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破道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十六章 双骄(上)

第两百七十六章 双骄(上)

        观战台中央,战晨和冯天明仗剑对立着,两者的气息都在不断攀升着、攀升着,而四周方才的喧哗此时也暂时停歇下来,大家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二人身上,不愿错过每一个细节。

        忽然,战晨开始向冯天明冲去,想先发制人,只见他脚下的节奏忽而一变,身体开始变得虚幻起来,忽左忽右,让人摸不着头脑,只是几个快速闪速间,就出现在了冯天明的跟前,一剑朝他头顶砍下。

        这就是飞鸿映雪步的至高境界——雁过无痕!这些年来,战晨一直没有停歇对于各个武技的钻研揣摩,这套步法如今就被他应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好俊—ABC小说网—小说    www.{abcxs}.com的身法!”战晨的出彩表现立即引爆了周围人群的一阵阵惊叹声。

        冯天明不想战晨如此了得,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得急急抬剑在头顶一横。只听“叮!”的一声,两剑相撞,势均力敌!

        战晨心中惋惜,还是自己修为差了点,否则说不定这一剑就能将这个冯天明击败。

        逃过一劫,冯天明开始反击了,只见他手上一用力,便架开战晨的剑,左脚向左一跨,也使出一套步法来,突然加速,就闪躲到战晨一旁。

        “我的修为高、力量强,应该全面压制住战晨,将他一举击败!”变换之间,冯天明思如电闪,瞬间就下了决断,口中猛一声喝:“崩金剑!”手中剑顺势一横,就朝战晨的脑袋砍来。

        这一剑来势汹汹,还迸发出万道纤如毫发的剑芒,战晨不敢怠慢,急忙用《金藏剑经》中的一式防守剑法立剑一拦,两剑再次相撞,这一回冯天明是主攻,战晨只觉得银蛟龙吻剑上一股巨力传来,手上一抖,差点都要抓不稳剑了,心中暗呼不好!

        正在这危机关头,战晨灵机一动,蓦然回忆起了太极剑意之以柔制刚,手上趁势一缩,就这么一带,就将这股巨力引向另一边。

        另一面,冯天明以为战晨力怯,心中大喜,反而加大了真元的输入,想顺势就一剑砍在战晨的肩膀之上,哪知眼看要砍中战晨身体之时,剑锋却一偏,砍在了空处,顿时有一种吐血的空虚感。

        而另一面,战晨趁对方重心不平衡,一个膝击就顶在了冯天明的肚皮之上。这位长老的脸当即就绿了,露出一副极度痛苦的表情来。

        这一幕又引得围观的人一阵哗然,因为战晨这一招用的只是普通的武功套路而已,攻击力有限。而且像这种招数一般只在武徒这样的底层武者中才普遍出现。而到了战晨这样武帝的层次,还使出如此拙劣不雅的招式来,实在是有损颜面。

        只有一小部分人眼睛一亮,若有所思,似乎找到了什么新的攻击套路来。而玄浩然更是捋着胡须,赞赏地点头,心想:“此子不错,能随机应变,而且不按常理出牌。”而看到一旁众人不屑的神情,心里又在嗤笑:“这些人太过拘泥于招式了,似乎忘了,武者的身体才是强大的根本这一基本浅显的道理。”

        不管怎么说,腹部乃人体的柔弱之处,这一击真是效果斐然,冯天明当即后退了几步。

        战晨趁机一剑朝他胸膛刺去,从痛苦中缓过神来的冯天明赶紧一个侧身,避过了那一剑,战晨眼中难免再次闪过一丝惋惜。

        冯天明趁机退开,与战晨拉开距离,此时他的面色通红,双眉倒竖,显然是被战晨“下三滥”的手段给激怒了,吼道:“战晨,没想到你这么下作,看我怎么收拾你!看招,锍星剑!”

        冯天明的剑法登时转为凌厉,每一剑都锐不可当、一往无前,显然对金之锐的理解已经到达了一种极深的境界,战晨估计他的剑意已经达到了八层!自己根本无法和他正面抗衡,不得不使出飞鸿映雪步来,在冯天明的面前形成无数道实实虚虚的身影,依靠天阶步法来与之继续周旋。

        于是冯天明久攻不下,老是捕捉不到战晨的真身。冯天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在战斗竟将自己眼睛闭了起来,神色也由刚才的焦躁变为放松,手中的剑也停了下来,就这么站在战场中央,似乎在细细感受着什么东西。

        处在高速移动中的战晨,脸色反而变得严峻起来,因为他感受到自己已经被冯天明的气息给逐渐锁定住了,似乎陷入了一种无处匿迹的窘境。

        果然,说时迟那时快,冯天明似乎捕捉到了战晨的踪迹,双眼猛地一睁,手中剑朝着对方全力斩去,剑上蕴含着他蓄积的全部真元,当真急如闪电,势如山崩。

        “避不过!这剑太快了,用《无相金身决》防住吧。”战晨第一个念头就是又想要依赖这门神技。

        不过转瞬间,他就改变了主意。自从学习了《无相金身决》之后,自己就鲜有受过重伤,甚至连“道之眼”也几乎不用,没有经历生死的感觉,哪能练出强大的力量?

