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破道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二十四章 神秘断剑

第八百二十四章 神秘断剑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众人再次集中起来,朝着主会场进发,不多时便来到了那个圆形建筑物的前面,战晨抬头一看,只见建筑物上写着三个醒目的金色大字“观天楼”,心中不由产生一丝好奇,对着宫心妍问:“宫姐姐,你到过这观天楼里面吧?”



        宫心妍点头答道:“嗯,来过几次。”



        “这里为什么叫做观天楼呢?这‘观天’二字是否藏有某种玄机?”



        宫心妍笑答到:“这里的‘天’代表的意思是天机,观天意思便是窥得天机,因为历次太演仙道大会都在这观天楼中举行,许多来这里观看过比赛的人都得到了启发,回去之后纷纷突破原有境界,所以观天楼的名字就这么来了。”



        “原来如此。”战晨恍然大悟。



        众人随着人流步入大门,看见一楼大厅之内已经排起了数条人龙,他们不是来抢购仙道大会门票的,就是来报名参赛的。战晨就亲眼看见一个人将一百块上品仙石递给那里的工作人员,却只换得了一张门票,暗暗咋舌:“一百上品仙石只换一张门票,真够贵的!而且据说观天楼能容纳下几十万观众,单单这里面要挣多少仙石啊。”



        战晨跟着其他人来到了报名的窗口,皇甫萤施放出一丝威压来,拥挤在窗口处的人就惊得纷纷让开,而琴箫派的人则趁机挤了上去。



        皇甫萤将请柬递给那里的工作人员,说:“我们是琴箫派的。”



        “琴箫派,我看看。”工作人员拿出一份清单来仔细地查了查,又说:“琴箫派,可以有三百个参赛名额。”



        皇甫萤转过头,对身后的人说:“你们都上来报名吧。”



        战晨跟在队伍后面不多时就轮到了,他将身份、修为报了一下,工作人员就交给他一面金牌,他仔细地看了看那块金牌,发现上面有一个号数“181”,而金牌的背面还刻有太演仙道大会的标志、符号。



        “记住,开赛那天,181就是你的出场号数了。”工作人员说道。



        众人各自取好了号数,皇甫萤就对她们说到:“好了,现在大家都可以自由huodong了,记住三天后一大早,我们就在我们住宿的地方集中。”



        “是,宗主!”



        大家都分散了,战晨正想回自己的屋子去,却从后面被皇甫萤给拖住了,不由苦笑道:“宗主大人,你找我有事吗?”



        皇甫萤笑道:“陪我逛逛池州城吧,我很久都没来这里了。”



        “额,宗主,我突然有了灵感,想回去解决一个修炼上的问题,您就自己去吧。”战晨头大了,急忙找了个托词。



        “我不要!难得来这大都会玩,你却要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多没意思呀。”



        “我还是无不想去。”



        “那我以宗主的名义命令你!”



        “那好吧。”战晨只得无奈地答道,心想先应付应付这个小祖宗,看来只有等到她玩腻了,自己才能脱身。而周围的那些师姐们盯着他还满脸羡慕,大概是嫉妒他为什么和宗主的关系那么好吧。



        皇甫萤拖着战晨,一下就来到了池州城的坊市,那里可谓是人山人海,卖什么的都有,许多仙者干脆席地而坐,摆起了地摊来,更有甚者更是沿街叫卖起来,有些物件太大了,不好拿出来,售卖者便会白纸上著名。



        见到此番景象,战晨心中也是多了分期待,也许自己真能淘到什么好宝物,尤其是身边跟着这位小前辈,战晨先去了灵药阁采购了一批灵药,就开始在沿街的商铺地摊上游逛。



        皇甫萤嘴上是没停的,一会儿糖葫芦,一会儿烤肉串,似乎完全是来这里享受的,地摊上那些货色似乎完全不入她老人家的法眼,连看一眼都不看。而战晨只得耐着性子陪她瞎逛。



        忽然,皇甫萤停下了脚步,眼睛一亮,将战晨给拖住了,悄悄说道:“战哥哥,我发现宝物了!”



        “宝物?哪里!”战晨的心不由一紧,皇甫萤能说是宝物的东西显然是重宝一级的。



        皇甫萤笑道:“瞧你紧张的,我说宝物是相对于你的,在我眼里还不算什么呢。”



        “那也行,快说是什么?”战晨不由叫道。



        皇甫萤将手往前边的一处地摊上指了指,说到:“就是那个地摊上面,瞧见了吗?地摊上摆着一把断剑。”



        战晨顺着她的指示遥遥望去,悄悄地问到:“那到底是什么?”



        “你先别管,将东西买下来,回去我跟你说。”



        “好!”战晨当即就点了点头,走到那个摊位前,守摊的是一个拥有元神大圆满修为的仙者,气息深沉,显然不是凡辈。



        战晨在他摊位前蹲了下来,假装随便摆弄了几样东西,最终才拿起那柄断剑来,左右翻看了一番,这柄断剑显然很有些年份了,连表面上都生出了灰黑色的锈来,若是丢在地上,一定会被人认为只是一块废铜烂铁罢了,不过战晨却感到它很有分量,重量是游龙惊魂剑的十倍还不止,这其中却有蹊跷,于是便问:“这位道友,你的这柄断剑怎么卖。”



        对方伸出一个巴掌来,说:“五百jipin仙石。”



        “什么?这么贵!”战晨不由叫了起来。五百jipin仙石可相当于五十万上品仙石,这个仙者还真敢漫天要价,于是便说:“道友,五百jipin仙石可不是小数目吧,这柄断剑能值那么吗?”



        那位仙者说道:“嫌贵就别买,不二价,这柄断剑可是我闯入一个成道老祖的墓地,九死一生才得来的,所以该值这个价。”



        战晨拿不定主意,回头看了看皇甫萤,皇甫萤却还在享用自己的肉串,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询问的眼神,心里不由暗骂:“好哇,该死的皇甫萤,是你叫我买的,现在却做起了甩手掌柜了。”不过他瞬间就坐下了决定来,一咬牙,说:“好,五百就五百!”他迅速就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仙石交给摊主,然后抓起了了剑就离开了。



        待走远之后,战晨才问皇甫萤:“皇甫mèimèi,我刚才可是花了五百jipin仙石的高价买下了这一柄断剑啊,如果没用,那我可就亏大了。”



        皇甫萤笑道:“战哥哥你放心吧,是挣大了。”



        “那柄断剑到底是什么?”战晨不由好奇地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