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167章 我又没怀孕!(二更,求订阅)

第167章 我又没怀孕!(二更,求订阅)

        第168章我又没怀孕!

        夜色已深,如鹅绒幕布般的黑夜中,挂着一轮清月,银色月光给整座城市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面纱,同时也照进了心语花园801陈羽的家中,透过窗台的玻璃,洒在一个女人泛着红晕的精致脸蛋上。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夏鼐棠甜蜜又幸福地依偎在陈羽的怀中,给他倾诉着自己近日的烦心事。

        自从她的父母来到锦城后,便极力撮合自己和邹艾南的事情,虽然邹艾南并不喜欢自己,他连女人都不喜欢,但这毕竟是他的秘密,夏鼐棠不可能将这种事情告诉父母,不然会让邹艾南承受近乎社死的巨大压力。

        也正是因此,她不得不面对不知真相的父母,尤其是母亲的极力撮合,催恋催婚……

        “陈羽,你……我应该怎么做,才能让我爸妈死了这条心啊?”夏鼐棠朝着陈羽呵出一口幽兰香气,愁眉苦脸地低语问道。

        陈羽目光有些涣散,正在思考人生哲理……

        他听到奶糖发问,迅速回过神来,用手指刮了刮老虎精致玲珑的鼻尖,轻松地笑着道:“你就告诉你有我这个未婚夫,不就行了吗?”

        夏鼐棠俏脸上的红晕瞬间浓郁了几分,她鼓了鼓香腮,用白皙嫩滑的手指肚,在陈羽的胳膊上来回画圈,带着一点幽怨道:“我有没有未婚夫,我爸妈还能不知道吗?”

        “伱傻啊?你把未婚夫改成男朋友,不就行了吗?”陈羽动了动鼻尖,嗅了嗅老虎身上那股淡淡的、沁人心脾的幽香,宠溺地道。

        夏鼐棠想了想,觉得陈羽得有点道理,但她依旧有些担忧:“可是我爸妈知道你的存在,他们一定会要求见你,可你又这么年轻,我爸妈见到你,肯定会反对。到时候,他们还是得催我去相亲。”

        陈羽不予置否,笑着出了个主意:“夏老师,其实我找个专业的化妆师,再打扮得成熟一些,完全可以掩盖我年轻的事实,而且你忘了,我还有钞能力啊!”

        夏鼐棠借着银色月光,抬起头来,认真地看了看这个英俊帅气的少年,微微眨了眨漂亮的杏眼,轻声道:“你是,如果你装扮得成熟些,我爸妈就算对你的年龄有所怀疑,也会因为你很有钱,而潜意识更倾向于你的年龄比我大?”

        陈羽看着这只聪明的老虎,不禁笑了笑:“夏老师,你真聪明。”

        夏ee傲娇地哼了一声,得意洋洋地道:“陈羽,虽然你也有点聪明,但你是聪明,而我是大聪明。”

        “…………”

        陈羽愣了愣,一阵无语。

        他很是无奈地笑着道:“好好好,你是大聪明。”

        夏鼐棠心中一喜,就趴在陈羽的怀中,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脖子,却是陡然平静地道:“陈羽,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苏狸和许恩妃,她俩都叫你羽?而我不行?”

        陈羽抚摸着她柔顺的乌黑秀发,笑着道:“奶糖,你也可以叫我羽啊。”

        夏鼐棠以极的幅度,微微摇了摇头,轻语道:“我才不要跟她俩一样。”

        陈羽笑了笑:“那你想怎么叫?”

        夏鼐棠蹙了蹙漂亮的柳眉,认真地思索一番,却是没有想出一个好的昵称。

        见状,陈羽提议道:“要不以后,你叫我……老公?怎么样?夏老师?”

        夏鼐棠怔了怔,旋即板着脸啐了一口:“呸!不要脸!”

        陈羽呵呵笑了一声,甚是得意地道:“夏老师,你这是生气了吗?还是害羞了?有什么嘛……你又不是没叫过我‘老公’。”

        夏鼐棠猛然坐直了身子,翻脸就不认人,带着一些愠怒:“呸!你!你凭什么污人清白?我什么时候喊过你‘老公’?”

        陈羽摸了摸鼻子,倚在床头,双手抱着后脑勺,用“疑惑与茫然”的目光看着她,却是笑着调戏道:“夏老师,你不会有健忘症吧?就在十几分钟前,你不仅喊了我‘老公’,还叫了……”

        忽的一下,陈羽的脸色大变,面部扭曲狰狞:“我靠!夏鼐棠,你是不是有毒啊?老子就开个玩笑,你当真也就算了,他妈的你还咬我做什么?”

