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破道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四章 棋逢对手

第三百零四章 棋逢对手

        临渊城城门大开,只见吴志和领着一众主要干部,笑脸出来迎接。战晨一下就在几个人中看到了周子孺的身影,相较于一年前,此时的周子孺精气更加内敛,目光更加隐晦,深不可测,显然与自己一样,也经历过了一番生死历练;而他能够有资格与几个武帝高阶的武者一同站在吴志和的身畔,也充分证明了他的实力和吴志和对他的看重。

        周子孺也看见了战晨,立即对他笑了一笑,算是打招呼,而战晨愣怔了一下,也冲他点了点头,只是心中却腾起一股强烈的战意来。

        这时,吴志和已经来到了李微的面前,拱手笑道:“李将军,我们两个一别已经快一年了吧,太子殿下一切安好?”

        &n{ABC小说网}小说abcxs.combsp;            李微也笑道:“好得很,他要我带兵增援你们,这是太子殿下的手谕,请过目。”一边说着,一边就将太子手谕交到了吴志和手中。

        吴志和接过摊开看了一阵,抬头欣喜道:“这真是太好了!如今临渊城正缺人手呢,殿下派你们来,真是及时雨,雪中炭。”

        “哈哈哈,吴城主无须多礼,今后在下可要归入大人的麾下,到时候,还望您能多多照应。”

        “李将军怎么能说如此见外的话,在统兵打战方面,你才是行家,我还得多多向你请教呢!好吧,也不跟你在这儿絮叨了,先进城吧,我已经派人在城主府中设宴,要好好地犒劳犒劳你们,到时候我们不醉不休!”

        “好啊,不醉不休!”

        于是,吴志和便将他们引入城中。入城之后,战晨四下观望,立即发现临渊城中戒备森严,大街之上,小巷之中,时不时就会穿过一支巡逻队;而路上的行人,也是一副相互警惕和行色匆匆的模样,街边商铺,也鲜有人关顾,一片萧索。

        望着这一幕幕,战晨觉得这个城市很不正常,处处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将军队带入军营之中安顿好,战晨等一众武帝强者都被吴志和邀请进入城主府的中饮酒。

        席间,众人把盏言欢,也算融洽,寒暄一阵之后,李微就开始问道:“城主,我们来这儿之前,就听太子殿下提起,如今的临渊城可谓是内忧外患,细作猖獗,可有此事?”

        吴志和长叹道:“是啊,这些情况也是我汇报给太子殿下知晓的。事实上,情况可能比我们知道的更复杂,自从一年之前,我们打败了幽国和拜邪教的联军,但是许多敌人并未被歼灭,而是在城市之中潜伏了下来,伺机破坏。”

        “起初,他们的活动频繁,但是显现出的是一种无组织的零散的报复,所以很容易被我们发现并挫败,借此我们消灭了一大批邪修;然而,近期他们的活动次数开始大幅减少,也不再是三三两两的单独行动,反倒呈现出一种组织和纪律性,而且从种种迹象表明,他们正逐步试图与对岸的幽国取得联系,将临渊城的一些情报传递出去。为此我可是操碎了心思。”

        “呵呵,城主莫愁,既然是有了组织,就必然有一个匪首,只要我们将他擒拿住,内忧自除。”

        吴志和还是显得不开怀,自酌一杯饮尽,又说:“这些我都清楚,然而,留给我们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哦,这是为何?”

        “因为外患将至,对岸的大军也正在集结。据我们的探子带回的消息,他们已经在离我们最近的幽极城内集结了八万军队,随时有进攻的可能。到时候,外有强敌,内有细作,内忧外患,里应外合,临渊城恐怕很难守住。”

        李微听了,倒是乐观,劝道:“我看无妨,我们在这里的人素质高啊,又有临渊城如此坚固的防御,即使幽国和拜邪教再派来十几万人,我们都能将他们击败!”

