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破道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一章 哀婉

第五百七十一章 哀婉

        “不!”战晨双眼都急得通红,没法再淡定了,他好像忘记了自己与梅晴的修为差距,迅速冲向她,希望能从她手中将师姐夺下。

        然而,在他接近之时,却感觉一股无可匹敌的气浪向他袭来,身体不由自主就飞了出去。事实就是如此,他的修为与梅晴有云泥之别,梅晴单凭释放出的气势就能将他给震飞。

        “师傅,放过师姐吧,您加害师姐又于心何忍?她一直将您当作她最亲密的人!”战晨苦苦哀求。

        可梅晴已是铁石心肠,伸出手来将仍然处在昏迷状态的庄晓蝶檀口掰开,就要将毒丹送入她口中。

        这时战晨出招了,操控着金羽剑朝着梅晴袭击去,可是梅晴目中却闪过不屑,只是张开嘴朝着剑吹出一口气,一股猛烈的狂风就刮过,金羽剑就如醉汉般,歪歪斜斜几下,一头栽在地上。

        而战晨也被这股气流刮中,飞出了数百米摔在地上。可是他没受什么伤,又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梅晴全力冲去。

        见此,梅晴幽幽叹了口气,说:“没用的,战晨你的修为和我相差太远,连近身都做不到。”

        “我还有绝招!”为救庄晓蝶,战晨决心祭出最后的撒手锏,他将剑指竖于眉心,一声猛喝:“识剑!”就使出灵魂攻击来,可是几乎在他出招的同时,梅晴也动了,只是向一边闪了闪,就将战晨的灵魂攻击躲开了!

        躲开这一击后,梅晴显得非常惊讶,说道:“战晨,真没想到,你身上还藏着好东西,灵魂攻击道术么?如果命中了自然可以对我造成一些小麻烦,可是要在你命中的前提下,在对阵修为比你高出许多的人的时候,当面袭击,你没有一丝胜算!”

        “可恶!”战晨失望地跪在地上,用拳头猛擂大地,他实在没辙了。

        梅晴的眼中却闪过一丝得意色彩,又将庄晓蝶的嘴打开,就要把毒丹放入她口中。

        正当这时,山谷上方却传来一声洪亮的怒喝:“梅晴,快住手,休伤吾儿!”这声音将如洪钟大吕,使得周围的大山都仿佛在颤抖。

        战晨猛地抬起头来,心中燃起希望,叫道:“是宗主来了!”于是又对梅晴劝道:“师傅,宗主来了,您快罢手,否则真的就无法挽回了!”

        这一刻,梅晴脸色却露出了凄婉的笑,说:“战晨,已经来不及了,我回不去了,至少也要拉上一个人和我一同死!”一边说着她一边还是将那枚阴森森的丹药塞入庄晓蝶口中,并迫使她吞下。

        “不——”战晨目眦欲碎,拼命地想冲上前去制止梅晴,但还是慢了一步。

        此时,庄炜烨也已经驾到了,身边还跟着宗内四名长老,也恰巧看见了梅晴加害自己女儿的这一幕,也是一正焦急,叫道:“梅晴,你这个叛徒!对我女儿做了些什么?”

        梅晴哈哈大笑,之后对他说道:“宗主,我给晓蝶服用了一枚毒丹,就是我当初服用的那一种,而且是仙阶中品丹药。”

        庄炜烨既惊又怒,不无痛心地说:“梅晴,没想到只是几年不见,你就彻底堕落成了一个魔修,要知道你曾是我们宗派的冉冉升起的新星,寄予了大家多少希望!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什么让你变成如此丧心病狂!”

        梅晴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却装作张狂的大笑,高声说道:“是我自甘堕落的,因为我遇上了尸魂宗宗主萧邪,是他让我明白了做魔修的好处!”

        “哼,看来你已经无可救药了,我今天就代表宗门将你灭杀!”

        梅晴笑道:“庄宗主,您的女儿还在我手中,你敢动手吗?”

        庄炜烨顿时进退维谷,他毕竟是一位父亲,但是他也是一位杀伐果断的宗主,马上就下了决定,叫道:“魔女,你以为用我的女儿要挟有用吗?我是不会与魔修讲条件的,否则灵鹤派早就被灭了!”

        说罢,庄炜烨取出剑来,身旁的几位长老和战晨、李俊辰等人见此纷纷劝道:“宗主,不要啊,请您三思!”

