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289章 我只是抱着她而已

第289章 我只是抱着她而已

        项千慧带着舅舅、舅妈去凉山、阿坝等地区旅游、考察和做公益的这段时间,陈羽的日子也过得十分充实。

        最初的日子里,陈羽带着林幼稚看向日葵花海,在锦城的近郊、远郊旅游,享受浪漫又轻松的二人世界,但惬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回到城区的时候,陈羽上午要去公司帮小狐狸处理奶糖集团的各种事务,下午和晚上又得穿梭在草堂之春、月子中心和麓山国际,承担起奶爸的责任,照顾夏凌霄和许云卿两个小不点。

        虽然辛苦了一些,总是熬夜,整宿整宿的睡不了一个安稳觉,但陈羽还是乐在其中,每当他看到自己乖女儿和乖儿子的笑脸时,陈羽就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萌化了。

        不过作为小凌霄和小云卿的妈妈,夏鼐棠和许恩妃总是不约而同地“嫌弃”陈羽,说他这里做得不好,那里做得不对,但实际上,她俩都在心中为陈羽着想,不希望他太累了,宝宝有自己照顾就行,何况还有家人和月嫂呢?

        一周后的晚上,陈羽在月子中心,本打算留宿,一方面照顾宝贝儿子,一方面也想跟妃妃多待一会儿,聊聊天、谈谈心,或者安静的陪伴也好。

        陈羽顺便也帮小云卿解决掉他吃不完的“粮食”。

        许恩妃当然知道他的小心思,没好气地用葱白玉指戳了戳他的额头:“小羽,你也太心急了吧?不怕被外人看见?等过段时间,我回了家里,不行吗?”

        陈羽坐在床沿上,轻轻摇着身旁的婴儿床,笑道:“妃妃,宝宝,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你啊,就装傻充愣吧,总是欺负姨~……欺负我。”许恩妃发现自己“口误”之后,不禁自顾自地莞尔一笑,却是伸出玉臂,温柔地抱住了陈羽。

        “干嘛?”

        “老公……我也没想到,当妈妈是这样的感觉,有时候,晚上只有我和云卿在,给他喂奶的时候,我看着他的可爱脸蛋,就会觉得这一切,像是在做梦。”

        “宝宝,这不是梦,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陈羽停下晃动婴儿床,正对着许恩妃,轻轻揽她入怀,笑着说道,“宝宝,你知道吗?这辈子,我没有遗憾了。”

        “老公……我也是,只要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我就没有任何遗憾。”

        “当然会永远在一起啊。”

        陈羽眸中带着笑意,瞳孔中倒映着许恩妃精致妩媚的脸蛋,当了妈妈的妃妃宝宝,更是散发着一股成熟诱人的味道,两人四目相对,深情相望,在一片静谧与暧昧的氛围中,陈羽堪堪低下头,缓缓吻过去。

        许恩妃俏脸爬上一抹迷人的酡红,就在两人快要唇唇相接的前一瞬。

        小不点许云卿的啼哭声响了起来。

        “嗯嗯哼哼……”

        陈羽和许恩妃陡然从刚才的暧昧中清醒过来,两人就像是被人撞破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赶紧松开了双手,往后挪了挪位置,之间保持一段距离。

        然后,两人忽的想起这会儿房间里并没有外人,陈羽之前吩咐过,今晚不让任何人前来打扰。

        倒是婴儿床的小家伙,应该是饿了?

        可小云卿不是刚吃过吗?

        陈羽和许恩妃相视一笑。

        然后,陈羽站起身,看了看婴儿床的许云卿,小家伙突然又不哭了。

        许云卿睁开大眼睛,清彻又茫然的目光,看向自己爸爸。

        陈羽拿起他身旁的拨浪鼓,摇了摇,咚咚咚的声音响起,让这个跟陈羽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家伙,咯咯咯地笑出声,犹如鸟儿鸣啭一般,让人能够感受到他的开心与快乐,许恩妃看着这一幕,心中暖乎乎的。

        “宝宝,你看,我们儿子太可爱了!”

