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24章 我不会让你这么辛苦了

第24章 我不会让你这么辛苦了

        回到东苑小区的家,忙碌一天的许恩妃有些疲乏了,到浴室泡泡澡,舒展一下一半美丽、一半糟糕的心情。

        心情美丽,自然是因为她的宝贝外甥回来了。

        对于许恩妃这种事业有成的女人而言,连续的加班倒也不会觉得特别辛苦,但事业有成的女人,总归也是女人,到了晚上,也会想要有一个可以倾吐心声的伴儿。

        陈羽不在她身边的日子里,许恩妃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在心理上,依赖起了这个小家伙。

        而心情糟糕,则是因为公司业务调整的事,接下来一段日子有的忙了,一想到这是牺牲自己和小羽相处的时间换来的,她就不由得微微叹气。

        陈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曲着双腿,本子垫在膝盖处,写写画画,他正在梳理“假如人生能重来”这款游戏的逻辑,添加一些有趣的设定和事件。

        按照现在的进度下去,三天左右,就可以开始写程序了。

        “小羽,给姨拿一件睡衣过来,衣柜里。”

        许恩妃的声音从浴室传来,落入陈羽的耳中,他应了一声,随即放下手中的笔,便去到妃姨的卧室。

        许恩妃的闺房,他已经进出过无数次,所以再次进入时,不会感到不好意思。

        但是在打开衣柜门的那一刻,其中令人眼花缭乱的丝袜和贴身衣物,还是让他老脸涨红,接连吞下几口唾沫。

        “我靠!想什么呢!”

        陈羽在心中默念了几句静心咒,方才平复悸动的内心,然后从衣柜里取出一件睡衣,出了卧室,就来到浴室外,敲了敲门,将睡衣递给了妃姨。

        许恩妃躲在门后,只探出脑袋,看着手中的睡衣,她没好气地说道:“小羽,让你拿睡衣,你就只拿睡衣啊?裤子呢?”

        “呃……我这就去拿。”

        陈羽窘迫地回答道,刚才看到妃姨衣柜里的丝袜,让他血脉喷张,以至于脑子糊涂了,一时间成了单线程处理器。

        许恩妃抿嘴笑了笑:“傻小子。算了,给姨拿一条睡裙来吧。”

        “好。”陈羽转身离开。

        片刻后,许恩妃站在浴室的镜子前,看着里面一身吊带睡裙的自己,竟比平日里更加妩媚,不由得沉思了一会儿。

        然后她开始吹起了头发。

        出了浴室,许恩妃见到陈羽坐在沙发上,时而眉头紧锁,时而奋笔疾书,心中颇为好奇。

        她正准备上前一探究竟,却听见衣帽架的包里传来手机铃声。

        许恩妃来到玄关,拿出来看了看,顿时脸上现出一抹笑容:“喂,玲姐。”

        “对,小羽在旁边呢。”

        “没有,没有,小羽很听话的。”

        陈羽一听就知道,这是老妈打过来的电话,他看了看许恩妃,想着自己重生后,还一次没给爸妈打过电话呢。

        然后,许恩妃与陈羽的母亲李娅玲煲起了电话粥。

        闺蜜之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对此,陈羽表示无法理解。

        他继续写着游戏策划,只是时不时妃姨“嗬嗬嗬”的笑声传入他的耳中,让他的心神根本无法集中。

        陈羽干脆停笔,竖起两只耳朵,专心听起了妃姨和老妈的聊天。

        大部分都是家长里短的小事,只不过当妃姨说道最近工作的时候,陈羽看到她的柳眉蹙了蹙,语气中也带着一丝无奈和烦躁。

        “对啊,玲姐,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在公司年会上当众追求我的家伙。”

        “哎……我一点也不想搭理他,但这一次,我又不得不去找他。”

        “没办法啊,为了工作嘛。”

        陈羽听到这些话,顿时皱起了眉头,心中升起浓浓的警惕之意。

        等到许恩妃与李娅玲煲完电话粥,陈羽又低头写起了策划,但这一次,他再也静不下心了,犹豫一阵,还是问道:“妃姨,那个追求你的家伙,是谁啊?”

        许恩妃愣了一下,想着这小家伙还关心起了她的“感情生活”呢,不由得笑了笑,然后坐到陈羽身边,也不直面回答,而是问道:“小羽,你希望姨谈恋爱吗?”

        陈羽没有说话,但他沉下去的脸色,已经替他做出了回答。

        许恩妃看着陈羽皱眉不悦的样子,只觉还挺可爱的,像是在吃醋一般,她抿着嘴笑了笑,又捏了捏外甥的脸蛋,就像陈羽捏小狐狸的脸蛋一样。

        “小羽,别不开心了。姨之前就说过,这辈子姨都不会嫁人的,当然也不会恋爱咯。姨永远陪着你,行了吧?”

        许恩妃两只雪白滑嫩的手儿在陈羽的脸蛋上搓了搓,一双妩媚的眼眸笑眯成一对弯弯的月牙。

        陈羽的脸上还是没有任何笑意,严肃又认真地看着她:“妃姨,你还是没告诉我,那个家伙是谁。”

        “好啦,别不开心了,姨告诉你,还不行吗?”

        许恩妃素来对这個宝贝外甥就没有招架之力,很快就将严东在公司骚扰她的事,如实说了出来。

        听完之后,陈羽淡然地说了一声“我知道了”,然后又低头开始写起了策划。

        他愈发坚定,要尽快搞到钱!

        “小羽,你还在生气啊?”许恩妃往陈羽的脸蛋凑过去一些,观察着他的情绪,却注意到本子上的那些字符,不由得好奇,“这是什么?”

        陈羽将“对自己无能的愤怒”暂时抛之脑后,抬起头,平静道:“我在写东西,一个游戏的策划。”

        “小羽,你是要开发游戏吗?”许恩妃和陈羽的脑袋抵在一起,轻声说道。

        “做着玩的。”

        “可以跟我说说,这个游戏怎么玩吗?”许恩妃往后退了退,在沙发上鸭子坐,眨了眨妩媚的眼睛,期待地看着陈羽。

        陈羽知道妃姨其实就是想让他不要不开心,所以找了个他感兴趣的话题。

        其实,他也很清楚,妃姨长这么漂亮,自然会遇到很多追求者,不过若是有人想要欺负妃姨,那他自然是绝不答应的。

        但“无能的愤怒”毫无意义,重要的是自己变得有钱,才能让妃姨不用受委屈。

        陈羽点了点头,耐心地给他讲解:“妃姨,这个游戏……”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陈羽将游戏的玩法、内容和有趣点,详细讲解给许恩妃听,直到陈羽发现妃姨已经趴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许恩妃如瀑布般的乌黑长发,垂落在陈羽的肩头,一股淡淡的幽香扑入少年的鼻腔之中。

        陈羽看了看酣然入梦的许恩妃,颇为心疼,想来这段时间,妃姨一定很累吧。

        “妃姨,以后,我不会让你这么辛苦了。”

        陈羽小声地说道,然后他轻轻挪了挪位置,小心翼翼地起身,将许恩妃横抱起来,送她回房。

        而许恩妃微微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抱着她的少年,很快又合上了双眸。

        但,她的双手已经勾住了陈羽的脖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