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破道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命运的邂逅(下)

第三百九十八章 命运的邂逅(下)

        战晨的目光从在场的宾客身上逐一掠过,蓦然他的瞳孔一缩,定格在了斜上方的一排座位上,震惊了!

        他看到了什么?看到了周子孺和自己的儿子殷恨坐在一起,而他们上首位置,则是一个披着黑色晚礼服的绝代女子。

        虽然她的面貌已经被一层黑纱给遮住,但是透过那层黑纱还是能依稀窥探到纱眼中依稀可见的那倾国倾城的容貌。

        那超完美的脸部轮廓,那若隐若现的如红宝石般的迷人的血眸,还有那丰腴诱人的魔鬼身材,无不在昭示着她的真实身份,那就是自己的妻子之一——殷媚如!

        &nbs=ABC小说网=小说    www.abcxs.comp;            战晨与殷媚如同床共枕这么多年,对她再熟悉不过,如今在近处一看,马上就确认无疑了。

        而她依然是如此美丽,甚至比过去变得更有风韵了。

        依然是全场关注的焦点,全场的男子都向她投来火热的、盼望的、觊觎的、隐晦的、露骨的、卑鄙的、低贱的各式各样的目光;或是在她面前搔首弄姿,搞出一些小动静,希望引起她哪怕一丝的注意。

        但是,这位高傲的女皇,依旧我行我素,慢吞吞地抿着酒,对那些男人的把戏不屑一顾,让一切向她献媚的人,都独自去忧伤烦恼。

        “砰砰砰!”战晨凝望着冶艳瑰丽的她,感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血管中的血液直冲大脑,大脑中充斥着各种情感,如同愤怒的大海一般咆哮,几乎要把他的头给撑破。

        他感到自己要承受不住了,恨不得马上就从位子上站起身来,冲上前去,死死抓住这个女人,不松手。

        真没想到啊,六十年的分别,自己会对这女人如此想念,到底是自己亏欠了她太多?还是她真在自己心中分量极重?他不得而知,也根本不愿去多想……

        也许是战晨直盯殷媚如的目光太过炽热;也许是殷媚如真和战晨是心有灵犀。

        殷媚如一下就感受到了战晨向自己投来的那道目光,与众不同,像一把锋利的箭要洞穿她的心房。

        于是她也回看向战晨座位的方向,立即就发现了那张她朝思夜想的英俊的脸,那张令她痛彻心扉的面庞。

        在这一刹那,两道目光交汇了,重叠在了一起,时间仿佛瞬间停滞,并被无限拉长,刹那成了永恒。

        此刻,两颗心同频率地猛烈跳动着,仿佛彼此牵动,形成了共振。

        周围喧嚣的环境仿佛骤然沉寂了下去,一道道相干和不相干的身影都霎时人间蒸发,只留下了这一对昔日的恋人、夫妻在隔空静静地相望。

        这一片刻的宁静……

        这时候,还是殷恨率先发现了自己的母亲的异样,一向骄傲、冷酷、阴毒的母亲,脸上从容的表情突然像胶水一般凝固住了,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一个方向看,充满了惊喜,手中的酒杯也悬停在了半空中,一动不动。

        “娘,您这是怎么啦!”殷恨忙惊恐而关切地问道,他从没见过母亲露出这么一副表情过。

        这一声叫,终于将殷媚如从魔怔中惊醒,慌忙扔下酒杯,都让酒渍洒在了自己的晚礼服上。

        “娘,您这是怎么了,如此惊慌?”殷恨再次关切道。

        在他一边的周子孺也不解地看向殷媚如。

        殷媚如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急忙抹了抹被沾湿了的礼服,抬起头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掩饰道:“我没什么!”

        可此时,她的心中却如翻江倒海,激动地想到:“是战晨!他怎么会在这儿,是特意来找我的么?我该如何面对他才是?”一时她不知所措起来。

        但她旋即就意识到自己出现了不应该有的感情,马上又开始自我纠正:“殷媚如,你是怎么了?他是我的仇人,就是他害死了我最爱的爹爹,毁灭了我的家,让我流离失所,受尽各种折磨,尝遍了人间冷暖,不得不在众强环视的中立区域挣扎求生,好不容易才有了如今的地位。这一切都是他,是他害我变成这样的!殷媚如,你应该对这个男人狠起心来,让他也尝遍痛苦的滋味!”

        一想到要复仇,要让这个男人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又让殷媚如兴奋不已,嘴角边不觉浮现出了扭曲的微笑,眼中腾起了邪恶的火焰,心中更是充满了愉悦,宛若身在天堂一般。

        见到母亲又露出了招牌式的邪笑,殷恨以为她又恢复了正常,遂放下心来,笑道:“娘,您刚才不会是又想到了什么好事情了吧?”

