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作者笔下艰难成帝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她轻描淡写的,给我安排了下线伏笔!

第三十九章:她轻描淡写的,给我安排了下线伏笔!

        一户三千贯,且免税一年!

        天知道王丰听到第二条时,头皮都在发麻。

        一个皇商,给百姓说,免你们一年税,这特么如果不是吹牛逼,那就是后面的事,大发了!!!

        京畿之地出现这种事,扯淡吗?扯淡!

        可想到大伏王朝是架空北宋来的,还是个头顶上有仙门压着的扭曲社会,又觉得,嗯,好像不是那么不能接受?

        繁华是真的繁华,有钱是真的有钱,物价飞涨,税赋之重也是真的,即便京县治下又有什么不同呢?

        最苦的,永远都是那一批人!

        案子很简单,简单的根本不需要破案,可真正复杂的,已经不是开封县能趟这摊浑水的程度了。

        “嘿,官爷,能来口水不?”这时,坐在牢房里的胖子李槐,突然抬起头,看着王森林笑呵呵道。

        王森林此刻的面色有些难看。

        一旁的郝萌跟金零也是满脸厌恶之色。

        一旁的几个捕快,还有狱卒,此刻都是恨不得将这畜牲给活寡了。

        但理智让他们选择闭口不言,因为李槐是皇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皇商,因为他姓李!

        “师父,那些村民,最后会如何?”这时,王丰看向师父王森林询问道。

        闻言,众人都不由的看向王森林。

        “不知道。”王森林摇了摇头,道:“一百二十户,标准来算一户五口人,全村就是六百人!”

        “一个六百人的大村,人人有罪,按大伏律,杀人行凶者,帮凶与杀人者同罪……”说着,王森林语气微微一顿,道:“严格来算,这些村民,全都是帮凶!”

        听完王森林的话,众人都沉默了。

        一次砍掉这六百人?可能吗?不可能!

        古代刑罚严峻,却也有句老生常谈的话,法不责众。

        “官爷,官爷,如果你们说完了,是不是能给我一口水喝呢?”这时,牢房里脑满肠肥的皇商李槐继续笑呵呵。

        仿佛众人刚才说的与他无关一般。

        从被带来调查,到证据确凿,最后认罪。

        此人表现的从来都是大大方方,从容不迫,似乎根本不觉得此事牵扯会有多大,有多重要,以后多罪不可赦。他也没有自持有所依仗,就大呼小叫,对众人呼来喝去。

        一切都很平常,可正是因为这份平常,却让众人觉得,这才是最大的蔑视。

        “我现在可以肯定,这事不是‘哼唧兽’给我安排的剧情,而且现在发生的一切也不会在小说里出现,但这同时又是‘哼唧兽’安排的一个故事背景!”

        王丰不自觉的,又想到了这本书的简介。

        “皇权如臂使,苍生如蝼蚁。

        这个世界,仙门洞天、圣地大教、古族禁地,高高在上,俯瞰凡间红尘。褚辞得神秘残破世界,逆旅红尘苍生,坐看王朝起落,春秋更迭……”

        “我,王丰,也是这滚滚红尘里的一人。”

        “但不同的是,我在‘她’走过红尘时,跃出水面,伴随她渡过一段不同的岁月。”

        “最后,我还是要归于红尘!”

        “今天的案件便是这滚滚红尘中一粒沙,案子背后隐藏着更深层次的东西,这需要我自己去体验!”

        “而女主,她只需要在中途稍微参与一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得到‘道宫’就足够了!”

        “这件案子,不管怎么发生,都不会呈现在读者眼前,事后甚至不会被作者提起。”

        “等到哪一天,我这个重要配角,受累于红尘俗世,身不由己的时候,就是我“下线”的时候,那时……作者或许就会在笔下,轻描淡写的提一句今日之事。”

        想到这里,王丰心中微吸一口气后吐出。

        “杂役、捕快,还有接下来的国子监之行,我这个原本只为生计奔波的小杂役,终会体悟到民生疾苦,最后走上为官者,造福社稷黎民之路……”

        “最终与只修大道,逍遥天地的褚辞,渐行渐远!”

        啧!哼唧兽啊哼唧兽,原是我小瞧你这个腹黑女了,所以这就是你给我安排的下线伏笔吗!

