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作者笔下艰难成帝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一切就绪,打赏就在今晚了!

第五十六章:一切就绪,打赏就在今晚了!

        听着耳边悠扬凄婉的乐声,王丰不禁有些恍惚。

        虽然这曲子跟自己熟悉的电影不一样,但在哼唧兽的笔下,自己在现实中听,却格外的合适。

        此时台子上开演的“倩女幽魂”,已经过了有大半。

        男主是汴京城的名角儿,柳机大家。

        长相俊秀,文文弱弱,台词功底非常不凡,最重要的是演技不俗,站在台上感觉他就是宁采臣!

        “好可怜啊。”即便已经看过不少次了,还是有不少莲花楼的伙计轻声啜泣。

        一些感性的小娘子,更是已经是梨花带雨。

        大堂之中,倩女幽魂的配乐哀婉动人,随着故事的愈演愈烈,屏风后的吹打班子的配乐更是陡然拔高。

        一道道轻轻的女声吟唱响起,最后随着幺娘饰演的聂小倩退至场外,宁采臣一人独自神伤。最后,宁采臣再次背上箱笼,朝着另外一侧落幕。

        屏风后再次响起开头的乐声。

        至此,倩女幽魂这一出舞台戏算是结束,伴随着的则是一众店伙计的叫好声。

        “如何?”阿辞撇头看向王丰,苍白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笑容来,同时指了指大堂四处,道:

        “现在天还亮,等到晚些四周布置的灯火也会熄灭只留舞台边数盏。”说着,阿辞指了指二楼和三楼处,道:“届时会有专人负责灭灯掌灯。”

        王丰顺着阿辞所指看了看,大概能想来,晚上的时候,莲花楼内会是何等景象和氛围。

        虽说是女作者笔下的世界,可到底是古代社会背景,能做到这些其实已经是难得奢华了。

        “嗯。”王丰起身的同时,点了点头,道:“非常不错,就是我想象中的倩女幽魂!”

        不得不说确实有种看现代舞台戏的感觉。

        但是嘛,要跟自己脑海中想象的‘倩女幽魂’相比,就差点意思了,毕竟那是电影艺术!

        至于王丰为啥这么说?

        因为他根本不担心褚辞会把这出‘倩女幽魂’的舞台戏给搞砸,因为绝对不会!

        原因很简单,有‘哼唧兽’在机械降神!

        今晚开始,不,确切的说,从自己来这里的一刻开始,只要自己不去挑刺,说什么有问题之类的话,再导致‘哼唧兽’花费多余笔墨描写,浪费时间。

        那么这场戏就会在‘哼唧兽’的描述中,写的非常好,而读者也会根据想象,代入自己的画面。

        一切皆大欢喜,至于今晚会何等热闹,何等宏大,王丰不在意,也不想关注。

        他只关注今晚自己可以收入一大笔钱,然后给‘哼唧兽’打赏,提高读者等级。

        嗯,最重要的是,自己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应该就是‘哼唧兽’要发布的下一章内容。

        根据之前书评区的信息,也就是说,自己现在经历的这一章被发布出去,那么就是那边的“零点”了。

        一大波的打赏,会冲击整个网站。

        整个网站会为妖妖欢呼,而自己也会因为打赏,进入福利池!

        这些,才是自己真正想要关注的重点。

        说着,王丰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道:“收费是如何定的?还有这些名角儿的出场费用……”身为二掌柜,王丰自然是要把这些问清楚的。

        “跟我来吧,你不问,我也要跟你说的。”褚辞说着,带王丰重新回到四楼。

        “一般的“赶趁人”是向瓦子里的老字号杂耍班雇佣,十人组月二十贯钱,倒是不贵。”

        赶趁人就是到处表演杂耍以维生的街头卖艺人。

        一般的勾栏院都要用到这些人,所以不会单独雇佣散工,都是向瓦子里的杂耍班雇佣。

        十个人,一个月二十贯钱,放在桑家瓦子这种大型娱乐场所里,确实不算贵。

        看了眼翻阅账簿的王丰,褚辞给倒了一杯茶,继续道:“柳机是按场计费,三十缗。”

        “一场三十?”王丰接过茶,听到褚辞说柳机要价是一场三十缗,不由惊讶出声。

        “不贵。”褚辞摇了摇头,道:“柳机大家平日在大型勾栏的演出,都是四十缗也是常有。

        这次之所以愿以‘三十缗’的低价来演,一是我觉得他合适,二来则是因为他主动要求来演。”

        听到褚辞这么一说,王丰也不由叹道:“这行当,可真是赚钱啊。”

        “这可不算赚钱的,润笔费才高呢。”褚辞微微一笑,道:“我给你开的价可是三万贯!”

