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作者笔下艰难成帝在线阅读 - 第七章:干掉女主的最优解!

第七章:干掉女主的最优解!

        看?看什么看,信不信额捶你!“能商量个事吗?”王丰说着,脸上挤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

        原来是找我帮忙。褚辞心里暗暗想着,也不说话,只用明亮有神的眸子看着王丰。

        “灶房那帮人这几天在刁难我,以后可不可以跟我一起抬饭桶?”王丰说出自己的窘境。

        这是窘境吗?是,但不过是接近她的借口!

        “我现在的目标很明确,靠近她,熟悉她,成为挚友,甚至是生死之交,在作者那里拿到重要配角的身份!”

        这是王丰为日后干掉女主,走出的第一步!

        主角的麻烦来自哪里?猪队友!不过苟道文主角,一个个都是不粘锅,对猪队友可没耐心。

        好在写书的作者不是个纯粹的苟道文作者,反而是个喜欢写虐文和甜宠文出身的“半路和尚”。

        行文布局上多少都会留点以往风格!

        只要成为主角的好朋友,自己遇事了她能不管吗?

        尤其是一些生死时刻,到时候自己“不小心”拖个后腿啥的,哼哼,分分钟拖累她至死好吗。

        “嗯。”只是帮忙抬个饭而已,不算什么难事,褚辞轻嗯了一声便继续低头吃起饭来。

        见她如此,王丰笑着又将剩余的几大块鸡肉全部夹到了褚辞的餐盘里,笑着道:“喏,多吃点。”

        “都给我,你不吃吗?”褚辞惊讶的看着自己餐盘里,满满当当的大块鸡肉,不解的看着王丰。

        “我没什么胃口,你吃吧。”王丰不舍的看了眼餐盘的里的鸡肉,摇摇头。

        哼,他倒是会来事。将王丰的神情看在眼里,褚辞心里轻笑一声,也不管他,点点头继续吃饭。

        她没想着把肉还回去,他给肉,自己帮他抬饭桶,交易很公平,这是自己应得的。

        “我虽然是个烂片导演,可演技却不俗啊。”王丰心头暗笑,也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此时,靠近开封县衙的一家饭馆里。

        郝萌跟彭彭二人坐在一起吃饭。

        “什么?那王八蛋竟然敢骂你!?”彭彭一把将筷子拍在桌上,满脸愤怒,引来饭馆不少人侧目。

        “小花,你小点声。”感受到周围投射而来的视线,郝萌皱了皱眉,责怪道。

        察觉到周围投来的目光,彭彭环视了一圈众人,看到这位官娘不好惹,都纷纷低下头吃饭。

        “哼!”彭彭满意的哼了一声,然后看向郝萌,不过声音却是低了不少,道:“萌头儿,这口气你就这么忍了?王丰那王八蛋欺负了我不算,还骂你……”

        “好了!”郝萌语气突然严肃,见彭彭看着自己,轻轻叹了口气,道:“食堂打饭确有潜规则,但这是没办法证明的,你贸然上去理论,被拿捏也正常。”

        “至于我……算了,吃饭吧。”郝萌说着,低头开始吃饭。

        要说不舒服,她心里确实不舒服。

        不过她不舒服的不是彭彭他们被针对,而是王丰竟然会骂她。

        以前的王丰可是连一句重话都不敢跟她说,嗯,别说重话了,大声说话都做不到。

        看她的眼神中,永远都是小心翼翼的。

        可是刚才那种小心翼翼的眼神再也没有了,里头全是不耐和厌烦,那种感觉很熟悉。

        她以前看王丰时的眼神,就是这样的。

        一边吃着没什么滋味的饭菜,一边疑惑着王丰为何突然性情大变的郝萌,没有注意到的是,坐在她对面的彭彭看她的眼神,那一瞬间全是怨恨和嫉妒!

        贱人,装什么高冷清纯,要不是你这个贱人,老娘会被王丰那个瘪三辱骂?你现在肯定高兴坏了吧!

        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对我们好不就是为了衬托你吗,装什么装!一对狗男女,没一个好东西!