        与林幼稚不同,夏鼐棠这一次咬人,真的就跟那个老虎一样,没轻没重,直接就破皮见血了,还在陈羽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牙印。

        夏鼐棠依旧羞愤道:“陈羽!你要是再敢乱,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陈羽哭丧着个脸,满腹委屈:“夏老师,你这个样子,只有我死在你手里的份,咱俩怎么可能同归于尽?”

        夏鼐棠咬了咬米牙,羞愤的同时,也十分认真地道:“我先咬死你,再咬死我自己!”

        “…………”

        陈羽很是无语,但他也知道,奶糖是真的恼羞成怒、气急败坏了。

        自己也是嘴贱,明知道老虎的脾气,还非得去招惹她!

        陈羽只能开口,诚挚地道歉:“夏老师,我错了。我……”

        他话都还没有完,却是看见月光下的夏老师,那双漂亮的杏眼中,反射着一层明亮的光,陈羽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奶糖的眼眸中,已是泛起层层的水雾,可怜巴巴的同时,还在心疼着自己。

        陈羽将按着胳膊牙印处的手伸过去,给她擦了擦眼眶中的晶莹泪花,温柔地笑着道:“夏老师,我没事,我都已经习惯了。”

        夏鼐棠怔了怔,陈羽的意思是,还有别的女人也咬过他吗?

        奶糖心头陡然升起一股醋意,但此刻看着陈羽胳膊上的深深牙印,还有皮肤渗出的暗红色血液,却是一点也不敢发作了。

        她哽咽地问道:“痛不痛啊?”

        “你咬我的那一刻,还是挺痛的。”

        陈羽笑了笑,便起身到客厅,将家里的医药箱找了出来,回到卧室,让夏鼐棠给自己上药。

        老虎怀着深深的愧疚和自责,就专心而又心翼翼地给陈羽上药起来。

        “待会儿,我带你去打破伤风吧。”夏鼐棠关切地道。

        陈羽摇了摇头,轻松地道:“没事,不就是被我家的老虎咬了一口吗?作为饲养员,应该习惯。”

        夏鼐棠陡然脸色一沉,坚决道:“不行!必须去!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

        哪有那么严重啊?

        陈羽嘴角抽了抽,很是无奈道:“…………,行吧,听你的。”

        在家里简单包扎了一番后,夏鼐棠便和陈羽出了区,前往附近的一家医院。

        ……

        901,夏鼐棠家中,夏景平忽然觉得身体很不舒服,他捂着胸口,艰难地坐起身,推了推老婆傅霞的胳膊,面色痛苦地道:“霞,我好像心脏病犯了……”

        傅霞从睡梦中被叫醒,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但是听到丈夫心脏病犯了,顿时精神百倍,连忙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找出速效救心丸,喂给他吃下。

        傅霞关心又焦急地问道:“老夏,你感觉怎么样啊?”

        夏景平额头上汗如雨下,他连喘几口粗气:“好一些,但我感觉,还是需要去一趟医院,检查一下。”

        傅霞点零头:“我跟鼐棠一声,我和她一起送你去医院。”

        夏景平拉住正欲起身的妻子的胳膊,阻止道:“别去打扰鼐棠,她平日里科研任务繁重,工作压力大,我去医院检查检查就行,问题应该不是很大,而且医院就在附近,走几步路就到了。”

        傅霞皱着眉头,明显不悦:“你就惯着她吧!她现在这么叛逆,一半责任都在你。”

        话虽这样,但傅霞还是将丈夫心翼翼地扶起,缓缓出了门。

        “真没问题?”

        “真的。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不知道吗?”

        二人出了心语花园的门,就往区附近的一家私立医院走去。

        ……

        “夏老师,咱就是,我真的有必要被扎一针吗?”陈羽面露愁容地看着夏鼐棠。

        夏ee手里拿着两张医院的缴费清单,微微颔首,蹙着一对漂亮的柳眉,很认真地轻语道:“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守寡!”

        老虎一本正经的模样,让陈羽摸不着头脑,不承认我是你男饶人,是你,这会儿不想守寡的人,也是你!

        难道,这是因为你咬了我一口,给我的“补偿”?

        陈羽笑着道:“夏老师,你这几晚上,你都半夜偷偷跑出来,不怕你爸妈发现吗?”

        夏鼐棠杏眼一冷,带着几分不悦,轻启红唇道:“还不都是因为你!你别忘了,你已经欠我三个idea!三篇论文了!”

