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历史小说 - 昏君开局:天下大乱,我落草为寇在线阅读 - 第838章 三城变(一)

第838章 三城变(一)

        江南,金陵城。

        近来江南各地流言四起,先只是底层街巷,然后是酒楼茶肆也有人在作议论,到后来,竟连官府和地方士绅对此都多有相信了。

        流言的内容很是简单,却也骇人听闻——当今皇帝陛下早在半年之前就已出了事,早已生死不知!

        对普通百姓来说,这等流言也就只是一个流言,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但对真正掌握着相当权力的人来说,尤其是与朝廷息息相关之人来说,这流言可就变得极其重要了。

        比如说大越朝中的官吏人等,比如说各路军中将士,再比如说,那几家势力大损,早被朝廷压服的江南豪族。

        金陵顾家,虽然因为之前频受打击而元气大伤,但好在家底够厚,而且向朝廷服软也够迅速,总算是把家族给保存了下来。

        甚至朝廷为了金陵地面上的安定,还将顾家两个能力出众的年轻一辈顾耀天和顾耀武留在朝中为官,使顾家依然为金陵大族。

        对于朝廷的如此安排,顾家上下表面上自然是感恩戴德,只是事实上究竟是怎么想的,有没有心存怨怼,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至少有一点是大家都看在眼中的,如今的顾家比之当初可要低调太多了,子弟人等少有外出生事的,甚至连登门的客人都少有被他们真请进去款待的。

        很明显,顾家是要向所有人,尤其是朝廷方面表露一个态度,那就是他们再不会过问任何金陵或江南的事务了。

        但今夜的顾家却明显破了例。

        二更天后,一个远道而来的客人被他们偷偷从后门迎进家中,并让他见到了早已自请去掉家主之位的顾棠。

        这位顾家的老家主看着与两年前并无多少区别,只是脸上的皱纹稍微深了点,举止语气依然保持着江南豪族该有的气度。他笑吟吟的请来客坐下,又让人送来最好的茶点,这才笑着问道:“这次阁下来金陵可是冒了不小的风险啊。”

        “来金陵其实算不得什么风险,我梁州虽说与大越朝廷多有摩擦,但双方之间的商贸往来却从未断绝。在下以一个普通行商的身份来金陵,并不是问题。”来客也笑着回道,不卑不亢。

        “哦?那什么才对你们来说是凶险的行径呢?散播谣言吗?”顾棠突然把脸色一沉,盯着对方的双眼问道,身上自有一股气势压上。

        来客却依然没有丝毫反应,只举杯喝了一口茶水,轻轻点头:“好茶,也只有江南,才能在这个初冬季节里依然能拿出这等上好的茶水了。也只有你们顾家这样底蕴深厚的豪族,才能以此等好茶待客。”

        说着,他又是轻轻一叹:“只可惜啊,你们顾家的好日子怕是很难再保持了。毕竟冬季已至,茶的季节早已过去。”

        顾棠低哼了一声:“你还没回答老夫的问题呢。”

        “顾家主说的不错,相比于进入金陵,让人把某些事情散播出去确实要凶险得多。不过,有一点您还是说错了。”

        “什么?”

        “在下让人散播的从来不是谣言,而是事实。孙宁他早就不在金陵,不在那皇宫之中了。这一点,我想朝廷里应该有许多人都已知晓,只是被他们控制了外传,瞒着底下的军将和百姓而已。”

        来客轻笑一声,又抬眼与之对视:“而且我也相信,以你们顾家在江南的耳目,绝不可能不知道这一事实。不然,恐怕在下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见到顾家主你了。”33

        “你倒还真是够坦率的。”顾棠把目光一收,似笑非笑。

        “既然寻求合作,自当无有隐瞒。在下还知道,你们顾家也好,江南剩下那几家也好,其实对朝廷这段时日的打压还是颇为不满的。

        “只是因为实力不如,方才只能选择委曲求全,选择低调自保。”

        他说着,又看一眼顾棠,见其沉默,就知道这是被自己说中了,便使语气更为诚恳地道:“顾家主,咱们既然有着共同的敌人,何不就此联手呢?

        “而且如今的大越朝廷,正陷于最大的危机之中,他们真正的主心骨孙宁恐怕已死,只要这时动手,推翻他们,轻而易举。”

        “推翻朝廷……只靠我顾家?你还真是看得起我们啊……”顾棠当即摇头,“实话告诉你,现在的金陵外松内紧,哪有那么容易行事的。

        “至于皇帝陛下的事情,确实早有说法流传出来,他此前北伐出了事,半年来都不知所踪。但这并不代表朝廷就会乱了,更不代表他真就回不来了……”

        “那要是在下告诉你,他确实再回不来,必然死在洛阳呢?”来客却自顾说道。

        这一句却让顾棠的神色一变:“你是说,你们已经找到皇帝下落了?”

        “对,他就在洛阳,并被我们早早盯上。我们已准备对付他,不会让他活着回到江南。”

        看一眼再度陷入沉默的顾棠,他继续侃侃而谈:“在下也不瞒顾家主,我们梁州军更是已经厉兵秣马,准备趁此机会南下了。这次,我们不但要夺回两淮之地,还会趁机过江,直入江南!

        “现在的大越朝廷早已外强中干,人心惶惶,只要我大军杀到,不消数月,他们的防线就会土崩瓦解,江南各地自然唾手可得!

        “你也知道,大越朝廷是因为有孙宁这个皇帝存在才能支撑到今日的,可现在他已身死的消息都传遍整个江南了,你觉着那些下面的将士还会卖命吗?”

        顾棠心中顿时陷入纠结,他知道对方今晚来见自己的真正目的,可自己该答应这一要求吗?

        “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当初的顾家根据情势做出最识时务的选择,那今日的顾家,应该也不会做出错误的决定了。”说着,来客道出了最有分量的一句话:“在下奉郭帅之命而来,不求你顾家真个起兵,而只是让你们扩大这一真相的影响。

        “另外,就是在两军真正交战时,你顾家联络其他各方势力,给大越朝廷以压力,迫使他们罢兵休斗!

        “只要做到这一点,等我大军入江南,金陵城依然以你顾家为主!”

        最后的许诺,让顾棠难以再作拒绝……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