        嗯,三万贯,绝对是虚高了。王丰心里暗道。

        这点他是知道的,就他调查了解,话本传奇的润笔费最高记录保持者是一万贯。

        普遍这方面的价格其实也不过二三十贯,还是一些写出某一方面,称得上开派之作的人。

        想要让自己的润笔费再提升一个台阶,需要的就不能单单是话本故事上在行了。

        还要在诗词歌赋上有名望才行。

        毕竟话本故事说白了就是打发时间的,与真正的诗词歌赋相比是差了很多的。

        像是他的倩女幽魂,能有如此大的反响,主要还是‘哼唧兽’给机械降神,把自己这个重要男配,塑造成了一个写出开派之作的文坛大儒的缘故。

        嗯,就比如她随便在小说里写一句话,王丰写出的故事,因为通篇大白话,但又不失内涵,同时还有很多发人深省的道理,吧啦吧啦一大堆。

        之后,说自己因此成了话本传奇故事一道上,成了一支新的开山流派鼻祖,被很多人模仿等等。

        这些对‘哼唧兽’来说很容易,一句话的事。

        “王丰,我想与你商量一件事。”看着翻阅账本的王丰,褚辞眸光闪了闪说道。

        “嗯,你说,我听着。”王丰故作很认真翻阅账目的模样,一副股东查账的派头。

        在今晚入账之前,他不会再有任何的引导。

        一切,就让‘哼唧兽’自己来自由发挥好了。

        “呼。”褚辞微吸一口气后吐出,然后道:“先前我们约定,你做二掌柜后,话本分文不取……”褚辞说着,见王丰没有什么多余表情后,又道:

        “但我还是想对外宣布,给了你润笔费。”

        “当然,幺娘也是一样的,还有之前的推广,我也想对外宣布是花了大钱,这事还要你与张宝掌柜商议一下,算是我莲花楼欠个人情。”

        “毕竟我们现在刚起步,有你这个‘大儒’的潜力在,想来,张宝掌柜也不会声张。”

        “嗯,我这么做的目的,其实主要还是想给你跟幺娘,以及我们整个莲花楼造势……”

        啧,炒作,造势?我信你个鬼哦。王丰面上若有所思,但心底却是对‘哼唧兽’的操作表示无语。

        只能说,她又开始机械降神了。

        为啥这么说?首先,阿辞要洗钱,这是需要跟宣发、演员上上下下都商量好后才能做的账。

        一个人根本操作不起来的。

        嗯,宣发方面,尚儒书斋是免费推广的,这她要洗钱,可就是给自己留下了一些‘尾巴’。

        事后若是朝廷真有人想通过这些蛛丝马迹查账,简直不要太简单,一问张宝就全清楚了!

        一查就能发现她莲花楼的账目存在问题。

        不过显然,这些‘哼唧兽’是打算一笔带过了。

        而她给读者的解释乍一看也没什么毛病,让自己这个潜力无穷的文坛新晋大儒去“刷脸”。

        嗯,根本不用怀疑会不会成功,肯定会成功!

        甚至,以后阿辞被其他人注意的时候,自己这个二掌柜,也会是最佳的“抗事”人选。

        不过这些王丰早就做好准备了。

        毕竟做莲花楼二掌柜,是自己主动要来的。

        以‘哼唧兽’的剧情布局能力,不会想不到自己这个二掌柜的用处。

        “成,这些你安排就是了。”王丰笑着答应了下来。

        “不过我也有个要求,希望你可以答应。”说着,王丰略一停顿,道:“我希望从今晚入账开始,就让账房把我的那一部分全部安排好……”

        “嗯,另外也给我安排一间房,就你对面。事后让伙计把收来的钱放我房间里就是了。正好我近日也相中了一套距离县衙近的宅院。”

        对于王丰的要求,褚辞没多想就答应了。

        之后,王丰又跟褚辞商议了一下关于今晚开张后,莲花楼的入场门票、大堂和包间收费标准。

        以及酒水、吃食等一应相关事宜,时间也不知不觉的来到了戌时,快到了放衙的时候。

        因为王丰并未告假,属于是县丞大人特批的“摸鱼”,不过放衙后还是要回去交班点卯的。

        第一天上衙,王丰上的是日班,所以晚上也自然不需要去上衙值班,正好可以整晚在莲花楼。

        嗯,全身心的投入到“打赏”抽福利中。

        “一切就绪,就在今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