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破道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七章 皇甫萤

第七百六十七章 皇甫萤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看到眼前的女孩只有仙元境修为,战晨一下放松了下来,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对方,那小女孩虽然年纪不大,但绝对是个美人胚子,长着一头光滑如鉴后油亮乌黑头发,一双同样乌黑闪亮的大黑睛在长长睫毛的遮掩之下,扑闪不闪的,充满着灵动,琼鼻挺翘,口若含珠,肤如凝脂,惹人怜爱。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战晨看的是频频点头,不停地在心给小女孩点赞,这可爱程度和彩月馨都有的一了,这时候他的内心深处突然冒出了荒唐的一幕,如果是彩月馨和她手牵着手站在一块儿,那真是珠联璧合,绝代无双!



        这时,女孩儿又叫道:“快给我站住,别偷我的药!”



        彩月馨跑到一半,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胆怯地盯着那小美女,那小美女趁机跑到彩月馨的面前抓住她的手,叫道:“你们怎么可以随便偷我的灵药呢?”



        彩月馨被她弄得惊慌失措,满眼含泪。



        战晨赶紧跑了过去,而彩月馨趁机将她的手挣脱开,躲到了战晨的身后。



        而小女孩则警惕地盯着战晨,双方对峙了起来。



        战晨觉得自己一个叔叔辈儿地人物,犯不着与女孩儿一般见识,于是便挤出笑脸来,问到:“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孩回过头来,下下地看了他一眼,吐出一句话:“看你嬉皮笑脸的,不是好东西!”



        战晨头直冒冷汗,赶紧解释道:“我们不是偷药贼的,我们只是误闯了来。”



        “还不是,你们肯定是打我灵药的主意,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小美女狠狠地瞪着他。



        战晨拿她没办法了,只好陪笑道:“是我们的不对总行了吗?”



        “哼!”美女冷哼一声,把头摆到了一边去。



        战晨再次暴汗,陪笑道:“小美女,请问你的芳名?”



        这“美女”二字果然受用,小女孩终于答道:“我叫皇甫萤,偷药贼,别以为讲两句好话,我会把灵药交给你们!”



        “好好好,我们先不谈灵药的事情好吗?”



        皇甫萤这才回过头来,撇了战晨一眼,问:“说吧,你们到底是谁?”



        “呵呵,我是宗里的新晋弟子——徐山,而她叫馨儿。是我的灵兽。”



        战晨当然不会把自己的大名报,否则事后如果真查到自己头,那后患无穷了。



        “原来如此,那么你们丝怎么通过山下的幻灵大阵来的呢?”



        “原来先前困住我的灵阵叫做幻灵大阵!”战晨终于明白了过来,又想到:“馨儿的本事最好不要暴露给外人,眼前的这个小女孩虽然人畜无害,可想必也是宗内某位长老的千金什么的,我没必要说大实话。”



        于是他便装出了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初来宗里,什么都不懂,只是看到这里的山峰位置高无,所以被吸引了过来,哪知进入这大山之,被迷雾所困,误打误撞才侥幸到了这里。”



        皇甫萤用大眼睛盯着他,目光闪闪发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战晨下意识低下了头,心想:“真可恶,我还真不擅长应对孩子纯真无邪的目光!”



        皇甫萤忽然一笑,说:“原来是这样呀,既然是迷路没办法了,那么皇甫萤相信你们不是故意要闯进来的偷药贼吧。”



        “太好了,谢谢你的信任。”战晨松了口气,不过又试探着问:“皇甫萤,我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这里你一个人居住吗?”战晨小心地问道。



        “救我一个人——”皇甫萤的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笑道:“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呢?还有我的祖奶奶也住在这里。”



        “什么!”战晨不由大惊失色,很显然皇甫萤口的“祖奶奶,很有可能是琴箫派里大长老,甚至是宗主般的存在,如果要是被她给知道了自己闯入了这里,那么恐怕凶多吉少了。”



        又听皇甫萤接着说:“不过现在,你恐怕见不到祖奶奶了。”



        “为什么?”战晨不由问道。



        “因为她现在正闭关呢。”



        “也是说她现在不在这里?”