        吴志和叹道:“希望如李将军所言吧。”

        酒宴结束之后,吴志和就给大家安排住宿,战晨被分到了一间大宅子,还有一队三百多人的亲卫队供他调遣,他素来习惯独来独往,对此很不习惯。

        然而,这在临渊城中却成为必须,因为处处都有可能隐藏着魔修,对城中守卫军实施骚扰、暗杀活动,这个时候,多了守卫就相当于多了许多耳目,虽然不能应付魔修强者,但是还是可以起到一定的预警作用。

        并且,战晨还要隔三差五地带人去巡城,到时候,这三百人就是他手下的巡逻队。

        将一切安排妥当,战晨就出门了,想在城中逛逛,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毕竟今后很长一段时间,他恐怕都要在这儿度过,且当今时局不稳,他也应该好好地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

        穿越在闹市之间,战晨竟有种恍恍惚惚的感觉,他几乎都没这样平静的漫无目的地逛过街,这使他不由想起了与苏芸共同度蜜月的那些时光,如今再回忆起来,还真是自己生命中美好的回忆。

        不知不觉中,他竟走到了西城口,立即被那儿的守卫给拦下了,由于他刚刚来到这座城市,大家对他都不认识,于是一个守卫便说到:“前辈,你出城吗?要出城就必须出示城主府颁发的出城令!”

        战晨这才从追忆中惊醒,答到:“不,我不出城。”

        “那么您请回吧,现在全城戒严时期,这西门更是防卫重地。”

        战晨不由好奇地问:“前面到底有什么,干嘛如此紧张。”

        “喏,你可以自己看吧,吊桥的对面就是幽国的地界,如今这里已经被封闭了,除非有出城令,才能自由出入。”守卫用手指着前方说到。

        战晨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就见到一条宽阔的百米吊桥就架设在两岸之间,沟通东西。

        当然此刻,吊桥附近已经有人驻守,并且人数还不少,有千人左右,带头的也是一个拥有武帝中阶修为的将领。

        看到这一幕,他低下头,寻思:“看来吴长老对于这里防卫是非常重视的,城中等闲魔修想要硬闯过去到达对岸,几乎是没可能。也只有到城主府接受审查后,拿着那所谓的出城令,才可以通过,这就最大程度地遏制住了城中魔修与对面的沟通。”

        于是,他便回头,又朝着城南军营的方向走去,那里是城中守备军的大本营,驻扎着六万多军队。

        离军营还有一段距离,战晨便可以远远看见那儿有一排排高大整齐的建筑物矗立着,就是军队平时舍营的地方,而阵阵雷鸣般的操练呼喊声,隔了大老远就传到他的耳边,让人听着就觉得热血沸腾。

        战晨不由加快了脚步,想看看军队操练的情况。来到营区门口,守卫又因为看他觉得面生将其拦下,战晨向他们亮出了自己的身份令牌才被放行。

        进入营地,战晨四下走动,发现各处的校场之上都有军士们挥汗如雨的身影,许是得知幽国很快就要再来进犯,因此每个人都是十分卖力地训练。平时多流汗,战场少流血,这是每个军人都明白的道理。

        “轰隆!”忽然一阵巨响从远处传来,震得战晨一惊,急忙循声望去,只见正前方搭有一个百丈见方的巨大擂台,擂台之上,两人的身影兔起鹘落,快速地闪动交替着,显然是在进行一场激烈地对决;而擂台的下方这时候已经是人影憧憧,围绕着许多军士,还不时地发出一阵阵惊叹、助威之声,显然在为擂台之上的两名勇士的精彩打斗而喝彩。

        “这两个对打的人,都有武帝的修为!”虽然隔了老远,战晨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一时又觉技痒,寻思到:“我已经一年多都没有与人厮杀过了,骨头都在生锈,何不趁此机会,上场与那些人较量一番?”想到这儿,他不由加快了脚步,朝着擂台匆匆走去。

        当他来到擂台之前时,那场对决已经分出了胜负,胜利者是一位满面胡须,身着其他宗派服饰的中年汉子,拥有武帝高阶的修为。战晨看着他,回忆了一下,就记起这人在酒宴上见过,叫做徐捷。

        徐捷打赢了非常高兴,发出爽朗的笑声:“哈哈哈,我赢了,谁是下一个!”