        “是啊,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呢。”

        “…………”

        “怎么了?我说的是实话嘛,我家小羽,小时候也很可爱的。”

        “宝宝,你也就比我大十岁,能不提我小时候的事吗?”陈羽咕哝道。

        “好啦,知道了。”

        许恩妃一边笑着,一边又弄玉手逗弄一下许云卿,看着自己这个宝贝儿子咯咯直笑,她也发自肺腑地感到开心。不过身为妈妈,她比作为爸爸的陈羽更加细心,堪堪仔细查看了一下,确定许云卿的尿不湿该换了。

        然后,许恩妃就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男人。

        给许云卿换好尿不湿,陈羽又逗弄了一会儿这小家伙,结果就是小云卿越来越兴奋,刚才的困意此刻一点也没了,一直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许恩妃提醒道:“老公……宝宝该睡觉了。”

        “宝宝,你睡吧。”

        “我说的宝宝,是我们儿子,小云卿。”

        陈羽恍然大悟,看了看这个笑容满面的小不点,浅笑道:“他这会儿睡不着啊。”

        许恩妃没好气道:“你一直逗他笑,他能睡得着吗?”

        “哦。”

        陈羽明白了,他不再逗许云卿,而是将儿子小心翼翼地抱起,哄他入睡。

        但不管陈羽怎么哄,唱摇篮曲也好,催眠曲也罢,许云卿始终睁着清澈似水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爸爸,那眼神似乎在问――“爸爸怎么不逗我了?”

        许恩妃想要将儿子抱过来,结果这小子不肯,被妈妈抱着就哇哇哭。许恩妃惊愕的同时,也想着这小子还真是粘他爸呢,她微微摇头,没有办法,就让陈羽抱着儿子,一直等到许云卿又饿了,哭起来了,她才顺利地将儿子抱过来,喂他吃饱喝足,然后成功哄他入睡。

        夜色渐深。

        温暖、柔和的淡黄色灯光下,许恩妃看着侧卧在自己身旁的陈羽,浅浅一笑,问道:“老公,小凌霄是不是也跟咱们儿子一样啊?”

        陈羽轻轻抱着她,目光宠溺:“你说哪一方面?”

        “喜欢被人逗啊,喜欢咯咯咯地笑不停啊。”

        “你说性格啊?”

        陈羽想了想,摇头道:“凌霄跟她妈妈一样,不太喜欢笑,天生就有点高冷。”

        “啊?还有天生高冷的吗?”

        “嗯。”

        “可是,凌霄这么小,性格不都是后天养成的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陈羽微微摇头,笑着说道。

        “老公……要不等我出了月子,我去跟鼐棠商量一下,让她搬到我们家里来?”

        “不好吧?”

        “不好?那你笑什么?”许恩妃没好气地看着自己男人嘴角藏不住的笑意。

        陈羽清了清嗓子:“咳咳……可是鼐棠应该不会同意吧?你知道她性格的。”

        “你是怕挨揍吧?”许恩妃莞尔一笑,又娇又媚,“没事的,有我在,鼐棠不会揍你的。”

        “…………”

        “而且啊,老公……我让鼐棠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不是让你胡闹的。”

        “…………”陈羽老脸一红。

        许恩妃瞧见他的神情,噗嗤一笑,继而道:“我啊,是想着孩子们都住在一起,这样凌霄有弟弟妹妹们陪着,也就不会觉得孤单,说不定她的性格,也会越来越开朗。”

        陈羽认真地想了想,鼐棠的性格的确不太讨喜,了解她的知道她是高冷,不了解她的只会觉得她一天到晚板着个脸,还喜欢用目光刀人,像是别人都欠她钱似的。

        夏凌霄可不能像她妈那样!!

        “有道理。宝宝,这件事,到时候就交给你了。”陈羽觉着家庭内部事务,还是妃妃最能处理。

        许恩妃微微颔首:“交给我吧,你处理好小狐狸和芷落那边的事就行。”

        “小狐狸那边,我都还没有去跟苏叔和吴姨说。芷落那边,林叔倒是被千慧姐忽悠着,答应出任幼猪基金旗下的慈善基金会理事长,不过他不知道那基金会是我们设立的,林叔和芷落还是在冷战中。”

        “所以啊,老公……我知道你处理这些事已经焦头烂额了,我可舍不得你再劳心劳力。”

        “你就宠我吧。”陈羽笑着说道,“好了,快睡吧,我们儿子半夜饿醒了,你又睡不着。”

        “嗯。”

