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作者笔下艰难成帝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我在大气层,哼唧兽又发书评了

第五十四章:我在大气层,哼唧兽又发书评了

        “王丰?”褚辞抬起手在王丰眼前晃了晃,王丰也回过神,收起心中的震撼。

        “你怎么了?”褚辞好奇的看着王丰。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些事情。”王丰笑了笑说道。

        “嗯。”见王丰如此,褚辞点点头,然后指了指王丰脖颈处和心口位置,道:“你受伤了?”

        见她主动问起,王丰心中却是已经了然。

        “哼唧兽‘打掉’了刚才那一段剧情,反而将问题引到了我受伤的事上,这就说明她或许也意识到了我跟阿辞的感情,进展也有些快了!”

        “啧!这哼唧兽,不愧是个实力派作者啊,写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问题,所以果断删掉了,不过……”想着,王丰还是开口回道:“嗯,今天出任务,遇到了一些变故,受了些伤。”

        “……不过我经历的一切是真的经历了,只是在这个世界不可能有任何痕迹罢了。”

        “嗯,那岂不是说,如果我跟阿辞发生点实质性的故事,那她也能随时给我修正了?嘶!”

        “靠!我还在追求外挂?这不就是外挂吗?”

        “啧啧,如果我是个心底里邪恶的人渣,现在就出去胡作非为,反正只要这一章没有发表出去,在哼唧兽笔下,她就可以随便修改……”

        想着,王丰赶紧把脑海中的念头给压下去。

        嗯,话虽这么说,理论上也确实可行,只要是哼唧兽没有发表之前,我可以引导她任意写。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或许可以,但如果每次写到我的时候,都要写歪好几次,然后删改,那哼唧兽可能就会腻歪了,迟早会对我这个角色厌烦。

        毕竟作者写作还是要讲究效率的,因为一个让作者心里腻歪的角色,拖延效率。

        那作者会怎么办?答案不言而喻了。

        况且,王丰自己本身就不是个心理阴暗扭曲的人,自然不会这么出去乱搞了。

        “受伤,严重吗?”褚辞故作不知的说道,而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眨了眨眼抬头看向王丰,道:

        “你感觉怎么样,可有什么不适?”

        残破世界记载,血萝果的汁液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且有洗经伐髓,改善体质的功效。

        但采汁时需以自身精血作为交换,我也是第一次使用,不知对使用者又是否有其他副作用。

        “放心吧,已经没事了。”王丰笑了笑,示意自己无碍,而后突然看着褚辞,狐疑道:“但在我昏迷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些熟悉的声音。”

        嗯?声音?他听到了?!

        听到王丰这么一说,褚辞心里一突,不过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疑惑道:“熟悉的声音?”

        “嗯。”王丰略一沉吟,看着褚辞,道:“我好像是听到了你的声音,不过你……”话毕,王丰又摇了摇头,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道:“但这不可能。”

        他当时是有意识的吗?

        褚辞抬眼,见王丰似乎是陷入某种回忆,抿了抿嘴,转身倒了一杯茶,道:“我已经离开县衙了,案子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

        “嗯,这件事比较复杂,还是不说了,免得把你牵扯进来。”王丰也故作认同的点头。

        她很聪明!确切的说是‘哼唧兽’在这段剧情的安排上,对人物行为处理的很巧妙。

        不让阿辞正面去接这个话茬,反而转身去倒茶,并表明不想知道县衙的案子。

        以此来不露痕迹的打消我的怀疑!

        一副对刚才我那句话毫不在意的举动,也符合阿辞的人设习惯,而且我表现的也不确定,正常情况自然不会往阿辞的身上联想,因为毫无逻辑。

        重要的是,她很虚弱,没有那个条件。

        “不过,我既然是来找事的,可不能如了你的愿啊。”王丰低头喝茶的同时,眸光闪了闪,心中早就有了另外的打算,“原本这段是我们俩的感情升温戏,哼唧兽察觉到不妥,所以想就此揭过。”

        “这我能让她如愿了?所以我主动提出,昏迷中似乎听到了阿辞的声音,让女主有暴露的风险!”

        “紧跟着,哼唧兽就用阿辞的行为,让这一番试探消失于无形,甚至营造了一波紧张氛围!最主要的是,还让阿辞的人设加强了一波。”

        “看似是我帮了这哼唧兽一次!”

        “可是这一波,我真正的目的有两个,哼哼!”

        “首先,苟道文不管你主角有没有脱离危险,在读者来看都属于‘跳’的行为。”

        “更何况,阿辞还被我听到了声音!”

        “嗯,这在部分读者眼里,这就纯纯属于是毒点了。当然,女频受众不一样,突出点不一样。只要剧情刻画满足读者看点,这些都不重要。”

        “不过蚊子攻击力再小也有伤害不是?”

        “其次,这是我给‘哼唧兽’埋下的一个坑。”

        “有了这次的经历,以后女主有行动,我就能以此作为追击,让女主束手束脚,从而实现我最初定下的目标,一次次破坏‘苟’这个元素!”

        “直到水滴石穿的一天!”

        “世界观的崩坏,需要一步步来,先打掉‘苟’这个标签,这就是第一步,即便因受众问题,女频读者不会太在意是否完全符合‘苟道文’。”

        “但总会让部分读者心里有些许的不爽!”

        “那就是‘哼唧兽’已经开始有崩的迹象啦;毕竟女主都不苟啦;女主各种跳啦之类的等等言论。”

        “至于我这个找女主麻烦的男配嘛……

        嗯,我是无辜的好吧?我全程啥都不知道,我只是在做自己的事好吗?都是女主不小心,明明是个苟道主角,却总是各种跳,额,这要怪作者!”

        “是她,是她不会写,把女主写成这样的!”

        “嘘!”王丰轻吹了吹擦茶盏里,面上的几片茶叶,嘴角不由勾出一个笑容。

        “怎么了?”这时,褚辞发现了王丰嘴角的笑容,不由疑惑出声。

        “因为高兴,阿辞亲自为我斟茶。”念头通达的王丰,放下茶盏,笑看向坐在一旁的褚辞。

        “咳。”被王丰这么注视着,正在喝茶的褚辞睫毛轻颤了一下,发出一声轻咳,也不搭话,默默低头喝茶,只是心思却是早已飘忽。

        “咚咚。”这时,敲门声响起,“东家,幺娘说人已经到齐了,让我来请你跟二东家过去。”

        啧,安排的倒是顺滑,刚才我可记得,幺娘可是为了给我们留二人空间才离开的。

        “看来人都到齐了,我们去看看排练效果吧。”褚辞收起心中所想,放下茶盏起身。

        “嗯,也好。”王丰点点头跟着起身。

        【书评区有新的评论。】

        出门的同时,书评区有新书评的提示出现。

        “又有新书评了吗?莫非是‘哼唧兽’更新了?读者看到了我跟帝江的第一次见面?”

        想着,王丰打开了书评区。

        “嗯?又是‘哼唧兽’自己的书评?”当看到书评区的最新书评是作者后,王丰有些惊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