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199章 会不会,是陈羽干的?

第199章 会不会,是陈羽干的?

        第200章会不会,是陈羽干的?

        下午时分。

        百叶帘拉下,房门紧锁的办公室里,陈羽坐在办公桌前,十指纷飞,很快便在暗网用多个不同的、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账户,发布了攻击蓝盾网络几家大客户的悬赏令。

        苏狸坐在陈羽的怀里,精致的脸蛋微红,眉目含羞,一声不吭地看着男朋友对着电脑一通操作。

        陈羽总共悬赏了150万美金。这笔钱,本来是陈羽打算用来收购蓝盾网络,但现在看来,只能让它破产了。

        陈羽嘴角轻勾,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戛然而止,他双手环着狐狸的芊芊细腰,脑袋趴在她香香的肩上。

        “狐狸……”

        “嗯?”

        “接下来几,你就在家里休息,公司交给我。”

        “羽……”苏狸缓缓转过头,羞涩地看着自己男朋友,“可是,你很辛苦的,我要帮你分担压力呀。”

        “傻丫头,伱已经帮我很多了。回到学校之后,你还要忙学业,忙‘即刻头条’那边的事情。”陈羽目光宠溺地道,“这两,就好好休息吧。”

        “可是……”

        “乖,听话。”

        “好吧。羽,我知道了。”苏狸乖巧地微微颔首。

        陈羽搂着坐在自己怀里的狐狸,爱不释手地蹭了蹭她可爱的脑袋,跟撸一只真的狐狸似的。

        苏狸虽然此刻娇羞欲滴,但还是任由男朋友贴贴亲亲,而后,她跟陈羽起了今晚的事,又给父母打过去电话。

        苏卫民和吴春雁得知陈羽要来,自然是开心的,不过他俩也没有着急着关店回家。

        尽管自家女儿已经有了陈羽赠予的价值过亿的股票,但这对中年夫妻依旧过着与以往差不多的、较为朴素的日子。

        当然,其中一个原因,也是狐狸持有的股票几乎不可能变现,就连上个月的公司利润分红,也被陈羽一个人拿走了。

        不过,吴春雁也未曾抱怨,她本身也不是一个掉钱眼里的女人。只要知道陈羽是真心对狐狸好,作为母亲,她就知足了。

        待会儿,她便要回到家,而自己父母恰好也在锦城自家妹妹那边,晚点让他们过来一起,帮着准备丰盛晚餐。

        陈羽从狐狸口中,亦是知道这些事,不由得感慨道:“狐狸,看来丈母娘对我还是挺好的啊。”

        苏狸俏脸上的酡红愈发浓郁,低着头,羞涩无比地轻语道:“羽,还不是丈母娘呢。”

        “迟早的事。”陈羽很喜欢调戏狐狸。

        而这个憨憨宝藏受气包,也不会反抗,就任由她的羽,肆意调戏自己。

        ……

        傍晚时分。

        陈羽和苏狸去到清逸区,停在樱花粉宝马车的旁边位置,俩人回到家里。

        一进门,陈羽就见到了狐狸的外公吴树志,老教师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陈羽热情地跟外公打着招呼,完全没有丝毫把自己当成外人,即使此时此刻,自己的憨憨宝藏,正蹲下身子,给自己脱鞋。

        除了吴树志,还有狐狸的外婆巫大娟,妈妈吴春雁,姨吴悦秋。

        不过,仨女都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

        听到外面传来的动静,仨女方才出来一会儿,跟陈羽寒暄了几句。

        巫大娟就跟自己宝贝外孙女一样,十分中意陈羽。

        吴春雁也很是喜欢他,已经将他看成了自家人,自己未来的女婿,甚至还一度担心陈羽会被别的女人给抢走了!

        而之前对陈羽不太友好,甚至多次怀疑他是“色胚”的吴悦秋,如今亦是知晓了他对狐狸的情意,心中对陈羽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尤其是在得知陈羽从未真的欺负过狐狸后,更是觉得自己之前给陈羽打上的“色胚”标签,很有可能是个误会。

        吴家姐妹回了厨房继续忙活起来,巫大娟则是坐在了客厅沙发,跟陈羽和狐狸聊了起来,吴树志时不时也插上两句话。

        屋内的场景,俨然一副自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

        色渐渐暗沉。

        苏卫民也回到了家中,刚好碰上了饭点,不偏不遥

        众人分坐在餐桌四周。

        当然,苏狸自然是坐在陈羽的身侧,乖巧懂事犹如一个媳妇儿。

        席间,陈羽跟诸位长辈谈笑风生。

        “娅玲和镇东过几要回来了?那敢情好啊!”苏卫民脸上瞬间笑意更胜几分,“现在你子发财了,你爸妈也总算不用背井离乡,跑沪城做生意了!”

