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破道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二章 交易

第五百二十二章 交易

        雷海足足维持了近五秒才散去,众人才得以看清雷霆之中的景象,百米之内全部化为焦土,而聂振坤半跪在焦土地中央,彻底成了个“黑人”,他头发蓬乱,皮肤焦黑,衣衫褴褛,惨不忍睹。

        卓霆傲然而立,看着对手,等待着他再次站起,然而聂振坤只是狠狠地看了卓霆一眼,就仆倒在地,彻底失去了知觉。

        直到此时,长老才激动地宣布:“卓霆获胜,本届大比的冠军产生!”

        全场一片欢呼,卓霆傲然而立,以一个胜利者的身份接受着全宗上下的瞻仰洗礼。

        见证着这一幕,战晨陷入了深思:“聂振坤不是从我现在的实力可以战胜的,没想到卓霆的实力还要更强,我突破窥元大圆满以后也许能和聂振坤一较高下,但是恐怕还不是卓霆地对手,以后如果碰到他一定要小心!”

        战晨深深地感到了自己实力的欠缺,也从所谓的“越阶挑战天才”的光环中清醒了过来,自己尚且不能在窥元境强者中称霸,要走的路还很长。

        大比之后就是颁奖仪式,庄炜烨亲自上场为取得前二十的弟子颁奖,之后便是开启宝库等,不过这些事情都与战晨无关。

        且说战晨回到碧剑峰后,就将自己关入屋子,思考自己未来要走的路:“我下一步是要先突破窥元大圆满境界,还是先到外头闯闯,历练一番,巩固巩固修为呢?”

        这个问题困扰着他,使得他又回想起大比中自己亲自参与过或是亲眼见证过的每一场战斗,大凡强者都掌握着三种以上的道术,这些道术组合在一起使用,使得这些人往往都攻守兼备,手段变化多端,让人防不防。

        其中最明显的例子无过于自己第一场遭遇的陈立峰,一招道术《遁地》就让自己陷入苦战,差点儿落败,要不是自己修炼的《大千感应经》在战斗最关键时刻出现了异变,他恐怕还无法战胜对方。

        于是,战晨彻底意识到了症结所在:“我掌握的道术还是太单一了,只有灵光闪,且灵光闪还是仙阶下品道术,威力不强,我应该至少领悟到一种仙阶中品道术,就像《遁地》一样。”

        一想到道术《遁地》的逆天能力,战晨就心驰神往,往地下一藏,再强大的高手也无能为力,这时候自己要偷袭,要遁逃都非常容易,这绝对是战斗生存的首选!

        “不行,这本《遁地》我一定要得到!”战晨坐不住了,腾地一下位子上站了起来,激动地在想:“我要马上找到陈立峰,看看他手上还有没有《遁地》功法的玉简,如果有,就要不惜代价地将其弄到手!”

        走出屋子,他马上动身去寻找陈立峰的住所,经过一番询问,他来到了天渐山内门弟子的住宿区,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里,放眼望去,这里一间间院落栉比如林,虽然没有自己在碧剑峰上的居所高大豪华,但也显得别致清新。

        按着门牌号经过一番查找,战晨来到了东南角的一个院落前,并试着敲响了门,不一会儿,便从院中传来一道熟息的叫声:“谁呀?”

        “陈师兄,在下战晨前来求见!”战晨朗道。于是门就打开了,露出了陈立峰那张疑惑的脸。

        “陈师兄,我有事找你商良。”战晨再次说明了来意。

        陈立峰说:“战晨,进来吧!”

        于是战晨就进了门,两人来到客厅之中分主客坐下,陈立峰又起身说道:“我去给你泡茶。”

        战晨连忙出手制止道:“陈师兄,不必麻烦,我只有几句话。”

        “是什么事呢?”

        “我想要买你手中的那本《遁地》道术,不知陈师兄可否割舍?”

        “你是说我在与你对决中使用的道术《遁地》?”

        “不错!”

        陈立峰迟疑了,说:“战晨,恕我直言,这道术都是每个人的不传之秘,尤其是我这《遁地》乃仙阶中品道术,更不能拿来交易。”

        战晨一听他这句话却不忧反喜,陈云峰能这么说,那就说明这装《遁地》的玉简不是一次性的,那就至少有可能得到这个道术。

        于是他又说:“陈师兄,你尽管开价吧,好商量。”

        陈立峰沉吟半晌,还是拒绝道:“战晨,我跟你讲白了,你得到了这个《遁地》也没什么用处,你领悟的是金之奥义,而我的遁地术需要领悟土之奥义,去勉强学习也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我可以再去领悟土之奥义!”