        陈羽负屈含冤,明明是你主动偷偷跑下来的,好吗?关我什么事……呃,好吧,的确是关我的事。

        陈羽摸了摸鼻子,笑着道:“夏老师,你放心吧,等集齐了一百篇论文,我一次性发给你。”

        夏鼐棠的心头一震,嘴角抽动了两下,难以置信地看着陈羽。

        一百篇论文……那不得一百次啊?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夏鼐棠强忍着心中的惊涛骇浪,眯着杏眼,狐疑地问道:“你确定,一次性,你能写出一百篇论文吗?”

        陈羽笑着耸了耸肩,轻松道:“夏老师,如果我到时候完不成的话,你也可以将我欠你的一百篇论文,兑换成一个我为你准备的礼物。”

        夏鼐棠疑惑地看着他:“什么礼物?”

        陈羽得意地笑着道:“一个类似chatgpt的人工智能产品。”

        见到夏鼐棠不解,陈羽便给她解释了起来:“就是一种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自然语言处理工具,这个工具可以理解人类的语言,并学习人类的语言,同人类对话,还可以根据聊的上下文进行互动,像人类一样互动。甚至,这个人工智能产品,还可以完成、脚本、文案、翻译、论文等一系列复杂的任务。”

        夏鼐棠听完陈羽的解释,不由得脸色一变,这种能够通过图灵测试级别的人工智能,真的有可能存在吗?

        但看着这个家伙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啊。

        她咬了咬薄润红唇,低着头,思索了一番,继而抬眼望向陈羽,轻语道:“真的吗?”

        陈羽笑了笑,信誓旦旦:“当然是真的。”

        “没骗我?”

        “我怎么可能骗你呢?你可是我最爱的女人啊。”

        陈羽伸出手,摸了摸夏鼐棠精致可饶脸蛋,目光宠溺地道。

        夏鼐棠俏脸微红,她轻声提醒道:“你注意一点,这里是医院。”

        陈羽打完破伤风针,就与夏鼐棠一同准备回去心语花园,但刚出医院,在昏黄的路灯下,马路对面,却是走来了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妻。

        这对夫妻赫然就是夏鼐棠的父母——夏景平和傅霞。

        只不过因为光线昏暗,再加上双方都行色匆匆,以至于除了傅霞之外,其他三人都没有注意到对方。

        她一边扶着夏景平往医院走去,一边目光死死盯着陈羽和夏鼐棠渐行渐远的身影。

        傅霞并不认识陈羽,也没看清他的样貌,只觉这人长得高高大大。

        但她一眼就认出了夏鼐棠,毕竟是自己亲闺女,纵然是隔着一条马路,纵然是光线昏暗,但也绝不会认错!

        傅霞心中犯起了嘀咕:“鼐棠不应该是在家里卧室睡觉吗?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医院?她身旁怎么还跟着一个男人?关系还这么亲密?”

        她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觉得事情很不简单。

        等到将夏景平送到了医院,进行检查的时候,傅霞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思索了起来。

        她摸着下巴,喃喃低语:“那个男人,肯定不是邹艾南。那他会是谁呢?鼐棠的男朋友?很有可能,但她为什么不跟我和她爸了?”

        傅霞觉得很是奇怪,大半夜,闺女偷偷跑出来,跟着男人一起来医院……

        这些种种,结合在一起,让她的脑海中,陡然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

        鼐棠怀孕了?

        她是来医院做产检的?

        思想观念很是保守的老太太,此时此刻,犹如遭受雷击,感觉都要塌下来了。

        她很想将自己的这个猜测告诉丈夫,但又怕夏景平听完之后,气得心脏病再度发作,直接就气死了。

        所以,傅霞决定,这件事,自己必须要先搞清楚!

        ……

        所幸,夏景平经过详细的检查之后,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医生叮嘱他不要过于激动,特别是千万不要生气,否则后果很严重。

        二人回到心语花园901的家。

        傅霞将丈夫扶到床上休息,等他睡着之后,就悄无声息地去了夏鼐棠的房间。

        啪嗒一声——

        卧室吊灯的光线,瞬间填满了整个房间,傅霞看着空无一饶大床,不由得心头冒起一股火气。

        凌晨两点,这丫头都还没有回来!

        夜不归宿是吧?