        若是如此安排,那么我这个重要配角,必将会深入人心。

        一个于庙堂纵横捭阖的绝世之才。

        一个于红尘中逆旅,一心只修大道的女主!

        他们各有坚持,各有理想,最终却是有缘无分,相忘于岁月悠悠长河。

        或许,当她证道回首时,会想起那个她第一次心动的男人吧?

        如此充满遗憾的一段感情,岂不让人津津乐道?

        “呸!”王丰心里狠狠“啐”了一口,“果然是恶俗的女频虐文套路,恶心,下流,无耻!”

        狠狠腹诽了一通某腹黑女作者‘哼唧兽’后,王丰暂时压下了这些想法,伏笔长远,且已成,况且对自己现在来说,也没必要急着去拆伏笔,先让子弹飞再说。

        眼下这个案子还要继续!

        自己的生活,也还是要继续的。

        “好,现在回归这件案子的本身。”回归身份后的王丰,开始认真思考起这件案子。

        李槐,皇商!

        身份不简单的皇商,原因是他姓李。

        这些王丰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只是从路上几个捕快嘴里听到的。

        “不过,姓李怎么了?姓李牛逼啊?大伏皇室可是姓赵!”王丰心里暗暗吐槽了一声。

        没办法,前身留给他的记忆中,有用的东西实在有限,嗯,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把郝萌追到手。

        “走,出去说!”这时,实在是受不了李槐这一副嘴脸的王森林怕自己忍不住宰了这畜牲,只好大手一挥,带着众人离开牢房,来到了外面。

        “师父,这个李槐到底什么背景?”来到外面后,王丰深吸了一口略显冰凉的空气,看向师父王森林。

        “皇后姓李。”这时,郝萌语气平静的说道。

        “什,什么?”王丰撇头看向郝萌,这是自那天之后,他第一次跟郝萌说话。

        皇后姓李,王丰自然知道,郝萌说这个不是在闲聊,她的意思是,这位李槐跟皇后有亲。

        “国舅爷?”王丰开口道。

        郝萌闻言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见此,王丰顿时恍然了,难怪一个皇商敢承诺免税一年的话,这些村民竟然还相信了。

        想必是有人给他们暗示了李槐的身份。

        一个国舅爷,又是皇商,如果开口说给某某地免一年税,或许不是什么难事,况且,事后免不免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一群刁民无赖,给了钱不算,还想追债?

        别忘了,大伏律,杀人者偿命,帮凶同罪!

        就算事后李槐不认这免税一年的账,他们又能如何?真要把事情捅出去了,国舅爷或许不会死,他们绝对完。

        “李家,在朝堂势力也不小。”这时,郝萌再次淡淡开口道。

        其实这些东西,但凡是个喜欢打听这些,有些许渠道的衙门公职人员,都能知道一些。

        毕竟开封县管理半个汴京城,总会有头儿在私下里告诫他们一些东西,以免得罪有权有势的人。

        王丰看向师父王森林,这才彻底明白,为什么师父会在第一天就说,要把自己带在身边。

        还说了那么多识人辨人的小窍门。

        更是在今天行动的时候,还说让他跟在身边,看眼色行事了了。

        原来师父早就知道这个皇商李槐是什么了。

        “整件事,全程都是县丞一手安排策划,他假扮土地爷,让中年妇女去绑架李槐的女儿,从而引出这件案子,或许,县丞的目的还不仅仅是道宫!”王丰心头暗暗想道:“怕是这背后还有更深的水,比如朝堂之争。”

        “额,好吧,这什么朝堂之争这种更深的东西暂且先不提,就目前来说跟我无关,还是回归案件本身!”

        “如果‘道宫’是在皇后手里,那么一切就合理了。汴京肯定是坐镇着仙门洞天之类的强者。”

        “皇宫之中,帝江是大妖也不敢乱来。”

        “仙门之人或许不会管凡尘俗世,可要是事关帝江这种不属于俗世的存在,那么就不会坐视不理了。”

        “好,案件正式闭环!”

        “接下来,就看县丞这个角色要怎么操作,才能让我这个重要配角得到‘道宫’,然后让女主顺理成章的介入其中,最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好处了……”

        “嗯,接下来,只需要等就是了!”

        “这涉及到新的发展,嗯,如果‘道宫’真在皇宫里的皇后手中,至少目前我不知道以什么身份接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