹最讨厌别人威胁他。”

        “哈哈哈,能有什么后果?我倒要看看!”徐敬怒极反笑道。

        “那么徐大长老,你认得这个吗?”战晨一边说,一边从储物戒中取出了黄念慈赠给自己的令牌,向他展示。

        徐敬看到那一块令牌,表情顿时凝固住了,不由叫道:“这是宗主神令,小子,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的?”身为徐家家主的他自然懂得这一块小小的令牌意味着什么。

        “自然是宗主赐给我的,不妨告诉您,我现在已经拜入他的门下,成为他的二弟子了!”战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