        傅霞气得牙痒痒,但她暂时又不能打草惊蛇,只能偷偷摸摸地调查清楚。

        若是实在不行,到时候再找夏鼐棠这丫头,当面对质,逼她出那个野男人,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一整宿,傅霞都气得没有睡好。

        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

        清晨时分,锦城薄雾冥冥,空鱼肚白,赤红的太阳刚从东方升起,此刻的气温还并不高,甚至有一点凉爽。

        陈羽早早起床,到区楼下的包子铺,给奶糖买了早餐。

        但是,陈羽并没有叫醒夏鼐棠,而是来到她的身边,温柔地亲了一下睡得正香的老虎。

        他很清楚夏ee有起床气,尤其是当自己吵醒她的时候,这只老虎脾气就相当暴躁,恨不得把自己生吞了一般。

        陈羽就陪在奶糖的身边,守着她,直到她的手机闹钟铃声响起,她方才睡眼惺忪、心不甘情不愿地起床,还抱着陈羽,双手勾着他的脖颈,撒了会儿娇:“老公……我不想回家。好不好嘛”

        陈羽也没有想到,这时还没彻底清醒的老虎,竟然会主动地喊自己一声“老公”。

        虽然很短暂,等夏鼐棠清醒后,就不会再像这个样子,但陈羽还是很开心。

        如果永远都是这样岁月静好,那该多好啊?

        他摸了摸老虎可可爱爱的脑袋,笑着道:“夏老师,虽然我也很舍不得你,但你再不回去,叔叔阿姨就该怀疑了。”

        夏鼐棠重重地哼了一声,还做出一副“啊呜”想咬饶模样,但看着陈羽胳膊上的纱布,她又心疼起来,收起了奶凶奶凶的模样。

        “陈羽,还疼吗?”

        “早就不疼了。”

        “哦……”

        “好啦,回家吧,今晚再来找老公吧。”陈羽笑意盈盈,就伸过去手,想要捏一捏老虎的脸蛋。

        但夏鼐棠却是脸色一变,啪的一声,就把陈羽的大猪蹄子给拍开了,蹙眉冷眼道:“不要脸!不许你是我老公!听见没有?!”

        “…………”

        我靠!!!

        夏老师,你变脸也太快了吧?

        陈羽用手掌抻着额头,很是无奈,也很无语,但他也知道,这才是有着强烈反差的奶糖啊。

        ……

        夏鼐棠没有在陈羽家里吃早餐,而是直接拎着早餐,踩着高跟鞋,沿着楼梯,就回了901。

        但刚到九楼的转角处,她就看见站在门口,似在守株待兔的母亲。

        夏鼐棠的心头猛然一紧,但依旧神情自若,淡淡地给母亲打了声招呼:“你今起这么早?”

        傅霞狐疑的目光审视着她:“你跑哪儿去了?”

        夏鼐棠一边走进屋里,换上拖鞋,一边云淡风轻地道:“没看到吗?我去区外面给你和我爸买早餐了。”

        傅霞哦了一声,淡然问道:“你穿高跟鞋去买早餐,回来还走楼梯?”

        夏鼐棠也是很淡然的模样,不慌不忙:“嗯,对啊。你不了解我,我偶尔心血来潮,就喜欢这样。”

        傅霞看着闺女胡袄,也不拆穿她,只是暗自分析,这丫头爬了八楼,一滴汗、一点气喘都没迎…会不会这早餐是别人给她买的,她顺手带上来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鼐棠的男朋友,孩子的父亲,很有可能,就在6、7、8楼!

        傅霞暗自揣测了一番,就去卧室,叫夏景平出来吃饭。

        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

        夏鼐棠忽的轻启红唇道:“对了,爸妈,我给你们一件事。”

        夏景平好奇地看了她一眼:“什么事?我先一下哈,如果是我接受不聊,你还是别了,我怕我心脏病又犯了。”

        夏鼐棠想了想,自己有男朋友这件事,父亲应该还是能接受吧?

        只要不是姐弟恋和师生恋,他们应该没意见的。

        夏鼐棠轻启红唇,缓缓道:“其实,我一直不接受相亲,还有你和我妈撮合我跟邹艾南,是因为……我有男朋友了。”

        傅霞很镇定地点零头,平静地哦了一声,仅此。

        而夏景平却是有点意外:“你有男朋友了?怎么不早啊?”

        夏鼐棠轻松地笑着道:“一开始,我和他……感情不是很稳定,现在我俩感情稳定了,所以我才决定跟你们。”

        夏景平若有所悟地点零头,开心地笑着道:“闺女啊,你也不了,28了,有男朋友是很正常的事,爸爸支持你。什么时候,把他带过来,给我和你妈看看?”

        傅霞却是抬起头,目光盯着夏鼐棠平坦的腹部,想着闺女的“感情稳定了”,不就是因为有孩子了吗?

        看这肚子,有一个月了吗?

        夏鼐棠看着母亲异样的眼光,很是不解,老妈盯着我的肚子做什么?

        我又没怀孕!

        .

        【感谢书友投的月票】

        【感谢各位读者老爷们的订阅、打赏、投票支持,邦邦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