        许恩妃虽然也是一个精力很充沛的女人,但为了将小云卿照顾得无微不至,即使有月嫂和家人帮忙,她这几天也都没怎么睡好觉。

        所以,此时此刻,依偎在自己男人怀中,她很快就沉沉入睡,渐入梦乡。

        ……

        第二周,星期六。

        麓山国际别墅区,陈羽的家中,林幼稚和小狐狸都不在,她俩一大早就去了公司。

        而今天,只有陈羽一个人在家。

        临近中午。

        叮咚一声。

        门铃响了,陈羽打开房门,来人不是别人,而是孙琪琪,她扎着一条高马尾,笑眯着眼睛,梨涡浅浅,现出几分活泼俏皮的色彩。

        “中午好啊,陈羽。”

        “琪琪姐,进来坐。”

        陈羽领她进到屋内,笑道:“今天我弄了很不错的西餐,尝尝我的厨艺?”

        孙琪琪跟着他进屋,笑意盈盈:“早就听芷落说,你的厨艺特别棒,今天我有福了。”

        “也不是我谦虚,林幼稚此话不假。”

        陈羽很热情地带着她来到餐桌旁,今天中午他准备的是西班牙海鲜饭和意大利菌菇烩饭,还有法兰西百年酒庄酿制的知名葡萄酒。

        孙琪琪打趣道:“陈羽,就我们俩吗?”

        “是啊。”

        “那你也不用这么精心准备吧?搞得跟二人世界一样。”

        “二人世界……差不多吧,又不是烛光晚餐。”陈羽想了想,笑着说道。

        “要是烛光晚餐,芷落不得吃醋啊?还有你的其他女友,不得联合起来欺负我啊?”

        “哈哈哈……不至于。”陈羽将名为罗曼尼.康帝的红酒打开,让它先醒一会儿酒。

        “琪琪姐,之前我跟你说的那件事,你觉得有可能吗?”陈羽笑着问道。

        “你说修建私人庄园的事啊?陈羽,我找我爸和爷爷打听过了,咱们川渝这边,用来修建大型私人庄园的地皮,几乎批不下来,目前已存的一些大型庄园,也基本都是公家的项目,用作景区、旅游点之类的。”

        “没有一点办法?”

        “倒也不是,如果选择不正规的方式,或许有办法批下来。”

        “…………”

        陈羽沉默了片刻,他摇头笑道:“琪琪姐,你知道我的,我这个人,虽然路子很野,但一切手段都在规则之中,破坏规则的事,我不会去碰。”

        孙琪琪微微颔首,然后耸肩摊手:“那你之前想的修建大型私人庄园,就没办法了。”

        “好吧。”陈羽并不气馁,“尝一尝我的厨艺。”

        “不错,堪比五星级厨师。”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孙琪琪眼中冒着星光,认真地说道,然后看着陈羽俊朗帅气的面庞,又轻语道:“陈羽,你干嘛要修大型私人庄园啊?现在的房子,还不够住吗?我记得你挺多房子的啊!”

        陈羽笑了笑:“如果我一个人,有一张床位,就已经足以安身,但你知道的,我家的人有点多。”

        “的确有些多……”孙琪琪在心中算了算,眼睛笑眯成两道弯弯月牙,“加上芷落肚里的宝宝,你家里都有8口人了。不过,就算8口人,这三层楼的别墅,也足够了吧?”

        “纠正一下,9口人。”

        “9口?”孙琪琪怔了怔,“不会小狐狸也怀孕了吧?”

        陈羽点头:“你猜对了。”

        “…………什么时候的事?”

        “跟林幼稚一天吧。”

        “…………”

        孙琪琪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约莫十秒后,她的俏脸涨红,默默低下了头,用吃饭转移自己的尴尬、羞涩和窘迫了。

        陈羽并没有把自己这个大姨子当成外人,他又道:“既然孙氏建工和蓝海地产拿不到修大型庄园的新地皮,也批不下来这个项目,那么如果我把已经建成的别墅区,围起来,可以吗?”

        “法理上,没问题。”

        “那就好。”

        “陈羽,你不会是想把麓山国际这片别墅区的房子都买下来,然后建一堵墙,修成私家庄园吧?”

        “不是不是,怎么可能。”

        孙琪琪松了口气,她想着那样的话,自己父亲、大伯和爷爷不就得搬家了?

