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286章 我也喜欢着你

第286章 我也喜欢着你

        林恒生狐疑的目光落在了林芷落腹部,看上去平坦,没有任何隆起的痕迹,应该不是怀孕吧?

        但他还是问了出来。

        林幼稚听到父亲的质询声后,心头陡然变得紧张,几乎本能地往男朋友身边靠了靠。

        陈羽捏了捏她雪白嫩滑的手儿,示意她安心,然后笑着面对林恒生:“林叔,芷落她现在的确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她怀孕了。”

        陈羽坦诚以待,这番话落在林恒生的耳中,却是犹如一道惊雷,让他瞳孔一缩。

        一瞬间,林恒生的脑海变得空白,几瞬过后,他的脑中又涌入无数的思绪,接着,便是一股滔天的怒火涌了上来。

        这个小子当初怎么答应我的?跟我保证大学毕业前,不会让芷落怀孕,但这才大二啊!

        孙雯丽看到丈夫骤然变黑的脸庞,赶紧拉住他的胳膊,连连劝道:“恒生,你先坐下,千万别动怒,有什么话,咱们都可以好好谈。”

        “对对对,妹夫,咱们有什么事,都可以好好谈!”大哥孙长治挤出一抹笑容,附和自家妹妹道。

        “恒生,其实要我说,芷落怀孕了是一件喜事,咱们应该高兴才对,你就不要黑脸了。”孙长和也笑着劝说道。

        林恒生原本就已经被点燃的心头怒火,此刻更是被他们的这番话刺激到了。

        “孙长和!你说得轻松!未婚先孕的又不是你家闺女!”林恒生一掌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怒斥道。

        孙长和被妹夫直呼其名,还当众怒喝,不禁吓了一跳,他吞下一口唾沫,平复受惊的情绪,揶揄道:“我倒是想,你问陈羽和芷落给不给我们家琪琪一个机会?”

        此话一出,孙琪琪精致的脸蛋唰的一下就红了,她怒目而视道:“爸,你在胡说什么呢?!要是喝醉了,你就去休息,别在这里乱开腔!”

        “…………”

        孙长和又被女儿怒斥,顿时心中不满了起来,但又无可奈何,现在这一大家子啊,真不是自己说了能算的,就连老爷子的话,都不顶什么用。

        至多从中调解一下矛盾和冲突,希望他们看在自家人面子上,化干戈为玉帛。

        这时,陈羽目光如炬,认真地说道:“林叔,我知道这件事,我负有百分百的责任,您要责备、怪罪于我,我没有任何意见,但是您千万不要骂芷落。”

        “这件事当然是你的责任!陈羽,你言而无信!!”林恒生心头的怒火越烧越旺,眼眶中也渐渐现出血丝,“你不要以为你有几个钱,就可以为所欲为!”

        陈羽被林叔这番话驳斥得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辩解。

        而此刻,林幼稚的眼眶中布满了晶莹的泪花,打湿了她修长的睫毛。

        “爸,你不要怪陈猪。”林幼稚哀求地说道。

        孙雯丽拽着丈夫的胳膊,生怕他理智失控,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来,她开口劝道:“老林,你先不要动怒,坐下来,咱们和和气气地好好谈嘛。”

        “你还有心思,和和气气的?陈羽这样肆无忌惮地欺负你女儿,你就一点想法都没有?”林恒生被妻子的这番话语和态度震惊到了,目光之中带着许多的不解和诧异。

        “当然有想法啊!但我不觉得陈羽是欺负了咱们闺女,虽然他俩年纪不大,才19岁,还是大学生……但陈羽和芷落,完全有能力生养他俩的孩子,让孩子过上众星捧月的幸福生活!所有人,无论是陈家的,还是咱们林家的、孙家的,都会喜欢芷落肚里的宝宝!”孙雯丽一股脑地将这些话吐露出来,一副非常认真和严肃的态度。

        很明显,她是坚定站在陈羽和林芷落这边的。

        可以说,孙雯丽对陈羽这个金龟婿99%的满意,高大帅气、阳光多金、才华横溢……惟一的不足,就是这小子太招女人喜欢了,也不够专一!

        但这一缺点在他的诸多优点的映照下,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林恒生听着孙雯丽的这番话,不禁皱起眉头:“你认真的吗?”

        “肯定啊!”孙雯丽重重点头,她又转头看向众人,“不信,你可以问问咱们孙家的人,是不是都喜欢陈羽和芷落的这个宝宝?”

        孙长治、孙长和异口同声:“喜欢!当然喜欢!”

        孙琪琪也附和道:“小姑父,芷落肚里的孩子,也有陈家和林家的血脉,也流着一部分我们孙家的血,我们怎么会不喜欢她呢?”

        林恒生震诧了片刻,深吸一口气,异常严肃,他低沉着声音:“这件事的重点,不是你们喜不喜欢芷落的宝宝,而是她还太小了!才19岁!也就是说,宝宝出生,她才20岁!20岁就当妈,你们说说,这算什么?!”

