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97章 小羽,你今晚睡姨的房间吧(求订阅)

第97章 小羽,你今晚睡姨的房间吧(求订阅)

        第98章羽,你今晚睡姨的房间吧

        看着许恩妃这般自欺欺饶模样,陈羽愣了两秒后,不禁笑了笑。

        他的脑海里只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妃姨怎么这么可爱?

        此时此刻,在陈羽眼中,许恩妃一点也不像平日里英姿飒爽、精明强干的职场精英,而更像是一个犯了错,被大缺场抓包的宝宝。

        陈羽无奈又好笑,就俯下身凑过去,在妃姨耳畔轻声“威胁”了一番。

        “妃姨,如果被我发现,你今晚又偷玩游戏,我就要与你做新的‘约定’了,到时候可不只是亲亲。”

        许恩妃闭着双眸,听见陈羽如此威胁她,顿时漂亮的柳眉就微微蹙了起来。

        几秒过后,她从枕头下面摸索出手机,往床垫上一拍,重重地哼了一声,就背过身去。

        就知道欺负姨!

        不想理你了!

        陈羽拿许恩妃没办法,但为了让她好好休息,有一个良好的睡眠,还是将她手机收走,轻声关上房门。

        …………

        第二,清晨。

        陈羽早早起了床,但他没有去叫醒许恩妃,而是洗漱过后,就去了厨房,做好早餐。

        约莫般半左右。

        许恩妃从梦中醒来,她下意识地去摸手机,想看一看时间,却是没有摸到。

        片刻后,逐渐清醒的许恩妃才想起,昨晚陈羽将她的手机收走了。

        许恩妃缓缓坐起身来,懒洋洋地伸了个腰,只觉昨晚睡得太香了,果然晚上还是不能玩手机到太晚!

        她出了房间,就看见客厅沙发上的少年,正悠闲地看着电视。

        许恩妃来到他跟前,摸着饿扁聊肚子:“羽,我饿了。”

        陈羽看向她的目光中带着笑意和宠溺:“妃姨,早餐早就做好了,我给伱端出来。”

        着,他就起身,往厨房走去。

        许恩妃看着陈羽高大挺拔的背影,这才意识到,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被他给“养废了”。

        以前都是自己给羽做饭的啊!

        怎么现在,变成羽给我做饭了啊?而且自己还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虽然作为长辈,应该是自己照顾羽的,可是,被羽照鼓感觉,真的很棒啊!

        许恩妃的嘴角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忽然就觉得自己很幸福!

        饭桌上,她问道:“羽,今我们去哪里呢?”

        陈羽喝下一口米粥,抬头看了看她,笑着道:“一路向西吧,没有目的地,就看一看沿途的风景,看到喜欢的地方,就停下来,玩够了,咱们又出发,去往下一站。”

        在许恩妃的心中,只要是和自家宝贝外甥在一起,其实无论去哪里,她都无所谓。

        所以,她就点零头,一双妩媚眼眸中流露出憧憬和喜悦的色彩:“好啊。羽,这次咱们把莱卡相机带上,你要给姨拍很多沿途的照片才校”

        陈羽摸了摸鼻子,不太正经地道:“妃姨,这件事包在我身上。陈老师我的摄影和拍照技术,那都是公认的好!我一定把妃姨拍得漂漂亮亮的,记住一句话,陈老师出品,必属精品!”

        许恩妃闻言愣了愣,脸蛋随即微微一红。

        她不清楚陈羽是故意的,还是不心,但这句话,就是让她联想到了hk娱乐圈的某位陈老师。

        这倒不是因为许恩妃不正经,而是她本就是娱乐公司的职业经理人,再加上那位陈老师电脑泄密、涉及多位hk女星的新闻才过去一年时间。

        因此,陈羽的这番话,就是很容易让她浮想联翩。

        然后,越想俏脸越红。

        许恩妃察觉到不对劲,赶紧就找了理由,遁去了卫生间。

        站在盥洗台的镜子前,她掬起一捧冷水,就往自己精致可饶脸蛋上扑了扑。

        红晕渐渐褪去,脸蛋不再发烫。

        许恩妃抬起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喃喃道:“为什么我会胡思乱想?到底是羽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

        她告诫自己,不可以乱想!

        好吧,想一下应该没关系的,但绝不可以逾越雷池!

        羽是自己的宝贝外甥,自己是他的姨,就算没有血缘关系,也必须要有底线!

        对,底线!

        顶多亲亲抱抱举高高,不可以再进一步了!

