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破道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初识布阵

第四百九十四章 初识布阵

        在之后的日子,战晨几乎是一有空闲就会去悬剑崖探望庄晓蝶,虽然他的空闲时间也只有屈指可数的那么几次,但是每一次都为庄晓蝶送去了礼物,这一来二去两人的感情也深了,已经可以算是无话不谈的好友。

        而时间也一天天地在流逝,转眼之间,战晨已经在凌烟阁度过了十五年。在这期间,他也充分得到严炎的信任,与周晓斌一起成为这位大长老的左膀右臂,参与到大大小小丹药的炼制过程之中,将这位炼丹宗师的种种炼丹法决也掌握了个七七八八,还得到了各种九品高阶、九品顶阶丹药的丹方十几个。

        通过炼制、服用这些强大丹药,战晨的修为得以突飞猛进,仅仅十五年时间,他就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已经来到了窥$ABC小说网$小说    (www).(abcxs).(com)元初阶的最巅峰,假以时日,必定能轻松突破窥元中阶!而如果按照原先的修炼进度,他估算自己至少要花百年时间,才有望突破。

        可以说战晨此行也已经非常圆满了,得到了一切他所想要的东西。不过,要说遗憾也不是没有,那就是他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到过严炎炼制一枚仙阶丹药。

        这一日,严炎突然把周晓斌和战晨同时召集来,然后对着周晓斌说到:“周晓斌,如果我没有算错,你在我这里担任药童已有将近三十年时间了吧?”

        周晓斌一愣,答到:“师傅说得不错。”

        严炎沉吟半晌,又说:“三十年,也到了宗里服役的最大期限了,而且你是精英弟子,如果一直执着于炼丹,恐怕实力要不进反退,宗内也会干涉,所以你马上就不得不离开。”

        周晓斌听他这么一说,脸上露出遗憾之色,说:“是呀,可是我感觉自己还有许多东西都没学会呢。”

        严炎低头在原地踱了几步,突然说:“你要离开了,而战晨供职的时间也只剩下五年,你们二人虽然没有拜我为师,但也算是我严炎的半个徒弟。见你们要走了,我心里也有所不舍,这样吧,你和战晨现场竞技,各自炼制一枚风魄丹,就算是结业考试,这场考试中谁的成绩优秀,我就把仙阶丹药的炼制手法传授给他,你们看如何?”

        “仙阶丹药!”二人一听到这四个字脸上都露出了狂喜之色。

        不过,周晓斌显然是君子,马上就从狂喜中恢复过来,说道:“老师这似乎不公平。”

        “哦?怎么个不公平?”严炎看向他问到。

        “我的修为比战师弟高,入门接受您指导的时间也要比战师弟长得多,即使胜了,也胜之不武!”

        严炎看了他一眼,语重心长地说:“周晓斌啊,你为人仁义,我也是看重这一点才肯教你,不过你不用担心,尽管全力以赴,知道吗?”说到这里,他反而看了一旁的战晨一眼,意味深长。

        战晨自然是懂得严炎为什么在看自己,因为在过往,每每自己与周晓斌一起炼丹,他都故意放水,让周晓斌胜过自己一筹,就是为了照顾这位精英弟子的面子。所以,严炎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就是在针对他。

        战晨只能在心中向这位周师兄道歉:“周晓斌,对不住了,这场比试我无法放水了,一切都为了仙阶丹药!”于是便笑道:“周师兄,你可别小看我,最近我经师傅指导,炼丹术可有本质飞跃,说不定现在你都胜不了我!”

        “哦?那我倒要好好领教领教!”周晓斌精神一振,就取出丹炉来。

        战晨微微一笑,也拿出了一个普通丹炉。二人即刻展开了对决,九品顶阶的风魄丹,是战晨等人所知道的最难炼制的一种九品顶阶丹药,需要整整一个月的炼制时间。一个月后,二人几乎同时打开,两枚天青色丹药也同时飞出丹炉,一枚散发着四色丹晕,一枚散发着六色丹晕。

        周晓斌怔怔地盯着从战晨丹炉中飞出的六转金丹,喃喃道:“这怎么可能?!”却听到一边的严炎说到:“晓斌,你现在明白了吧?战晨他一直在你的面前藏拙,就是敬重你这位师兄啊!”

        周晓斌羞愧难当,站起身来,说:“是我技不如人,还沾沾自喜。”

        战晨也站起身来,说:“周师兄你莫要不开心,我今天炼制的丹药超过你这么多,也有侥幸地成分。”

        “好了,战晨,你别谦虚,其实你的炼丹术一直就超过晓斌,只是我一直没点破罢了。晓斌,对不起了,我的最终传承只有先交给战晨,不过你别灰心,好好回去精进炼丹术,待你也能炼制出九品顶级的六转金丹的时候,我也一定会将毕生所学一样托付给你!”