        陈羽清了清嗓子:“算给我们国家做贡献!”

        林恒生满脸疑惑:“你说什么?”

        他觉着陈羽这句话也太厚颜无耻了,20岁少女当妈,怎么还算给国家做贡献了?

        陈羽不疾不徐地解释道:“林叔,过几年啊,您就知道了,咱们国家老龄化、少子化问题会逐渐显现,到时候,国家就会大力提倡人们多生孩子,早生孩子!当然啦,肯定还是要坚持优生优育的!”

        林恒生怔了怔,这小子胡说八道什么?

        他的鼻腔中喷出两股热气,沉声道:“陈羽!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你都做得很过分!”

        “我知道。”

        “所以,我绝不会原谅你!还有你,芷落,你实在太任性妄为了!我对你……太失望了!”

        “爸……”

        林幼稚的眼眶中的点点泪花顿时聚成一颗颗硕大的晶莹水珠,旋即夺眶而出,一路划过她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庞,啪嗒一声,滴在地上,落入尘埃。

        陈羽皱起了眉头:“林叔,芷落怀孕了,她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您有什么气,都可以朝我发,您把我打一顿,我都接受。”

        “你以为我不想吗?!”林恒生拽动胳膊,却是始终被妻子死死拉着。

        就连大舅哥和二舅哥,这对卧龙凤雏,也跑过来拉住了他的胳膊!

        林恒生无比生气。

        陈羽接着说道:“林叔,我可以向您保证,我一定会给芷落和宝宝一个幸福的生活!”

        “你的意思是,一定要芷落把肚里的宝宝,生下来?”

        “当然!”

        “如果我不同意呢?”

        “您说了不算!”陈羽的目光陡然凌厉,异常坚定地说道。

        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家人,尤其是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就算是自己的老丈人,那也不行!

        但他也懂得将心比心,所以面对林幼稚的老爹,陈羽始终表现出一副认打认罚的样子。

        林恒生勃然大怒,如果不是孙家三兄妹将他拉住,可能就真的要一拳揍在陈羽脸上了。

        “陈羽!你混蛋!!”

        陈羽没有辩驳,而是诚恳道:“林叔,您消消气,先冷静下来,我们再好好谈谈关于孩子的事。”

        “冷静?冷静个屁!!”

        “…………”

        “我不接受,陈羽,林芷落,你们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是吧?好!好!!我成全你们,从今以后,你们走你们的康庄大道,我回眉州,一个人过自己的独木桥!今后余生,各不相扰!!”

        林恒生的愤怒蚕食了他的理智,但不知道为何,他还是没能说出任何伤害林芷落肚里宝宝的话,可能是因为潜意识里血缘的羁绊?也可能是因为陈羽强硬但又诚挚的态度?

        他不知道,就只能放出了上面这些狠话。

        林恒生用力地甩了甩胳膊,但没能将身上的三个“狗皮膏药”甩掉,他怒意沉声道:“放开!!”

        孙雯丽和两个哥哥都被吓了一跳,孙长治、孙长和都松开了手,而孙雯丽则还是拉着他的胳膊,只是没怎么用力了。

        “恒生,你……”

        “我要回眉州!你也要拦着我?”

        “不不不。”孙雯丽连连摇头,“恒生,我、我跟你一起回眉州!”

        林恒生不予置否,目光冷然:“陈羽,林芷落,以后咱们各不相扰!”

        林芷落已然是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陈羽将她轻轻揽在怀中,温柔地拍着她的后背。

        “林叔,您回眉州,先消消气,过段时间,我会再去登门请罪。”

        “呵……不需要!”

        “爸……”

        “别叫我爸!”

        “爸,我知道错了,我、我……”林芷落哭得已经开始抽泣起来,陈羽痛在心里。

        “知道错了?”

        林恒生堪堪往陈羽身前走了两步,站在他和林芷落的跟前,双方对视了几秒。

        然后,林恒生猛地抬起胳膊,就要朝着林芷落扇过去一个耳光。

        但陈羽眼疾手快,将林芷落往身后一拉,拽入怀中小心护着,却是在大厅里,依旧响起了一记清脆的耳光声。

        众人都惊了,怔怔地看着替妹妹挨了一耳光的孙琪琪。

        她捂着红肿的一侧脸蛋,恳求道:“小姑父,您跟小姑先回去吧,消消气。”

        “…………”

        林恒生毕竟是个文人出身的儒商,若不是因为自家闺女,也不会像今日这般暴躁,还热血冲昏了头脑,一耳光无意扇在了琪琪脸上,他羞愧至极。

        孙长和看到自己女儿挨了一耳光,赶忙上前关心,同时也对林恒生发起了批判。

        但林恒生都没听进去,神情有些恍惚,面色窘迫,堪堪快步出了别墅。

        孙雯丽给侄女说了两声“对不起”,赶紧跟上丈夫的步伐。

        看着这两口子离开的身影,直至消失在视野里,片刻后,屋里只剩下诡异的氛围。

        大家都有想过林恒生爱女心切,得知真相后,他会大动肝火、暴跳如雷,但没曾想,平日里如此温和儒雅的一个人,居然会动手。

        刚才的那一耳光,的确是想扇芷落的,却是落在了琪琪脸上。

        陈羽很抱歉:“琪琪姐,你没事吧?”