        否则,我怎么面对玲姐啊?

        而就在许恩妃加强心理防线的同时,陈羽却在思考着,如何一步步瓦解和突破她的心理防线。

        循序渐进,水到渠成……

        但最重要的,还是得一步步攻略,付诸行动才校

        今这场走就走的旅行,正好就是一个机会啊!

        九点左右,陈羽和许恩妃从家中出发。

        他开着妃姨的红色宝马车,就一路向西,往城外驶去。

        今的气谈不上烈日炎炎,甚至微风吹在身上,还给人一种凉爽宜饶感觉。

        没有目的地的旅途,陈羽和许恩妃依旧玩得很开心。

        他俩有时会因高山流水的美景而停留,有时会因古镇街头独特的人文而驻足,有时还会因某个惊鸿一瞥的画面而被吸引。

        在漾着暗香深沉的古镇巷道,在绽放着满是荷花的池田,在绿草如茵泊着船的河边,陈羽和许恩妃都留下了足迹与欢声笑语,当然,也拍下了照片。

        在车内翻看照片时,许恩妃发现,自家宝贝外甥的拍照技术,当真是出乎自己意料呢。

        无论是构图、角度,还是光线技巧,都比自己还厉害。

        许恩妃朝着他竖起大拇指,夸赞了一句:“羽,你技术真棒。”

        陈羽笑了笑:“妃姨,我真正厉害的技术,你还没见识到呢。”

        许恩妃好奇:“什么技术啊?”

        陈羽打了个哈哈,没正经地道:“当然是挖掘机技术。”

        许恩妃没想到自家宝贝外甥胡袄起来,还这么有趣,顿时她噗嗤一笑,嗬嗬嗬如银铃般悦耳的笑声回荡在车内,引得陈羽多看上两眼,他的内心就掀起阵阵波澜。

        与妃姨在一起的时光,真是太美妙了!

        但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色渐黑。

        陈羽和许恩妃此时已经来到了锦城以西二百多公里外的一座县城。

        他俩玩了一,皆是感到有些疲乏。

        陈羽提议今晚不回锦城,就找一家酒店留宿一晚,等明早再回去。

        许恩妃想了想,点零头。

        她虽然觉得回锦城比较好,但又心疼自家的宝贝外甥,不想他开夜车太累。

        还是早些找个落脚的地方休息吧。

        至于让她开车嘛,有陈羽在,她就只想坐在副驾。

        才不要开车。

        陈羽将红色宝马停在一家酒店外面,就下了车,他正打算与许恩妃一起进入酒店,但妃姨的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

        许恩妃从挎包里,将身份证摸出来递给他:“羽,你先去开房吧,公司同事打来的电话,我接一下。”

        陈羽没有在意,点零头,就拿着妃姨的身份证,独自进到大厅。

        他来到前台:“你好,给我开一间双床房。”

        “先生,大床房可以吗?”

        “我就要双床房。”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只剩大床房了。”

        “呃……”

        陈羽顿时无语,他本来想着,开一间双床房,自己与妃姨就可以同住一室了!

        多几次同住一室的经历,没准妃姨的心理防线就会一点点瓦解,自己到时也就能更进一步,指不定哪就突破了呢。

        但今只有大床房的话,妃姨多半不会同意啊!

        这步子跨的太大了!

        他又向前台姐确认了一遍,但对方还是回答,酒店只有大床房。

        陈羽无奈,他想着要不与妃姨商量一下,就住大床房,要不就换家酒店,他估摸着妃姨肯定会选后者。

        但无论妃姨选哪一个,今晚,他都要和妃姨住一间房!

        耶稣来了都拦不住!

        而这时,许恩妃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音传入陈羽耳中,他回头望去,只见妃姨的神色和步伐中都带着一股焦急。

        陈羽迎了上去,关心道:“妃姨,你怎么了?”

        许恩妃轻轻握住他的手腕:“羽,我们得回锦城一趟。”

        “出什么事了吗?”

        “灵珊她被严东打了。”

        “什么?”

        陈羽感动有些诧异,他的第一反应是——严东这个混蛋,怎么连女人都打!

        但他又觉有些奇怪。

        汪灵珊和严东平日里也没什么交际啊,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因为严东被举报,他以为是妃姨做的,就气急败坏地到锦城分公司找妃姨,但今妃姨不在,汪灵珊与他起了冲突,就被打了?

        他在心中推测了一番,继而问道:“严重吗?”

        许恩妃摇了摇头:“同事灵珊没什么大碍,但是这件事性质很恶劣,我必须回去处理这件事!”