        “买下我家周围的几十栋就行。”

        “?!!”

        孙琪琪惊愕不已地看着他:“陈羽,你、你……”

        “我怎么了?”

        “你的确有这个资本!可是……你有钱,他们也不一定要卖啊!”

        “只要给得起钱,不存在不卖的,住这里的大都是生意人,再加上我在川渝地区的名声,大家也都会给些面子,当然啊,为了避免被人敲竹杠,狮子大开口,我还是需要人帮我从私下先购入一批,能买就买。”

        “你需要我帮忙吗?”

        “这件事,我找了别人,待会儿她也要过来。”

        孙琪琪颇为好奇:“是个女的?”

        “啊对,是个女的,你可别跟芷落她们说,免得误会。”

        “你都有贴身小秘书了,谁会误会你啊?不过啊,芷落倒是让我注意,盯着你身边有没有大姐姐或者漂亮阿姨……陈羽,你喜欢那种三十岁左右的轻熟女啊?”

        “…………”

        陈羽老脸一红,林幼稚这丫头怎么什么实话都往外说?

        他咳嗽一声,目光扫了扫她,笑道:“二十五六岁的,我也喜欢。”

        孙琪琪本来不以为意,但看着陈羽这个古怪的眼神,再想想自己的年纪,顿时俏脸一红,有些慌乱地站起身,举起醒酒器,给两个高脚杯倒入些许红酒。

        “喝点酒吧?”

        “琪琪姐,你别介意哈,我刚才随口一说,胡乱调侃而已,如果冒犯了,权当我赔罪了。”

        陈羽跟她碰了一杯,孙琪琪浅浅抿了一口红酒,她心情复杂。

        “没事的,陈羽,是我多想了。”

        “多想了?”

        “不是不是,我是怕你犯错误,芷落知道了,可不得了。”

        “哈哈……没事,今天不过是我们叙叙情谊,莫想太多。”

        但就是在这样一口接一口、一杯接一杯的红酒中。

        陈羽和孙琪琪的脸上,都爬上了一抹明显的、有些浓郁的酡红。

        孙琪琪醉眼有些迷离:“陈羽,我发现,你的酒量,并没有我想象中好。”

        “我本来就不善于喝酒。”

        “那你今天还喝这么多?”

        “你猜猜为什么。”

        “为什么?我想想,因为今天喝的是一百多万一瓶的罗曼尼.康帝?”

        “不。”

        陈羽晃了晃手指:“重要的不是喝什么,而是跟谁喝。”

        “所以……你是因为我?”孙琪琪醉眼迷离地笑了笑。

        “哈哈哈……”

        陈羽笑而不语,他的内心之中,对孙琪琪的情愫有些复杂,若是一定要跟她做一个定位的话,陈羽会选择知己好友,绝非红颜女友。

        但就在这时,孙琪琪突然站起身来,踉踉跄跄地走了两步,就险些摔倒在地,还好陈羽一把拉住了她,却是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再加上两人都喝得晕乎乎的。

        叮里桄榔一阵。

        椅子倒了,陈羽倒在地上,孙琪琪摔在他身上,脑袋趴在他的胸膛之上。

        似乎能够听到少年的心跳。

        陈羽一下就清醒了许多:“琪琪姐,你……”

        他话未说完,就被孙琪琪用葱白玉指抵着嘴唇,醉眼迷离,笑意盈盈。

        “陈羽,你能就这样抱着我一会儿吗?”

        “啊?这……不太好吧?”

        “就一会儿。”

        “…………”

        “就当我求你了,就抱着我,一分钟,可以吗?”

        陈羽心中想着,瞧不起谁啊?东哥都还两分钟呢!

        咳咳……

        不对,我只是抱着她而已。

        然后,陈羽就躺在冷冰冰的地板上,抱着怀里的女人,闭上了眼睛。

        “只是抱抱,应该没事吧?”陈羽心中想着,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他总觉着,这两分钟怎么过得这么慢?

        但,这种感觉,又真的挺不错啊!

        软乎乎的……

        香喷喷的……

        而不知过了多久,门铃又响了起来,孙琪琪这才睁开了眼睛,她环着陈羽的脖子,在少年一脸懵的时候,就往他脸上亲了一口。

        留下一道红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