        孙琪琪挤出一抹笑容,微微摇头:“没事。”

        “对不起啊,让你承受了无妄之灾,都是我的错。”

        “别这么说,你没错。”

        “我也这样觉得。”陈羽有些厚颜无耻地笑了笑,“我和芷落,都没有错。这件事,是一个意外,不过啊,责任在我!”

        孙琪琪先是无语了片刻,然后笑了笑,这家伙,都这个时候了,还能开玩笑呢?

        林幼稚心里很难受,她抽泣着说道:“陈猪,我爸爸不要我了吗?”

        陈羽摇了摇头:“谁说的?林叔就是一时没想开,等过一段时间,他就会消气的,到时候,我再去跟他诚恳道歉,他会理解和接受的。”

        “陈猪……呜呜呜……”林幼稚趴在陈羽的怀中,突然就稀里哗啦地哭了起来。

        “好啦,宝宝可不希望妈妈哭。”陈羽温柔似水地拍着林芷落的香肩玉背,笑着逗她开心,就像是父亲在宠女儿一样,这也让林幼稚心头涌起一股暖意。

        “陈猪,我爸爸不要我了,你不能不要我,还有宝宝。”林幼稚是哭着,断断续续地说完了这句话。

        陈羽笑道:“好啦好啦,舅舅和外公他们还看着呢,有什么事,我们回去说,好不好?”

        “好。”

        “那我们回去吧。”陈羽给林芷落擦了擦她晶莹的泪花,笑着说道,“哭这么伤心,都不好看了,肯定连路都不会走了吧?”

        “我会走路。”

        “这样啊……我还打算背你呢,这下看来,不用了。”

        “不不不,有用的,陈猪,我要你背。”林幼稚说着,就站上了板凳,张开双臂。

        陈羽摇头失笑,哪怕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介意秀一波恩爱。

        弯腰弓背。

        林幼稚轻轻蹦一下,跳了上去,陈羽背着她,笑着对孙琪琪等人说道:“今天谢谢了,我跟芷落先回去了。”

        孙琪琪微微颔首:“改日再聚。”

        “好。”

        孙家人送他俩出门,孙长治有些急,走到别墅门口的时候,他提示了一下:“小陈啊,那个,咱们之间的那笔20亿的债务?”

        “不急,慢慢还。”

        “…………”

        “开玩笑的,哈哈……舅舅,别当真。”

        “我就知道,小陈你有大格局!”孙长治喜笑颜开。

        “什么格局不格局的?舅舅,你按咱们合同约定的时间,也行!”

        “…………”孙长治哑然。

        “不是,小陈,芷落没跟你说吗?那个钱,你应该懂得啊!”孙长治的目光投向趴在陈羽背上的外甥女,就像是在抓救命稻草一般。

        林幼稚吸了吸鼻子:“舅舅,你说什么呀?我都不懂。”

        众人一阵错愕。

        这丫头,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成这样子?

        亏我们刚才还帮你说话呢!

        哪怕你爹还在气头上,但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陈羽心中根本就不在意那20亿,他全权交给自家这小妖精处理,而林芷落则是也没心思考虑这个,但舅舅都这么提了,她也就在心中想着,还是帮他们一把吧。

        陈羽背着林幼稚,林幼稚一手紧紧地勾着他的脖子,一手撑着遮阳伞,堪堪走出数步。

        林幼稚回过头,笑着对他们说道:“舅舅,那个钱,你们还一半吧!”

        “还一半?那还有10个亿呢?”孙长治上前几步,问道。

        “听我家陈猪的,慢慢还呗。”

        “…………”

        孙长治沉默一阵,然后大声朝着人的背影:“谢谢嗷!”

        林幼稚这次没有回头,但还是有开心的声音传来:“不客气,我们是一家人!”

        似乎,这丫头刚才没有被林恒生骂哭一样。

        又似乎,刚才他们一家大闹一场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孙家人,尤其是孙琪琪,能够从林芷落的声音中听出来,她其实很快乐,很幸福,或许这就是自己深爱的人,也同样深爱着自己的感觉吧。

        当然啦,如果小姑父能够接受并祝福芷落的宝宝,那丫头一定会更加快乐和幸福。

        孙琪琪看着陈羽和妹妹渐渐远去的背影,美眸之中流露出一股艳羡之色。

        但,很快又消失不见。

        她知道,自己心底爱上的那个男人,是不可能属于自己的。

        自己就像很多暗恋他的女生一样,终究不可能得到他。

        “你肯定不知道吧,我也喜欢着你,像我妹妹一样。”

        孙琪琪脸上笑着,梨涡浅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