        陈立峰却摇了摇头说:“贪多嚼不烂,你领悟金之奥义,就专攻它,争取修练到人阶大圆满,甚至地阶,不要想太多,因为每多领悟一种奥义就会多花比前一种奥义多一倍的时间和精力,比好说你领悟金之奥义达到了人阶七成;这时候再去领悟土之奥义,并也达到人阶七成,所花的时间就是之前领悟金之奥义的两倍,这时候你要再领悟第三种奥义,所花的时间还要是领悟土之奥义的两倍,是先前你领悟金之奥义的四倍。”

        “同时,奥义之间也会有冲突,不好磨合,比如领悟金之奥义后再去领悟土之奥义,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奥义,土之奥义就会对金之奥义领悟产生干扰,你要从金之奥义七成再达到金之奥义的八成,就会比原来困难一倍,所以大凡天才都会选择只领悟一种奥义,并将其提升至最高境界!”

        陈立峰的一番述说引起了战晨的思考,从他自身来讲,就领悟了太极奥义、金之奥义和光之奥义这三种奥义。而太极奥义是在领悟金之奥义的过程中衍生出来的,与金之奥义关系紧密,所以相互之间并没产生干扰,反倒是相互促进。

        但是,他领悟的光之奥义与金之奥义、太极奥义之间的联系就几乎没有,所以一开始就显得相当艰难。这还幸亏他的领悟能力非同一般,同时在过去修炼过追光步、大周天星辰术和伏魔渡厄印等光属性的功法。否则换作是其他人来,恐怕领悟个几百年都达不到人阶六成。

        “看来陈立峰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联系,关键是联系!五行奥义间相生相克,其中必有规律可以遵循,如果能抓住这些规律,我应该能够快速领悟其他几种奥义,可惜我的修为和眼界还没有达到这种程度,或许这时候更应该听从陈立峰的建议,集中把我现在拥有的三种奥义给掌握好。”战晨默默地想到。

        然而,他并不打算空手而归,于是又说:“陈师兄,谢谢你的一番提醒,不过我们仍希望你能够将《遁地》卖给我,价钱方面好商量。反正你已经将它彻底掌握了,卖给了我,对你来讲没有任何损失,反而能得到莫大的好处,这是双赢!”

        陈立峰摇了摇头,叹道:“真不懂你是怎么想的,既然你执意想要,那我也就卖给你吧。不过这是一本中品道术,所以价钱自然不能低,这样吧,你这次内门大比不是获得了五百万的功勋点吗?正好我缺功勋点,你把这个给我,外加五千中品仙石。”

        战晨一愣,问道:“不对啊,功勋点也能转让吗?”

        陈立峰点了点头说:“可以,不过需要本人同意,到弟子堂去办理手续。”

        战晨点了点头想到,这个功勋点虽然好,但是如果拿到在传功阁换取道术,也最多能换到仙阶下品道术,而仙阶中品道术跟宝贝似的都被供奉在传功阁七层以上,除非是精英弟子和长老才有资格兑换。

        现在如果仅仅能花五百万的功勋点外加五千中品仙石就换到《遁地》,怎么看都是自己挣大了,因为一本最差的中品道术拿到外面去也能卖到上万中品仙石,而《遁地》的价格肯定还会更高!

        “好吧,成交!”战晨终于下了决定。

        “嗯,一言为定,我们现在就去弟子堂。”陈立峰也腾地一下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二人就离开了宿舍区,来到了弟子堂,经过一番繁杂的手续,战晨终于将自己的五百万的功勋点转移到了陈立峰的玉牌之中。之后,他们就出了弟子堂,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完成最后的交易。

        战晨取出五千中品仙石来,还有点小肉疼,这毕竟相当于自己近一半的财富,可是钱乃身外之物,如果能用它们换到更强的实力,他是不会吝惜的。陈立峰也取出了一个古朴的玉简来,二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且说战晨拿到玉简时候一看其表面上刻的字,却是一愣,因为玉简表面除了“遁地”两个大字以外还刻着一行小字:“青云宗藏经阁收录”。

        “青云宗!”战晨觉得这名字似乎有点熟息,蓦然想起了这个宗派不正是前一段被尸魂宗灭掉的七大宗派之一吗?心中自然闪过一丝好奇,便问陈立峰:“陈师兄,我还有一事不明,想问问你。”

        陈立峰本来要离开了,听到战晨这么一说,就转过头来,问道:“什么事情?”

        “你方便说说,这枚玉简你是如何得到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