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破道在线阅读 - 第九百零一章 威胁

第九百零一章 威胁

        “师姐——你也喜欢我?”战晨问到。

        林素雅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是的,本来我也觉得维持现状最好,可是今天徐妹妹对我说,我现在不把它说出来,也许就永远也没机会说了,所以我今天把我的心意告诉你,你可以拒绝,这样也好让我死心。”

        “我、我,其实、其实我出了徐丽艳以外还有四个老婆——”

        “这个你以前就告诉我了,开始我也认为这很重要,可是听了徐妹妹刚才的一席话,我醒悟了,你的过去怎么样我已经不在乎了,关键我明白我心里始终有你,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才会获得幸福。”

        “可是,我怎么向我的其他女人交代呢?”

        “战晨,如果你很为难,可以拒绝我,我保证下一次都不会向你再提及这件事了。”

        战晨沉默了,就在这时徐丽艳推门而入,说:“不要呀,这样林姐姐会孤苦一生的。”

        战晨惊讶,问道:“你是怎么听到我们说话的?”

        徐丽艳俏皮一笑,说:“其实你没注意,我没将门关实,而是留着一条缝隙,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

        林素雅的脸一下就红了,不由得将头埋下去,说:“徐妹妹,你忒不厚道,明明说让我跟战晨单独聊的。”

        徐丽艳推了战晨一把,说:“做男人的还不主动点,像你这般扭扭捏捏,还算是大丈夫吗?”

        “师姐,我——”战晨一冲动就想说出“喜欢”二字,但忽然又觉得哪里有不妥。

        徐丽艳走到林素雅面前,并将她牵到战晨跟前,同时拉住战晨的手,将二人的手牵到了一块儿,说:“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林素雅抬起头悄悄看了战晨一眼,眼中多了一抹柔情,更是让战晨心旌摇曳。

        是夜,战晨带着林素雅回到自己居所,在那儿二人终于结合了,事成之后,林素雅趴在战晨胸膛之上,一语不发,但心中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真希望这时光永远持续下去。

        战晨抚摸着她美丽的银发,幽幽叹道:“师姐,我真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害了你。”

        林素雅伸出纤手,掩住他的口,凝望着他,斩钉截铁地说:“战晨,我不后悔,徐妹妹说得没错,只有大胆地追求,才能获得幸福,我之前真是太傻了,修为再高,实力再强,寿元再悠久,却又为何,如果不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终究是一具行尸走肉。”

        战晨的心弦被触动了,将她搂得很紧了些,说:“师姐,有你这句话我就心安了,今后我也将对你不离不弃!”

        两人又是缠绵在一起,难舍难分。

        从此以后,战晨便跟徐丽艳和林素雅二女过起了悠闲的生活,但是他的修为进度并没有因此而减慢,反而有所加快,因为二女体内丰沛的元阴之力,这些力量滋养着他的身体,给他带来了新的力量,新的感悟。

        “阴阳互补正符合太极之道,我对太极奥义的理解又加深了不少,难怪那么多修士总爱寻求道侣,因为这样做对自己修为的提升只会是有益无害。”战晨时常会这样想到。

        然而这种滋润的小日子并未持续太久,一日,被他打败过的林海涛找上了门来。

        战晨看着他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便问道:“林海涛,你找我有何事?”

        林海涛冷笑道:“战晨,你倒霉的日子已经到了,上面的人已经盯上了你,到你过去见他一面,你可有胆?”

        “谁要见我?”战晨疑惑道。

        “你跟我来便知。”

        “好。”战晨自是不惧他。

        林海涛转身便走,战晨紧跟着他穿过一栋栋建筑,来到一处阁楼前,那阁楼竟有几名弟子把守,见林海涛来了,他们就问道:“人带到了吗?”

        林海涛答道:“就在后面。”

        “快进来吧,公子已经等急了。”

        林海涛转过头对战晨说:“战晨,已经到了,跟我进去吧。”

        战晨左右瞧了一瞧,见此处仍属于人道宗外宗范围,想来也不会有多大凶险,于是便放胆跟着他走进阁楼之中。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三楼一个雅间内,战晨见到里面坐着一个熟悉的人,那一脸嚣张自傲的模样,不是李少白,却又是谁。

        “李公子,我把战晨带到了。”林海涛见到李少白,立即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容,其速度堪比川剧中的变脸。

        李少白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摆了摆手,说:“下去吧,我与战晨有话要说。”

        “是。”林海涛赶紧退了下去。

        而李少白却看向战晨,目光中透着股杀气,战晨自是不惧他,坦然地和他互视,李少白不由冷笑,说:“战晨,你好大的胆子,还没有修为比我低的人敢正面直视我。”

        战晨微微一笑,说:“那我就算第一个吧。”

        “好,很好,你的嘴真硬,罢了,我今天没心情跟你在这细枝末节上面斗嘴,就直奔主题吧,我记得我之前提醒过你,叫你离徐丽艳远一点,可是你却置若罔闻。”

        “哼,李少白,我和徐丽艳是两厢情愿,与你何干?”

        “开玩笑,我是徐丽艳的未婚夫,你敢碰她,就等于碰了我的逆鳞!”李少白勃然大怒。

        “李少白,徐丽艳根本就不爱你,才会跟了我。”

        “这我不管,我们之间有婚约,是家长定下来的,是雷打不动的,不论艳艳同不同意,她都会和我完婚,而且女人嘛,得了她的身体,她的心自然也就归附了。”

        “李少白,随你怎么说,反正徐丽艳是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李少白双眼微微一眯,问道:“我问你,那些传闻是真的吗?”

        “什么传闻。”

        “外面都在传,你跟徐丽艳已经苟合了,可有此事?”

        战晨在这时却是犹豫了一下,他本想照实说出来,好让李少白彻底死心,但是忽然又觉得不妥,试想一下,徐丽艳所在的徐家,李少白所在的李家,都是人道宗内宗的大宗族,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不啻于庞然大物,随便乱说,会惹祸上身,甚至有杀身之祸,也会将徐丽艳逼到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所以这件事情还是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于是他便笑道:“我与徐丽艳的关系,你自己去问徐丽艳不就知道了吗?”

        “你!”

        “李少白,该说的我都说了,如果你没有其他话要对我说,恕我不能奉陪了。”战晨说完这句话,转过身就想走出房间,却听见李少白在后面说到:“战晨,你给我等着,我定叫你吃尽苦头!”

        对此战晨不作理会,直接大步走出了大门。不过,出了阁楼,他就匆匆赶了回去,并敲响了徐丽艳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