        这时冯天明的凌厉的剑锋已经临近了,战晨的心里在对自己呐喊:“不能避开,要勇往直前,就用刚才化解了冯天明第一剑的太极剑意来应对这一剑!”

        主意一定,战晨不退反进,也一剑朝着冯天明的剑迎上。冯天明见他如此“不自量力”,戏谑地一笑,手上的力道又加几分,期望着一剑击败战晨。

        而在一旁观战的人也不理解战晨为什么要“自讨苦吃”,纷纷在议论:“这战晨是怎么搞的?这一剑要避开,不能硬碰硬。”

        “对啊!他的步法明明如此了得,如果竭力躲避,倒还有几分取胜的可能性。”

        然而,战晨却似乎“一意孤行”,继续挺剑朝着冯天明那一剑挡去,越是临近危险,他的目光越是明亮,这时候他完全已经忘记自己还身怀防御武技,将自己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施展太极剑意之上。

        忽然战晨似乎觉得头脑中传来了嗡的一声巨响,蓦然间他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往事一幕幕如过电影一般在自己心头闪过,他对于阴阳、刚柔的理解似乎一下加深了许多,他的太极剑意也在关键时候突破了!

        三层,在这一刹那,太极剑意足足提升到了三层!

        “叮”两剑终于相撞了,冯天明只觉得从战晨的剑上传来一股巧劲,这股巧劲使他手中的剑不自觉向右偏移了几分,差之以厘地从战晨的肩膀旁划过。又是一剑劈空,冯天明用劲过大,身体一阵趔趄,赶忙竭力稳住自己的身体重心。

        而就在同时,战晨开始反击了,手中挽出一朵剑花,就控制着银蛟龙吻剑猛地朝冯天明咽喉戳去,最终稳稳停留在了离他咽喉处仅一寸的地方。

        在这一瞬剑,冯天明惊得满头大汗,似乎嗅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

        而四周观战的人们更是一片鸦雀无声,一个个嘴巴张得老大,谁也没想到情势会急转直下,原来占尽优势的冯长老竟会一下输掉。而主席台上的玄天曾更是一脸铁青,这一回他可是大大地输了面子。

        “哈哈哈,好!打得精彩!”一个响亮的喝彩声将众人从沉默中惊醒,他们纷纷循声望去,发现发笑的正是玄浩然。

        战晨把剑收了起来,对冯天明拱手道:“冯长老,在下冒犯了。”

        冯天明这才回过神来,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战兄果然利害,佩服佩服!”

        这时又听玄浩然对玄天曾喊到:“天曾,可以宣布结果了吗?”

        玄天曾只得起身,不情不愿地说:“我宣布,战晨通过了此次长老考核!”

        全场顿时传来一阵惊叹,因为这创造了历史。战晨恐怕是玄道玄成立以来最年轻、修为最低的长老,而且先前还是个外宗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这时,一个相貌非常英俊的青年从人群中站了出来,来到了战台中央,对着玄天曾行礼,朗道:“弟子周子孺拜见玄大长老!”

        战晨不由看向那周子孺,只见他身材伟岸,十指修长,面若满月,剑眉如锋,双目含星,琼鼻峭拔,朱唇温润,肤如皑皑之雪,发如高悬之瀑,修为与自己相仿,也是武帝初阶。

        战晨曾对自己的样貌相当有信心,哪里想到,今日却彻底被这个周子孺比了下去。

        “是子孺师兄,是子孺师兄!”人群中的一些美女花痴似地叫了起来,显然彻底为这个周子孺的风姿所倾倒。

        玄天曾心情正不爽,冷冷问道:“周子孺你有何事?”

        周子孺起身说道:“玄大长老,晚辈不才,也想参加这次长老考核!”此言一出,再次引起现场一片哗然。

        “这回可有好戏看喽!”大家都兴奋地盯着周子孺,巴望着再来一场惊心动魄的长老考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