        “萌头儿,吃这个,这个好吃……”眼底的怨毒之色很快隐去,彭彭笑着给郝萌的碗里夹了一块肉。

        ……

        县衙规定衙役卯时上衙。

        午时休息到未时初刻,正好休息一个时辰。

        戌时三刻交班后放衙吃饭,差不多到了亥时就要离开。

        至于休沐,则是每五日休沐一天。

        换算成现代24小时制就是早上5点上班,中午11点到13点休息,下午20点45吃饭,到21点差不多班也交了就能回家了,一句话,朝五晚九,做五休一。

        吃完饭,衙役们回班房休息,王丰则是厚着脸皮找上了褚辞。

        “阿辞,你看这个饭桶,它又大又重的……”说着,王丰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意思不言而喻。

        说话的时候,王丰顺势改了称呼,很自然的称呼褚辞为阿辞,后者倒也没有在意,想来是不在乎。

        褚辞有些无语的看着王丰,只感觉这舔狗太废了。

        “走吧。”想到刚才吃饭的时候答应了王丰,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褚辞也没有拒绝。

        反正都答应了以后跟他一起抬饭桶,也不在这一次。

        看着褚辞的侧脸,王丰心中暗笑,想要让一个女人心里有你,一定是要想办法在她身上索取,而不是付出。

        这是王丰靠近她的第一步!

        回到火灶房,王丰没有看到郭胖子,不过狗腿子马鹏,还有那六个帮厨的脸色却有些不好看。

        嗯?这些孙子是开小灶吃屎了吗?

        王丰敏锐的察觉到了火灶房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

        当然,察觉到火灶房气氛不对的可不光王丰,一众杂役都察觉到了,一个个也都老实了下来。

        一整个下午,郭洪都没有回来,王丰并未放在心上,只是找了个角落,打开书评区给每个发帖人顶了一下帖子,最后又把自己发的两个帖子顶在最上头。

        做完这一切后,王丰又开始跟褚辞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过他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浅尝辄止,今天跟褚辞的交流已经够多了,给她留个印象便是。

        时间很快便到了亥时放衙的时候。

        天色渐深,又下起了大雪。

        王丰瞥了眼裹得严严实实出门的褚辞,并未跟上去,而是等她离开后,这才跟着离开。

        刚出院子,就见师父王森林已经在门口等着自己了。

        他们师徒二人都商量好了,没夜班就一块回家,有夜班就各自回家。

        “小丰子!”看到王丰,王森林一边搓着手,一边哈气,远远的就开始对着王丰招手。

        在他脚下,还放着一个黑色的粗布钱袋,鼓鼓囊的,一看就有不少钱。

        “师父!”王丰上前笑着打了个招呼。

        “怎么样?没事了吧?”王森林说着,拍了拍王丰的肩膀,一边上下打量着,一边关切道。

        “已经没事了,放心吧,师父!”王丰说着,还对着师父拍了拍胸膛,示意自己没事的同时,不由道:“雪下的越来越大了,师父,我们快回去吧。”

        王丰现在有很多事情,迫切的想要弄清楚。

        比如师父的靠山是谁?师父到底是凭什么从一个临时衙役,一跃成为开封县捕头的?师父跟靠山的关系到底有多硬,能给他们师徒如此泼天的富贵?

        没错,还有自己!

        火灶房有编制的杂役是默认世袭的!

        嗯,所谓默认世袭,很好理解,不是上面定的。

        意思就是祖辈是干这一行的,圈子已经形成,晚辈也多半是继承这个碗钵,这点衙门里都有规矩。

        人脉错综复杂,关系更是抱团取暖。

        而且都是汴京城里的主户,就比如褚辞。

        作为一个有编制的杂役,月俸都与捕快持平了,没风险,还是个肥职。

        这关系得多硬才能安排进去?师父到底干了什么?

        这事关自己日后该如何对待火灶房这帮孙子,若是师父跟靠山的关系很铁,那自己就可以谋划着报仇了!

        若是关系一般,那就需要另外筹谋了。

        忍气吞声不是王丰的风格,但他也不是个莽汉!

        这汴京城里,自己虽然吃着公粮,可说到底,身份上没比那些底层百姓好多少。

        “小丰子,你真打算放弃郝萌那丫头了?”回家的路上,师父王森林率先打开了话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