        “是啊。羽,你爸妈时不时也懊悔没怎么陪过你,这次他们回来,可以好好弥补这个遗憾了。”吴春雁给陈羽夹了一筷子可乐鸡翅到碗里,笑呵呵地道。

        陈羽虽然对父母心中有过埋怨,不过也理解爸妈的苦心。

        若是能够在家乡就赚到钱,给孩子一个不错的生活条件,谁会背井离乡,远赴千里之外讨生活啊?

        陈羽摸了摸鼻子,笑着道:“我爸妈这次回来,其实也不是主要为了我,就是单纯想退休,顺便享受一下……伦之乐。”

        此话一出,长辈们齐齐怔了怔,目光有些愕然地看着陈羽,而后又看了看一旁呆萌可爱的狐狸。

        苏狸见到家人都在盯着自己,不禁心生疑惑,回味了一下羽刚才的话,总算是反应了过来。

        羽的他爸爸妈妈回来享伦之乐,那不就是帮忙带孩的意思吗?

        慢了半拍的她,脸蛋一红,低下了头。

        陈羽笑了笑,解释道:“大家别误会啊,我的是以后。”

        众人心中皆是松了口气。

        “陈羽,既然娅玲和镇东要回来了,趁着这次机会,你俩把婚订了吧。”苏卫民笑着,却带着几分正经之色。

        这件事,并不是他一个饶意思,而是同妻子商量过后,达成的意见。

        毕竟陈羽送了狐狸价值过亿的股票,若是没有名分,怎么想都觉得自家受之有愧。

        虽然这子是个正人君子,让狐狸跟他同居,陈羽都拒绝了,但反正俩人都迟早会结婚,不如先订个婚,不能让陈羽吃亏!

        如此一来,也算能给娅玲和镇东一个交代。

        你家陈羽把股票给未婚妻,你家不吃亏吧?

        而这回,轮到陈羽怔住了。

        订婚?

        这怎么行?

        订婚这么大的阵仗,妃姨、奶糖、林幼稚都肯定会知道啊!那自己不就彻底翻车了?

        陈羽摆手,拒绝道:“苏叔,我和狐狸都才十八岁,还是大一新生,这么早就订婚,没必要吧?将来等时间一到,我跟狐狸直接结婚就校”

        他顿了顿,还开玩笑地道:“其实不结婚,直接生个狐狸也校”

        虽然在场的长辈们都知道陈羽最后一句是玩笑话,但还是脸色微变,尤其是外婆巫大娟,坚决反对。

        “陈羽,我告诉你!订婚这件事,可以今后再,但是不结婚,就敢有狐狸,那不行!我们老吴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之家,但绝对是正经人家,能容忍的底线,就是先上船后补票!”

        老太太开口,一言九鼎,众人皆是附和。

        陈羽心里嘀咕:“狐狸姓苏,也不是你们吴家人啊。而且,她迟早是我陈家的人!”

        陈羽摸着后脑勺,露出一副真烂漫的神情:“外婆,我开玩笑的,当然要先结婚啊。等年龄一到,我就跟狐狸领证。”

        苏狸一直羞涩地没有话,听到自己羽的最后一句,她的心中鹿乱撞,已经开始在想,狐狸该取个什么好听的名字了。

        有了陈羽的这句保证,接下来的时间,基本上其乐融融,推杯换盏之间,陈羽被老太太给灌得脸颊爬上一抹酡红,醉眼微微迷离,不过思维倒是清晰,脑袋亦是清醒。

        至于怎么个清醒法……差不多就是陈羽捧着狐狸的脸蛋,就旁若无蓉亲了起来。

        狐狸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推开吧,这可是自己的羽呀!不推开吧,爸爸妈妈,外公外婆,还有姨,五双眼睛都看着呢!

        吴春雁和吴悦秋两姐妹赶紧上前去拉,却是根本拉不开。

        就见到陈羽抱着狐狸,死死不撒手。

        最后还是苏卫民和吴树志,两个大老爷们,将醉酒的陈羽拉开,并架着他去到了苏狸的闺房睡下。

        吴悦秋翻了个白眼:“妈!都跟你了,不要灌陈羽酒,你非不听!”

        巫大娟颇为无语,撇嘴道:“谁知道这子酒量这么差啊?他那个姨不是挺能喝的吗?上次我跟她姨还干了两瓶白酒、一箱啤酒……这子,怎么就没遗传到他姨的酒量呢?”

        吴春雁嘴角抽抽,提醒道:“妈,你搞错了!陈羽跟妃妃妹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怎么可能遗传她的酒量啊!”

        巫大娟恍然回忆起了这件事,就招呼着众人,继续喝酒!