        “你们都给我住口!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就像你们这样非但救不回我女儿,反而会让着女魔头跑掉!”庄炜烨立即呵斥道,他不再犹豫,马上开始凝聚仙元。

        梅晴看他不像是在威胁,这时候将庄晓蝶带在身边反而是一种妨碍,银牙一咬,就将她给推到一旁,也开始凝聚仙元,两人的气势不断攀高,在山谷的山空都,形成了一红一黑两种泾渭分明的力量。

        “焚海狂澜!”庄炜烨出招了,他大剑一挥,倾力一击,就形成一道将近三百米的火焰巨浪,朝着梅晴席卷而来,势不可当。所过之处,连石头也被烧得发红,然后像烈日下的雪糕一般逐渐融化掉。

        梅晴见到庄炜烨这招竟有如此声势,如临大敌,娇叱一声:“悬河长剑!”也操纵手中水蓝色的宝剑,化为一条两百多米的散发着阵阵邪气的悬河,朝火焰巨浪淹去。

        两人的绝招在山谷中央相撞,高下立判,悬河的水全部被火浪给蒸干,化为漫天的蒸汽,而火浪则趋势不减朝着梅晴劈头盖脑袭取,并将她的身体淹没。

        “啊!”在烈焰中传来梅晴一声惨叫,接着就看她的身体从火海中横飞而出,摔在地上没了声息。

        其实这场战斗的结果在一开始就注定了梅晴会惨败,在修为上她只是刚刚突破仙元高阶,而庄炜烨却在仙元大圆满也不知道驻留了多少年;在功法上,梅晴是半路出家,改修魔功,但她连使用的道器、剑法和道术都是过去的,并不适合发挥出现有的魔元的威力;况且在战斗经验上,年轻的梅晴也大大输给了庄炜烨。

        这时,战晨不由冲上前去,抱起躺在地上的庄晓蝶,并向她体内输送了一份仙元,叫道:“师姐,你快醒醒!”

        庄晓蝶得到他仙元的支持后,这才悠悠转醒,看了一眼战晨,却笑道:“不要紧张,我没事!”

        “还没事!刚才师傅给你吃下了一枚毒丹!”战晨担忧地说,并将仙识探入庄晓蝶的体内探查起来,却发现那枚毒丹早已融化了,化作一股股污秽的能量侵入了庄晓蝶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中,尤其是盘踞在她的心脏中的丹毒,仿佛有生命般形成了一个扭曲的虚幻鬼影,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扭曲着。

        “这就是欲魔吗?!”战晨心中不由一沉,并试着用自己的仙元去驱除它,却发现自己的仙元根本奈何不了欲魔分毫,就像一记重拳打在了空气中。

        这时,庄炜烨等人走了过来。庄晓蝶看了自己父亲一眼,叫了声:“爹!”

        庄炜烨再也摆不下宗主的姿态了,就像一位父亲一样,赶紧走到女儿身边,抓住她的手,问:“蝶儿,你觉得怎么样,有什么难受?”

        庄晓蝶摇了摇头,笑道:“爹,我很好,没什么不妥。”

        一旁的战晨却说道:“宗主,师姐她中毒了。”

        庄炜烨忙用仙识对自己女儿的身体进行探查,神色却越来越凝重,叫道:“这到底是什么毒,如此顽固,我的仙元竟对它们没有半点儿作用,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来闻!”

        战晨则在一旁说到:“这恐怕是萧邪给师傅的魔丹,配方只有那魔头才知道。”

        一旁的几位长老说道:“宗主,我看先把令媛带回宗里,我们再慢慢找办法解毒吧。”

        庄炜烨点了点头说:“好吧,我们先回宗去!”

        就在这时,战晨和李俊辰却跑到一旁,扶起地上梅晴,却发现她浑身的经脉已断,生机绝灭,于是不由齐声叫道:“师傅,师傅!”

        见到这一幕,庄炜烨却大为不快,叫道:“战晨、李俊辰,你们在干什么?她只不过是一个女魔头罢了!不要忘了,就是她将蝶儿害成这模样的!”

        战晨却悲哀道:“宗主,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为母,宗主,师傅她快不行了,就容我们做徒弟的送她最后一程!”

        庄炜烨听了这话不由一愣,叹道:“罢了,罢了,我们先走吧,就让这两个人呆在他们师傅身旁,梅晴虽然犯了重罪,但她原本也是我们宗派里的长老,为我们宗门也做出过不少贡献!”

        “是!”几个长老答道。

        接着庄炜烨等人就带着庄晓蝶匆匆回宗,而战晨和李俊辰却独自留下陪着梅晴。过了好一会儿,梅晴才恢复了清醒,睁开眼睛,就看见战晨抱着自己,嘴角挤出一丝笑来,对他说道:“战晨,我害了庄晓蝶,你不恨我吗?”

        战晨叹道:“师傅,我非常想恨您,可是却恨不起来,况且您已经变成如此了,我还怎么会再恨您呢?”

        梅晴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却笑道:“是啊,我马上要死了!”

        “师傅,您别这么说,您一定会好起来的,我、我一直喜欢您!”这时李俊辰终于忍不住了,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梅晴听了他的话,不由露出一丝自嘲的笑,道:“想不到,喜欢我的竟是你这个小子,为什么不是战晨呢?”

        战晨只得抱歉道:“我一直把您当作师傅,从来没有变过。”

        “哈哈哈,到头来我只是个笑话,结果我最终都没能真正得到你!”梅晴不甘地讥笑着自己,直到了生命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