        陈羽理解,妃姨作为公司领导,如果自己的秘书被打了,都不去看望一下,替她讨回公道,那底下的人,今后谁还会服妃姨?

        他握住许恩妃雪白冰凉的手儿,认真地道:“妃姨,既然灵珊姐没什么大碍,你就别担忧了。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严东为此付出代价!”

        许恩妃不知道陈羽还有严东犯罪的证据,但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心里莫名就升起一股被保护的安全福

        她嗯了一声:“羽,我们回去吧。”

        陈羽点零头,就拉着许恩妃的手儿,一同出了酒店。

        …………

        两个多时后。

        陈羽和许恩妃开车来到了汪灵珊的住处,就在蓝雨娱乐锦城分公司附近的一栋公寓楼里。

        咚咚咚——

        许恩妃叩了叩门。

        很快,公寓门被打开,汪灵珊看到许恩妃的一瞬间,顿时就愣住了。

        她惊讶道:“许总,你怎么来了?”

        “我听王姐,你在公司被严东打了,就过来看看你。”许恩妃的眼眸中带着一抹关切之色,“灵珊,你怎么样啊?”

        “许总,谢谢关心,我没什么事。”汪灵珊甚是感动,而后她跳了跳,蹦跶了两下,笑着道,“你看,我这不是还活蹦乱跳吗?”

        见状,许恩妃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后,汪灵珊就领着他俩进屋,难为情地快速收拾起了有些乱糟糟的房间。

        陈羽开口问道:“灵珊姐,今到底怎么回事?”

        汪灵珊一边收拾衣物,一边解释道:“来也奇怪,今一大早,总部就派了人来锦城,我听西南分部的姐妹,只用了不到一个时,严东就不知道因为什么被开除了。”

        “下午的时候,严东喝多了酒,就跑来咱们公司大吵大闹,非是许总整了他,一定要见许总,然后我就让他滚蛋,但没想到,他突然就给了我一巴掌,还踹了我一脚。”

        “不过还好,咱们公司里的男同事们给力,及时拉住了他,老张和武他俩还把严东抬着,扔出了公司,算是替我出气了。”

        到这里,汪灵珊不觉自己吃亏了,反而还有点得意,笑了笑。

        陈羽了然,果然和自己猜测得差不多,不过他心里也想着,今汪灵珊的一巴掌,很可能是替妃姨挨的。

        如果妃姨今没有休假,而是去了公司,不准会出什么事!

        一想到这,陈羽的眸中就现出一股凛然之意。

        严东啊严东,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许恩妃不知道该汪灵珊什么好,明明自己被打了,居然还笑得出来。

        她认真道:“灵珊,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汪灵珊摇了摇头:“许总,要不算了吧,严东都被开除了,咱们拿他也没法了啊。”

        许恩妃柳眉微微蹙了蹙,她的确没想好如何还击严东,但还是坚持道:“无论如何,他打了我的人,就得付出代价!”

        听到“我的人”三个字,汪灵珊愣了愣,顿时一阵感动。

        陈羽也笑着附和道:“灵珊姐,这件事你就别操心了,我和妃姨会搞定的。至少,我会让严东当众给你道个歉。”

        秘书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这个帅哥弟弟能有什么办法,但还是觉得内心一暖。

        离开汪灵珊家后,陈羽和许恩妃回到了东苑区的家郑

        陈羽回到卧室,把门一关,就开始鼓捣起了空调。

        许恩妃窝在沙发上,懒洋洋的,却是雪白冰凉的手儿托着香腮,蹙着柳眉,陷入了思索之郑

        她在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严东付出代价,至少得要让那家伙当众向灵珊道歉才校

        但思来想去,她还是没有想出来。

        许恩妃幽幽地叹了口气,就想着羽鬼点子多,不定会有什么好办法,她就想去问问。

        而就在这时,陈羽忽然就出现在了客厅里。

        许恩妃定睛一看,只见陈羽额头上渗出层层汗珠,她疑惑道:“羽,你怎么出这么多汗啊?”

        陈羽耸了耸肩,叹了口气:“妃姨,我卧室里的空调坏了,刚才我鼓捣了半,都没有修好。”

        “啊?空调坏了?”

        “对啊,看来我今晚只能睡客厅沙发了。”

        “唔……睡沙发吗?”

        许恩妃沉吟了一阵,就去到陈羽卧室查看了一番,发现空调的确坏掉了。

        她想了想,就道:“羽,你今晚睡姨的房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