        周晓斌默默地点了点头,独自离开了第九层。第二天,他便离开了烟霞峰,而在周晓斌离开以后,严炎马上就宣布了他要封闭凌烟阁第九层,开始闭关炼丹一年,当然这一回他不是独自闭关,而是和战晨一同。

        凌烟阁上,严炎站在窗口,双手背负在后,遥望远方,忽然问站在身后的战晨:“战晨,你知道我们这烟霞山上的建筑布局有何玄妙吗?”

        战晨愣怔了一下,这其实也是自己一直以来想知道的,便照实答到:“不知道。”

        严炎说:“这里的建筑其实是我根据坤灵阵的阵法布置的,坤灵阵具有接引地脉之气之能,而这凌烟阁的最顶层,是灵阵的中心,也是地脉之气交融的中心。”

        战晨好奇地问:“何为地脉之气?”

        “所谓地脉之气,就是地灵气,也是大地中蕴含的力量,与天灵气相对,就像宇宙之阴阳两极,是成就高阶灵丹的必备条件之一。然而,大地之力虽然磅礴,但却被厚重的大地给禁锢,不像天灵气一样,容易被我们人类吸收或利用,因此我们就需要将它们从深深的大地之中汲取出来!”

        “就是利用坤灵阵吗?”

        “不错,我在这烟霞峰顶利用建筑布下坤灵阵,也正是为了将这里的地灵气抽取上来。”

        战晨心中却又有疑问,问到:“老师,我过去在还是武者的时候,便知地灵气污秽不堪,通常为魔修之喜,拿来炼丹没问题吗?”

        严炎摇了摇头,答到:“这是误解,他们之所以会产生这种误解,是因为大地之中多藏有阴秽之物,这些东西将地灵气给污染了,所以才会成为魔修喜爱之物,而究其本质来说,纯净的地灵气却是无害的,与天灵气一同,支撑了这整个世界。而坤灵阵具有的另外一个作用就纯化地灵气,使之能为我们炼制丹药所用。”

        战晨点了点头,这一点他感同身受,因为自己曾经修炼的《混沌金元决》,就是能同时将天地灵气兼容并包的一种功法,以至于他在改修了《游龙决》以后,体内仙元也变得可以同时接纳天地灵气了。

        只不过现在他的仙元中还是天灵气的组成比例要高许多,毕竟他吸收的仙灵气的数量和质量都要比地灵气大许多倍,在他没有改进功法之前,这种严重失调的现象将会一直存在。

        这时,严炎转过身子,对他说到:“战晨,我刚才之所以会告诉你这一些,是因为这些内容与我接下来要教给你的一个灵阵有关。”

        “您要教我布阵?”战晨错愕道。

        “不错,仙阶丹药和九品丹药有天壤之别,就是以我的修为,也很难炼制成功,更别说你了,这时候就必须借助天地之力,用天地合力来提高成丹率和丹药的品质!”

        “可是我能行吗?我之前根本就没接触过任何有关布阵的知识。”战晨有点儿不自信。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会教你布置,可是你也要知道,我没有耐心一步步教,接下来这一年,我会在你面前示范如何炼制一枚仙阶丹药,但机会只有一次,你要将每一步都记好喽!”

        战晨郑重地点了点头,说:“这点您放心。”

        “那好,我先向你介绍一下布置灵阵的三个步骤:第一部是刻阵;第二步是附灵,第三步是炼阵。不论是布置如何复杂的阵法都要经历这三大步骤。你要学习的阵法叫做乾坤泰合阵,是一个仙阶下品灵阵,也是我所掌握的辅助炼制高阶丹药的最基本灵阵。”

        战晨听了他的话顿时又紧张了,想到自己几乎就是一个阵法小白,而一上来就要学习仙阶灵阵,这能行吗?

        不过严炎可不会给他慢慢补充基础知识的时间,只见他从储物戒中直接取出了自己的仙剑来。

        见此,战晨又是一愣,问:“师傅,您拿剑干嘛?”

        “刻画阵纹啊。”

        “在哪里刻画?”

        “就在这地板上?”

        “在这地板上?不会吧,这里可是凌烟阁,地板画坏了怎么办?”

        “原来你担心这个,不用怕,事后修复一下很快,我都是在这里炼制仙阶丹药的。”严炎轻松一笑。

        战晨也是将信将疑,不过既然严长老都说行,他还能再说些什么呢?只得将心态放平,集中注意力看着严炎,因为接下来的每一步对于自己来说都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