        殷媚如微微一笑,小声斥责道:“小子,喝你的酒去,别多话!”

        “哦,好。”殷恨答道,不过接下来他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母亲怎么老往一个方向看,还时不时就露出坏坏的笑,仿佛沉醉在什么疯狂的乐趣中。

        带着这样的疑问,他也往母亲目光聚焦的地方一看,顿时也变得十分激动,叫道:“好哇,徐山,我终于又找到你了!”

        “徐山?”殷媚如突然听到儿子叫到这个名字,下意识问道:“徐山,谁是徐山?”

        “就是他!”殷恨用手朝着战晨的方向一指。

        殷媚如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又愣住了,竟还是战晨,他竟对自己的亲儿子动手?一股无名火更是往她心头上蹿。

        她冷冷的说道:“我的傻儿子,你被他给骗了,他叫战晨不叫什么徐山!”

        “战晨!”殷恨瞳孔猛地一缩,这、这不是我的那个爹的名字吗?虽然殷媚如从来没有向他提起过自己父亲的事情。

        但是他心里非常清楚,母亲嘴上不说,但经常一个人关在屋子里看父亲留给她的那些东西。

        “战晨”这个名字如影随形,缠绕在他们的生活中,几乎成为了母亲所有痛苦的根源。

        母亲曾经亲口告诉他:自己最痛恨的就是父亲,是他害死了外公,颠覆了整个魔罗宗的统治,而现在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还敢厚颜无耻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战晨,我一定要斩了你,为母亲泄恨,还有你上次竟敢伤到我,新仇旧恨一起算!”殷恨狠狠地想到,老实说,他对“爹”这个词是一点温暖的感觉都没有。

        打小殷媚如就把他的爹爹渲染成为一个“罪大恶极”、“忘恩负义”的宵小之辈,他甚至常常梦见自己能够手刃那个爹,替母亲报仇的情景。

        “母亲,他叫‘战晨’,莫非就是你口中常说的那个‘爹’?!”殷恨寒声问道。

        “不错!”殷媚如也银牙紧咬喃喃道,此时她的头脑也被仇恨给彻底充斥了,只希望可以快点儿看到战晨在自己跟前露出痛苦、忏悔的表情。

        这母子二人谈论的内容,都一字不落地进入了周子孺耳中。得知了这惊人的秘密之后,他便如遭五雷轰顶,彻底陷入了失神状态。

        自己所渴慕的女人,所愿意为其付出一切的女人,竟早已是他兄弟的囊中之物,这不是一场天大的笑话吗?!

        此刻,他真想仰天大笑,笑自己的疯狂。

        其实,他的内心深处,早已密布着无尽的悲哀、痛苦与绝望,要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而在那痛苦和绝望的尽头,又是无尽的嫉妒。

        是的,他嫉妒战晨,嫉妒战晨为什么能够如此幸运,先他一步摘取了自己所深爱的女人的芳心,为什么!

        哦,强烈的嫉妒,都快要逼得他丧失了理智,他恨不得马上站起来与战晨决斗,然而那仅存的一丝理智却又告诉他,自己根本不是战晨的对手,战晨一直都比他强!

        于是,他只能紧盯着战晨,不断地喘着粗气,拼命压制自己的怒火,竭力不让它们爆发出来。

        周子孺的异状,终于引起了殷媚如的注意,她转过头问他:“冷无心,你认得战晨?”

        “他和我曾经一起在玄道宗内担任长老,后来又与我一起同生死共患难,我们一直是最好的兄弟!”说到这儿,周子孺英俊的面容都彻底扭曲了。

        而得知了这一切,殷媚如美眸一亮,寻思到:“太好了!真想不到这个痴呆和战晨还有这层关系,或许我可以利用这点做做文章,让他们反目成仇,然后借此好好折磨折磨战晨。战晨,你就好好等着吧,这就是你背叛我和我爹的下场!”

        想到这儿,殷媚如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她仿佛已经看到了战晨懊悔和痛不欲生的模样了……

        正当殷媚如盘算着怎么算计战晨之时,战晨却满心欢喜,一厢情愿地憧憬着他和家人、兄弟团聚的各种情景。

        他真是太高兴了!今天简直是自己的幸运日!

        老婆、孩子和兄弟全找到了,整整六十年的等待,而今在这宴会之上,一家却得以团聚,真是太不容易了!这其间自己所忍受的等待、痛苦和负疚又能找谁去倾吐?与魔罗宗圣女相恋、结婚这件事儿,他连苏芸都不敢告诉!

        还有自己的儿子——殷恨,整整六十年,自己又有哪一天尽到了一位做父亲的责任呢?

        此刻,他的心房已经被千言万语所塞满了,只等着宴会结束,就找他们去倾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