        战晨一阵意动,正想上台迎战,忽然只见从对面人群中闪出一道身影,出现在擂台上,不禁一愣,叫到:“是周子孺!”

        是的,抢先的人正是周子孺,战晨潜意识中的竞争对手。徐捷看见是周子孺上场挑战他,脸色一变,露出一抹凝重来,显然他将对方当成一个与自己同等级的对手。

        周子孺还是保持了自己的儒雅风范,向徐捷施礼,笑道:“徐长老,就由在下向你讨教几招吧!”

        “子孺加油!”“子孺真帅!”这时台下传来了真正加油声,都是年轻女修冲着他呐喊。

        战晨见此,额上多出三根黑线来,嘀咕道:“这人长得帅就是有人喜欢!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换做我是女子,也一定会被他的风度给倾倒。”

        颜值奇高无比,实力又超群,又如此年轻有为,到哪里都能成为大家聚焦的中心,他看着台上潇洒自如的周子孺,心中也不免生出几分妒意来。

        这时又听到徐捷说:“周子孺,俺早就想跟你较量上一场了,听说你有越阶挑战的能力,连武帝高阶的人都打不过你,今天就让我来试试看你的本事!”

        话到这里,他突然发难,脚下火光闪现,如流星赶月一般,就冲至周子孺的面前,双手擎刀,一举劈下,又有雷霆万钧之势;刀气将周子孺牢牢锁定,使他难以躲闪,深得以刚制柔之威,足见这徐捷就是在同阶之中,也不是泛泛之辈。

        见他这招,战晨眉头微皱,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周子孺修炼的可是冰属性的真元,碰到火属性武者可是大大不利,且看周子孺那厮如何应对。

        面对徐捷这凌厉一击,周子孺脸上依旧挂着淡雅的笑容,长剑轻点,竟向徐捷刀刃迎去。

        大家都对他这种硬碰硬的方式很是不解,认为他绝对要吃亏,独独战晨看着他这一剑,目光灼灼发亮,似有所悟,因为长期侵淫于太极剑意,他敏锐地发现,周子孺这一剑正好点向了徐捷那一刀的平衡处。

        果然只听“叮”的一声,刀剑相撞了,周子孺的剑竟然将徐捷的刀给阻挡了一下,然后不等对方反应,他脚下趁势一个顺滑,就溜到一边,反戈一击,点向徐捷右肩。

        而徐捷则因用力过猛,反倒向前踉跄了一小步,而又遭到周子孺袭击,不得不竭力回刀来挡,好不狼狈。

        从这以后,攻守瞬间易势,周子孺玄妙的身法开始施展开来,一把长剑始终不离徐捷周身弱点,绽放出百点寒星。

        徐捷顿觉眼前雪花飘飘,周身血脉凝滞,已深陷周子孺剑法意境之中,眼睛也看不见,手上的到也迟滞,只能凭着自己的武者本能竭力抵挡。

        然而百密一疏,终于还是被周子孺逮住了一个破绽,一剑抵在他胸口之上。

        值此,徐捷眼前的雪花才不见踪迹,恢复清明,这才惭愧道:“周兄剑法高明,徐捷输了。”

        周子孺笑道:“徐兄,在下不过侥幸而已,再比一次,还指不定是谁胜呢。”

        徐捷烦躁地摆了摆手,说:“败了就是败了,我确实不如你,就得承认,徐某先告退了。”说罢他纵身一跃,就下了台,分开众人离开了。

        周子孺站在台上,又笑着对下方说到:“周某不才,还有哪位仁兄肯上台赐教?”

        战晨站在下面,见他说这句语时是看向自己的,眼中还带着一丝期望,这明显是向自己下了挑战书了,于是眼中的战意腾地一下就熊熊燃烧起来,不再迟疑,一跃就跳上了擂台,高声说到:“我,战晨来领教领教周兄的高招!”

        “好!我也早有此意!”周子孺虽然是对着他笑,但目光深处似乎也不怎么“友好”。

        两人早就想打上一场了,因为他们双方都隐隐将对方视为劲敌,正所谓两强相遇必有一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