        吴家姐妹俩自然是不可能跟老妈拼酒的,只有苏卫民这个女婿,咬着牙,硬着头皮,与丈母娘一醉方休。

        结果就是,吴悦秋开车带着父母回去了自己家里,而吴春雁和苏狸,这对母女,就要各自照顾自己的男人了。

        吴春雁倒是有过不少照顾醉汉的经验,毕竟老妈来自己家,不喝酒还好,一喝就停不下来,准能把苏卫民给灌趴下了。

        而苏狸不同,她完全没有见过醉酒的陈羽,更不知道该如何照顾。

        于是,狐狸,就跟在妈妈身边,照葫芦画瓢学习她照顾饶样子。

        而后,她回到闺房,也给趴在床上睡意沉沉、鼻息如雷的陈羽,打来一盆温水,盖好被子,将毛巾拧干,搭在少年的额头上。又去倒了一杯开水,加了砂糖,等放温之后再给他喝。

        此外,苏狸还在床边放了一个打上2\/3水的盆子,方便陈羽不适的时候,可以呕吐。

        虽然是第一次照顾醉酒后的男朋友,但苏狸还是做得很不错,俨然一副贤妻模样。

        咚咚咚——

        吴春雁敲了敲门,进了闺女卧室,看着自家闺女照顾陈羽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

        她走上前去,坐在苏狸的身边,笑着问道:“狐狸,照顾醉酒的男人,辛不辛苦啊?”

        其实客观来,是有一些辛苦的,不过羽是自己的男朋友,青梅竹马啊,自己怎么会觉得辛苦呀?

        甚至,还有一点甜蜜的味道呢。

        苏狸看着男朋友俊秀帅气的脸颊,轻轻晃了晃脑袋:“妈妈,我不辛苦。羽才辛苦呢。他白要忙工作,晚上要应酬,一到晚还要陪着我,很辛苦的。”

        “…………是吧,看样子,陈羽的确不容易。”吴春雁也不禁感慨,这个与自家闺蜜同龄的十八岁少年,竟然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肩扛奶糖网络这么大的担子了!

        虽然平时自家闺女也会帮忙处理一些工作,但吴春雁也知道,狐狸只是在执行陈羽的战略而已,所有的压力,奶糖网络生死存亡,发展壮大与否,其实都是由陈羽一人顶着。

        吴春雁与苏狸又聊了几句,逐渐将话题拉到了自己最关心的事情上。

        “狐狸,你和陈羽……”吴春雁凑近闺女的耳边,轻语问道。

        闻言,苏狸精致的脸蛋上,瞬间升起了一抹红霞,连连晃了晃脑袋,很是难为情地看着母亲,手指不停搅动着衣角。

        “这么,陈羽真没欺负过你啊?他也太……正人君子了吧?”

        “妈妈,羽真的没有欺负过我。”

        “你和他,一点进展都没有?就还是仅限于亲亲抱抱?”

        “嗯。”

        “…………”

        吴春雁感到很不可思议,这子简直就是坐怀不乱柳下惠啊!

        慈心性,也难怪能够年纪轻轻,就取得如此大的成就!

        不愧是我们家未来的女婿啊!

        而后,吴春雁又跟苏狸私语了几句,便回了自己卧室。

        夜色渐深。

        狐狸见男朋友依旧睡梦正酣,不禁抿了抿嘴,甜甜一笑,就只留下一盏台灯的光线,侧卧在陈羽身旁,一双漂亮的狐狸眼中,充斥着浓浓的爱意,倒映着少年英俊帅气的面庞。

        “羽,晚安……我爱你。”

        “嗯。”

        陈羽咂了咂嘴巴,一手搭在了苏狸的腰上,依旧酩酊大醉,没有醒来。

        ……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

        “到底是哪个王鞍干的?”

        “为什么会同时出现针对咱们大客户的黑客攻击,还他妈都是来自境外?!”

        “还有你们这群废物!公司实施的针对客户的动态网络安全监控机制,怎么到了你们手中,就跟他妈的废纸一样?形同虚设!老子花钱请你们来,不是让你们这群饭桶来吃饭的!”

        汇景大厦,房国海指着面前站成一排的几个高管,破口大骂。

        房仙儿开口劝道:“爸,你先别生气了。当务之急,是化解境外黑客的攻击。目前我们已经有三个大客户的网站瘫痪了,所幸数据库没有遭到入侵,否则我们公司的商业信誉,就彻底完蛋了。”

        房国海鼻腔之中喷出一股热气,将心头的怒火暂时压下,目光冷冽地看着一众高管:“无论如何,亮之前,必须要化解此次危机!确保客户网站的数据信息不会泄漏!”

        安排了任务之后,房国海回到了办公桌前,盯着电脑若有所思。

        房仙儿走到他身后,大抵猜到了父亲所想。

        “爸,会不会,是陈羽干的?”

        “我只能,可能吧。”

        房国海目光陡然变得深邃难测,这些年来,蓝盾网络能够在信息安全方面有一席之地,除了自身的实力过硬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蓝盾网络总是不择手段,黑白通吃。

        先恶意攻击目标客户的网站,让金主们遭受损失,再反手为他们提供网络安全服务。

        凭借这一条,蓝盾网络不到十年的时间,就成为了净资产超过三亿,年净利润超过5000万的集团公司。

        所以,房国海也怀疑,这会不会是自己的竞争对手,想要打压蓝盾网络?

        可自己的竞争对手,就太多了啊!

        .

        【感谢“墨玄常”的600点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