        “是呀,她离开了这座山,不知到了哪儿去了。”



        “那好,那好!”战晨长出了一口气,又说道:“皇甫萤,我和你做个约定吧。”



        “什么约定?”



        “那是我今天山的事情,你对谁也不要讲起,包括你的祖奶奶,好吗?”



        “凭什么,我要跟她老人家说,而且还要告诉她,你们是来偷药的!”



        “别,千万别呀!”战晨忙叫道。



        “哼!”皇甫萤冷哼一声,又将脑袋摆到一旁,弄得战晨是一个头两个大,他实在没什么应对这种小鬼的经验。



        在这时,彩月馨从战晨身后钻了出来,对皇甫萤说道:“小妹妹,偷灵药所是我,要抓抓我吧,和战晨没有关系。”



        “我可不是小妹妹?你看起来也不我大呀!”皇甫萤说到,并好地凑近了彩月馨,盯着她直看,似乎对她很感兴趣一般。



        彩月馨被她看得不好意思了,问道:“你、你看什么?”



        “你叫馨儿吧?”



        “我叫彩月馨。”



        “那我叫你小馨好了。”



        “可我你大,你这称呼不对?”彩月馨不满道。



        “你我大,怎么证明呢?我看我还你大呢!”皇甫萤反说到。



        彩月馨不得不耐心地跟她解释:“我告诉你,年龄不能只看表面——”



        “是呀!我表面看起来小,其实你大得多!”皇甫萤得意地说道。



        “怎么可能呢?总之我你大!”



        ……



        看着她们二人为了年龄问题争得不可开交,连战晨都忍俊不禁了,心想:“馨儿和那个皇甫萤都太可爱了,果然还是两个孩子!”



        不过看到彩月馨居然主动开始和别人交往起来,他还是打心眼里觉得十分高兴,于是便走前去,伸出一双大手来,分别按在了彩月馨和皇甫萤的头,狠狠地揉搓了几下,叫道:“好了,你们两个都别争了,馨儿是妖兽,皇甫萤你自然无法与她相。”



        “该死的徐山,你做了什么,干嘛要摸我的头!”与彩月馨的享受相对,皇甫萤似乎对自己的脑袋被摸了,感到相当不满。



        “呵呵,抱歉抱歉,我只是情不自禁而已!”战晨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刚才的举动确实太反常了,和以往的自己有很大不同。



        皇甫萤恨得牙根直咬,叫道:“该死的徐山,这笔账我记下来了,迟早要叫你还。”



        战晨心却颇为得意:“嘿嘿,你不知道徐山只是我的假名字而已,凭这个你根本别想在宗里找到我。”



        这时,彩月馨突然鼓起勇气来,对皇甫萤说道:“皇甫萤,那块灵田里的灵药,真的对我很重要,你能让我选一两株带走吗?”



        皇甫萤想了一想,天真的一笑,说:“那好呀,不过我也不能白给你们药,你们总得拿什么东西跟我换吧?”



        战晨听了她们二人的讲话,微微一愣,马问道:“等等,皇甫萤,你真的能让我们拿走灵田里的灵药吗?”要知道,那些灵药可都是仙阶王灵药或者是十分稀有的仙阶极灵药,每一株都价值连城,有价无市。



        “可以吧,反正那片灵田里的灵药很多,即使少了一两株,我想祖奶奶都不会发现吧。”皇甫萤答道。



        战晨却暗想:“不,怎么可能呢?仙阶王灵药每一根都很宝贵的,若是拿了,一定会被发现,可是难得皇甫萤肯让我们取药,这也许是一个恢复馨儿伤势的千载良机,我到底是应该冒险取药,还是应该拒绝离开呢?”



        底部字链推广位



        本来自        http:///html/book/32/3271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